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三十五章 死地生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2 字数:3469 阅读进度:1177/1845

“到了,就是这儿了。”

齐璐忽然停了下来,戒备的不敢往前一步,伸手指向一个方向。

石岩、费兰、卡托顺势停了下来。

前方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土地潮湿,有浓郁的木之精气,生机勃勃。

和齐璐之前的描述截然相反。

费兰、卡托不善的看向他,同时哼了一声。

齐璐苦笑,“里面,你们往里面走,到里面就会发现异常了。”

“他说的没错,应该就是这儿了。”石岩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出声:“里面有很强的死亡气息,那种感觉让我觉得亲切,我熟悉那种气息,和我释放死亡奥义时候形成的神之领域,一模一样。”

费兰、卡托愕然。

不等他们多说什么,石岩率先行入森林,朝着内部踱步而去。

费兰愣了一下,也旋即跟上。

“你呢?”卡托回头,看向胆颤心惊的齐璐,“不过去看看么?”

齐璐慌忙摇头,“我还是算了吧,上次我差点死在里面,就不过去参合了,你们去就行了。”

讲话间,他不进反退,离那森林远远的,仿佛在森林内部有恐怖的妖魔死神,能够随意夺取他的性命一般。

卡托咧嘴嘿笑一声,也不搭理他,在石岩、费兰之后行入森林,十来分钟后,卡托停了下来,眼中显出一抹惊骇之色。

茂密的森林中垩央,有一处占地十里的区域,寸草不生,没有一丝生命动向,缭绕着死寂的气息,让人心神惊颤,让人灵魂泛出强烈的嗯惧不安。

和周边郁郁葱葱的森林处在一块儿,那儿显得无比的诡异突兀,潮湿的土地上,一株杂草都没有,然而,在死亡气息缭绕不到的区域,则是生机勃勃,什么样的植物都非常的茂威,变态的高大。

内部死气沉沉,外围生机勃勃,极其的诡异,极其的反常。

和石岩衍变出来的那一种神之领域,恰恰相反,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以死亡奥义为根本,他一旦催发神之领域,周边区域都会显然彻底死寂,会主动抽取生命能量,让人生机消散掉。

然而,中垩央的石岩,神体则会蕴藏勃勃生机,从周边死亡区域内获取生命波动,进而壮大自身。

和这森林截然相反。

方圆十里的森林内部,没有一丝生命动向,寸草不生,死亡阴郁,浓烈的死亡气息,让人一旦靠近,都像是步步走向死亡深渊,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

费兰和卡托也不例外。

他们只是站在死亡气息覆盖区域的外围,便觉得一阵阵心悸,灵魂和体垩内的生机,仿佛被抽离了出来,化为媚煌光点消散掉。

费兰、卡托脸色巨变,毫不迟疑的抽身退出来,不敢在那死亡区域覆盖的边沿,退走到茂密森林内,这才稍稍平静下来,眼神都乱了。

“好可怕的死亡意境!只是外围,便让我们承受不住,当中不知道蕴藏多少凶险,难怪那齐璐连进来都不敢了。”卡托一脸的心有余悸,通体发冷的苦笑道。

费兰稍好一点,但也眼神不安,她的不安,来自于石岩。

一石岩进去了。

他不但进去了,还一步步走向那死亡气息浓郁的中垩央,在最当中默然站定,满脸的惊奇,似乎在暗暗感知着什么。

“师兄……不会有事吧?”卡托下意识的低声询问。

费兰没有看他,依然皱眉看向前方的石岩,沉声道:“他若有事,这玛琊星域怕是再也没人能够进去了,我想……这儿专门为他所留。”

“为他所留?”卡托呆住了,“不可能吧?那人或许从未见过他?岂会为他所留?他难道知道石岩会进入玛琊星域,会来到碎星域不成?太匪夷所思了,我觉得根本不可能。”

“达到他那种境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预料,石岩得到了传承,能够进入烈焰星域,和黑暗天幕家族达成联系,又进入殒神之地,从殒神之地来到古兰星,在极西之地附近,暗中……仿佛有看不见的手,在默默的操控这一切,从数千年似乎便在布局了。”费兰掂量着用词,喃喃低语道:“我想,他是知道石岩会过来的,这才会留下奥义场,在这碎星域内等候着石岩到来。”

卡托愕然。

他依然觉得难以相信。

不过他很快又相信了,一因为石岩有了变化!

浓郁的死亡区域中垩央,石岩以死亡奥义为根本释放神之领域,他那神之领域一处,死亡波动渐渐延伸出来,和那中垩央的死亡气息融为一体。

下一刻,在卡托心中泛出奇妙的感受,仿他……这儿就是石岩的家乡,这儿一直在等候着,等候着家人的回来,一切都在苦侯着,为了告诉主人点什么事情。

石岩双眸显出一抹奇异色彩,两手随意的挥舞着熙似乎在触摸死亡意境门蝴

玄妙莫测的死亡波动,以石岩为中心渐渐延伸,往外围蔓延开来。

一株株茂密之极的古树,种种生命力顽强的花草,在死亡奥义波动释放过来之时,迅速的枯萎,生命力被直接抽取掉。

无声蕴含着生命光点的微弱能量,仿佛蓬蓬细雨般,主动汇入大海,而石岩,便是那大海,在尽情的吸收周边的一切,吸收某个前辈的馈赠……

其中包括死亡奥义的认知。

费兰、卡托惊骇欲绝,禁不住后退,离的远远的。

突地,石岩周身奥义骤然一变,那些涌入他体垩内的波动,被他给释放出来,重新激垩射向四周。

奇妙的事情旋即发生……

之前枯萎至死的古树花草,在那生命波动的覆盖之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起来,枯死的树木开始发芽,重新焕发了生机。

卡托和费兰看的目瞪口呆。

石岩的神之领域变幻呃。

他整个人变得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气血内仿佛蕴藏着死气,心跳似乎都停止了。

然而,他的神之领域则是生机勃勃,有无数生命波动,在他的主导下覆盖四面,让枯死的古木和花草重新由附有的生机。

“他,他在转变死亡和生命的波动,将两种截然相反的气息交替显现出来,这是……融合么?”卡托呆了,“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难道也可以融合?怎么可能?”

“不知道是不是融合,但我想……他应该把握到了什么奇妙之处。”费兰轻声道。

两人讲话之间,石岩神之领域又发生了变化,本来死气沉沉的状态一扫而空,蕴藏勃勃生机,周边神之领域又显出强烈的死亡气息,附近刚刚活了过的树木,再次梏萎至死。

卡托和费兰傻眼了。

他们懂了,知道此时的石岩,在对死亡奥义进行摸索体悟,以那前辈的力量奥义磁场为蓝本,对自己的力量奥义升华。

很显然,从这儿,石岩一定获得了死亡奥义的某种更深层的传承,这种传承不单单只是死亡,还有对生命的体会,对灵魂的触摸感知。

时间悄然无息间流逝着。

费兰、卡托在一旁默默等候,等候着石岩体悟到奥义真谛,主动从力量认知中醒转过来

某一天,费兰从恍惚中猛地站起,她本来在体悟自己的腐蚀奥义,却被一股心悸给惊醒。

费兰的异常让卡托也起身了,皱着眉头环顾四周,轻声道:“前辈,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他看向石岩。

石岩依然在死亡区域中垩央,还在周而复始的进行生命和死亡的转变,去体悟两种相反奥义的奇妙处,和之前一样,没有一点反常处。

“和石岩无关,有人过来了,很快!即将到达!”费兰低喝。

卡托脸色一变,喝道:“师兄在进行力量的顿悟,此时万万不能受到打搅,是什么不开眼的小贼?”

“小贼?”费兰苦笑,“真要是小贼就好了。对方境界比我还要高一筹!”

顿了一下,费兰深吸一口气,坚定道:“绝不能让他靠近这儿,我们过去堵截,要尽力给石岩争取时间!”

“会是什么人?难道是那鬼纹族的家伙找到朋友报仇来了?”卡托问。

摇了摇头,费兰道:“不知道。反正不管来人是谁,我们都要拦阻他,绝不能让石岩这时候受到影响,这次机会难得,一旦被打搅了,能否再次进入这个意境很难说,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要给他争取时间。”

“明白了!”卡托点头,脸色凝重起来,咧嘴狞笑道:“那就战斗吧!”

“我们走!”费兰化为一缕灰白色光线,忽然脱离了森林,来到了外边。

一刻钟后,一条龙卷风呼啸而来,摧枯拉朽的将附近石块搅碎,灰蒙蒙的龙卷风简直要遮天盖地。

一条人影在当中咆哮着,声震苍穹,怒气冲天而起,正是那血戟的涂雁。

十来个血戟的强者,也在远处浮现出来,都朝着这边围堵,明显不准备让费兰他们活着挣脱出去。

“终于找到你们了!”涂雁嘶吼着,如被激怒的凶兽,狰狞道:“那小子,让他给我过来受死,老子要活剥了他!”

“你先战胜我再说。”费兰脸色冷厉,知道那涂峰之死事情暴露了,也不再遮遮掩掩了,将仇恨弓到自己身上,“你的弟弟,由我出手格杀,和石岩倒是没关系,你别找错目标了。”

“也是,那小子境界低微,岂能杀我弟弟。”涂雁狂暴叫嚷着,化为一条龙卷风淹没过来,头顶虚界也霍然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