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八百七十九章八大传承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1 字数:3578 阅读进度:1121/1845

第八百七十九章八大传承

巨人族的少年小蛮没有戒备心,似乎压根不知人心险恶,近百坛烈酒入腹,竟然醉倒在地,呼呼大睡-其他书友正在看:。e^看

杰斯特、卡修恩一众人,小心谨慎的提防着,将别人想的和自己一样,忽然发现对方淳朴到了极点,竟没有提防他们自顾的睡了起来,众人羞愧之极,也为少年的憨厚给惊奇不已。

饿了许久的烈焰星域强者,见他睡着,也不再多想,和石岩一样大快朵颐,将数百斤的烤ròu给吃的干干净净。

mō着肚子,众人心满意足,暂时忘却了此地的凶险,懒散的分散开来,抬头看着没有日月的星空,都很自在-好看的小说:。

这时候,费兰忽然起身,瞥了一眼石岩和卡托,淡淡说道:“跟我来,我有话对你俩讲。”

石岩、卡托默默起身,和莉安娜一道,尾随费兰而去。

卡修恩、杰斯特、紫耀、丰娆等人,lù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却没有人敢追过去偷听,依然停在原地不动。

他们心中明白,这四人的身上或许有着什么隐秘,若不然,外来者的石岩,和掠夺者的卡托,岂会和费兰、莉安娜这种级别强者hún在一块儿?

费兰和莉安娜一个是天罚城的守护者,一个是天涅神国五大诸侯之首,为何像是认识许久?

茂密森林中,到处都是古树的yīn影,石岩一行四人,就在一处树荫下,有莫名的力量束缚着,让外界人听不见他们的jiāo流。

“你来说吧。”费兰沉yín了一下,看向莉安娜。

莉安娜点了点头,对石岩、卡托说道:“想来,你们心中一定充满疑huò。”

石岩、卡托一头,的确好奇的要命。

“其实,直到现在我们也不能猜测出所有,我捡我们目前所知的告诉你们。”莉安娜沉yín了一下,缓缓到来:“很久很久以前,我们家只是天涅神国一个小生命之星的平民。”

“平民?”石岩愕然。

“就是凡人了。”莉安娜点了点头,“我们祖先生活在那小生命之星的海边,捕鱼为生,不懂力量奥义,没有一名武者诞生。”

“直到……有一天,我的祖先在海边发现一个浮沉着的人,他浑身重创,奄奄一息,仿佛随时会死去。e^看”

“我的祖先将他带回家,悉心照顾,他过了许久才恢复意识-其他书友正在看:。他一醒转过来,便急着离开,不过他感jī我祖先的救治,也为了传承不灭,将他的传承留了下来,便是黑暗奥义传承了。”

“他临走之前,向我祖先说过,要去一个有本源的古大陆,去他故土,将他主人的传承留下。他说他可能活不了太久,让我们苦修黑暗奥义,保存他传承不灭,他自己没有留下姓名,却给我们家族赐名,为‘黑暗天幕’一脉,他担心会被追击者发现,苏醒不多久,便裂空而去。”

“当时,我的祖先都被震慑到,才发现他乃是天地间最恐怖的强者。因为见过他的强悍,因为对力量的崇拜和渴求,便谨记他的吩咐,将黑暗奥义当成根本,一直苦修。”

“黑暗奥义深奥强大,凭借这个奥义,我的祖先成了那生命之星的霸主,因为别有机缘,最终成了神国的第一任国师,位高权重,黑暗奥义的强悍,震惊整个星域。”

“只是,我那祖先因为资质的原因,最终未能臻至巅峰,还是陨灭了。但他谨记那人的嘱托,黑暗奥义为家族根本,也知道这奥义乃是家族强盛的基石,每一代都在往下传承。”

话到这儿,莉安娜顿了一下,看向石岩,“可以肯定,那个教会我们黑暗奥义的不知名强者,便是你所说之人——烙猡。”

石岩深深皱着眉头,点了点头,“应该不错,我的故土,在能量不曾衰竭之前,的确是古大陆,拥有本源的生命之星。我的传承,也来自于那儿。”

“有关他的事情,我们从未向人说过,始终没有。知道有一天,有人主动询问起来。”莉安娜停了一下。

“谁?”石岩眼睛一亮。

“时隔多年,某一天,烈焰星域出现一名神秘强者,修炼死亡奥义,将很多生命之星一扫而空,变成荒寂。”莉安娜深吸一口气,眼睛看向石岩,“那人的传说,想来你从紫耀口中知晓一二吧?”

石岩神情一震,再次点头。

“他出现烈焰星域后,横行无忌,毁去数十个生命之星来恢复伤势。当初,各方势力聚集强者,试图格杀他,我的另外一位祖先,依旧是神国国师,也参与了此事……”

“结果你们都知道,那个时期最巅峰的烈焰星域强者,见到那人之后,才知道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本来,各方聚集强者,应该都会死的。”

“为何没死?”卡托chā话。

“因为我那一代祖先,他释放了黑暗奥义……”莉安娜继续看向石岩。

“同出一脉,他认得。”石岩心中雪亮。

“不错,他的确认得,他留手了,所以别的势力强者都获赦没死。而我那一代祖先,神国的国师,被他留了下来,被他说明了一些事……”

“什么事?”

“他问明我祖先得到传承的经过,说留下黑暗奥义传承者,和他一样,乃八大传承之一,而他,则是死亡传承。他说他来烈焰星域,是要去解救一个兄弟,是另外一个传承者,那个传承者修炼húnluàn奥义,被禁锢在神罚之地的殒神之地。”

卡托双眸骤然一亮,一瞬不移的看向她。

莉安娜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他还说,他有一个兄弟,修炼腐蚀奥义,已经彻底陨灭了。他说他这趟不知道能否存活,要将兄弟的传承留下,因此,他也给出了一个传承,——腐蚀奥义,就是现在大娘修炼的。他要我的那名祖先,负责将腐蚀传承在家族内修炼,也保持这个传承不灭。”

“他还给出一面血盾,说是主人的本命物之一,让我祖先的子辈若有缘见着他主人的传承者,将血盾jiāo给他。也是通过他,我的那名祖先知道,八大传承者,都有血sè印记图案,而八大传承shì奉之主,有一枚戒指,他的传承者,戒指便是标志。”

话到这儿,莉安娜看向石岩,看向他手指上的血纹戒。

石岩身躯一震,眼睛猛地暴亮。

“他还是离开了,去解救殒神之地他的另外一个兄弟,而我们祖先继续留在烈焰星域,将得到的腐蚀奥义传承下去,并且心存一丝感jī,试图某天去殒神之地看个究竟,解开八大传承之谜。”

“我的祖先,都是天涅神国的几代国师,因为黑暗、腐蚀奥义的强悍,屹立不倒,愈发的强盛。到了后来,我的祖先,甚至可以cào控神国的国主之位,乃神国实质主人。家族越来越强悍,掌握的资源无穷,野心也慢慢暴涨,直到有一天,家族的长辈自觉力量足够,便探索那人所说的殒神之地,想解开八大传承的秘密。”

“也是如此,经过长年累月的探查,有了星图。”

“到了家族最后一代,我的父亲修炼黑暗奥义,大伯修炼腐蚀奥义,境界极其强悍,在烈焰星域盛极一时,无人可挡。父亲乃神国隐匿的黑暗巨手,执掌神国大权,大伯则是在神罚之地,独自将所有掠夺者征服并掌控了,两人手持的势力力量,雄霸烈焰星域。有一天,我父亲和大伯,都突破了,介入了虚神境,他们终于按捺不住,凭借先辈刻画星图,yù探殒神之地。”

“当时,我极小极小,但已dòng悉黑暗奥义真谛,我大娘,也继承了腐蚀奥义。父亲和大伯,知道可能会遇到凶险,甚至陨灭,所以我和大娘没有参与,保持黑暗、腐蚀奥义传承不灭。”

“这一去,便再没有回来。”

“父亲和大伯去之时,带上诸多家族强者,他们的彻底消失,让家族走上了灭亡。因为势力锐减,黑暗天幕不再有能力执掌神国,当时烈焰星域诸强联手,我们黑暗天幕残留的强者,终被灭族。只剩幼小的我,因早被大娘接入神罚之地而逃过一劫。如今,偌大的黑暗天幕,曾经的烈焰星域名至实归的霸主,也只剩我和大娘,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大娘还活着,黑暗、腐蚀的奥义传承,并未熄灭。”

话到这儿,莉安娜神情黯然,渐渐停了下来。

“我见着你的那一天,就知道曾经的那么死亡奥义传承者,应该失败了。修炼húnluàn奥义的强者,因为陨灭,你才得以好运的继承húnluàn传承,也是如此,我才护你多年。”费兰瞥了一眼卡托,淡漠说道。

“在下铭记于心。”卡托满脸感jī。

“大致就是这样了。”莉安娜简单概括了一下,“烙猡前辈和修炼死亡奥义者,先后遇到我先祖,分别留下黑暗、腐蚀传承。我家族以此成为烈焰星域曾经的霸主,又因为我父亲、大伯yù解开八大传承之谜,深入殒神之地,至今不知生死,让我家族走上了覆灭,只剩我和大娘还存活至今。”

“星图为何没有被带走?”石岩愕然。

“我父亲知道星图标明之地,自然无需星图,他星图留下来,是为了我们后代以后能够继续探查。星图,一直在炼狱星的极道炼狱场,那是我先辈亲手建立之地,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会机缘凑巧的得到,看来冥冥之中竟有天意。”莉安娜颇为感慨。

“你修炼黑暗奥义,竟然返回天涅神国,鍍天奇容得下你?”石岩惊奇道。

“不得不承认,鍍天奇此人的确是有霸主的xiōng襟,他明明知道我的出身和来历,还委以重任,排除众议的让我登上诸侯之位。他比他的先辈,更有枭雄的气魄和手段,因为,他觉得他可以一直压制住我。”莉安娜真心的赞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