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四十九章 牛刀小试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3 字数:3559 阅读进度:1191/1845

冰族女子神体按绕着冰莹气流,逐渐渗诱向孽龙,孽龙使足全身能量,在激烈的挣扎。

石岩一只手按在那头孽龙头颅上,以生死奥义的生机温养,不断输送着澎湃生机,助那孽龙肉身持续拥有力量。

三人合力,试图将那三角形印记给解脱,然而,这般弄了许久,那印记依然不曾消散。

渐渐地,冰族女子率先吃不消了,一脸疲惫的叹了口气,银神凄然,像是心生绝望了。

旋即,那头孽龙也停下了,眼瞳中全是深深的绝望。

这两人似乎要放弃了。

石岩皱了皱眉头,脸色愈发凝重,念头一转,一块块神晶从幻空戒内悬浮出来,在他掌心堆成神晶块,他就坐在孽龙的头颅上,慢慢闭上眼睛,汲取神晶内的力量,恢复着损耗。

冰族的女子,见地停了下来,也取出神晶,和他一样盘坐下来,以神晶进行着恢复。

孽龙一动不动,眼睛有点麻木,身上的灵魂波动逐渐的平淡下来。

在它头上显现出来的三角形印记,因为它的主动放弃,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似乎也停息了下来。

三人都不讲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率先恢复了过来,看向那名冰族女子,轻声道:“到底怎么一回事?我被那人扯入此地,关于这儿一无所知,能否给我说明一下?”

冰族女子原先很轻视他,这时候态度稍稍好了一点,仿佛觉得他还有点用,冷淡的回应了一句:“我们都会死。”

石岩点了点头并不觉得意外,“那三团灵魂对我们没有好意这一点我很清楚我想知道他们或怎么做?”

“他们进入的地方,需要肉身来支撑,而他们都没有肉身,我们就是他们的肉鼎。在我们身体冲进去的时候,他们会进入我们的身体,以我们身体为藏匿处,在我们身体消散之前,好进入某处。”冰族女子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运气最好的情况下,我们会失去身体灵魂祭台会崩溃还能留一丝残魂,就和他们三人一样。如果运气不好,我们连残魂都不会留下,会真正的形神俱灭。”

石岩脸色骤然一变。

那头孽龙身体动了动,眼巴巴的看着前方,似乎想要插话,可它灵魂被禁锢了,并不能直接参与石岩和那冰族女子的交谈,似乎很憋屈。

“一点机会都没有?”石岩沉默许久,再次询问。

“如果他可以摆脱束缚说不定我们联手还有一线生机,但现在……怕是极难极难。”冰族女子一脸颓然。

石岩眼神凝重无比,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身下的孽龙,半响,才轻声道:“让我试试可好?”

冰族女子眼神愕然,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你试试?你才源神二重天,能起什么作用?”

“总要试试的,实在不行再说吧。”石岩淡然笑了笑,在她的注目下,又伸出手来,按向了那孽龙头颅处。

冰族女子脸色旋即凝重起来,认真端详着他。

这一趟,石岩并未给孽龙补充生机,而是释放出灵魂波动来,一缕精炼的灵魂,从他手心飞逸出来,没入孽龙头颅部位。

他立即觉察到孽龙庞大的灵魂波动。

和很多种族不一样,妖兽并没有灵魂祭台的概念,它们的灵魂并非悬浮在识海和力量奥义上,它们所走的修炼方法,似乎更加专注肉身淬炼。

孽龙头颅内,也没有灵魂祭台,只有一团非常浓郁的灵魂波动,仿佛一个浑浊的球,不断地滚动着。

那一团灵魂球,这时候却并没有滚动,而是被一个三角形的印记给混入,那印记便是束缚能量,占据了孽龙灵魂,让它的灵魂根本难以随心所欲的掌控自身,连讲话都不能。

石岩的一缕灵魂,才落入当中,那本来光芒黯淡的三角形印记,又猛地明亮起来。

一股非常强烈的反击力量,从那印记内滋生,像是有眼睛般顺着他的灵魂过来,要将他释放的一缕灵魂给撕成粉碎。

识海骤然一疼,石岩眼睛慢慢森冷下来。

咄!

他低声暴喝,那一缕由他施加的神识念头,力量奥义骤然一变,衍变成凌厉的空间锋刃,要将过来的灵魂给化成碎片。

嗤嗤嗤!

奇异的,从那三角形印记激龘射出来的魂魄,忽然分成无数游丝,并不与他主动交锋,又悄然没入孽龙魂魄内。

似乎,那游丝般的灵魂气息,有着自己的生命意识,和主人息息相美,可以直接受主人驱使。

那印记的存在意义,只是来禁锢孽龙魂魄,并不想耗费太多的力量在别的方向。

石岩皱起眉头,也觉得有点棘手。

真要想针对那印记,除非渗透向孽龙魂魄内,那禁锢力量又不断地游动,想要摧毁并不容易,他附有空间奥义的神识,一个不慎或许会彻底伤到孽龙魂魄,可能灵魂禁制还没有解除,反倒将孽龙的灵魂搅个支离破碎。这自然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他沉默了起来。

“很麻烦。”冰族的女子幽幽说道:“我们很难以自己的灵魂力量帮助它,只有它自己才能挣脱,这也是为什么我只能以冰寒之力,来尝试冰冻那灵魂印记的原因。”

石岩点了点头,“的确很棘手,那人境界高深,对力量的认知很透彻,他释放的待界和他意识相通,不是一成不变的。”

“哎。”冰族女子纸叹,神态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他是白费心机,旋即又沉默起来。

石岩并未就此罢手,他在暗暗思量,皱着眉头找寻解决的方式。

许久后,他眼睛慢慢亮了起来,一个念头在心底浮现。

下一刻,在他识海内,另外一个灵魂悄然发生着变化……

融入神恩大陆本源和天火形成的魂魄,仿佛成了一团炙热火焰,在熊熊的燃烧起来。

种种天火和本源融为一体,成了他魂魄的一部分,天火的特性也是他那灵魂的特点,可以随心所欲的御动,随着他心念的变化和变化,当他一个念头浮生,那魂魄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灵魂,仿佛成了朱雀真火、炼狱真火、地心火的融合体,将至阳至热的特性全部给显现出来,使得他的那灵魂炙热的仿佛一个小太阳一般。

那副魂的变动,直接导致他身体也有了异样,在顷刻间通红灼热起来,红艳艳的极其吓人。

本来和他相隔不远的冰族女子,俏脸显出一丝厌恶,她似乎非常讨厌炎热之力,黛眉深锁的主动避让开来,再没有和石岩接近。

石岩并没有管她,全神贯注的施加着力量,让副魂形成火焰形态,旋即分出一缕火焰之力,那火焰之力被一层薄膜束缚着,很谨慎的朝着孽龙头颅内的魂魄飞来。

孽龙似乎预感到不妙,激烈的挣扎起来,眼中显出深深的恐惧不安。

然而,那缕渗透向他灵魂的火苗,不知道因何原因,没有对他的灵魂构成威胁,当中的薄膜仿佛将火焰的灼热给暂时包裹,让恐怖的炎热之力没有释放出来。

可那气息,依然恐怖之极,让孽龙立即停止了激烈抖动,神经都绷紧了,生怕会被焚烧成灰烬。

深藏在孽龙魂魄内的印记,在石岩火焰气息渗透后,似乎知道了危险,也有点惊惧不安,在那孽龙魂魄各个角落电芒般飞旋着,生怕被捕捉。

石岩嘴自显出一丝冷笑。

那印记懂得惧怕,这意味着他释放出来的炙热炎能,的确能够威胁到印记的存在,印记应该是狂妄灵魂力量奥义和灵魂揉捻而成,只要被焚烧成灰烬,那家伙本体也会感同身受的受到创伤。

束缚的灵魂力量不断躲避,石岩也不着急,持续增强着释放的炎热。

渐渐地,一片火焰海洋,将那孽龙魂魄给淹没,火焰海洋还被一层有本源力量形成的膜给裹住,不至于直接将孽龙魂魄给焚灭掉。

躲藏在孽龙内部的印记,这时候似乎意识到了不妙,迟疑了许久,突然逮住了机会,猛地从摹龙魂魄内冲了出来,不要命的朝着外面逃窜。

咻!

一条光束从孽龙眼眶内飞出来,往远处迅速遁离。

石岩沉吟了一下,脸色一狠,一点眉心。

呼!

炙热火焰狂涌而出,速度又快又急,直接冲向那光束,旋即狂烈的炙热高温,立即全力释放出来。

嗤嗤嗤!

那飞出来的光束,迅速的消融了,被从他眉心释放的火焰给烧成漫天火星,种种灵魂气息彻底消散开来。

被束缚的孽龙,忽然咆哮起来,它那庞大的身躯一个摇摆,划出优美的弧线,龙角闪亮着金属光泽,似乎力量又重新流变了全身。

那冰族女子,清冷的眸子显出惊骇之色,略显忌惮的看向石岩,又悄悄和石岩拉远了距离,似乎对石岩身上释放的炎热气息很不适应。

冰族生活在极寒冷域,没有一个冰族人喜欢热,对她们来说,最为酷寒冰冷之地,才能让她们的力量奥义增长迅速,她们本能的厌恶光和热。

“糟糕!”这冰族女子突然想起什么,“那灵魂禁制由那狂妄的家伙设下,你,你焚烧了他的禁制!他肯定可以感知到,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他们一定知道了!”

石岩刚刚也犹豫过,却最终还是下了狠心,将那灵魂气息焚烧干净。

闻言,他脸色冷静,说道:“那三人没有安好心,我们自然也不用留手,能够最大程度的伤害到他们,我们才能多有点生存的机会。”

“该死的家伙,他竟敢在我麦基身上施加灵魂禁制,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活动自如的那头孽龙,在碧蓝色气泡内狂吼着,声音如炸裂,气势很是惊人,“我饶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