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十四章 战个痛快!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0 字数:3519 阅读进度:1052/1845

第一千二十四章战个痛快!

第九生命之星中央湖泊口。|WWWhref小说网us.href.cc超速更新文字章节|~~

幽影族的战舰静静悬浮天际,首领可卡头顶浮现着土黄sè虚界,虚界内浮动着一座座巍峨山川,连绵起伏。

可卡皱着眉头,一只手搭在眉间,运转奥义。

轰隆隆!

星辰表面山峦传来地动山摇的可怕bō动,在他土之力量奥义的扭动下,不多时,便见一座座山川拔地而起,竟从数百里外飞逝过来,携带着亿万沉重压迫力量,轰然落向澄净湖泊。

那湖泊,表面水huā冒着水泡,突然一溜光泽闪过,那湖泊仿佛成了一面镜子,蕴含空间之jīng妙。

一座座山川轰然落下,在那镜子内悄然消失,未能将湖泊dàng漾出分毫涟漪。

可卡眉头深锁,有些烦躁的恼怒嘀咕一句:“空间奥义者,当真烦人!”

他继续运转灵魂祭台,虚界内一座座山峦震动起来,连带着,这第九生命之星的地底,也传出不休的轰鸣震动。

更远处,又有三座千米山峰滚动而来,气势万钧,那三座山川挪动到湖泊上方,骤然炸裂,变化成密集的石块雨,啪啪落向湖泊。

空间奥义继续变幻着,在那湖泊表层浮现出一条条空间缝隙,幽暗深邃,如同能够容纳万物。

那些密集的石块雨,又尽数淹没在空间luàn流,一块不留。

只是,那些空间缝隙,在扭曲变动之间,有难以察觉的凝滞,那些细密的空间缝隙,也不能像之前快速的愈合起来。

可卡突然笑了,笑的颇为欢快,扬声道:“空间奥义的确玄妙神奇,可惜,你毕竟只有虚神巅峰境界,你能支撑这么久,已经算是实属不易了。”

湖泊下,yào器阁的主殿内,排列着许多各类的战舰,其中一艘战舰上,yào器阁的十长老扎铎,脸sè苍白的没有一丝血sè,神体微微颤抖,脸盆甚至都有了明显的一道道血sè痕迹,显得极其狼狈狰狞。

他已经支撑许久了。

但正如可卡所言,他毕竟只有虚神巅峰境界,借助于空间奥义的域外空间容道,他已经挡下了可卡数次冲击,那一座座沉重的山川轰然落下,就算是空间奥义极其神秘,也不能一直接纳。

他脸皮子颤抖着,眉心泛出一道血口,隐隐可见脑浆。

这是空间力量超负额的标志,他知道,如果继续这般下去,要不了多久,空间缝隙甚至会剥开他脑子,让他神体直接陨灭。

相差一个大境界,始神和虚神又是天壤之别,他奥义虽然jīng炼,可力量始终谬之千里,根本无法和可卡抗衡,落得个这般境地,也是他意料之中的。

扎铎深深叹息着,抬头看向旁边一块幻镜,指点轻点。

幻镜骤然变幻,先显现出贝蒂娜那边的动向,在那儿,同样一个死火山口,贝蒂娜神情凝重,目光灼灼看向石道口,内部风言和鬼纹族现任族长哈默如同两个光团,在滴溜溜的转动着,无数绚丽的光纹浮现出来,那片空间仿若扭曲着。

风言也是始神境,与哈默力量境界差距不大,抗衡哈默并不显得狼狈。

扎铎只是看了一眼,暗暗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又心情沉重的点向幻镜。

他想看看芙薇那边的动向。

通往地底的入口只有三处,他负责守护一处,贝蒂娜看守一处,疾风战部则是防御最后一处,三处入口,只要一处被攻破,敌人便能如cháo水涌入地底,到时候最残酷的战斗便会正式拉开。

他已经知道对方投入这一战的力量,两名始神,数十名虚神,三百多名源神,数千神王。

一旦容对方进入地底,他知道凭借yào器阁和疾风战部的力量,绝对会是大溃败的节奏,光是两个始神便难以抵御,虚神境的数量对方也占据绝对优势,此战败北的基调,仿佛从一开始就注定了。

心情沉重的扎铎,点向那幻镜,旋即脑海轰然一震,双眸泛出不敢置信的光泽。

几乎同一时刻,心有所感的贝蒂娜,也看向周边一面幻镜,倏地悚然动容,禁不住尖叫道:“不可能!”

两面不同的幻镜中,显现出同样的场景出来……

当中石岩如魔神附体,堵在石道中央,一手血盾,满脸暴戾凶狂,身上暴shè出冲天死亡煞气,他似在运转力量奥义,在那石道口子处,一道道古魔神呼啸肆虐着,一名名鬼纹族族人惨遭屠戮。

杜林眼神极寒,手中雷霆神矛不断绽放惊天雷电光束,疯狂的轰向石道。

石道内,石岩一手持盾,抬头厉笑,那血盾变幻万千,仿佛聚集世间无尽邪恶,将杜林一次次攻击尽数化解。

在此过程中,那些鬼纹族的族人,依然遭受古魔神的屠杀,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扎铎和贝蒂娜眼中显出不敢置信的光芒,呆呆看着不同的幻镜,却同样的景象,jīng神有些恍惚。

他们认得杜林。

鬼纹族克罗克家族新一代领军人物,虚神巅峰,手持鬼纹族神兵雷霆神矛,乃玛琊星域有数的青年强者,未来的鬼纹族族长,深得大长老左娄器重。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居然不能在气势上压过石岩,还被他施展某种邪恶手段,连续重创击杀着本族族人。

扎铎、贝蒂娜彻底呆住了。

旋即,他们霍然反应过来,血盾,那面血sè巨盾!

两人轰然一震,立即想起芙薇托付之事,记得了这面曾经化解了芙薇危机,将杜林bī退的诡异邪恶盾牌。

这面盾牌,此时正被石岩把持……

扎铎、贝蒂娜心中忽然泛出一缕苦涩,看着幻镜内如神如魔的狰狞青年,第一次觉得自己错了,错的极为离谱!

他们都曾轻视小看石岩,认为境界低微的他不值一提,认为他配不上芙薇,认为他只是一个登徒子,胆大包天的敢对夏心妍出言调息,根本就是一无是处的纨绔败类。

可现在石岩的表现,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甩在他俩脸上,让他脸脸颊火辣辣的发烫。

——那是无地自容的羞愧。

湖泊上方。

可卡突然皱眉,心有所感的眺望极远处,目光如同穿过重重距离,投shè在杜林那边。

艰难jiāo战的杜林,被古魔神蚕食的鬼纹族族人,一一在他眼底浮现出来,他仿佛亲临战场。

可卡对鬼纹族没有什么感情,看着鬼纹族被杀显得无动于衷,他只是好奇,好奇杜林为何会落入如此狼狈境地,他更加好奇是谁能让杜林这般头疼。

他视线在那一道道古魔神幻影上瞄着,眉头深锁,以灵魂悄悄感知……

半响,可卡仿佛想起什么,眼瞳深处显出一抹巨大恐惧,神体禁不住颤抖起来,连声音都仿佛发不出,那是对某种大恐怖的应有反应,竟然让这名达到始神一重天的幽影族首领震撼到如此程度。

“怎会,怎会出现在此?怎么可能?”可卡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仿佛忘却了这一次的任务目的,呆愣半响,他忽然弃下这块,朝着杜林的方向疾驰而去。

嗤嗤嗤!

一道道电光在血sè巨盾上绽放,密集闪电如火huā飞溅,那血盾安然无恙,如世间最为坚实的壁障。

石岩jīng气神攀升巅峰,体内魔血熊熊燃烧,周身肌ròu如火山爆发,涌出狂暴刚猛力量洪流。

体内神力源源不绝,浑身xùe窍喷涌着负面力量,丹田气海内,星河的源泉也如溪流汇集全身,负面力量、神体之力、神力、星辰之力,种种力量全部爆发出来,携突破虚神的气势和能量升华,这一刻,他达到人生力量最为巅峰时刻。

暴走三重天境况,冷静漠然,只有一腔嗜血杀戮念头,单纯粗暴直接,能将力量尽情释放。

各种潜藏的手段终于第一次运转出来,他第一次意识到将魔血、神体、神力、负面力量、星辰力量加诸一身的他,究竟有何等的强悍。

不是越级挑战,这是跨越两级,以初入虚神境界,力抗虚神三重天,丝毫不落下风。

那种全身充溢力量,不发泄不舒畅的战斗**,简直难以抑制,让他恨不得仰天长啸,和这天地力争个高下!

“石岩,我们最好不要久留,对方有两名始神,你……见好就收吧。”就在此时,夏心妍忽然轻声知会一句,也不管芙薇脸sè难堪,淡然自若道:“杜林这边防御最差,以我们的力量冲突离开,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你,你们……”芙薇脸sè苍白,在那儿手足无措的叫嚷着,却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劝阻。

扎铎、贝蒂娜对石岩并不友善,他和yào器阁没有jiāo情,没有义务为yào器阁拼死拼活,他之所以明知凶险还要来,也不是为了yào器阁,不是为了她芙薇,而是为了夏心妍。

关于这一点,芙薇很清楚。

可眼看石岩如同魔神附体,突然显出强悍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她有种窥见曙光希望的欣喜,可就在此时,夏心妍突然说要走……

这简直是一击重拳,狠狠轰击在她的心脏上,让她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不着急。”在芙薇泛出绝望无助之时,石岩微微摇头,双眸嗜血猩红,“我力量还未尽情发泄出来,为了避免事后反噬,还是多留一会儿,多杀一会儿才畅快。”

石岩嗜杀疯狂的宣言,在芙薇耳中,却如同天籁之音,如同最神秘的源泉滋养了她的心湖,让她紧张恐惧的情绪,骤然安定下来。

……

ps:今天杀神游戏正式公测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试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