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1137章 扭转乾坤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6 字数:3417 阅读进度:1378/1845

“怎会这样?”

“老天!”

塞西莉亚、商影月惊垩骇不已,俏垩脸渐渐苍白起来,有种难以接受的颓败。

“我早说了不对劲。”石岩也是神情凝重之极,沉重的叹息一声。

塞西莉亚、商影月玉手攥垩住他臂膀,用垩力紧扣着他,可他却心中冰冷,眼神中闪烁着诡异的光泽……

浓垩稠的血色海洋,能够影响人心的灵魂波动,这分明就是死亡奥义之血魂海的特征啊!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又是什么人布置的?

“底下!底下有动静!”塞西莉亚娇喝道。

石岩眼神一凝,双眸绽出惊人的神光,如雪亮的匕垩首刺在血海底下。

在血海底下,有一道道血淋琳的身影如鬼魅般游荡着,和血海融为一体,如若不细看休想发现这个波动,那一道道血影如灵魂般在血海内四处掠动,暗暗悄悄出手……

他们并没有急着猎杀那些神志疯狂的武者。

在他们眼中,神志失守的武者似乎一点不足为惧,只要那些人相互争斗下去,都会一个个慢慢走向死亡。

他们之所以暗暗活动,都是在朝着奥黛丽和苍澐靠拢,是为了阻止这两人去破垩坏中垩央墓碑,因为中垩央的墓碑才是阵法的中心,一旦被摧毁了,这阵法立即便会被破掉。

苍澐和奥黛丽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看着那墓碑似乎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涯一般,明明可以立即触及,却往往在最为关键时候被人暗中攻击影响。

奥黛丽、苍澐郁闷的要命。

这一刻,他俩忽然想起石岩的提醒……

奥黛丽、苍澐在血海中懊悔不已,可视线似乎被蒙蔽了,并不能看见离他们并不算很远的石岩,眼中只有墓碑,只想着怎样才能将墓碑给摧毁掉。

“他们两个不受血海影响,但似乎没有办法将血海给破掉,按照这个趋势下去,那些相互争斗者会死,他们也会死,只要那奇特的血海还在,谁也逃脱不掉。”

塞西莉亚一脸的焦虑。

“石岩,你有办法没有?”商影月果断盯着他,喝道:“如果他们都完了,我们也必死无疑!没有了他们,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和神族抗衡!”

“我知道,也正在想办法。”石岩皱眉道。

他在默默感受前方奇特邪垩恶阵法中的精妙之处,以神识窥垩探其中精奥,他发现那并非血魂海!

那阵法不是以死亡力量催动,而是以一种邪垩恶的血祭行垩事,以鲜血、天地游离的邪垩恶残念种种混合而成,并没有血魂海那般纯粹,只是有着血魂海的几分精髓……

心中念头动了动,他忽然隐隐猜测出这种邪垩恶的阵法,应该是仿照嗜血一脉的死亡奥义精妙血魂海构建而成,只有其中四五成的精妙,…

眼神渐渐冷静下来,他轻喝道:“你们俩留下,我进去!”

不等塞西莉亚、商影月惊喝,他忽然一头冲入浓垩稠血海之中,神体一入其中,天地立变!

在他眼中忽然没了天,也没了地,全是无穷的血色,他如同被血色海洋给淹没了,全身都仿佛染成了鲜红色,再也看不见塞西莉亚、商影月,但他却瞧见了苍澐和奥黛丽……

和他一样,苍澐、奥黛丽都是在焦急的看着周边,一步步的朝着中垩央的墓碑处靠近。

在苍澐、奥黛丽的身旁,有富勒、莫雬、焦山等人在攻击着他们,还有一道道游弋着的血影子,在苍澐、奥黛丽的身下活动着,如同泥泞在拉扯着他们的身垩子,让他们不能靠近那墓碑。

他在血海中现身的那一霎,他立即觉察到有三垩条血影如幽鬼在他身旁环伺着,却不急着攻击他,似乎在调集着这儿的力量……

倏地,一股调转灵魂祭台的波动,从中垩央墓碑内传来,一股富含垩着毁灭、嗜杀、疯狂的精神波动直接侵入他识海,要将他也给夺取心志。

心底念头一变,淬毒寒珠释放出冰寒波动,直接将那些紊乱内心的波动抵消,只是一霎,他双眸也呈现出迷茫的血红色,佯装自己也神志不清,也朝着苍澐、奥黛丽的方向飞速掠去。

本来环伺在他身旁的一道道血影,一见他也失去了理智,配合的主动去对付苍澐、奥黛丽,立即没有继续在他身旁虎视眈眈。

他也得以一路顺利的来到苍澐、奥黛丽的身旁,和莫雬、武枫一样,出手朝着苍澐、奥黛丽攻击,与所有被夺取心志的武者没有任何的不同之处,连苍澐、奥黛丽都被他迷惑,以后他也失去意识了。

“该死!”奥黛丽低骂一声,看向石岩的目光很是恼怒,心道你明明知道有危险,何必非要冲进来?

苍澐皱眉,胖脸纠结无比,在犹豫着到底在如何应对此事。

“帮我将其余人暂时拦垩阻一下,助我冲入墓碑处!”突地,苍澐和奥黛丽的脑海之中,同时传来一缕念头,清晰之极。

苍澐、奥黛丽轰然一震。

苍澐目显奇光,只是微微一愣神,立即反应过来,假模假样的和石岩交战着,要露垩出咬牙切齿的模样,装模作样的架势一点不逊色石岩。

反倒奥黛丽美眸显出一丝迷惑不解,她内心泛出诸多疑惑,不明白为何石岩能不受这儿的影响,也可以神垩智保持清垩醒,她反应速度显然要略慢苍澐,等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苍澐和石岩正战的火垩热。

奥黛丽心中暗骂,骂苍澐、石岩都是心神狡诈之辈,擅长演戏,表现的跟真的一样。

不过她也很快反应了过来,也佯装什么都不知道,学着苍澐,一边应付莫雬那些人攻击,一边将注意力瞄向石岩,时刻准备着……

在那一道道血影眼中,石岩是失去理智者,因此当他离墓碑极为接近的时候,那些人并没有特殊手段应对,——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奥黛丽和苍澐的身。

“就是现在!”

突地,在奥黛丽、苍澐的脑海之中,同时传来石岩的意识惊雷。

奥黛丽、苍澐忽然全力出手,将莫雬、武柏那些人的攻击尽数揽下来,而离墓碑极为靠近的石岩,本来应该对奥黛丽、苍澐攻击,却突地转身,浑身绽出无数星辰光芒,如一条银河倾泻下来,直接撞击向那墓碑。

呼!

一轮夺目的太阳光辰,从石岩虚界内脱颖而出,凝炼着众多神力星光,以至阳炙热的狂垩暴气势,燃垩烧着光和热,狠狠地砸在那墓碑之。

啪啪啪啪!

骨骼分垩裂的声音,突地从墓碑炸裂,那墓碑顷刻间散架了,骨碌塌了一地。

却没有一截骨头真的粉碎炸裂。

一截截的骨头从墓碑分垩裂掉,化为一缕缕血光,朝着四面八方消散激垩射而去。

浓垩稠血海忽然消散,足以扭曲人心的灵魂波动霎那间灭掉,刚刚还陷入疯狂的众人一一停了下来,眼神的疯狂之色快速消退。

奥黛丽、苍澐马不再被针对了,都脸色阴寒的视线扫视,同时看向墓碑倒塌的方向。

原来的墓碑之地,一名瘦骨嶙峋的神族青年,浑身鲜血淋漓,单膝着地,一只手提着一根血淋琳的骨头正往腹腔垩内塞,一双怨毒疯狂的双眸,直直落向石岩的身。

那种彻骨的恨意,如同毒蛇的信子,想要钻入石岩心底一样。

白骨血炼鬼墓的墓碑为哈森本人,在墓碑垮掉的那一霎,他肉垩身被重击,耗费心血凝炼的血骨也几乎被粉碎掉,让他对石岩恨入骨髓了。

石岩的出现将他的计划给破垩坏了,让他不但不能将奥黛丽、苍澐这些人围剿干净,还让自己陷入了险境,一瞬天堂,一瞬地狱,只因那太阳星辰的轰然一撞。

一条条血影渐渐浮现出来,血色褪去,显现出真身,乃一名名哈森的麾下,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

这一名名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皆是一脸的狠厉疯狂,双眸满是怨毒恨意,全部凝聚在石岩的身,和哈森一样,他们也都石岩恨垩之入骨。

佯装被夺取神志,一点点的靠近墓碑,突然间雷霆一击,将墓碑给分垩裂掉,让他们所有人都心神一震,让神体垩内的血骨都被重击,石岩一人将他们的计划给粉碎了,让他们难以接受。

莫雬、焦山、武枫、沙鞪一行人一一醒转过来,看着场内的场景,脸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他们竟然全部被夺取了心志!简直不可原谅!

这些人脸色阴冷狠垩毒,也瞄向哈森和他麾下的武者,呼吸粗重,就等着奥黛丽的一声令下。

场外,塞西莉亚、商影月美眸闪烁着奇怪,她们静静的看着石岩,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来:在这里,谁都信不过,只有石岩才值得信任

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改变了战斗格局,将苍澐、奥黛丽不能做到的事情实现,在她俩心中,石岩才有资格充当领垩袖,苍澐、奥黛丽只能沦为陪衬,根本不能为主导。

“都还愣着干吗?杀啊!”在静寂中,石岩突然高喝道:“我们过来不就是杀查特里斯家族的族人么?你们难道忘记刚刚的耻辱了?”

此言一出,莫雬、武枫、富勒众人心中火山被点燃了,纷纷咆哮出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