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三十四章 行踪暴露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2 字数:3510 阅读进度:1176/1845

碎星城,艾弗的古楼大殿内。

三名源神三重天境界的武者,肃穆站着,手持书卷低声讲述最近一段时日的收获,将艾弗的众多生意详细说明。

艾弗躺在软塌上,手持酒杯畅饮着,神态惬意。

倏地,他旁边一中铃钻突然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很急促!

艾弗皱眉,将酒杯放了下来,冲那还在讲话的三人不耐烦的挥手,示意他们立即离开。

三人旋即躬身告退。

待到三人离开之后,艾弗轻喝一声,从他后方的五彩通道内,显出一名老者,这老者便是帮他看护宝库的,另外一人则是进入碎星域,负责盯紧石岩。

在艾弗和那老者头顶的空旷中央,一团幽影由模糊逐渐的清晰起来,他身影慢慢游动着,将hún魄一点点聚集。

艾弗脸sèyīn沉,禁不住冷哼一声,“从碎星域将hún魄显现出来,你知道需要耗费我多少的稀缺材粹,如果没有够所值的消息,休怪我不客气!”

那幽影仿佛苦涩的笑了笑,“少主放心,这个消息一定让你大吃一惊,保证你不会觉得浪费。”

艾弗讶然,旋即点头,“说吧。”

“我谨遵你的吩咐,始终留意着那小子一行人,他们自从进入碎星域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非常老实,不与人争执,从来不会主动招惹他人,安分的让我觉得诡异……”

“说重点!”艾弗冷喝。

幽影怔了一下,道:“好,那就说重点。有两个鬼」纹族的武者少主向来也认识,是极西之地鬼纹族的尼格的追随者,一对夫fù,男的叫盖特,女的叫风柔,少主应该有印象吧?”

“我知道他们,都是虚神一重天境界曾经在我这儿购买过东西。尼格在虚神三重天之境是玛琊星域一个鬼纹族家族的供奉,负责极西之地的事情,怎么啦?”

“风柔死了,被少主让我盯着的人格杀……”

艾弗一下子来了兴趣,“不会吧?那风柔在虚神一重天境界就算是不能取胜,也不至于死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幽影组织了一下言语,将他所见的场景——道明。

艾弗和他身旁的老者,认真的听着脸sè变得出奇的凝重起来。

“你是说?那风柔的灵hún祭台……被石岩直接吞没了?你肯定是吞掉?”艾弗神体一颤,眼睛中显出难以抑制的惊骇,“吞没?怎么可能吞没?有什么力量奥义可以吞没灵hún祭台?石岩……不是仅仅只有源神一重天之境么?他吞没了风柔的灵hún祭台,你没看错吧?”

“我看的一清二楚。”幽影似乎也被震慑到了,“不敢相信,我简直不敢置信!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诡异的事情,太让人吃惊了,一个源神一重天境界者,将虚神强者灵hún祭台吞没,老天,这违反我对天地力量的认知!”

艾弗身旁的老者,也是一脸骇然,眼神显出无比的震撼。

“你可知道有什么力量奥义,能够吞掉灵hún祭台的?”艾弗转身去问那老者。

老者连连摇头,、‘从未听过。”

两个人一个hún魄突然陷入了难堪的沉默。

许久之后,艾弗才幽幽询问,“你是心……那四个人,都有一个奇妙的血sè印记,什么样的印记?”

“少主可还记得,在碎星域流传着一个传说,数千年前,曾经有一人深入碎星域,似乎能够带给人死亡。他所过之处,万物生机都被斩断,那个人,也有类似的血sè印记。如果我所杵不错的话,石岩他们的印记和那人一模一样。

此话一处,艾弗和老者都呆住了,久久没有言语。

“他们四个人修炼的奥义,都是很邪恶诡秘的一种,若非亲见很难相信这种偏门诡异的奥义,一下子竟然出现四种,太让人震惊了。”幽影沉默了一下,又说道:“他从少主手中购买的那子母连空阵,被他修复完毕了,他已经拿来使用了。”

艾弗又呆住了,好半响才骂道:“好jiān诈的小子!”

“少主,事关重大,我心、……我们应该禀报主人。那四个人一定有什么神秘的来历,不像是我们玛琊星域的武者,当年曾经显现过的修炼死亡奥义者,据说在玛琊星域活动过,所过之处每每掀起腥风血雨,极其恐怖。”老者认真建议,“至于那血sè印记,没人知道到底属于哪一种势力,但石岩他们既然lù出来了,肯定和什么势力挂钩!”

老者心神惊恐,他意识到了不妥,泛出强烈的不安。

冷静了一下,他深吸一口气,又建议道:“少主,我想我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如果他们四人属于一个强悍之极的势力,我们……怕是也得罪不起。你也知道,达到始神高深境界者,身旁人一旦死亡,能非常明确的感应到,直接找到凶手。我看……我们暂时别招惹他们为妙,否则可能给主人都带来天大的麻烦。”

哪幽影办深以为然……我办觉得那四人非常可怕,如果他们同属一股势力,那势力定然强悍到不可思议,和他们为敌可不是明智的事情。”

艾弗深深地皱着眉头,被两人说的久久不言。

他沉默良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立即将事情告知我爷爷,由他来决定。还有你,立即传讯给过去的韩老,让他别轻举妄动,血戟要是找死让他们去好了,我们不掺和。”

韩老便是他派遣过去的,另外一名虚神三重天境界者,本意是在涂婚到来的时候,将石岩救下要挟千叠莲。

但那幽影瞧见不该看到的场景之后,艾弗胆寒了,被幽影和那老者的话震慑了,他不是鲁莽的人,知道该怎么保全自己,也是如此他才能在碎星城活的很滋润。

“还有一个消息,在碎星域了,我好像见着血魔的人了。”幽影迟疑了一下,又说道:“他们似乎为了血魔收集药材而来,与石岩也有短暂相会,他们似乎在找石岩他们。”

“血魔?玛琊星域的那个不死魔族?”艾弗骇然。

“嗯,我猜测是他的人,他们好像认定石岩和血魔有关,这时候还在捏寻,离石岩的方向并不远,估葬快要找上了。”幽影道。

艾弗和身旁老者忽视—眼,都瞧出对方眼中的深深忌惮。

“血魔的人向来不在极西之地活动的,他的人过来做什么?”艾弗深吸一口气,苦笑道:“最近碎星域还真是热闹啊,连血魔这种大人物都派人过来了,啊,他们认定石岩和血魔有关系?”

“好像是这样。”幽影点头。

“你小心一点,血魔的人或许能够觉察到你的存在,你只要帮我看着点就行了,千万别暴l弗从软瘫站了起来,吩咐道:“立即通报爷爷,将事情如实道明,妈的,这世道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血魔那家伙向来狂傲自大,看不上小地方的,也会派人来碎星域,真是操蛋啊,还让不让我们本土的武者活了。”

艾弗骂骂咧咧的,心情似乎极其糟糕,拧着一坛子美酒,烦躁的狂饮起来。

霁兰在一片蓝汪汪湖泊处悬浮着,闭着眼睛感应,在她身旁,两名达到虚神三重天境界的黑鳞族大汉,百无聊赖的环顾四周。

三人身旁的一处深坑内,百余名武者藏匿在幽暗深渊内,竟然不敢冒头出来。

一名瘦小的暗灵族族人,垂头丧气的站着,将手中幻空戒老老实实奉上,谄媚道:“三位前辈,这是我们在碎星域所有收获,还请三位前辈过目。”

他在幽暗深渊不远处,是那百余名武者推举出来的话事人,他们在十天前刚刚干了一票,杀了十来人强行霸占此地,正在欢快的开采一种奇特金属,冷不防发现霁兰三人在附近显现。

当时他们就慌了,虽然霁兰三人没有找他们,在捏寻什么,可他们还是怕。

于是便有了这么一出。

被派遣出来的话事人,想要乖乖奉上收获,希望霁兰三人能够大发慈悲,不要将他们赶尽杀绝。

在碎星域,所有人都会自然而然的抢夺弱者的收获,一旦发现了都不会留情,心情好的只是剥去物资,心情不好的话,将对方杀光也是常有的事情。

霁兰张开眼睛,不耐烦的瞥了那暗灵族族人一眼,“滚开,你开采的那些玩意,你当我们看上眼?”

“我们只有这些。”那人脸sè一变,姿态放的更低了,“我们身上所有东西,大人只要看中的,请不要客气直接道明。”

“哈哈,这碎星域的人还真是有意思,一个个做强盗做习惯了,以为人人都是强盗了。”一名黑鳞族大汉调笑起来。

“嗯,我们在附近活动的时候,还真是碰到不少家伙,一个个老实的和孙子一般,主动将东西奉上来。”另外一人也笑了起来,“妈的,这种极西之地小地方,没想到也这般混乱,看来各个地方都是一个鸟样,没个太平地。”

“让你滚,你听不见么?”霁兰一脸厌烦,手心一点光泽显现,倏地,她忽然想起什么,指尖光泽迅速凝练,化成了石岩的虚影,“见过这个人么?”

“见过,几天前他从这边路过,往那个方向去了。”暗灵族的那人,闻言脸sè一正,急忙说明:“他们一行五个人,有一个带路者很弱小还有一个老妪……”

此人说的极为详细,生怕霁兰不满意,手舞足蹈的样子显得极其可笑。

“行了。”霁兰哼了一声,看也没看他一眼,冲那两个黑鳞族大汉点了点头,旋即纵身闪烁出去,眨眼没了气息。

百余人在深坑内部,眼见他们三个消失了,同时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运气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