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三十八章 传承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2 字数:3472 阅读进度:1180/1845

2008年是我们悲痛的一年,四年前的今天,我们无数的同胞受难。我们曾经为他们哀伤过,祈祷过,今天我们再次为他们默哀,愿逝者永生,希望他们在天堂之上一切安好……

勿忘历史!!——

石岩每前讲……步,必有……块块绣明年帮琵逸出来,狠狠轰入他神体。

每一块手印内,都蕴含生命和死亡玄秘意境,在他神体中垩央狂飙突进,死印粉碎他骨骼血肉,生印则是重新让血肉骨骼蕴藏生机。

他仿佛交替历经生死轮回,在死亡和生命中苦苦挣扎,这是生死的轮回,是对他生命形态的一种强行催化蜕变。

那生死桥绵延向地底深处,幽暗深邃神秘,随着他脚步下探,随着生印和死印的飞散消失,他脚步走过的生死桥,身后区域逐渐的消失。

生死桥,仿佛一种玄奥未知的传承,他每次前行便是接受一缕奥义传承,让行过的桥梁不见,变成淬炼他神体和灵魂的源动力。

痛苦的神体淬炼,灵魂的蜕变,让他痛并快乐着,痛来自于神体,来自于血肉筋脉、骨骼的磨砺,快乐来自于心灵,来自于灵魂祭台,来自于奥义区。

奥义区内的死亡奥义,在一个个透明印记涌入他神体之后,渐渐地,附有了一丝生机。

死亡奥义变得不再纯粹,参合进入了生命波动,让他奥义层附有生命迹象,这仿佛才是完整的生死奥义。

力量奥义的传承,便是通过行走生死桥,一步步的在他灵魂祭台变幻着,让他对生死奥义有着愈发深刻的认知。

地底深处,没有时间的概念,他也不知道究竟行走了多久。

这一天,他终于走到尽头。

尽头乃是无数晶灿灿的晶体,仿佛深埋地底的冰川,一座座耸立着,冰川的内部,蕴藏着一股让他熟悉的波动。

他凝神一望,眼睛徒然亮了起来。

冰川内部,以死亡和生命丝线为脉络,繁琐极致,充斥每一个冰川晶体角落,伊然乃是一个藏匿冰川内部的奇妙阵图,阵图以冰川晶体为根本,贯通当中的神秘气流。

那气流,蕴藏着源能!

本源,只有最古老的大陆才能孕育显现,可以自发吸纳星河能量,为生命之星提供远远不及的天地能量。

好比神恩大陆。

那冰川般的晶体垩内部,蕴含一缕本源,比他当初在神恩大陆所见的还要微弱,在那本源之中,有一个血色云团印记,那印记缓缓浮动着,有着生命的波动,仿佛某种古老神奇的生灵。

他手上的血纹戒,骤然闪亮了起来,虹光万丈。

冰川晶体垩内部,那血色云团印记,也随着释放出汹涌的波动,雀跃异常,和他血纹戒呼应起来。

咻!

血纹戒挣脱他指头,骤然射向本源内部,和那血色云团印记汇合唯一。

无数繁琐的丝线内,悄然流溢出炫目的晶光,纷纷涌入血色云团印记内部,流向了血纹戒。

血纹戒内的戒灵,恍惚间,仿佛出现了两股波动,波动气息一模一样,却分散两簇,此时……1.正逐渐的交融。

脸色一震,他猛地反应过来。

那血色云团印记,乃是戒灵的一份子,是戒灵分出去的一股魂魄!

他曾经听戒灵说过,戒灵并不完整,缺少许多记忆,对当年的许多事情都模糊不清,因为记忆不全,意识不完整,戒灵每次给予他的答复都含糊,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如今血纹戒涌入本源内部,融合本属于它的一股灵魂意识,让他忽然明白过来。

一丝直接反应到他灵魂的意念,从那戒灵处涌现,戒灵在悄然解释着什么。

石岩怔然,默默听着,眼睛幽暗,眉头深锁。

“当年他和烙猡一样要为主人传承,要寻找一个本源古大陆,带有主人血盾和我的魂念一部分,他寻觅到这儿,却未能将传承给启动,烙猡成功了,寻觅到了你,可你……却最终失败了。”

戒灵的意念,飘忽不连续,在灵魂融合之时,似乎精力有限。

“他失败后,将血盾交给黑暗传承后裔,我的一分魂魄却被放置在当初有古大陆的源心,静候你的到来。今天,你来了,他为你将生死桥构建,助你洞悉生死奥妙,让我可以将本属于我们的一份魂魄重聚,可他不在,意味着必然遭受了不幸……”

戒灵的讯念断断续续,“我的魂魄融合,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你多吞没灵魂祭台,可以让我融合速度加快。吞噬,这是主人的主奥义,是主人不为世人所容的根本,你还有时间,一定要坚持下去……”

戒灵的讯念,渐渐消失了。

咋咔咔!

随着能量的渗透流转,那巨大晶体冰川炸裂粉碎,那繁琐的古阵脉络扭曲撕碎,其中本源和那一缕魂魄,则是消失进血纹戒。

血纹戒的界面上,结出一层血膜,使得那血纹戒仿佛变成一个小肉球,显得极其邪异可呼!

血纹戒骤然飞射过来,那血色小肉球黏在他手指上,仿佛成了他手指上的一个小肉瘤,很让人觉得诡异。

那一层血膜,像是保护血纹戒融合的结界,连石岩的意识都隔绝了,使得他察觉不出戒指内的异常。

生死桥消失,无数透明的手印全部在他神体上消失,那晶体冰川能量耗尽,内部的一缕本源也化为血纹戒融合的能量,也从地底中垩央消失。

轰隆隆!

不知多么幽深的地底,骤然传来震天动地的轰鸣声,轰鸣如擂鼓,敲击在石岩心头。

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石岩迟疑了一下,旋即放下一切,在冰川粉碎时候,他神体钻入一块碎冰,闭上眼,以灵魂来体悟生死奥妙的真谛,用灵魂来触碰奥义层,去摸索那新滋生出来的生命波动。

轰轰轰!

轰轰轰!

狂暴的响动传遍碎星域,碎星域仿佛被分解开来,无数庞大的星辰碎片,如数万块海岛纷纷从中垩央裂开,那些经过无数年时间,被此地吸引而来的星辰块,似乎失去了束缚,——解体。

如一座山川被切割了亿万份,进而分裂激散出去,碎星域一大块大块,如悬浮海上的岛屿,慢慢漂浮向远处,散逸向极西之地四面八方。

碎星域在解体。

构建碎星域的能量核心,古大陆的源力消失了,曾经是为了给嗜血八扈从之主构建传承的古图,能量都交融向戒灵,以至于彻底崩溃。

核心的崩塌,源力和阵图的能量耗尽,这碎星域之心没了吸附星辰碎片的奇奥特性,数万年来吸引牵扯过来的碎星残片,尽数流向远处,归墟到星海每一个区域。

石岩不管身外变故,深藏在地心深处,依旧在领悟着生死奥义真谛。

费兰和卡托等人,就站着他头顶地表上,惊骇的看着碎星域的变故,脸色沉重到了极点。

他们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何有天然材料厂之称的碎星域,为何突然间崩塌了,可他们都有一个莫名的直觉……和石岩有关!

很难找出确凿证据,可他们感受着碎星域的诡异变故,看着周边巨大的陨石山川陆地,一个个在他们视线中漂离出去,都下意识的认为与石岩有着最深的牵连。

一行五人面面相觑。

“动静有点大啊。”卡托轻呼。

“碎星域极其辽阔,这般分散之后,星辰碎片四处飞射,极西之地很多生命之星要遭殃了。”霁兰皱眉道。

“嗯,那些形成残片飞逝速度越来越快,没了束缚力,形成的冲撞力将会非常恐怖。怕是……连虚神三重天境界的强者,也没有力量阻止星辰碎片对生命之星的冲击,说不定会有很多生命之星,被直接洞穿击溃了。”一名魔族大汉喃喃低语,脸色凝重异常。

“会不会是下面的小子弄出来的?”另外一个魔族大汉惊呼道。

费兰神态淡漠,轻声道:“不管是不是他,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我想……你们不会想见着他有事吧?”

霁兰和两名魔族大汉,同时苦笑起来,微微点头。

他们明白费兰的意思。

碎星域星辰残片的解体撞击,将会席卷整个极西之地,很多生命之星可能会遭殃,会被飞逝如流星般的星辰残片冲击,甚至有可能直接摧毁生命之星。

极西之地有许多种族,盘踞着不少势力,他们都以生命之星为根本,一旦遭受了重创,必会追究始作俑者的责任。

要是让那些人知道此事因石岩而起,他在极西之地马上便会被千大所指,不会再有立足之地。

如果不想石岩出事,这件事必须严格保密,不然曝光后,石岩会被那些受到波及者不要命的追杀至死。

费兰、卡托自然不想他有事。

霁兰和两个魔族大汉,在认定石岩与他们大人乃是同族之后,也是全力维护,肯定不允许此事发生。

五人忽视一眼,同时戒备起来,将周边悄悄封锁,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此地。

碎星域的异变,让许多前来收集材料的各方势力武者傻眼了,他们很快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很多武者四处搜寻着,想要知道是谁导致了碎星域的异变,许多势力武者都在搜查着,要弄清楚源头。

有一部人已经悄悄朝着这边飞驰过来。

“小心了!”一名黑鳞族大汉低喝一声,一身肃杀气息,“任何有机会洞察真相者,都不能让他们活着将消息释放出去!”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