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七十六章 命运旅者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5 字数:3459 阅读进度:1317/1845

第一千七十六章命运旅者——

第一千七十六章命运旅者

井野眼神幽暗冰寒,一缕缕心灵魂念御动出来,如看不见的灵蛇悄悄缠绕向石岩。

然而,他的心灵咒术只要释放凝炼,将目标对向石岩,便会在顷刻间变得失去方向,丢失石岩的灵魂波荡,咒术无处着力。

石岩手持血剑,剑上细密血线蔓延他全身,形成厚厚血茧将他神体裹缚。

万邪不侵!

各类灵魂秘术,全部难以将他锁定,咒法自然不能继续下去。

井野郁闷的几欲吐血。

如此反常的怪异事,他修炼心灵咒术至今,尚且第一次遇见。

他知道石岩手持的血剑很诡异,也知道之所以秘法不能奏效,都是因为血剑缘故,可郁珊、肖恩始终眼神戒备,他不能冲上前将那血剑夺走,自然就不能够仅凭秘法将石岩格杀。

谷禾满脸肥肉抖颤着,小眼睛闪烁着残毒光芒,怨恨盯着石岩,看着肖恩。

他谷家和火雨星域的肖家有着血海深仇,谷禾极小的时候,就听祖辈教导训斥过,将来一定要让肖家付出代价。

也是如此,谷禾仇视任何火雨星域来人,这趟恰巧又有肖恩在内,谷禾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石岩!”

紫耀、夏心妍娇呼着,满脸紧张不安,赶忙聚集过来,想查探一番状况。

细密血丝中,石岩神态冷漠,眼睛微微眯着,他冲紫耀、夏心妍微微摇头,示意两人不必担心。

“此人夺取我药器阁圣典,莫非你们这些外来人要干涉我药器阁的内务?”谷禾寒着脸,心中怒火快要压抑不住,瞪着那郁珊道:“如果你们执意如此,休怪我们药器阁不客气!”

谷禾快歇斯底里疯狂了。

郁珊、肖恩都瞧出了谷禾的精神状况,也暗暗皱眉,内心颇为焦躁,频频回头看向那子阵方向,期待妖族、魔族强者速速到来。

谷禾深吸一口气,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冷着脸一挥手,就准备掀开战斗。

然而,他张大口,似乎叫喊出来,可声音并没有传出来。

谷禾肥硕脸盆堆积揪在一块儿,眼神惊恐狼狈,模样显得极为的诡异。

周边众多药器阁的武者,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解的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在扬声叫喊,却没有发出声音。

谷禾满天大汗,脸色渐渐苍白,柱子般粗壮的脖颈连续晃荡着,似乎在找寻着什么。

药器阁、神光、战盟、火雨星域的武者都怔住了,也顺着谷禾目光搜寻着,想知道究竟什么一个状况。

谷禾的目光突然定住。

他看向一个方向。

石岩所在的方向……

数万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聚集凝炼起来,一并看向一点,看向石岩身旁。

在石岩身旁不知何时起,出现一名相貌苍古的白发老人,老人一身银色长衫,如霜般的胡须眉毛,眼睛中洋溢着温和笑容,脸庞却光洁如玉,仿佛极其年青。

他手中抓着一根如老树根的权杖,那权杖材质极为奇特,竟隐隐传来生命波动。

老人的手臂上,仿佛有着繁琐奇妙的木纹,那些纹理玄奥莫测,竟和那权杖上的纹线很相似,如同蕴藏着世间某种规则定律。

这老人,竟是一名木族的族人。

他手持权杖,嘴角带着笑容,在石岩身旁认真查探着,时不时碰一碰石岩身上细密的血线,口中啧啧称奇。

葫芦岛内强者如云,始神一、二重天境界者不下于十人,然而,直到谷禾看向那老人之前,竟无人发现他的动向,也无人知道他何时出现的。

所有人心中都泛出一股惊奇匪夷所思的感觉,所有人的视线目光也都齐聚在那白发木族老人身上,老人对众人目光熟视无睹,依然好奇的盯着石岩,那一双眼睛内满是童趣和温暖,没有一丝恶意。

然而,在他的目光下,石岩却浑身难受的要命,仿佛这一生经历正在一点点的呈现,被那老头轻而易举的捕捉。

那老头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人心,看清一个人生命的所有经历。

谷禾遥遥眺望这边,米粒大小的眼睛内,满是哀求之色,似乎……没有那老头允许,他连讲话的权利都没有。

石岩身旁,郁珊、肖恩凝重之极的看向老头,忽视一眼,都看出对方某种的惊惧骇然之色,旋即,郁珊、肖恩认真躬身行礼,轻呼一声前辈,弯着腰不再多言。

战盟的缪荣和神光的跎跛,深深看向老人,在脑海中极力来确定老人身份。

不多时,那跎跛浑身一颤,目放神光,视线在老人手中木质权杖上定格,喃喃低语:“木族生命之树凝炼而成,木族先辈,商……商辰大贤者。”

他声音低不可闻,周边只有萨那一人听见,萨那眼神疑惑,似乎不知他话语寒意,压低声音道:“他是什么人?”

“命……命运旅者。”跎跛苦笑道。

萨那骇然失色。

谷禾依然在苦苦哀求看向那木族老者。

石岩缓过神来,忽然发现井野的心灵咒术早已没了踪迹,他讶然看向井野,发现那井野哭丧着脸,嘴角竟滴出一缕血戟,似乎已经受伤。

他旋即一呆,禁不住看向身旁的木族老者,皱了皱眉头,道:“不知前辈有何贵干?”

那木族老者微微一笑,左眼睛悄然眨了一下,远处如被定住的谷禾,突然结结巴巴叫喊起来:“大贤者,您……您老人家怎么来了?”

大贤者?

很多人都茫然不知,看向那木族老者暗暗思量,想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

战盟的缪荣轰然一震,眼中射出惊人的光泽,再看那老者之时,一脸的敬仰,持晚辈礼略略躬身,垂头不再多言什么。

“我来救你一命。”木族老者摇了摇头,看向谷禾叹了一口气,道:“你们谷家没落数千年,到了你这一代也算是重新兴起,你何必继续找不自在?真想你们谷家彻底灭绝不可?”

此言一出,谷禾面如土灰,却似乎对那老者话语很是信服,如小学生一般认真请教:“请大贤者为我解惑。”

“好。”木族老者微微一笑,伸手一指石岩,声音轻缓的说道:“我若不来,事情便会这般发展下去:你们会和火雨星域来人交战,火雨星域会败,但妖族、魔族族人会赶来,你们会两败俱伤,事后火雨星域的人退出,这家伙也会被你们逼入火雨星域,但最多百年时间,他会重返回来,你谷家会被他灭族,你谷禾,也会被他诛杀。”

老者这番话说的很随意,听这话的很多人都不以为然,觉得他信口开河。

然而药器阁二长老谷禾,却浑身冰冷,如同瞧见自己的死期,脸色瞬间苍白起来,站在那儿浑身轻颤不安,泛出强烈的恐惧。

他竟然对老者的推断深信不疑!

再看石岩之时,谷禾当真是又惊又惧,仿若入了魔一般呆如木鸡。

“我可以再补充一点。”木族老者叹了一口气,“你们这一战若是真的开启了,火雨星域和玛琊星域都会被牵连进来,星域之战会爆发,而神族将会在两三百年之内,分别霸占玛琊星域和火雨星域。”

他点向缪荣、跎跛、郁珊、肖恩、井野众人,漠然说道:“你们所有人都将战死。”

被他手指点向的人,都觉得灵魂传来悸动,如同瞧见了未来,泛出强烈的惊惧惶恐。

“你说的倒像是真的一样。”石岩古怪的笑了起来,“你不做神棍可惜了。”

“不,我正是玛琊星域最大的神棍。”老者咧嘴一笑,很随意的模样,“但我这个神棍很多人都会相信,因为我说的……可能就是你们的将来。”

“大贤者,谷禾知道错了。”药器阁的二长老脸色变幻了许久,忽然深深弯着腰,一副认真悔过的模样。

所有人都惊讶之极。

“哎,要不是此事关乎两星域的生死命运,我何必费尽心思推算,何必过来惹人嫌。”木族老者摇头晃脑,手中的木质权杖传来非常强烈的波动,仿佛将众人灵魂都给影响,让所有人都泛出灵魂塌陷的奇妙错觉。

连石岩也不能例外。

郁珊、肖恩更是骇然变色。

“还未请教前辈的身份?”肖恩犹豫了一下,毕恭毕敬的询问。

“我叫商辰。”木族老者淡淡说道。

“商辰……商辰,你是修炼命运奥义的命运旅者?你来过我们火雨星域的对不对?”肖恩突然激动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我知道你,我肖家的秘典上提起过你!”

“我去过的星域很多,不单单只是你们火雨星域。”商辰微微一笑,道:“嗯,我和肖战喝过酒。”

肖战正是肖恩的亲爷爷,可惜极早便在和神族的交锋中身亡,肖家秘典上有关商辰的来历神妙,便是由肖战记载。

“原来真是商前辈!”肖恩狂喜莫名,愈发的敬畏有佳了。

嗤嗤嗤!

这边肖恩惊喜之时,他身后子阵传来波动,旋即一道道炫目光泽掠过,妖族、魔族的强者一一显现出来,为首的三人,正是巴斯、古特、血魔,三人都是杀气腾腾,脸色狰狞可怖,一副要血战的架势。

更多妖族、魔族强者,蜂拥而至,源源不断的冒头。

谷禾脸色一变,旋即看了一眼商辰,神态谦卑着静静站着,不敢再轻启战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