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三十一章 虚界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4 字数:3285 阅读进度:1272/1845

第一千三十一章虚界

“虚界是奥义的衍变,是灵魂的缩影。~~”

“虚界为武者以奥义为根本,以力量为基础凝炼的虚幻世界。”

“虚界有无限变化,依附武者灵魂祭台而生,却又和祭台不太一样,和灵魂相通。”

“虚界能不断的延伸,能始终不休的拓展。”

“……”

血魔、费兰、夏心妍、芙薇等人拥有虚界者,也都分别衍变成自己的虚界,他们都以自己的体悟,给出了虚界的定义。

每一个突破虚神境者,第一步便是凝炼自己的虚界,虚界不成,意味着虚界一重天还不算彻底,也只有虚界出现,才有进一步突破成长的空间。

虚界能够运用出来,在战斗中和力量奥义相互应和,增强武者力量,虚界的千变万化,能够带给武者全新的力量运用方式。

可以说,达到虚神境界者,必须依赖虚界而战,力量、奥义和神体,必须和虚界沟通联系,才可以将威力最大程度展现。

石岩如今正式进阶虚神境界,首要做的,便是凝炼自己的虚界。

战舰内部,一间穹顶敞开的密室内,石岩仰望幽暗虚空,苦苦皱着眉头,有种不得入mén的感觉。

对任何一名突破虚神的武者来说,凝炼衍变自己的虚界,都不是一件可以轻易实现的难题。有很多武者,在这个关卡停留许久,可能数年,也可能十来年,然后才会某天灵光一现的时候,忽然明悟意识到什么,进而成功勒破mén槛。

血魔等人有关虚界的描述,皆是不同,他们修炼的奥义,也和石岩不太一样,不能给他太多的参考。

根据力量奥义不同,武者不同,虚界的凝炼形成方式都有细微察觉,一般来说,修炼同样力量奥义者,虚界也不会一样,凝炼虚界的方式,更是有万种变幻。

只有找到适合自己的mén径方法,根据自身力量不同衍变,才能让虚界形成。

他奥义驳杂,有空间、生命、星辰,更有至今不能领悟的吞噬奥义,数种奥义集于一身,当要衍变形成虚界的时候,便滋生太多的问题,让他根本没有头绪,始终找寻不到方向。~~

仰视着穹顶一片幽暗虚无,瞧不见一点星光,石岩愁眉不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暂时忘却虚界的困扰,将灵魂安详寂静下来,试着不想太多,只是将注意力放在灵魂祭台内。

灵魂祭台分为三层,识海、奥义区、主魂,但今天,意识飘忽之时,他有了新的发现。

在奥义区上方,主魂中央,仿佛多了点东西……

屏息凝神,一切烦躁困huò被一点点从脑海驱除,他渐渐灵魂空明,不染一丝纷luàn,念头都游dàng在那一片区域。

意识触感,一片苍茫无际,一片hún沌,仿佛宇宙未成之前的缩影……

犹如一张白纸,可以依循奥义、念头、力量不断变化,为其填充sè彩,勾勒出鲜活的图案画卷,任由他天马行空的想象,赋予其别样的jīng彩。

他意识飘忽凝注,就在那苍茫hún沌处游弋着,也不多想,似乎只是单纯的享受灵魂内的奥妙,竟前所未有的放松安静。

浩瀚星海,星域无边无数,种种星辰如大漠沙粒,数以亿万计,不知空间多么辽阔无垠,不知衍变多少种族生灵,不知曾经有多少武者陨灭,归墟消散到不留一丝痕迹。

无边无垠的星海内,蕴藏着天地间最神秘的奇迹,有着众多古老强大生命,有着太多他想都想象不到的jīng彩。

他沉溺在自己的灵魂世界,心灵放空,觉得自身无比渺小,又慢慢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宇宙的细微尘埃,灵魂闪烁不定,神识眼神,奥义层悄悄变幻着……

他最先沉溺在星辰奥义的深刻体悟,幻想自己乃无边星海内的一颗微小点,如虚空沙石,如一颗不起眼的繁星,在苍古浩淼星海内沉浮亿万年,一直在以独有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存在意义……

渐渐地,他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自己仿佛成了浩淼虚空的一部分,成了星海的一点起初光点,成了一颗星辰……

这个感觉滋生之时,他依然浑浑噩噩,沉溺在自己的jīng神灵魂世界,hún不知就在他意识模糊之时,他丹田气旋中央,那如同星辰缩影的能量源头,慢悠悠从其中浮生出来,一点点的飘忽向他灵魂祭台。

那是他修炼星辰奥义,在体内形成的力量源头,那是一片苍茫星海,当中有点点碎散的星光,还有一颗以星核为根本的固态物质,如同星海内一颗璀璨星辰。

在他意识飘忽不定,沉溺在对星河的灵魂探索之时,本该在他丹田气旋的虚幻星海,悄悄涌出来,缓缓逸入他识海,穿过奥义层,没入他那一片苍茫hún沌的未知空间。

当真如一张白纸被渲染勾勒了奇妙画卷,那片苍茫hún沌骤然发生变化,如同被神奇画笔jī活了新世界。

本来空无一无的苍茫hún沌区,慢慢滋生变化,如同发生巨大爆炸般光点jī散不休,无处不在的大爆炸持续了不知多久,逐渐衍变,有点点碎星,有一颗璀璨夺目的星辰,碎星围绕那明钻般的星辰旋动着,轨迹天成,依循星海至理,犹如某种法则的衍变。

苍茫hún沌的区域,有了那微缩的星河变幻,霍然jīng彩起来。

渐渐地,在他念头灵魂转动之时,在那些渺小如萤火虫光泽的碎星中间,仿佛有了空间节点浮现出来,最大的星辰仿佛瞬间放大,其上隐隐能瞧见点事物,那苍茫的区域内,像是渐渐有了空间概念。

浩淼的星海缩影,有空间的节点,有了拓展延伸的空间定义,俨然如宇宙的缩影……

他浑然不知灵魂祭台的变幻,也忘却了最先的目的,心灵沉溺其中,见证着某种奇迹的诞生,油然而生感动。

为星空辽阔美丽感动,为空间的神奇变幻感动,为那一颗璀璨星辰的奇妙bō动感动。

仿佛,他成了那片缩小宇宙的主人,他能体味星海的孤寂亘古,能感受星辰的没有灵魂的无奈,能从空间内dòng悉世间常人难以触碰的真谛……

mímí糊糊中,他忽然觉得这世界缺少了点什么……

缺少生灵,缺少生命的衍变,缺少正常的生老病死。

这个念头一滋生出来,他奥义区再次发生变化,生死奥义自发被涌出来,和意识灵魂融为一股气,注入那神奇天地内,流入不算辽阔却确实存在的星海内。

渐渐地,他的一缕缕意识仿佛被星空赋予生机,他如同天神俯瞰着那最大的星辰,觉得那星辰鲜活了过来。

旋即,在那星辰之上,仿佛依循他念头变化,依循他意识鲜血的促成,似乎在孕育着生灵。

一处黏糊的海洋,仿佛识海的缩影,在发生着变化,吸附他jīng神意识,在当中仿佛衍变出一个鲜活世界,好似有生灵浮现出来……

那些生灵面孔模糊,都有着他的气息,似乎由他的力量奥义创造出来,如同镜中huā水中月,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却有觉得实际存在着,虚虚幻幻,真真假假,难以分辨。

那些如幻影的模糊生灵,在里面诞生,在里面争斗,在里面死亡,都仿佛只是单纯的能量,初生会凝炼天地力量,死亡会将凝炼的力量消散掉,重归天地间。

生命和死亡,在那里面以某种可以瞧见的方式,时刻都在发生着,永无休止。

浮现的星海,拓展的空间,衍变的生死幻象,在那如同微缩的另外一个由他创造的宇宙中,悄然发生着变化。

而他,仿佛是当中唯一的神明,心念动,当中的星辰、空间、生老病死都会发生巨变,他能在其中挪移星辰,能拓展空间,能创造生命,也能让生命瞬间归为虚无。

在里面,他无所不能,可以尽情的将想象变成现实。

然而,那所谓的现实,仿佛也并不真实,依然虚幻,一切都依附他本人意识、力量、灵魂、奥义,仿佛自身他的臆想,是永不可能在真正世界显现的。

只要他陨落死亡,他所想一切,自然便会不复存在。

那世界的一切,都能真实感受,但也只有他只是他可触觉感知,他在当中能做任何事情,那世界可以给他想象的无限发挥空间,却不能脱离他。

虚幻的世界,谓之虚界。

等他dòng悉这一点的时候,他那飘忽的灵魂意识,仿佛才慢慢的明白了什么。

他慢慢苏醒,仿佛从某个世界内穿梭万年返回,旋即他一怔,灵魂触及,发现在奥义层和灵魂中央,多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仿佛缩小的宇宙,繁星点点,星空无垠。

同样是虚界,却和他所见的虚界完全不一样,别人的虚界,只是一片空间,依托主奥义而生,譬如当中有山川,有海洋,有风雨雷电,都只是真实世界一处角落的微缩投影。

而他的虚界,仿佛囊括了整个天地。

如同一个全新的宇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