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八十七章 莫名的震撼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3 字数:3292 阅读进度:1228/1845

幽暗星空内,玄冥、左诗跟在石岩身后,朝着一个区域飞去。

玄冥看着前方那道体格精炼的身影,神色复杂,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惊憾。

他对这个青年记忆深刻,神恩大陆的人族翘楚,曾经掀起惊涛骇浪,在永夜森林连接妖族,和各方种族对抗,最终还取得胜利。

当时,青年已经有了真神境界的修为,当初永夜森林那一场大战,炎龙等妖族族人还征询过他的意见,询问他要不要出手参与。

但是玄冥一心为左诗着想,本yù拒绝,可最终拗不过左诗的坚持恳请,最终还是点头首肯了,让妖族参与此战。

那一年,他玄冥乃是神恩大陆的巅峰,永夜森林妖族的首领,主宰妖族大局。

那一年,青年崭lù头角,带领自己的班底获胜,在永夜森林真正立足。

那一年,在他眼中青年很不错,但也仅仅只是不错,并未真正入他眼,之所以出手也仅仅只是因为疼爱左诗。

时过境迁,今日在玛琊星域重聚,青年拥有了他都看不透的境界力量,还有三名强悍嗜杀到让他觉得恐惧的强者跟随,在他眼中连对抗念头都生不出的“流云”武者,被直接碾压屠戮千净,没有一丝一毫反抗之力!

百年未过,青年降临玛琊星域,竟已达到如此高度!

玄冥的震撼简直难以言喻,再看青年,已然觉得他当年的判断出了巨大纰漏。

青年已彻底超越他,走向他想象不到的奇奥高度,不但在玛琊星域立足了,似乎……还过的极好极好。

玄冥心中有些苦涩,无奈的叹息一声,知道有些人天生便为战而生,是他永远不可测度的。

“石岩哥哥,……杀了流云的莱纳德,难道不怕?”左诗怯怯地低呼,因为巨大的震撼,她对石岩有了一丝难言的敬畏,语气不如往昔镇定顺畅。

流云在她的心中乃是强悍无比的力量,强者如云,更有虚神二重天首领坐镇,在西南角都有名气,是她眼中难以抗衡的强势方。

可石岩身旁的人,凶神恶煞般将其一股势力屠戮干净,她畅快是畅快了,却隐隐有些不安,生怕石岩会惹来大麻烦,会被“流云”这股势力针对追杀。

“没事,别莱纳德了便是流云主人在船上……”……?样会死。”石岩淡然一笑,身上气息波dnjī烈。

近百名武者葬身,其中神王、源神居多,这一股精气在他xué窍内正被净化,他有预感!一旦他消化了,必将突破一阶,轻而易举达到源神三重天!

境界上他已达到,只差力量的积累蜕变了,这趟血腥杀戮,足以让他力量完成蜕变!

“真的不会有事?”流云心翼翼问话。

笑着摇了摇头,石岩肯定道:“别担心,从今之后,再也不用为生存发愁。”

左诗眼睛渐渐亮了起来,拳头捏的紧紧的,叫憨的脸上焕发出别样的生机出来。

玄冥徒然怔住,猛地凝神看向前方,脸色霍然变了,禁不住惊惧的尖叫道:“好,好巨大的战舰!”

左诗顺势一望,也惊叫起来:“好漂亮的战舰!”

在他们视线前方,药器的战舰静静的停泊着,数千米长,如蛰伏幽暗虚空的远古凶兽,给人一种心灵上的强大震撼压力。

流云乘坐的战舰,和这一艘相比简直如儿玩具,体积便了十来倍,给人的感觉更是截然不同,就算是左诗、玄冥不太识货,也知道眼前的战舰绝对是玛琊星域的巅峰级别,绝非流云战舰可比!

其中的价值鸿沟,自然更是千差万别了。

玄冥惊惧不安的看向四周,又看向镇定自若的石岩四人,突然似乎明白了什么,试探询问道:“那战舰是?”

“等我们的。”石岩淡然一笑。

玄冥、左诗顿时一脸惊骇,呆呆看相那战舰,眼神变得极其精彩起来。

战舰上,药器的芙薇一身蓝色长裙,如一朵绚烂的幽蓝花朵,雍容恬静的站着,脸上带着浅浅笑容,明眸的眼眸瞄向这边,遥遥招手,道:“快一些。”

玄冥、左诗看着药器的芙薇,又望向那战舰上悬挂的一面面旗,脑海中忽然想起传中的一股势力。

“药……药器,他们是药器的人?”玄冥声音都抖颤不安起来。

药器在玛琊星域的名号之响亮,甚至超出各方强悍种族,乃最神秘莫测的一股势力,与药器相比,“流云”连提鞋都不配,搭上话都不能,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

玄冥知道,西南星域的种种最强悍势力,都以能够和药器交易为荣,西南星域较为偏僻,每次若有药器战舰过来,最强悍的势力主人都会趋之若鹜,过去谦卑的希望得到药器的承认。

在玄冥心底,药器是玛琊星域最巅峰的势力之一,是可望不可及,是只在传却从未亲见的恐怖存在。

而今日,药器的战舰停泊逗留,只是为了等候石岩四人,这家……达到了何种高度?

玄冥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

在玄冥左诗惊惧不解中,那战舰结界层层打开,让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终于在战舰上落定。

落上甲板那一霎,战舰上的层层结界禁制重新封锁,这战舰一切气息隐去了,仿佛从星海内就此消失不见了,让玄冥、左诗愈发惊惧,这意识到药器到底有多么的强大。

“石岩哥哥,,是药器的人?”左诗结结巴巴的,手足无措道。

“他可不是。”芙薇温柔的轻笑着,“我们药器可没有这个福气,人家高傲着呢,压根看不上我们。”

芙裢一直耿耿于怀,对石岩的威情相邀被拒绝,让她也很是失落一阵,她知道和魔族、妖族关系密切的石岩,怕是再也不可能加入药器,这让她很是失望无奈,所以调侃一句。

玄冥、左诗一怔,再看石岩的时候,愈发觉得他高深莫测起来。

“这是药器最的一名长垩老,芙薇。”石岩微笑介绍,“这是我的一个妹,一个……老朋友,芙薇垩姐还望照顾一二,我要修炼一阵,劳烦了。”

“放心,一切交给我安排。”芙薇含笑道。

石岩又对呆在那儿的左诗、玄冥点了点头,宽声道:“们安心在这儿,什么都不用担心,等我修炼完毕再和们叙旧。”

左诗、玄冥下意识的点头,心中充满了巨大的震撼。

药器只有十二位长垩老,每一个都手持巨大权势,在玛琊星域都是传中的可怕存在,这一点他俩心知肚明。

面前温柔如水的女,竟然便是药器的一名长垩老,还是传言中资质最好的一个长垩老,这长垩老对待石岩的态呃……竟然如此友好,那家伙……到底在玛琊星域什么身份?

玄冥怅然若失,想想自己艰难的境况,再看看如今的石岩,一股酸涩顿时涌入心头,如何也挥之不去。

石岩和费兰三人旋即离开,径直走向战舰内部。

芙薇柔声笑了笑,很亲昵的过去拉住左诗,道:“好可爱的妹妹,走,和姐姐好好话,姐姐给好东西。”

她又冲安云点了点头,吩咐道:“好好招待这位老先生。”

玄冥诚惶诚恐,连声道谢,忙叫:“不敢不敢。”

在这一艘有药器长垩老坐镇的巨舰上,他如做梦一般觉得不真实,如履薄冰,总觉得浑身不适应,就像是个土老冒进了皇宫,怎么都觉得很不安惶恐。

“老先生给我来,我为安排住处和修炼室。”安云略略躬身,虽然内心极为轻视玄冥,但她知道石岩给他们这一方的帮助,这让她对石岩也心生感jī,让他们这一方的势弱或许可以直接扭转。

因为给石岩面,她对玄冥还算是热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带着玄冥去了战舰内部。

芙薇直接将左诗带向自己的厢房,笑盈盈的道:“和石岩那家伙很熟?”

“,是呀,我们在一个城市出生,从就很熟悉呀。”左诗觉得很有压力,对这个温柔美貌的结界有些敬畏,“他,他在玛琊星域活的很好么?”

“他呀?当然好,魔族和妖族的首领都很看重他,在玛琊星域他可以不用惧怕什么,将来必然会是玛琊星域的维璨新星。”芙薇笑笑,“那家伙的事情吧,我很好奇呢。”

“他,他在我们那儿就很厉害了,一直很厉害的。”

左诗举措不安,讲述起石岩的事情。

单纯的左诗并不知道芙薇的套话,一开始很紧张,但在芙薇的循循善yu下,逐渐的放松起来,话匣打开了,便有些堵不住,声音如清脆黄鹂般动听,讲到欢快处,时不时脆生生的笑起来。

芙薇很认真的听着,很久会插话一句,将气氛调节的极为融洽,让左诗越来越放松。

她一直不清楚石岩的真实来历,药器也没有记录,如今终于有了机会接触,她自然懂得把握,恨不得将石岩祖宗十八代都给打听的清楚明了。

随着左诗的讲述,芙薇脸色也愈发精彩,笑容明媚,芳心也是dn起层层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