第二卷 第一千二十三章 我能应付!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0 字数:3319 阅读进度:1051/1845

第一千二十三章我能应付!

杜林攥紧雷霆神矛的那只手,青筋绽现,眼角有着不自然的白皙,神情出奇的凝重。[WWWhref小说网us.href.cc无弹窗小说阅读!]3∴35686688

那一支雷霆神矛,发出奇异的啸声,如悲鸣,如低声诉讼,矛尖有点点电光飞溅,一道道电芒吞吐不定,不知道在jī动还在恐惧不安。

低着头,杜林深深看着死火山口的地底,看着那名陷入极端暴躁的青年。

他终于确定了那面血盾主人。

和他想象中全然不同,第一次败北远遁后,他huā费很多jīng力推算确定,只当血sè巨盾的主人有着始神境的修为,至不济,也应该与他一样,在虚神巅峰之境。

然而,下面的青年,明显堪堪才迈过虚神mén槛,连虚界奥妙都未曾勒破。

可对方已经两次阻扰了他的雷霆攻击。

第一次,应该只是源神三重天之境。

杜林忽然生出不应该的颓丧感。

他是克罗克家族新生代希望,执掌狂鲨舰队,年纪轻轻已达虚神巅峰,手持鬼纹族神兵雷霆神矛,在他眼底,玛琊星域虽大,却没有几人可堪与他比拟。

而今天,看着底下的青年,杜林脸sè复杂,忽然意识到他的成就,并非世间顶级,当他知道有人境界不如他,却两次力压他,甚至第一次让他狼狈远遁,心中便仿佛多了一层看不见的魔障。

他握紧雷霆神矛的那只手,劲头忽然用足,指尖一道道炫目电光如蚯蚓盘满长矛,那只矛仿佛也发出不屈的轰鸣。

杜林身旁,数千名鬼纹族的族人,皆是肃穆以待,寒着脸看着地底,神体内的力量迅疾流动着,默默等候着杜林的嗜杀口令。

“你,你突破了?”死火山内部,夏心妍欣喜过后,美眸倏然闪亮,禁不住娇喝出声。

她的一声娇呼,让心里七上八下的芙薇也是一呆,猛地瞧向石岩,旋即便是轰然一震,娇容lù出不敢置信的惊喜。

她心里清楚明白,战斗没有发生之前,石岩分明只有源神三重天的境界修为,只是隔了小半个时辰,在战斗如火如荼当中,他竟然更进一步,与凶险危机中突破,这是何等的资质能力?

芙薇蓝眸异彩涟涟,心神不由自主的dàng漾起来,暗暗惊奇j首发

“嗯,恰恰突破了新的境界。”猩红sè眼眸中,孕育着无穷战意,没有去看身旁两nv,石岩昂着头,血sè目光牢牢锁定杜林,道:“你没事吧?”

夏心妍笑着摇了摇头,“没事,杜林虽然借助于了神兵之利,可他不能真正伤到我。放心,真要生死决战,我不见得逊s一脸傲然,在暗影鬼狱争斗百年的她,早已养成处事不惊、不惧任何挑战的脾xìng,这种场面不能给她太多影响。

“杜林……我能应付。”石岩忽然轻声说道。

夏心妍、芙薇神情一滞。

周边yào器阁、疾风战部的武者,皆是神情动容,lù出不易察觉的惊喜,也有很多人míhuò不解,心存怀疑。

“你没开玩笑?”夏心妍愣过后,霍然反应过来,深深皱着眉头,轻声说道:“杜林在虚神巅峰,而你……才刚刚突破虚神境界,你刚刚硬抗一击,不是勉强为之?”

芙薇也暗暗摇头,表情怪异。

才突破到虚神的他,虚界未成,竟敢口出狂言,芙薇虽然对他有很高评价,依然不太相信。

“开玩笑?”石岩哑着嗓音,平静的说道:“在战斗中,我从不开玩笑。”

声音一落,一道血sè虹光冲天而起,虹光猩红如粘稠鲜血,有着刺鼻的血腥味,携带着死亡bō动,直冲云霄般暴戾疾驰。

轰!

一股惊天能量bō动,从石岩神体内喷涌而出,能量cháo流如旋风肆虐天地,将周边yào器阁武者都给卷的身子不稳。

死火山口,手持雷霆神矛的杜林,眼睛骤然一凝,嘴角透出冰寒yīn厉,手中雷霆神矛变幻为一条电龙,仿佛有亿万雷电凝炼而成,迎着那血光便狂飙出去。

啪啪啪啪!

死火山通道如被万千力量绞杀,岩壁传来炒豆子般的爆炸连绵响声,一溜溜火光哧溜显现出来,似被能量冲击摩擦而成。

血sè虹光如海洋上天,在山口瞬间衍变亿万血sè丝线,突地却束缚那条雷霆电龙,数不尽的电光、血光jiāo汇,头顶不算宽敞的空间内,仿佛成了光之海洋,璀璨瑰丽夺目,能量的抨击简直要将火山给硬生生炸裂。

石岩一手持盾,突然抬起往苍穹顶出,那盾牌上的血sè云团印记,仿佛鲜huā盛开,将从天降落的能量碎光都给覆盖挡住。

一手持剑,剑柄一只只猩红眼瞳睁开,一股邪恶暴戾气息弥漫天际,种种至极的恐惧、绝望、嗜杀、怨毒负面气息,如泛滥的海水,轰然涌向头顶的血sè丝线内部,赋予那些血sè丝线更多的邪恶bō动。

底下的石岩,天上的杜林,中央的火山通道jiāo汇着亿万电芒、火点,蓬蓬能量光点如密集细雨落下,都被血sè巨盾给拦阻下来,没有一个yào器阁、疾风战部武者被误伤到。

然而,那些jīshè在苍穹的能量对冲余bō,却让不少鬼纹族族人狼狈不堪,纷纷下意识的躲避。

在炫目璀璨的能量轰击中,众人眼帘仿佛已不见石岩、杜林,视线被刺目的光点给影响了,瞳仁内一片光幕,瞧不见真实世界的影像。

渐渐地,能量bō动逐渐平复,石道内光点纷纷坠落消失,真实世界仿佛逐渐重现。

石岩喘着气,眼睛猩红,一身衣衫炸裂,lù出如同磐石般jīng炼暴力的肌ròu线条,一块块肌ròu内气血旺盛到了极点,堪比妖族、魔族炼体大尊强度,那种血ròu内蕴藏的滔滔ròu身力量洪流,让人灵魂为之震颤。

不少yào器阁、疾风战部的nvxìng武者,都看的目弦神mí,一瞬不移的看向他如山似铁石般的强健体魄,那种完美的线条和爆炸xìng的能量,似乎能引动nvxìng心底的某种隐瞒**一般,让她们不可抑止的沉mí其中。

电光凝集的天空,杜林面sè铁青,两条手臂雷电纠集着,却不自禁的微微轻颤。

众多鬼纹族的族人,一脸骇然,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他在这次力量刚猛对冲中,竟然……未曾占据上风!

这超出了他们的常识认知。

虚神三重天者,居然不能在力量轰击中,压过一名初入虚神境界的武者,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石道炸裂,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缝隙,有哧溜的火光划动石壁,两人一个在天,一个在地,相互注视着,皆是沉默不言。

半响,杜林深吸一口气,脸sè出奇凝重,突然暴喝:“你是何人?”

“无名小卒。”石岩咧嘴,一脸疯狂嗜杀,手中的血剑骤然变成一道血光,直直chā向云霄,血剑在冲出火山口的那一霎,众人清晰的瞧见,上面一只只血sè眼瞳突然眨了眨,旋即骤然消失。

下一刻,一道道上古魔神的巨大影像,纷纷从血剑内疾飞出来,开始在鬼纹族族人当中尽情肆虐杀戮。

那些魔神影像,分别代表着暴戾、绝望、怨恨、恐惧、嗜杀种种负面情绪,如某种邪灵重现人间,当它们呼啸而出,开始在鬼纹族族人内游弋,许多鬼纹族族人立即心神失守,如同进入某种玄妙的魔神空间,心灵最深处的负面**,被直接勾了出来,陷入了最极端的负面海洋,以至于在和魔神的对抗中,一个个意志几yù崩溃。

一道道血淋琳的影子,衍变幻化成一条条狰狞邪恶的古魔神,宇宙各大种族负面情绪的凝结,仿佛一种极其诡异邪恶生灵形态。

它们并没有实体,可蕴有的邪恶念头和力量清晰显现,一个个古魔神冲入鬼纹族族人神体灵魂,在他们识海落脚,将他们灵魂祭台搅的天翻地覆,当一个古魔神从他们灵魂挣脱出来,他们皆是生机斩绝,成为一具冰冷尸体。

古魔神来自于血sè巨剑,是那一只只猩红眼瞳幻化衍变而成,那柄剑,仿佛世间最为邪恶利器,为一切负面情绪的总汇。

yào器阁、疾风战部的武者,抬头看着天,时而震撼的看向手持血盾的青年,眸中现在极度惊喜兴奋,许多nv子忍不住娇呼出来,美眸泛出崇拜的情感sè彩,恨不得投入石岩怀中,将自己奉献出来表示油然而生的感动敬畏。

这些人中,甚至有虚神境在内,也不知道怎的,就莫名有了难以遏制的冲动**。

芙薇蓝眸异彩涟涟,一瞬不移的看向他,丰润嘴角抿着,情感如dàng漾的湖水,泛出层层涟漪,竟也有些情不自禁。

这一刻衣衫绽裂,**着上半身的石岩,仿佛有着某种不知名的魔力,对异xìng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如同一个吸引nvxìng飞蛾扑火的黑dòng,在吞食她们的爱意和情感**。

夏心妍眉头舒展,娇笑盈盈,油然而生自豪。

这就是我的男人!

他独属于我!

她不自禁的暗暗点头,笑靥如huā,心湖如被烙印了某人的最深痕迹,永不会消褪黯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