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九百九十四章 灌顶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3 字数:3353 阅读进度:1235/1845

—艘艘狂鲨战舰仿若凶残的鱼类,在神晶力量的驱动下,迅速逼近过来。

杜林稳如石块,负手站着一艘战舰首部,神态平静,脸上还带着温和的笑容,他明显没有立即参战的打算。

他麾下的狂鲨舰队汹涌而来,中途突然分散,呈环形前来包围,试图将这一艘巨舰给堵住,封锁任何出口。

芙薇满脸肃穆,在中垩央枢纽端坐不动,一缕缕神识和每一个印记达成微妙的联系,巨大的光幕从战舰上扩散开来,将战舰彻底包裹住。

咔咔咔!

战舰边沿处,倏地绽出一个个锋刃的齿轮,寒光森森,在快速旋动起来,带着一条条明晃晃的锋芒。

战舰内部无数神晶的能量被激发出来,在那一霎,芙薇和战舰一切壁障达成联系,以神识御动,让战舰变成一柄出鞘的尖刀,仿佛妖兽张开血盆大口了,巨舰传出极为凌厉的波动。

轰!

一道道晶光柱,从战舰各个角落暴射出来,如雷霆电龙,朝着四面八方狂冲。

惊天动地的波动,在星河内迸射出来,如同生命之星炸裂,如陨石爆碎,形成的余波能够碾压一切物质般。

最井,靠近的几艘黑鲨、青鲨战舰,猝不及防下被当即击中,战舰被直接贯穿,数十名鬼纹族族人粉身碎骨,肉身飞溅出来的鲜血,将虚空都给染红了。

芙薇脸色苍白一分,急忙取出一枚枚丹药吞咽下去,神识聚集精力操控着战舰上的种种狂烈攻击阵法。

幽暗星空中,突然多出一具具浮尸,那些尸体大多数不完整,尸骨无存,像是碎肉游荡在虚空中,几艘被击中的战舰洞开了,上面的鬼纹族族人神态大变纷纷从战舰上飞离出来将力量奥义和神之领域释放,种种光束如电芒,如蝗虫般密集的朝着芙薇御动的战舰轰来。

璀璨炷目的光点,从战舰光幕上溅射出来,美的惊心动魄却凶险的让人心神恐惧。

巨舰在联系攻击下,突然颤抖起来,边沿的锋刃齿轮则是更快旋动起来巨舰如一道无坚不破的锋芒,朝着前方直插过去。

一块块巨大的战舰碎片一旦靠近石岩乘坐的巨舰,被那些齿轮碰撞以后,立即化为齑粉消散,任何武者只要稍稍靠近巨舰,都被药器的强者躲藏在光幕内出手。

战斗在一开始便激烈之极。

杜林脸色微微一变,看着一艘艘黑鲨、青鲨战舰被粉碎,看着麾下之人被杀,温和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石岩、费兰、莉安娜、卡托站在甲板上,和药器的武者混在一起,看着那些狂鲨战舰冲击过来,神态凝重之极。

他知道头顶光幕撑不了太久。

光幕白无数结界、禁制凝结而成,与芙薇心神相通,被她给一直御动着。

光幕的存在,会不断的消耗着芙薇的精神能重,让她迅速虚弱。

一个个晶炮的轰鸣,也是芙薇能量的御动形成,又要攻击又要防御,芙薇的损耗每一秒都极为惊人。

一旦芙薇撑不住,等光幕消失,等巨舰停止汹涌攻势,那些鬼纹族的族人,便可以降临巨舰,待到那时,最惨烈的战斗便会爆发。

他并不知道芙薇可以撑多久。

甲板上,石岩神态冷漠,出奇的平静,灵魂祭台暗地里悄悄旋动着。

一道道力量延伸出来,只见在他头顶光幕上,慢慢聚集了许多尸首,那些鬼纹族族人死后的神体,能量没有立即消散天地,被他给吸引着,缓缓渗透向他浑身穴窍。

七百二十个穴窍,在他全力的触动下,疯狂的净化着。每一个穴窍仿佛自成一片苍茫天地,有数不尽的漩涡,漩涡中垩央则是吸纳死者精气,在漩涡流转之时,被一圈圈的净化,最终形成能够被他吸收的精纯神秘异力。

中垩央枢纽内,芙薇脸色苍白,识海如海洋涌现飓风,波荡不休。

她的灵魂能量,像是无数触手,和这中垩央枢纽的印记、结界、禁制、妙阵连成一线,巨舰的攻击和防御,都以她灵魂能量驱动,以她神力流失爆发。

她以一己之力御动战舰,将每一个细节精确的把握,煞费心神。

她能感知到精神和能量的迅速消耗。

这种消耗实在太快,快的任何丹药都不能短时间让她恢复,她知道还必须坚持,一旦她撑不住了,战舰立即会处于不设防状态。

一旦到了那种境况,她将再也没有力量应付杜林,圣典将不保,她本人,也会沦为杜林的禁脔,成为对方的玩物。

芙薇暗暗咬牙,精神力空前集中,以神识勾连所有细节,还在驱动着战舰。

光幕扭曲变幻着,被各种能量轰击的深陷下去,仿佛随时都会极为被穿透撕裂

一个个晶炮爆发出晶光,仿佛刺猬的尖刺激垩射出去,对周边聚集的鬼纹族族人带来巨大威胁,一旦被晶光击中,必有一名鬼纹族族人粉身碎骨。

那巨舰边缘齿轮,锋利的旋动着,将碰触的狂鲨战舰给碾压成碎片,巨舰依然在朝着前方疾驰,摧枯拉朽般将挡在前方的人和物都给撕裂轰成齑粉,没有任何鬼纹族的族人可以挡阻。

芙薇精神渐渐疲惫,浑身香汗淋漓,额头碎发都被打湿了。

巨舰甲板上,屹立不动的石岩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光幕上的一具具尸体碎片,眼神冷幽幽的,瞳仁中如多了两团鬼火。

费兰三人将他包围,神情肃穆的看护着他,等候着他的指示。

他不点头不下手,费兰等人始终不动,不论安云、奉安和药器的侍卫抵御的如何艰难,都冷漠的作壁上观。

“你们动手吧,记得,光幕不破之前,不要冲出战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突然出声,对费兰三人点了点头,旋即孤身朝着巨舰中垩央枢纽行去。

“你不能过去!”

一名药器的侍卫,禁不住惊——声,堵在那中垩央枢纽入口处。

战斗在最为关键时刻,芙薇身为巨舰的灵魂和大心脏,此时绝对不能受外界打搅,这时候的她,比修炼突破桎梏还要危险,只要被攻击了,神体将没有任何防御手段。

如果石岩心怀不轨,乘坐芙薇御动巨舰下手,芙薇将会直接被击杀。

“我能帮她。”在中垩央枢纽停了下来,石岩深深看向安云,认真地说道。安云心里面挣扎着,在形势险峻到极点之时,她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让他进去!”安云挥手。堵在中垩央枢纽的数名药器的侍卫,听到安云的命令,垂着头躬身退走。

“你留心一下。”安云对奉安知会了一句,主动朝着中垩央枢纽行去,谨慎的说道:“我和你一道。”

“你先请。”石岩知道她的顾虑,微微点头,还侧过身,示意她先行一步。安云倏然射了进去,在中垩央枢纽站定,旋即落向芙薇旁边,深吸一口气,低呼道:“石岩要来助你。”

浑身汗如雨下的芙薇,那一身蓝色裙装紧紧贴着曼妙**上,动人的曲线都显现出来,她本在闭目用心调整着印记内的波动,听闻安云声音,勉强睁开眼,脸色苍白道:“他来助我?”安云点了点头。

“让他进来。”芙薇下达命令。

石岩如一道幽影倏然显现出来,深深看了一眼芙薇的状态,低喝道:“你继续用心御动巨舰,我来帮你一把。左手缓缓伸出来,慢吞吞的落向芙薇湿漉漉的后心处,指尖一丝丝精妙的神秘异力渗透出来,如一条条溪流分散,在芙薇神体垩内化开来。

清凉舒适的感觉,在神体垩内缓缓游动着,干枯的精元古树逐渐的充盈,疲惫的精神如喝了大补药剂,很快的恢复起来,如同炎炎夏日被浸泡在冰水中,难以言喻的舒畅。

芙薇芳心泛出涟漪,嘴角溢出真心的喜色,咬着牙不自禁的“嘤咛”一声,一脸的享用。

石岩怔了一下,看着芙薇的享受模样,摇头淡然一笑,又认真叮嘱道:“别分心,注意力依然要集中,战舰一切细节靠你掌控,不得分心。”

“知道了。”芙薇乖巧的柔柔回应了一句,抿着嘴轻轻一笑,苍白的脸颊也渐渐恢复了血色,如枯井一般的神体,被注入温柔的源泉,如被重新点燃了生命之火。

芙薇精神力又饱满起来。

指尖神秘异力在流淌着,随着肢体的碰触,石岩对芙薇的神体奥妙能明察秋毫,对她血液、筋脉、骨头都清楚明了,任何细节都在他心间反应。

默默感受着,他脸色淡然,忽然明白了点什么。

同样是能量传输,费兰、卡托X莉安娜三人凭借血色印记,能够一丝不漏的吸收他的能量馈赠,并且可以增强自身,淬炼血肉,温养灵魂祭台。

芙薇这边有所不同,他输送进入芙薇体垩内的能量,会损耗将近一半,那些能量也不能让芙薇提升能量,只能助她将恢复,将属于她的力量渐渐复苏凝炼出来。

他明白,他释放的能量,只对处于损耗状态的芙薇有作用,若芙薇处于巅峰,他传递出来的能量怕是没有多少功效,不能化成芙薇自身的能量,让她力量和境界有所增长

毕竟不是同宗同源啊。

石岩暗暗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