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与我何关?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6 字数:3257 阅读进度:1349/1845

沼泽一角。奇无弹窗qi

石岩一只手扣住菲尔普脖颈,一只手持有凌厉骨刺,骨刺尖端扎在菲尔普心脏口,只要往内一送,菲尔普便会肉身崩溃。

至于在菲尔普腹部搅动的另外一根骨刺,虽然给菲尔普带来了难以想象的痛楚,却不至于要他的命。

大多数种族神体都有三个致命点,脑袋、心脏和丹田气旋,脑袋中藏匿着灵魂祭台,为武者的魂魄聚集点,丹田气旋是武者力量凝结的中心,一旦被摧毁,武者一身力量会消散,肉身脆弱如凡人,不堪一

心脏为武者血肉的源动力,为肉身的根本,心脏粉碎了,肉身便消亡了。

石岩一根骨刺扎在菲尔普心脏口,本来可以庇护菲尔普全身的七彩虹光,被石岩悄悄以血色巨剑瞬间破掉,菲尔普此时连催动神族不灭体的可能都不会有,只要他刚刚稍稍有点异动,石岩便可以一击杀掉他。

菲尔普不敢轻举妄动,瓦特和阿斯科特家族的族人,忽然间都老实了下来。

他们没有继续出言威胁,他们看向石岩的目光,充满了深深的忌惮惊惧……这是一个冷血无情的疯狂嗜杀者!

—因为他杀了斯波特。

斯波特为斯隆儿子,斯隆和菲克乃亲兄弟,斯波特也是阿斯科特家族最核心的成员,身份地位不比菲尔普逊色,敢杀斯波特的人,又岂会不敢杀菲尔普?

塞西莉亚、商影月、焦山、焦海四人,一个个面色复杂无比,看着石岩冷酷的挟持着菲尔普,看着菲尔普腹部鲜血流溢着,都从心底泛出一股子寒意。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

被挟持着的菲尔普·冷静的可怕,似乎忘却了先前的疼痛,声音缓慢的说道:“你只是生擒我,没有将我立即击杀,一定是有着别的打算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愧是阿斯科特家族的未来继承者,这时候还如此镇定,我都有点佩服你了。”石岩眼神阴冷,在菲尔普肩膀后面朝着瓦特点了点头,道:“你能和米娅联系?你让她过来。”

瓦特讶然·“你因为米娅挟持我们少爷?你搞错对象了?”

石岩忽然笑了一下。

在菲尔普小腹停止搅动的骨刺,忽然间猛烈一抖,菲尔普身子瞬间抽搐起来,刺痛重新涌入全身,他额头青筋绽现,脸色忽然苍白起来,汗珠不自禁的顺着脖颈滑落。

所有人都是脸色一寒·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肚子,有种自己肚子被利器捅破的可怕感。

不需要石岩多说一句,也不需要菲尔普知会,瓦特顿时跳将起来,尖叫道:“我通传她!立即!”

瓦特取出一块音石,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刻意压低声音传唤着什么,旋即他露出错愕之色,愣愣的将手中音石收起,道:“米娅恰好朝着这边赶来,她很快就会到,你到底想做什么?我们可以先谈谈的。”

石岩漠然看了他一眼,扣在菲尔普脖颈的那只手·忽然用力下压!

菲尔普脖子骨头咔咔脆响·他一脸惊恐的顺着力量坐了下来,自然而来的,石岩也在他身后保持着那个姿势坐下来,耷拉着眼皮子·明显没有谈话的意思。

瓦特一呆,深深皱着眉头,对阿斯科特家族其余六人使了个眼色,那六人一声不吭的分散开来·隐隐将石岩围着。

没人再管商影月等人。

本来被当成主要目标的塞西莉亚、商影月四人,此时仿佛成了局外人·石岩不搭理他们,瓦特也不看他们,他们孤零零站在那儿,忽然觉得难过的要命……

“咳咳咳!”身姿撩人性感的塞西莉亚,盈盈一笑,没了原先的轻视不屑,热情洋溢的冲石岩示好:“小兄弟,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么?你尽管说,我们一定和你共进退!”

商影月和焦山、焦海也一脸期待的看向他。

最近一段时间,莫、武枫、武柏和她们与米娅、菲尔普交锋多次,没有一回能够占据风,临时组建的团队反而接连有人死亡,大多数时候都处于狼狈逃窜的悲催境况。

这次,他们也在最为艰难的时候,本以为会在菲尔普等人的攻击下惨死,却在他们即将绝望的时候变故突生——菲尔普竟被挟持了。

这是一种胜利!一种让他们所有人为之振奋的转折点!让他们似乎看见了曙光!

明明只有虚神二重天境界的石岩,诡异的现身,轻易撕裂连他们都挣脱不掉的结界,在阿斯科特家族的拼命护击中,将菲尔普给生擒了,这简直颠覆了他们一贯的认知。忽然间,塞西莉亚、焦山、焦海想起了商影月说的那番话:他神识灵魂不受古大陆的桎梏封锁。

塞西莉亚、焦山、焦海眼睛纷纷亮了起来,都是一脸期待的看向石岩,到了这时候,他们渐渐有点相信商影月所言了,忽然变得兴奋不已。

如果真是如此,如果在这沼泽内有石岩这个“眼睛”在,他们岂非可以摆脱目前的局面?

三人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火热了。

石岩抬头,莫名其妙-的看向他们,冷漠的说道:“你们在这儿干吗?米娅一会儿就带着费尔南德斯家族的强者过来,你们现在不走,是准备留下来找死么?”

商影月、塞西莉亚、焦山、焦海徒然一呆。

“不是还有你么?”塞西莉亚娇娇笑了起来,曼妙-丰满身姿轻摇乱颤,如一条动人的美女蛇,媚眼波光荡漾,道:“你扣着菲尔普呢,他们怎么敢动手?哈,我们先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们”

“你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塞西莉亚一番动情表露没有讲完,石岩便不客气的冷言截断,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向她,“我修炼空间奥义,一旦和米娅将事情谈妥敲定,立即便会裂空离开,到时候阿斯科特和费尔南德斯家族高手都在,找不着我,恰恰拿你们发泄……懂了吗?”

塞西莉亚忽视浑身冰冷,美眸浮现深深的恐惧,她不自然的笑了笑,尴尬的说道:“不…不是还有你么?你难道不带我们一起走?”

石岩古怪的瞥了她一眼,忽然就这么闭了眼,一副麻木无情的架势。

塞西莉亚、商影月、焦山、焦海忽然间觉得脚下土地似乎都变得冰冷起来,一股子寒气恐惧嗖嗖的往冒,让他们浑身冰冷,让他们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神体似乎都僵直了起来。

“果然是卑鄙到无情无义的混蛋!”商影月咬牙切齿。

“老娘白抛媚眼了!”塞西莉亚恨恨然。

“不顾大局!自私自利的小贼!”焦山、焦海怒吼道。

在四人的指责呵斥中,石岩老神在在,脸皮子都没动一下,依然闭着眼睛,淡漠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们,米娅和费尔南德斯家族的族人,很快便会过来了,你们的时间并不多。

“我们走。”塞西莉亚俏脸一变,她深知石岩的神奇感知力,知道形势不妙-,猛地停止咒骂,道:“我们以后找他算账!”

塞西莉亚一行人狠狠地瞪向石岩,旋即果断抽身离开,如四道闪电消逝掉。

瓦特和阿斯科特家族的武者,没有一人去管他们,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石岩和菲尔普的身,目不转睛。

菲尔普嘴角有两道鲜血痕迹,小腹处鲜血竟然迅速结痂了,但那根骨刺依然深藏在腹部,只是没有继续搅动,让菲尔普不会疼痛欲裂。

他脸色阴郁冷静,暗暗向瓦特众人示意,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等米娅过来再看情况。

瓦特等人看出来他的眼色,都渐渐冷静下来,等候着米娅和费尔南德斯家族强者的过来。

咻咻咻!

破空声忽然传了出来,瓦特和菲尔普等人眼睛一亮,以为米娅他们过来了,不由地神情一震,只有石岩以副魂感应了一下,嘴角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暗骂笨蛋。

刚刚遁走的塞西莉亚、商影月、焦山、焦海,又忽然间返回了,重新在此地停下,脸色都很不好看。

噗噗噗!

又是几个声音传来,从另外一个方向也显出几道人影,竟是莫、武枫、武柏、沙等人,他们脸色不安,也是一头冲了过来。

“你这混蛋竟然没有给我们指出方向,害我们走错了方向,恰恰碰到米娅他们,你太冷血了!”商影月怒视着石岩,咬牙切齿的喊道。

“是你们运气太背。”石岩冷笑。

同样被逼入此地的莫、武枫、武柏等人,忽然愣住了,看着他挟持着菲尔普,看着菲尔普浑身鲜血淋漓,心脏口也被骨刺刺破,都露出了震惊莫名的表情。

“听说有人找我?真是巧了,我也想找一个人,唔,该来的都来了,看来这趟能够省却不少麻烦了……”

米娅的慵懒酥软声缓缓响了起来,在众多费尔南德斯家族族人的众星捧月中,她一脸惬意轻松的笑容,不急不缓的行了过来。

如她所言,这趟该来的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