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三十二章 嘴贱的下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2 字数:3290 阅读进度:1174/1845

被无尽黑暗覆盖的地带,感知不出任何bō动,瞧不见一点异常。石岩、卡托两人在黑暗边沿肃穆站立着,脸sè都很沉重,眉头深锁着。

他们知道费兰、莉安娜很强。

只是,对面一对夫fù也丝毫不差,境界上还要胜出一筹,即便是受了伤也犹有余力,真要是生命搏斗,费兰、莉安娜不见得便可以稳胜。

所以再人略显不安。

“师兄,你觉得费兰前辈和莉安娜大姐,能否最终获胜。”卡托沉吟了一会儿,禁不住询问道。

石岩皱着眉头,认真的思量着,半响,不答反问道:“卡托,若是现在让你和一名源神三重天境界者交战,你可有把握获胜?”

卡托显然深悬。

许久后,卡托咧嘴嘿嘿笑了起来,“应该可以吧。不知道为什么,在混乱奥义真正走向正规后,我总觉得我奥义优胜一筹,能让我有越级挑战的资本。”他说的很自信,很肯定,这是对自身力量奥义的骄傲。石岩点了点头,忽然笑了起来,“费兰前辈和莉安娜大姐的奥义,并不逊sè你,也就是呢……她们应该也有这种能力。”

卡托眼睛一亮。

“费兰前辈在虚神一重天,按照我们的推测,真要是生死搏斗,她可堪和虚神二重天境界者一战。而莉安娜大姐,应该能和虚神一重天境界者势均力敌,而对方两人,之前还受了伤……”石岩轻声道。

卡托哈哈大笑了起来连番点头,赞同道:“给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觉得她们必胜!”

“我也是这么想的。”石岩忽然放松下来,“我们奥义都很特殊,和常规主流奥义不一致,往往生僻特殊的奥义,力量愈发诡秘强悍。你可以越级挑战他们也能自然不会吃亏。”

凯师兄。”卡托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什么,深深看向他,“如果是师兄你,与人交战你最多可以承受什么级别的武者。你的奥灿……比我们还要特殊,并且身怀三种不同的稀缺奥义,还……融入了本源你能和什么级别的强者正面抗衡不落下风?”

石岩怔了怔,“没有试过不太清楚。但我心……和源神三重天境界者一战我不见得会吃亏,或许……还能获胜!”

卡托身躯一震,好半响才苦笑道:“师兄不愧是师兄。”

轰!

一条鲜血淋漓的身影,在他们讲话之时,突然从黑暗中央疾飞出来。她沿路掠来,大地被化成一条深深的沟壑,染满了鲜血。

咔!她在石岩、卡托身前突然停了下来,地上血痕延长百米,是那名鬼纹族女人。

此时,那名鬼纹族女人全身染满鲜血,一身衣衫被撕烂了,luǒlù出来的肌肤上,如被利刃划过,有数百道深入骨骼的血缝,还在不自禁的流出鲜血来。

这女人,脸上、xiōng脯、脖颈、双tuǐ、香肩处,全是血痕,如被凌迟了,模样凄厉之极,简直让人不忍目睹。

太惨了!石岩心中一凛,脸上禁不住显出苦笑。

不就是说了你一句丑陋,至于这样么?你若那般重视外貌,又何必不想办法恢复?明明如此,又不让人说,还真是偏执的女疯子啊!

石岩心中暗呼。

卡托也是脸sè颤颤,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前方。

一条鬼魅般身影,周身被幽暗笼罩,凌空悬浮而来。啪啪啪!她那低垂着的两手指尖,还有一滴滴鲜血落地,那鲜枪……明显来自于鬼纹族女子。石岩凝神细看,从她的指甲上,还可以发现许多碎肉……

莉安娜亲手用指甲,将那名羞辱她的鬼纹族女子,将她的jiāo媚身体,将肌肤一点点的划出血痕,共有数百道血痕,遍布那女子周身每一个角落,就连双tuǐ根部都没有放过!

太狠了!

看着奄奄一息的那名鬼纹族女子,看着她黯淡眼眸中的怨毒疯狂,石岩和卡托都觉得她非常可悲,觉得她很倒霉。

仅仅只是因为嘴贱,因为一两句刻薄的讥笑羞辱,却为自己惹来的杀身之祸,被弄出这番遍体鳞伤的凄厉模样,何苦呢?

呼!

水蓝sè的灵hún祭台,从那女子天灵盖悬浮出来,她那虚hún和神情一样,彻骨的忌恨,无尽的疯狂嗜杀,凶狠的瞪着莉安娜。

莉安娜视若无睹,缓缓行来,随意瞥了一眼石岩,“还愣着做什么?”

石岩骤然反应过来。

一点额头,他灵hún祭台也倏地悬浮出来,奥义层的黑洞猛地胀大,产生一股狂烈的吸扯力。

那悬浮着的鬼纹族女子hún魄和祭台,猛烈的摇旯起来,她虚hún依然jiāo媚动人的脸蛋上,显出深深的恐惧,灵hún颤抖着,传来最猛烈的不安挣扎,试图迅疾逃离开来。

一般来说,灵hún祭台极难被迅速针对摧毁,除非达到元始级的神兵利器,亦或者最邪恶恐怖奥义能量。

她之所以没有一瞬间遁离,便是认为莉安娜难以将她灵hún祭台突然摧毁,只要不被霎那间灭掉,以灵hún祭台的特xìng,无视种种束缚和空间禁锢的奇妙,她是可以快速脱离战场的。

可惜,她错估了石岩这个异类。

境界最低微的石岩,拥有着最邪恶诡秘的奥义,那黑洞般的奥义形态,能吞没灵hún祭台!

当吸扯力传来的那一霎,她已经预感到不妙,进而全力挣脱。

但依然迟了。

不论她如何挣扎扭动,还是不能摆脱黑洞的拉扯吸收,那黑洞仿佛便是灵hún祭台的天敌克星,一点点的拽着那灵hún祭台,将其没入黑洞之中,慢慢的消失无形。

也是这一刻,石岩和卡托都明白了过来,知道为何这女子伤痕累累的神体,为何突然从黑暗中被jī射冉来,直接落向他们脚下。

莉安娜是让石岩吞没她的灵hún祭台。

咻!

那女子的灵hún祭台,彻底没入黑洞,她一切生命迹象,如被看不见的利刃瞬间斩断。

在这世间,再也没了这女子的气息,没了她的痕迹,她是真正的形神俱灭,彻底的陨落了。

后方黑暗深处,那名鬼纹族的男子,仿佛明白发生了什么,从无尽黑暗内传来野兽丧偶的凄厉悲怆吼叫,在一声声悲鸣中,一片火海中黑暗中涌现出来,迅速朝着远处掠去。

“我在此立誓,我的余生将以追杀尔等为第一目的!只要你们活着!只要你们还在!不论你们人在何处,都将被我剥皮抽骨,让你们灵hún承受万年苦痛而亡!我发誓你们都将死会以最痛苦的方式死亡……”

那人的怨毒诅咒声,经久不绝,在防御百里内不断地回dàng着,等他气息全部消失之后,诅咒声依然不灭。

莉安娜皱了皱眉头,神体一缕暗光一闪。

后方笼罩天地的黑暗,如成了一块漆黑的云团,骤然朝着她神体收拢,在短短数秒时间,黑暗尽数没入她体内。

光亮重现。

费兰身影寥寥,微微弯着腰,从那处满地碎石大地塌陷的战斗区所来,一步数百米,转瞬即至。

“那家伙境界略高一点,似乎即将突破虚神二重天了,全力要走我也拦不住。”费兰眼神yīn暗,声音森寒道:“但我在他体内留下的腐蚀之力,会一点点腐蚀他的力量血肉,他没那么容易恢复过来,不足为惧。”

石岩、卡托、莉安娜听她这么一说,都暗暗点头。

费兰的腐蚀之力,众人都心知有多么的邪恶,当初梵夜就是中了一击,拖了几天时间才慢慢死亡,生机被一点点的腐蚀掉。

腐蚀之力,能逐渐的腐蚀血肉能量,只要肉身残留一缕,或许当时瞧不出多大的创伤,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腐蚀之力的可怕才会一点点的呈现出来,事后才知道自己被伤残成什么状态。

那家伙,这趟被费兰腐蚀之力渗透了神体,本来就重创的他,短时间绝对没有再战之力。

如果没有奇药来帮助,他有可能境界被消融倒退,甚至腐烂了骨骼和筋脉,放出来的狠话虽然吓人,但要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来实施,只会显得可笑。

反正石岩一点不紧张,一点不觉得不安,对一个频临死亡的强者,他又有何惧?

笑了笑,石岩回首去望远处,看向一处碎石堆的冰蓝sè光罩。

齐礴在他们发现鬼纹族男女之时,便被禁锢束缚着,被放在远处,一方面为了防止他瞧见不该看的东西,一方面也是防止他会有意外。

石岩释放力量,一缕冰寒之力没入地底,一路延伸过去,渗入那冰蓝sè罩子之内,旋即才笑道:“我加强了能量,他短时间不会醒转过来。”

费兰、莉安娜、卡托眼中显出一抹喜sè,不劳他多说,主动在他身前盘膝坐下来,像是好学的小学生一般,眼巴巴的看向他。

石岩呵呵轻笑着,也在原地坐下来,欣然道:“一个虚神境的力量和hún力,嗯,你们准备接受力量的馈赠吧。”

“跟着师兄有肉吃。”卡托满脸堆笑,谄媚的挤了挤眼,安心的等待起来。

ps:第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