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百六十六章冥狱妖花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1 字数:3553 阅读进度:1108/1845

第八百六十六章冥狱妖huā

百米石碑耸立着,中央显现出来的那一朵妖异鲜huā,只占据石碑一点区域,却凝聚了所有人眼球。

那朵妖异的鲜huā,鲜yànyù滴,仿佛生长在石碑上,要挣脱石碑裂出来一般,渐渐传来一股非常诡异的bō动。

啪啪啪

那条连接妖huā的铁索,突然炸裂开啊来,粉碎的铁屑化为点点铁光,没入妖huā中央。

杰斯特骇然变sè,像是倏地想起什么,禁不住失声尖叫起来:“冥狱妖huā是冥狱妖huā”

众人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他,一脸征询的意味。

石岩深深皱起眉头,“杰斯特,说明白一点”

“知道你让我医治的三人,那吸灵妖huā的来由么?”杰斯特深吸一口气,脸sè无比难看。

石岩摇头,“我如何知晓?”

“吸灵妖huā便是从冥狱妖huā衍变而成,只是……早已没了冥狱妖huā的妖异,怪异邪恶减弱了不知道多少倍,吸灵妖huā培育到极致,据说能够变成冥狱妖huā,具体有何奇妙之处,便是连我也很难获知。我只知道,这冥狱妖huā绝非烈焰星域所有的,只在古卷上看过模样,那石碑上的,应该就是冥狱妖huā了”

杰斯特不安的说道。

“你不知道奇妙之处?那你惧怕什么?”丰岢不解。

“吸灵妖huā可怕不?被吸灵妖huā给裹住的人,有多么凄惨你会不知?”杰斯特苦笑,“冥狱妖huā是吸灵妖huā的始祖,吸灵妖huā只是拥有冥狱妖huā一部分特xìng罢了,便极其恐怖,何况是冥狱妖huā?”

丰岢骇然。

众人讲话之时,那石碑突然传来“咔咔”脆响,显出了裂纹-其他书友正在看:。

中央的鲜yàn妖huā,不断地颤动着,在大家的注视下,那石碑突地炸裂,一朵三米高的妖huā,竟从石碑内直接冒出来。

妖huā内部,一名极其怪异的生物被裹缚着,隐隐chéng人形,只是lù出肩膀上的形态,黏糊糊的,脸容消瘦如骷髅,还有血sè汁水从脸颊流淌,他眼皮子紧闭着,并没有睁开来,似乎陷入了沉睡。

那朵妖异的鲜huā,将他身体全部裹着,就像是一个人裹着厚厚的被子,只lù出头来。

妖huā似乎并没有彻底盛开来,huā瓣虽然鲜yàn,还没有全数的绽放,一股非常邪异的气息,弥漫在妖huā和那人身上,缭绕不散。~~

此人并未张开眼,仿佛没有醒转,可他身上的气息,却让任何人心惊恐惧,从灵魂泛出一股强烈的惊悸不安来,好像他下一刻,便要将所有人给格杀掉。

呼呼

妖huā突然飞窜开来,捡就近的一名掠夺者扑去,那是巴雷特麾下的黑角,神王巅峰的强者。

黑角修炼冰寒之力,在灵魂祭台被禁制的状态下,浑身还冷森森的,寒气四溢。

妖huā一闪而逝,huā骨朵胀大开来,仿佛一张巨口在那怪人xiōng前裂开来,不等黑角反应过来,一下子便见黑角吞没下去。

咔嚓咔嚓

让人máo骨悚然的声音,从那怪人xiōng口huā蕾中传来,一朵朵huā瓣如牙齿啃噬,似乎将黑角的骨骼咬碎了。

浓稠的血水,从那妖huā的huā蕊中流溢出来,黑角的凄厉惨叫只传来一声,便戛然而止,似乎神体和灵魂祭台都被咬碎了。

澎湃的血气流溢出来,被那妖huā给吸收了,妖huā愈发的鲜yànyù滴了,被妖huā裹住的那人,消瘦如骷髅的脸庞,似乎充盈了一点血ròu,变得丰润了一丝-好看的小说:。

“黑角”

巴雷特狂吼,如发疯了的凶兽,咆哮道:“给我毁了这妖huā”

他麾下的强者,也同仇敌忾,纷纷冲杀过来,利器如光束,噼里啪啦的jīshè向妖huā。

妖huāhuā瓣晶莹璀璨,一圈绚烂的光泽显现,huā瓣只是微微抖动了一下,就将所有利器弹shè开来,没有一片huā瓣受到伤害,仿佛人的手脚灵活,当真是邪mén到了极点。

妖huā吞没黑角之后,并没有停留片刻,如鼓风机般呼呼从huā蕊传来风啸,在虚空有浮动游dàng起来。

又是一名掠夺者,因为离那妖huā最近,成了他的目标,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又被那妖huā给吞没在huā蕊,在让人头皮发麻的骨骼啃噬声中,那名神王境的强者,还不及黑角,竟连惨叫都没有传来,直接喷出一股血水,生机斩绝。

被妖huā裹住的那人,消瘦之极的脸庞,又多了一丝血ròu,luǒlù出来的肩膀上,生长出几根尖刺来。

只是,他的眼睛依然紧闭,似乎还不足以醒转过来。

他借助于冥狱妖huā吞食强者血ròu,仿佛只是下意识的本能,神体和妖huā似乎完美的契合,妖huā成了他的一张嘴,为他不断地吸收血ròu之躯,来增强他的神体力量,助他从某种可怕的创伤中恢复,直指最终苏醒。

但黑角和那名神王强者血气的能量,对他来说,似乎仅仅只是杯水车薪,远远达不到让他醒转的地步。

妖huā还在浮dàng飘忽,huā瓣愈发娇yàn,huā蕾蠕动着,如大口在咀嚼碎骨,找寻着新的目标一般。

众人呆呆的看着那妖huā,神态骇然,心中泛出强烈的恐惧不安来-其他书友正在看:。

巴雷特简直要疯了,咆哮着,神体赤红,朝着妖huā而去。

“别”

丰岢、拉塞尔、介侬同时疾呼,一起飞出来,将巴雷特死死拖着,将他强行拉开。

“该死的放开我”巴雷特挣扎着,脸sè涨的通红,失去了理智,歇斯底里的尖叫:“我要撕碎了它”

可惜,妖huā似乎并没有听见他的呼喊,依然在虚空飞快游动着,又朝着一名神王境强者冲去。

那是拉塞尔的麾下。

在这儿,众人灵魂祭台被禁锢,力量不能释放,不能虚空狂驰,移动速度大受影响。

倒是那妖异的鲜huā,似乎完全不受此地的影响,行动敏锐,虚空不断地晃dàng着,快如雷电。

拉塞尔的那名麾下,眼见那妖huā追逐过来,满脸绝望的狂奔着,在一个个石碑穿梭,可是不论他如何挣扎,似乎都只是徒劳无功,最终还是被妖huā给赶上,一口吞没入huā蕾。

一震猛烈的咀嚼,huā蕾内吐出骨头渣,参杂着血水,血腥味浓烈之极,闻之yù呕。

所有掠夺者都被吓到了,不自禁的后退,离那朵妖huā远远的,生怕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丰岢等人,此时纷纷尖叫起来,也呼唤麾下躲远一点,别被那妖huā给盯上。

他们在后退避开,可妖huā,仿佛拥有着自主意识,能够搜寻禁魂台的生命体。

一道曼妙身影,成了妖huā新的目标,它朝着那道身影迅捷而去。

“娆儿”丰岢禁不住失声惨叫,再也顾不上拦阻巴雷特,直朝着丰娆冲去。

丰娆,便是妖huā新的目标。

冷眼旁观的石岩,此时也终于不能袖手旁观,双眸冰冷如刀锋,念头传递,人如利剑,狠狠刺向那一块。

一束束五彩的火焰,和他一道流逝过去,火焰绚烂,其中不同属xìng的bō动非常明显。

朱雀真火和地心火霍然发力,汪洋火海虚空焚烧起来,瞬间涌向丰娆。

妖huā在即将碰上丰娆之时,似乎觉察到了异常,虚空停滞了一下,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另外一个介侬麾下掠夺者而去,放弃了对丰娆的吞没。

丰岢松了一口气,暂时停了下来,叫道:“闪开”

石岩脸sè冰寒,这一刻也来了怒火,突然暴喝:“卡托让你的人靠向我,不得远离百米范围”

卡托反应过来,马上大声吆喊。

他麾下的武者,也沉溺在惊慌失措中,闻言一个个lù出惊喜之sè,不由分说的靠拢过来,一下子全部凑向石岩。

石岩来到丰娆身旁,看着心意已决的她,叮嘱道:“别离我太远”

丰娆连连点头,脸sè苍白道:“放心,这下子打死不会远离你了。”

“靠向石岩”丰岢愣了下,突然反应过来,急忙尖叫。

拉塞尔、介侬、巴雷特等人,也纷纷明悟了,和丰岢一样传递出命令来。

别的小势力魁首,也有模有样,不消别人所说,纷纷往石岩的方向汇聚,生怕占据不到一个方位。

至于介侬麾下那名掠夺者,则是成了悲剧的受害者,在众人朝着石岩靠拢之时,也被妖huā给吞没了,化为血气之力滋养了妖huā内的怪人,使得那怪人肩膀上尖刺生长的半寸,脸庞血ròu更加丰润了一点。

呼呼呼

在众多掠夺者外围,火海熊熊燃烧,炙热的火焰之能,充斥在天地间,将掠夺者都给罩住了。

进食完毕的妖huā,在火海外围一块石碑处,停止了浮dàng,似乎在默默感应观察。

过了一会儿,那妖huā似乎有了新的目标,没有去管石岩这一块,朝着禁魂台外围的幻阵冲去。

“梵鹤那些人倒霉了。”石岩愣了一下,忽然有点幸灾乐祸起来,“妖huā好像发现了他们的动向,我想……那些家伙有麻烦了。”

“幻阵内,他们力量奥义不受影响,不至于被妖huā吞没,毕竟,还有源神三重天的梵鹤。”丰岢皱眉,“梵鹤没那么容易对付的。”

给他一说,石岩才反应过来,只有禁魂台内才不能动用灵魂祭台,外围,并不受影响。

众人旋即心有馀悸的喧嚣起来,纷纷围着杰斯特,追问妖huā的来源来恐怖之处。

然而,还没有等杰斯特给出解释,他们便发现之前离开的三大势力强者,一个个脸sè难看的去而复返,竟纷纷从幻阵内重新回来,和他们先前一样,眼神显出深深的恐惧之意。

众人愕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