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一十四章 一吻百年(三更求月票!)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4 字数:3580 阅读进度:1255/1845

“这***是什么事啊!——

主殿内,扎释禁不住爆了粗口,用劲的揪着所剩不多的头发,一脸的烦躁。,

芙薇还未从惊骇中醒转过来,脸sè怪异到了极点,试探的询问道:“会不会夏心妍真的看中了他?”

“不可能!”

贝蒂娜和扎释异口同声的尖叫起来。

芙薇讶然,迟疑了一下,又道:“不是听说夏小姐从来不对男人假以颜sè么?为什么见着他以后,会……变得那么力怪?”

“肯定是被气的!”扎锋一本正经的说道。

贝蒂娜愣了一下,仿佛醒悟了过来,忽然淡然一笑,一副深明情况的口ěn道:“应该是那样了,我了解我这个朋友,那可是从来不吃亏的,她主动要进入密室,并且还那么急切,应该是……“.要避开我们教训那小!对!一定是这样!我刚刚看清楚了,她脖都气红了,可见内心已经愤怒之极!”

“定然如此了!”扎锋深以为然,“那小胆敢出言调戏,眼神又那么赤luyn……yn秽,以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扎锋突然幸灾乐祸起来,冷冷看向密室的方向,道:“那小要倒霉了,里面一定在发生战斗,一会儿你们看吧,他出来的模样,定然不会好看。”

贝蒂娜微笑点头,“那混小愣头愣脑的,什么话都敢讲,被教训一下也活该!什么话啊?说像他失散多年的女人,我呸!真是不要脸之极!芙薇,我现在真的相信你了,你断然不可能对这种家伙动情的,之前真是错怪你了。”

扎锋也有些讪然,“芙薇,是我太鲁莽了,早知道他是这种人,我还瞎操什么心啊。”

贝蒂娜、扎释一脸放松,再也不担心什么,神情自若的在那儿吃着水果,笑眯眯的看向密室方向,都在等候着石岩出来的时候鼻青脸肿的模样。

芙薇虽然一头雾水,也觉得石岩得了失心疯,可她毕竟不想看到石岩出事,忧心忡忡的说道:“夏小姐不会出手太重吧?他和魔血星、妖龙星关系非浅,如果在我们药器閣出了事,你们也不要交代吧?”

“放心,她有分寸,不会闹到不可开交。”贝蒂娜一摆手,随意道:“教训一下也好,免得那小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们千万别小看他,在那魔血星,我亲眼见着血魔对他的热情,他可是血魔唯一同族之人。血魔的脾气,你们不会不清楚吧?”芙薇依然不放心。

给她这么珍重一说,贝蒂娜和扎锋也都犹豫起来。

沉吟了一下,贝蒂娜皱了皱眉头,道:“我暗暗感应一下吧。”

“嘀!”

密室内,传来一声石门低沉声响,应该是神体撞击的响声,听起来很沉闷,可力道倒也不是太过凌厉……

微微闭着眼睛,贝蒂娜暗暗感知,旋即说道:“两人呼吸都很粗重,应该在战斗,不过都在可控制范围内,应该没什么大事,放心,她不会要了那小的xn命,这一点我敢打包票,她不是不懂得分寸的人。”

给她这么一说,芙薇无奈的没有继续多言什么,心里依然担心。

密室内,的确如他们所猜测那样在战斗,只是战斗的方式却非他们所想那舢……

十平方米密室内,玉石墙壁上,石岩、夏心妍如连体婴儿般死死纠缠在一起,正疯狂的jěn着,两人搂抱着在地上翻滚着,时不时滚到墙壁上,让墙壁都轰然一震。

夏心妍缤纷鲜艳裙装被褪了大半,一身雪白如玉肌肤显现,笔直动人的美tu如蛇般缠在石岩腰间,丰tn高耸suxn全部赤lu,颤颤巍巍的,被石岩两手搓揉变幻着种种美妙形状。

两人jěn不休,剧烈的喘息着,仿佛要将百年的思恋通过这一ěn都发泄出来。

鲜艳裙装皱褶匆匆,悬挂在丰腴腰肢,她那上半身和美tu丰tun都显现出来,石岩大手不客气的重重的拍在她滑腻翘tun上,传来“啪嗒啪嗒”施施声咖……

一具堪称艺术品的完美酮体,红晕如jā艳鲜花朵朵,肌肤被他搓揉的如同能挤出水汁出来,手感美妙的让他销hun蚀骨……

舌头如捉藏的打着旋儿纠缠,口津满溢,两人呼吸都要停滞下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石岩喘着气便要解开她那繁琐裙装,一只手已向她美tu之间的湿泞处,粗声的低吼:“老婆,想我没?”

夏心妍杏眼离,美眸水泽dn漾,jā喘吁吁,千jā百媚的水汪汪看着他,以更为热烈的jěn来回应他,雪白手臂蛇一般将他拥紧,恨不得将其融入自己jā躯血肉中。

“不行,我将他带过来的,他万一出了事情,我怕是会有心结。”芙薇在外面煎熬了一会儿,不顾扎释、贝蒂娜的阻止,如一道电光来到密室门外,扬声jā喝道:“夏小姐,请手下留情,他虽然出言不逊,但应该没有恶意,看在我们药器閣的面上,还请别伤他太重!”

芙薇站在石门口,轻轻叩击了一下石门,让内部两人知道她的态度。密室内‘—只手颤抖着去褪夏心妍那—片禁地防护小ku的石岩,被芙薇一声轻喝弄的手忙脚乱,烦躁的低声骂了一句。

夏心妍吃吃jā笑着,咬着嘴hun瞪着他,丰tn双峰压在他xn腔,xn感缭绕的半lu身覆盖着他,将他反压在密室石地上,压低声音道:“那女人对你可真够关心的呀,还生怕我欺负你呢,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没关系!”石岩连忙举手表态,“当真是一清二白啊!”

“混蛋!不论在什么地方都不安分,不给我招惹点是非,你就不舒坦是不是?”夏心妍白了他一眼,纤纤王,指突然按住他那作怪的毛躁大手,轻哼一声,“今天不高兴,不让你得偿所愿。”

话罢,她那丰tn双峰滑动了一下,从石岩xn前、脖颈、脸上蜻蜓点水般掠过,让石岩骤然血脉喷张起来。

眼看着石岩简直要喷火的目光,她轻盈起身,咬着红hun整理着衣衫,低声轻呼:“他们都在外面我可不陪你胡天胡地……”……万一我不慎叫唤出来,一生英名都要被你毁了。”她美眸水汪汪的,jā躯微颤,显然也在极力克制着汹所情感。

石岩看着她一点点穿戴整齐,一腔yu火不得释放,痛苦的要命,满脸苦笑道:“我和她真没什么。”

他可知道伊人在吃醋,不然不至于一见他就挤兑,在关键时刻美人忽然不从,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让他心间如猫抓一般,全身都燥热难耐。

“给你点教训,让你还敢给我沾花惹草,今天就到这里了,口哼,不能白白便宜了你。”夏心妍jā笑着,看着他那副猴急的模样,觉得浑身舒畅,“他们以为我在教训你呢,呵,真有趣,我看贝蒂娜、扎锋恨不得我将你揍的皮青脸肿好呢,你这家伙也真是失败啊,也只有芙薇那女人会关心你,你这女人缘也太好了一点吧?说,你怎么勾搭土她的?”

“没有,真的没有!“石岩就差举天发誓了。

“我们之间身份先不要揭开,我那盟主当我亲妹妹看待,对我呵护有加,但管我也是极严,若让他知道你我关系,怕是会暴怒异常。”夏心妍抿嘴一笑,调侃道:“你现在还是没有超过我,我已经虚神二重天了,你如今身份和境界力量,我那盟主怕是不同意,还是要多多努力呀,别被我继续甩远了。”

此言一出,石岩神情一震,旋即苦笑道:“你莫不成突玻到虚神境了,依然没有瓶颈可言?”

“就是那样。”夏心妍笑盈盈的说道,“所以你要继续努力呀,百年前我曾经说过,等你有一天超过我,我甘愿成为你的女人,你现在还差一点呢,所以呢……只能让你占点别的便宜。”

“那现在怎么办?”石岩板着脸,恼怒的指着昂扬的下身,一头青筋道:“你莫不成让我这般出密室?“夏心妍一呆,满脸羞红,美眸水汪汪的看着那儿,犹豫了一会儿,以蚊蝇般的声音说道:“我用手吧……”

纤纤王指旋即了上来,石岩忽然一震,吸了一口气,便闭目享受起来。

许久过后。

密室石门吱呀敞开,衣衫不整的夏心妍发鬓紊乱,却仰着头傲然出来,神态冷然,眼神满是不屑。

肯定战过了!

贝蒂娜、扎锋忽视一眼,从夏心妍满是皱褶的衣裙上,得以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旋即石岩垂头丧气出来,还一只手捂着肚,做痛苦状,这愈发让他们坚信,刚刚在密室之中,石岩被狠狠的教训了一番,不然不至于连脚步都略显虚呼……

“你没事吧?伤的重不重?”芙薇皱眉不善看了夏心妍一眼,主动凑上前要扶住石岩,轻声呵斥道:“你也真是的,何必招惹她呢?现在被教训了一下,可老实了?”

“老实了老实了。”石岩连连点头,依然沉溺在刚刚美女小手的销hun蚀骨美妙滋味中不能自拔,顺着她的话下意识的说。

“那现在能谈正事了?”芙薇气呼呼的轻哼。

“嗯,可以了。”石岩淡然一笑,又恢复了之前的从容,眼神依然时不时瞟向夏心妍。

果然sè胆包天,为了女sè连命都不要啊!

芙薇白了他一眼,暗骂一句,心里面却堵得要命,总觉得有气想发出来,却又找不到发泄点,郁闷之极。

ps:最近看欧洲杯鹏q看的yu仙yu死有时候熬夜欧洲杯,上午又要看鹏q,下午还要码字两章,睡眠严重不足,快走火入魔了,老婆已经呵斥数回了,可对这两个球威宴依然乐此不疲,女人很难理解男人对两个球的痴狂热,嗯,旗帜鲜明的支持西班牙和热火,不同态度的别骂,今天三更算小爆吧,最近会在球赛宽松的时候,多写一点,还欠盟主的加更,记着呢,给我点时间最后求一下月票,今天算努力了,三更了,拱手恳求~!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