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十七章 轩然大波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4 字数:3326 阅读进度:1268/1845

第九生命之星地表,鬼纹族现任族长哈欺意气风发,眼看风言悄然消失,他觉得底下贝蒂娜的防线形同虚设,一击便可以击溃。

然而,就在他准备出手之际,一道电光从远处飞逝过来,那是一支矛……“哈默旋即一呆,眉头不自禁拧起,伸手一抓将雷霆神矛攥紧,闭着眼睛感知了一霎。

这一支雷霆神矛,为兔纹族的神兵利器,一直由克罗克家族把持,传了许多年了。

主人不灭,雷霆神矛断然不可能脱离主人的掌御,但现在长矛落向他手心,哈默却没有一点欣喜感。

深深皱着眉头,哈默暗暗感应,神识延伸出去,往星辰另外两个方向冲去。

他脸sè变得极其难看,眸中泛出觉得的恐惧不安。

他感知到了,除了他这一方,幽影族和杜林那边,生机皆无!

哈默骇然变sè,内心涌出大恐怖,只是犹豫数秒,立即当机立断的喝道:“回去!”

周边一名名风度家族的长老,都是呆愣住了,不解的看向他。

风言走开了,他们随时都可以攻破贝蒂娜的防线,完成药器阁大长老左簧的嘱托,在胜利曙光显现的关键时刻,哈默却要退走,这让他们难以接受。

“立即遁走!”哈默咬牙切齿,眸中有着巨大的惊慌不安。

那些风度家族的长老,见他脸sè无比难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纷纷下达了命令。

一艘艘千里迢迢而来的风度家族的战舰,旋即轰隆隆冲上云霄,以最快速度远离战端。

死火山底下,贝蒂娜布满皱褶的脸上,显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风言离开的那一霎,她以为自己要死了,没有始神强者坐镇单凭不擅战斗的她根本无力抗衡哈默,和她一道的所有药器阁的武者,都会被哈默和鬼纹族击杀。

就在最为凶险紧张的时候,哈默和鬼纹族的族人,突然做出了撤退的举动贝蒂娜愕然。

不多时,她身旁的幻镜传来扎释的呼唤,扎锋的声音惊恐不安“我这边幽影族的族人,全部死了一个不剩,就连首领可卡都没了动向……”。

贝蒂娜骇然失sè,“怎么回事?”

“我……我不清楚。”扎锋吞吞吐吐,脸sè极为复杂,“没有任何预兆,没有战斗的痕迹,我甚至没有觉察到任何bō动,那些幽影族的族人,如同被瞬间抹杀生命bō动,全死光了。”

贝蒂娜轰然一震,沉吟了一下,急忙点向那幻镜,将芙薇那边给呈现出来。

天上、地上都是尸体,有鬼纹族、药器阁和疾风战部的武者,一座座山川崩塌,尸横遍野,除了风言外,再也瞧不见一个活人。

贝蒂娜脸sè苍白,呆呆的看着幻镜呈现出来的景象,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知会扎锋一声,以最快速度冲向幻镜显现的区域。

一刻钟后。

贝蒂娜、扎锋一并在风言身旁冒头,脸sè惊惧的看着如同地狱般的血腥场地,眼神颤颤,嘴chún蠕动了半天,才艰难吐出一句话:“究晨……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清楚。”风言深深皱着眉头,深吸一口气,道:“幽影族的首领可卡,始神一重天之境,葬身于此。”

她遥遥点向一具浮尸,浮尸干瘪没有一丝水分,苍白绝望,脸上还有着巨大恐惧,生前应该见到了极为可怕之事,不然不会死后都这般模样。

顺着她的指向,贝蒂娜、扎释都盯着那具诡异的幽影族尸体,觉得仿佛有一股莫名的寒意涌过来,有些头皮发麻。

一名始神境强者,无声无息被击杀,还伴随着数千鬼纹族、疾风战部、药器阁武者,如果加上另外一处的幽影族族人,死亡人数过万了,其中有神王、源神、虚界,还有始神……

何人有此手笔?

什么人如此血腥残暴?

风言、贝蒂娜、扎锋面面相觑,都瞧出了对方的惊慌不安,半响无言。

许久许久,贝蒂娜反应过来,惊叫道:“芙薇尸首不再当中!”

她神情一震,急忙取出音石联系,道:“她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缕缕念头涌入音石,贝蒂娜脸sè愈发难看起来,因为音石没有讯息传来,芙薇根本没有和她建立联系。

“别白费心机了。”风言皱了皱眉头,“我查探了一下,此地有三个人没有留下尸身,夏心妍、芙薇,还有石岩……”。

她在发现此地诡异后,几乎第一反应便是联系夏心妍,可惜和贝蒂娜遭遇一样,夏心妍没有回讯,旋即她认真探测血腥的战场,发现只有夏心妍、芙薇、石岩没有死亡的痕迹。“还有那小子?”贝蒂娜、扎释同时一呆。‘

风言没有理会他俩,抬头看着幽暗天际,看着鬼纹族哈默的战舰化为黑点,一点点的消失,半响才幽幽说道:气……刚刚,应该有个极其恐怖的强者降临,以雷霆手段屠戮了一番,复心妍、芙薇、石岩三人应该被他掳走了,此人能瞬间格杀可卡,能造下如此血腥场面,怕晨……达到始神三重天境界的存在,也只有这类人,才有能力实现这一切。”

“始……始神三重天?”贝蒂娜、扎释声音轻颤。

风言肯定点头,“绝对是这个级别强者!”

偌大一个玛琊星域,达到始神三重天境界的强者,一只手都能数出来,可这种级别的强者,百年、千年或许都不冒头一次,和他们药器阁、疾风战部也没有什么交情,对方怎会突然降临,又为何造下这般杀孽。

若说为他们而来,为什么连药器阁和疾风战部也一并屠戮,如果不是伸援手,那幽影族又为何被格杀干净?

他们有太多的疑huò,呆呆的看着周边,怎么也想不出年所以然来。

“无法理解他的做法。”风言无奈叹息一声,“只有等能够联系上夏心妍、芙薇,通过当事人,或许才能得自事情真相。”

顿了一下,风言说道:“疾风战部遭受重创,我们这趟过来的战舰,几乎是疾风战部三分之一的力量,损失太惨重了,我必须立即返回战盟,向盟主言明此事。”

贝蒂娜、扎释神情一正,都lù出羞愧的神sè,连声表示药器阁会尽力弥补。

“和你们关系不大,事情真相如何,希望我们双方求证后,有了说法能够相互言明。”风言摆摆手,一脸疲惫,旋即孤身一人乘坐着一艘战车,朝着浩淼星海而去。

贝蒂娜、扎锋目送风言离开,然后开始联系药器阁内的交好者,广布眼线,想要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暗影鬼狱,一处流光溢彩的奇妙空间内,那空间仿佛和真实世界隔离,没有天地能量,却布满交织的流星。

一座浮动的陨石上,竖立着异域风情明显的建筑物,在一间灰méngméng的殿堂内,有着三盏绿幽幽的灯火,其中一盏灯火倏地悄然熄灭了……

一面幽影族的族人,在殿堂一角默默盘坐着,突地惊醒过来,旋即脸sè骤然苍白,厉声尖叫起来:“可卡大人陨落!可卡大人陨落了!”

他的厉声如问电在浮动陨石上传出来,附近流光溢彩的空间内,炸裂一条条细密的空间缝隙,有无数碟形战车呼啸而来,仿佛蝗虫群一般,迅速朝着这边聚集。

那些碟形战车,仿佛处在各种空间夹缝,行动如电,颜sè各异,如翩翩蝴蝶掠来,每一个战年上,都有脸sè铁青的幽影族族人。

一艘巨大的战车上,立着一名瘦若厉鬼的幽影族老者,一头灰白长发如尖针抖索着,传来凌厉的能量bō动,他腰间带着一条锁链,锁链上挂着一个个头骨,那些头骨属于各方种族族人,头骨内传来幽hún的怨毒呼啸声,仿佛圈养着的邪异yīnhún。

这名幽影族老者,眼神如寒冰,坐在战车上呼啸而来,径直落向陨石上。

陨石如一种独特战舰,还在不断地浮动着,其上停泊着许多碟形战舰战车,有许多幽影族族人穿梭不定。

然而,待到他现身以后,那些叫嚷的幽影族族人,皆是敬畏的沉默下来,纷纷恭声行礼:“可达大人。”

“谁说我弟弟陨落了?”形同厉鬼的老者,手中捏着一具龙形头骨,头骨空洞眼瞳内,冒出幽幽鬼火,有冤hún的凄厉惨叫传出。

“殿堂内,殿堂内代表可卡大人的hún灯,熄……熄灭了。”一名幽影族的族人,颤颤巍巍,惊惧万分的说道。

可达眼神骤然一乱,一股yīn森如冰水的气息,不自禁从他身上流lù出来,他伸手一抓,苍白鬼爪瞬间将答话的那人头骨粉碎,那人灵hún祭台旋即传来凄厉的求饶声……

“我弟弟去了何处?承担什么任务?”可达杀气冲天,脸旁扭曲,如地狱厉鬼冲入人世间,一身邪气。

“和玛琊星域药器阁联手行动,在药器阁第九生命之星杀人,他和左娄直接沟通的,具体我也不知。”那名幽影族的族人,凄厉尖叫着,道:“族长知道此事,你可以详细询问族长。”

“你通传族长一声,告诉他,我出去一趟。”可达深吸一口气,一步踏出,钻入一条空间缝隙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