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荒的厚赐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7 字数:3560 阅读进度:1397/1845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荒的厚赐

各种五颜六sè的晶石,明晃晃的,璀璨夺目,在他们身旁如一根根冰柱耸立着。书mí群4∴⑧0㈥5

那些晶体不知道历经多少年的能量淬磨,内部富有的能量bō动极其强烈,只要是武者看上一眼,都会有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老天!”

塞西莉亚、商影月同时惊喝出声,捂着嘴一脸的震撼,芳心忽然溢满狂喜。

晶yù一块块一根根,皆是耀的人眼huā缭luàn,冰霜结晶般的冰魄神晶,赤红如火的火yù晶,如有水滴凝结的水心晶,内部有树纹的青翠木生晶,金灿灿的金炼晶,琥珀sè的土绝晶……

种种蕴含五行jīng妙能量,流转着灿灿华光的晶体,就在他们身旁,皆是传出汹涌蓬勃的力量bō动。

这些都是天地间一种属xìng奥义的至宝,为元始级的材料,能淬炼法器,能打磨神体,也能直接吸纳增强神力,用途繁多,都能给武者带来极为可观的益处!

大难不死的三人,一下子怔住了,喜不自禁的看着那一地的神晶,都生出一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那一块块元始级的材料,五行至宝,在浩瀚星空中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奇宝,被修炼奥义的武者施为禁脔,寻常都不会拿出来给人炫耀的。

元始级的材料,价值堪比一些小型的生命之星,能让武者dòng察奥义真谛,突破自身的境界,获得力量的极速增长,然而,在这里却种类繁多,就像是碎石头散落一地,显得很是廉价……

塞西莉亚、商影月身躯一直微微颤抖着,嘴皮子也是抖动着,显然还处于极度震惊中。

“都说荒为古大陆最为奇特一个,蕴藏无数天地奇物,今天……我相信了。”石岩龇牙咧嘴,每讲一句话便脸sè扭曲一下,痛的他浑身如被刀剐。

“当然,荒专mén孕育世间奇宝,也只有这片从未被污浊的奇地,才能形成如此多的奇宝!”商影月没有留心到他的痛楚,依然美眸发光的看着身旁的冰魄神晶,心里面在合计着,有了这些冰魄神晶她将提升多少力量,计算着大概何时能突破到新的境界,迈入始神。

和她一样,塞西莉亚看着那一块块水心晶,也是心神澎湃。

水心晶呈现心形,如一个巨大的水滴,内部传来潺潺水流声,悦耳动听,那些声音落入她耳畔,她如被看不见力量悄悄滋养,灵魂祭台都舒泰起来,似乎处在对水之奥义的体悟妙境。

她们都被彻底惊住了,被那一块块元始级晶体给nòng的心神失守,nòng的都在畅翔自己将会获得的好处,一时疏忽了石岩。

直到……一声痛呼传来。

塞西莉亚、商影月顿时反应过来,连忙稳住心神,手忙脚luàn的yù手轻抚他伤口流血处,同时柔声细语的问话,要多温柔有多温柔。

如果没有石岩关键时刻的以身涉险,她俩怕是会被冰魄神晶给刺穿ròu身,将神体陨灭在此,因为她们的神体坚韧程度,根本承受不了冰魄神晶的穿透,只能瞬间赴死。

她们本对石岩有点微妙的好感,经此一事,在绝望中被石岩拼死呵护,心灵中便被烙印下石岩的身影,变得不可磨灭了,因此,重新对待石岩的时候,她们的神情语气和心态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被她们柔嫩小手抚慰着伤口裂缝处,石岩心中微微一暖,淡然笑道:“我先从这些冰晶中挣脱出来,你们离我远一点。”

“会不会很痛?”

“要不迟一点再nòng?”

“你能受到了么?”

“等等吧……”

塞西莉亚、商影月极尽温柔,变得前所未有的忧心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长痛不如短痛,你们让开。”石岩勉力挥挥手,待到她俩离他稍远一点,猛地运转力量奥义,一股澎湃生机从他体内迸发出来,他咬牙提纵,在筋脉骨骼碎断声中,顿时冲天数丈,旋即浑身鲜血流淌的在晶体缝隙内落下,一滩烂泥般蜷曲着身子,以不死魔血来愈合伤口。

撕裂的伤口比刀剑还要宽长,狰狞可怖,让人怀疑他神体能否真的恢复过来,那触目惊心的伤痕,一根根ròu筋如蚯蚓绽出来,腹部还有着碎断的肠道……

塞西莉亚、商影月芳心刺痛,不忍目睹的回过头,美眸都布满了水雾,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心疼起来。

石岩咧嘴笑了笑,狼狈的弓着身子,闭目感应了一下,眼神满是苦涩。

伤势比他所想的要重许多,和哈森那一战他力量损耗大半,神体也受伤了,又被那冰晶穿透,神体像是分成了一块块,如果不是他多年来承受了太多的苦难,这种程度的苦痛他怕是早已撑不住,不是昏厥便是jīng神崩溃了。

就是因为他一生坎坷,一生都在挣扎求存,意志力坚韧到堪称恐怖,这才能撑住,没有难看的昏mí不醒。

咬着牙,他运转着奥义,以不死魔血来修复ròu身创伤,脸sè却骤然一变,——不死魔血因为这两次创伤,已经消耗太多了,让他连不死之身的形态都很难维持了……

不死魔血并非无穷无尽的,都是他一点一滴凝炼出来,是力量血气的结晶,蕴含着生命奥义的神奇,也只有不死魔血足够充盈,他才能恢复如今的惊人伤创,否则,他这种凄厉的惨样,怕是很难自发痊愈,他忽然间凝重起来。

他对塞西莉亚、商影月并没有多深感情,他之所以要以自身的重创为代价,将塞西莉亚、商影月给硬生生脱离神体崩碎的糟糕状况,是他针对荒的一次豪赌。

事实证明,他应该赌赢了……

荒没有下一步的打击,反而让他们出现在神晶遍地的奇地,这里……应该是荒给他们的一个厚赐。

“你怎么样?”

“会不会有事?”

商影月、塞西莉亚一起询问,美眸满是忧容,生怕他当真出了大问题。

“我没事。”石岩苦笑着摇了摇头,“但若想全部恢复过来,可能真的需要点奇遇,哎,让我想想吧。”

他看向周边的奇特晶体,皱着眉头道:“你们帮忙寻找寻找,看看……有没有补充血气的,如果有,或许我能够快速康复,若不然,就真的有点麻烦了。”

“你等等,我们这就去找!”塞西莉亚、商影月迅速掠走,曼妙身姿如穿huā蝴蝶优美动人,美tuǐ翘tún让人心猿意马,很是美妙。

石岩轻笑出声,忍着剧痛让自己重新坐直神体,深吸一口气,便默默运转生命奥义,催发生命奥义中最为奇特的自愈秘境,将心神、意识和灵魂念头汇入不死魔血上,好jī发不死魔血的再生之力,让自己能够尽快的康复。

他倒是没有想到无心chā柳柳成荫,因为要和荒暗暗较劲,无心中竟俘获了塞西莉亚、商影月的芳心,从这两nv细微的表情举动,他知道这两nv此时对他都有了好感。

当然,这还远远达不到生死相许的地步,不过那丝丝情愫绝对不假,如果他稍稍用心,他自信绝对能够将塞西莉亚、商影月收入幕帐,让她俩成为自己的nv人,一切由他……

这里是古大陆,是荒的专属领地,他若想好好生存下去,若想要最终勒破荒的奇妙,他不论是否真心喜爱这两nv,都要将戏给演下去,为了他和塞西莉亚、商影月的xìng命,他要强迫自己爱上这两个nv人,这样才能真正没有纰漏的瞒过荒,从这古大陆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暗暗思量了一会儿,他便下定了决心。

不一会儿,塞西莉亚无功而返,娇媚的脸上满是无奈,“我去的方向没有寻到对你适合的晶体,你修炼的奥义……都太奇特,而这里的晶体都是常见的,我……我没办法。”

“没事,我总能恢复过来的。”石岩宽慰了一句,随意的招手道:“来,来我这边。”

塞西莉亚顺从的过来,xìng感撩人的酮体围着纱裙,没有一丝赘ròu的平坦小腹,半截光洁修直的美tuǐ,xiōng前峰峦叠嶂皆是yòu人无比,她将火辣身躯贴着石岩,成熟的身子如yòu人的水蜜桃,让人恨不得一口吞咽下去。

石岩嘿嘿一笑,一把将她扯来,让塞西莉亚与他一并端坐着,硬生生涌入怀中,强硬的亲wěn起塞西莉亚的芳泽。

塞西莉亚狂野热烈的回应起来,雪臂如蛇缠绕在他粗犷脖颈上,小手在他宽阔的后背摩挲着,小心避过那些狰狞伤口,气喘吁吁的婉转轻呼,和他抵死缠绵。

当初在水潭中,塞西莉亚对石岩的稍稍侵犯都会有着强烈的抵触,并不是如表现般那样放得开,对石岩要占有她身子帮助她在古大陆的提议坚决不从,可见她一直有着自己的底线。

可这次,她心湖中有了石岩的烙印,便没有了抵触,因为石岩的伤势犹在,她更是事事顺从……

这自然便着了石岩道儿,被石岩占尽了便宜,大手在她xìng感丰满的美tuǐ、丰tún、酥xiōng处流连忘返,石岩眼睛都炙热起来,差点便想要提起枪上马了。

“嘤咛……”

塞西莉亚娇容如渗出血来,红yànyàn的yòu人之极,她用力将石岩推开,挣扎着稍稍离开一些,以蚊蝇声音斥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要干坏事,也等伤势恢复以后呀,商影月……随时都会回来的。”

石岩洒然一笑,也没有强行继续,看着含羞带嗔的塞西莉亚妩媚yòuhuò,看着她美眸中的情不自禁,他心情忽然好了起来,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那等我伤势恢复了,你要答应我,让我……”

塞西莉亚咬着嘴chún轻轻点头,红着脸白了他一眼,“你这死人!都这样了还sè心不改,真是拿你没办法。”

石岩哈哈大笑起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