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七十七章 烙下印记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3 字数:3483 阅读进度:1218/1845

血魔赤luǒ着上半身,肌肉纠结如石块,每—块都蕴藏着爆炸般的力量美感。

他神态出奇的凝重,深深皱着眉头,看着石岩的灵hún漂浮出来,一点点的朝着他眉心钻过来。

将自己神体敞开,任由对方的灵hún入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其凶险的,神体放开,意味着将所有力量防御都给散去,意识灵hún都处于很危险的境地。

如果对方心怀不轨,只要稍稍使出点手段来,就有可能破坏自己的神体构造,甚至能够伤其根本。

为石岩放开身体,血魔没有丝毫的犹豫,这是对石岩的真正信任。

看着血魔周身气息全部收敛起来,处于不设防的状态,本来还算是镇定的石岩,竟然也不由地紧张不安起来。

他很感jī血魔对他的信任,生怕戒灵搞不定,弄出什么麻烦出来。

“没问题吧?”他下意识的传讯戒灵,“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我看……还是算了吧,万一出了差池,我怕……”

“别担心,我有分寸的,只是奥义的传承,以我此时的能力完全没有问题。”戒灵回应了一句,便催促道:“进入他眉心!”

石岩灵hún漂浮着,听到他的确认,终于不再多想,注意力空前集中起来。

咻!

石岩那有着血sè印记的hún魄,倏地没入血魔的眉心,眉心和识海相通,可谓是神体最为紧要之地,识海的种种意志,力量奥义的施展,灵hún的扩散都通过眉心紧要地实现。

血魔倒是颇为放松,一点不担忧,脸sè平静如水,开放了意识和眉心,不设任何壁障。

石岩的灵hún在血魔眉心骤然显现出来,成一团淡淡血光,那血sè印记如八爪鱼一般,倏地胀大,印记显lù出一条条细密的血sè脉络,快速的延伸起来,仿佛蛛网般和血魔一根根筋脉骨骼相连,其中蕴藏着精纯hún力的bō动,又涌入了血魔的识海,仿佛没入他的奥义层。

他和血魔仿佛顿时建立了密切联系。

嗤嗤嗤!

那血sè印记骤然绚烂如团团血sè烟花,玄妙的奥义bō动骤然迸射,通过一条条血sè脉络,直达血魔的识海、奥义层、筋脉、骨骼、血液和五脏六腑,和血魔灵hún神体以某种奇妙不知的脉动共鸣!

轰!

石岩脑海传来闻名,只觉一股玄奥之极的意识,从他血sè印记内飙射出来,其中一股轰然落向血魔奥义层,另外一股隐没血魔肉身。

他精神骤然恍惚起来,如同成了一个旁观者,在一旁静静看着血sè印记自发进行的奥义传承,不知名的能量洪流从血纹戒内狂涌而出,输送进他灵hún中的血sè印记内。

一切都以戒灵的力量传输者,以血sè印记为主导,他反倒不需要耗费能量,也不需要额外进行传承的释放。

他只管在旁边端详即可。

灵hún祭台在那空间夹缝以炼hún液洗涤之时,戒灵也随之得到某大好处,仿佛力量恢复不少,以至于能够对血魔这种存在进行奥头传承。

血魔很镇定,从始至终没有提炼一丝能量,为他开放了一切,静静的承受着奥义的传承,好像对石岩当真没有一点戒备。

当然,血魔并非什么都没有做,他在默默感受着,心里面却充满了巨大的惊骇。

奥义传承绝非易事,境界高深者对低等级境界者传承,也需要耗费庞大的精神和灵hún能量,对方能否承受得了传承也很难说。

反过来,由境界低微者向高等级强者进行奥义传承,这更加是极为逆天的表现。

若非石岩坚持,血魔断然不敢让他乱来,他本身境界极高,倒是不怕出现反噬。

但他担心石岩,他怕石岩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力量完成传承,若是落得个灵hún枯竭,他这个唯一族人也陨灭了,血魔怕是会悔恨的吐血三升。

然而,等传承启动之时,血魔却惊憾无比。

从石岩血sè印记涌现的庞大灵hún能量,浓烈程度让他都震惊无比,那一股澎湃的灵hún能量,气息神秘罕见,明显不是来自于石岩本人,源神二重天者,就算是灵hún强悍到逆天,也绝不可能拥有那么庞大的灵hún能量。

血魔立即肯定,在石岩的身上定然有着他不解的神秘,肯定另外有一个恐怖的生灵存在,帮助他将奥义传承实现。

他并不知道,由始至终石岩根本没有出什么力,一切都是戒灵在主导,传承的主要奥妙,都被戒灵给主动承担,石岩只是以血sè印记为奥义的传递层,只是冷眼旁观。

待到血sè印记内的神秘玄奥奥义bō动,骤然和他识海连接,悄悄朝着他的奥义层潜入之后,血魔猛地一震,旋即不再多想。

奥义传承已经开始!

血湖中,血魔浸泡在血sè水液内,脸sè肃穆,慢慢的阖上眼,和他面对面的石岩,周身气息悠远绵长,灵hún祭台漂浮头顶,主瑰则是没了踪迹,以一条血sè线条勾连血魔眉心。

一股死寂的bō动,缓缓从血魔身上释放出来,逐渐朝外延伸。

外围的一株株古树迅速枯竭,仿佛生机被硬生生剥离了,渐渐地,在死亡bō动蔓延之时,周遭百里的参天古树,纷纷枯黄,树叶如雨点落下,枝干变得干枯,树干上显出层叠皱褶,慢慢如风干多年的死木。

百里内,生机隔绝,死气缭绕,仿佛处在冰冷的九幽死狱,让人的生命bō动都要渐渐停息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听到戒灵虚弱的轻呼:“可以了,收回hún魄吧。”

石岩立即行动开来,将灵hún从血魔的眉心内收敛,重归自己的灵hún祭台,进而让祭台重返神体。

“结束了?”他暗暗传讯。

戒灵没有回应。

皱了皱眉头,他不由地看向手指套着的血纹戒,戒指变得有的黯淡无光,仿佛耗费了巨大能量,那戒灵,似乎也虚弱的再次沉寂起来,竟然连回音都没了,可见这趟对血魔的传承,对它来说也是极为艰难的。

血魔赤luǒ着上中身,浸泡在血湖内,神态安详,眼睛紧闭,如同睡着了一般。

可他身上却传来淡淡的死亡气息,那种熟悉的死亡bō动石岩一眼明了,马上意识到戒灵的传承应该成功了,血魔没有动弹一下,就在血湖内保持这个姿态,许久许久。

魔血星上方,星斗璀璨,缕缕星光照耀下来,给大地添上一层亮银sè。

石岩在星光下默然感知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并未耗费多少能量,灵hún中的血sè印记犹在,一切都像是很顺利。

他知道,这都是戒灵耗费巨大力量的结果,他只是能量的中转站,并不是发动者。

在血湖内,他静静看着血魔,脸sè凝重,他不知道血魔具体情况如何,心里面还是稍稍有点担心。

突地,他眼睛骤然一亮,不由地深深看向血魔眉心。

只见在血魔的眉心,骤然溅射出一团血花,仿佛眉心炸裂开来。

石岩脸sè微变,当即吓了一跳,脸sè愈发凝重起来。

血魔眉心炸裂,一朵血花悄悄发生着变幻,慢慢地,一个奇妙的印记显现出来,仔细一看,竟然便是血sè印记的模样,在血魔额头中央直接衍变成形,与莉安娜、卡托、费兰三人的眉心印记一模一样。

那印记仿佛是他灵hún注入之后,从他灵hún内的血sè印记拓印出来的,显现在血魔眉心,自发形成。

印记显现之后,石岩先是惊讶之极,旋即逐渐放松,若有所悟。

他忽然意识到,只要得到嗜血八扈从的传承,都会在眉心涌现如此印记,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意味着同出一脉,意味着奥义的继承身份。

血魔浑然不知眉心有了血sè印记,依然在沉溺在死亡奥义的奇妙之中,在奥义的海洋中静静体悟着,四层灵hún祭台的奥义层内,生命奥义和死亡奥义如石岩一般勾连起来,凝为了一股。

生死相合,才可达到极致,这一刻,血魔对这番话有了深刻的感受。

他霍然意识到,这趟由石岩给予的传承,忖他来说乃是不世机缘,是他通往巅峰的一个最重要的步骤,生死合一,生命和死亡相互映照,方可让他的奥义臻至化境,趋于完美。

“我要深刻领悟奥义,短时间不会离开血湖,有关魔血星的一切安排,我都吩咐过霁兰,她知道怎么做。”闭着眼睛,血魔低沉的说道:“你就将魔血星当成自己的家,放心,在这儿你和你的人都会很安全,无人胆敢侵犯。还有,你不需要去极西之地寻仇了,当年在碎星域对你出手之人,都已经死光了,你安心在魔血星修炼即可。”

石岩愣了一下,才真心的翻寸。

“我需要一段时间洞察新奥义。”血魔低声说道。

石岩点了点头,旋即从这血湖离开,往魔血星那雄伟宫殿群而去。

他知道,他不可能在魔血星久待,费兰、莉安娜还着急去暗影鬼狱,他也想知道夏心妍在其中是否安好。

最主要的是,那暗影鬼狱极为混乱,争斗不休,在那儿,他的吞噬奥义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运用,有助于他境界的突飞猛进,可以让他更一步达到新的力量层次。

一直让他挂念的杨家、石家等人,如今在魔血星上,安全有保障,又获得了足够多的修炼资源,他以后再也不用担心。

他这个羁绊,算是被真正解除了,以后当真可以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了。

ps:五月最后一天了,有月票的兄弟,还请不要留着了,求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