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苏醒!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7 字数:3416 阅读进度:1423/1845

冰蓝sè的星球如硕大流星飞逝着,拖着长长虹光,一路掠过,将沿途宇宙能量一一吸纳。

这是荒,永远都在活动着的古大陆。

它在一个个星域游dàng着,从来不曾停歇落足,拥有灵xìng般穿梭在宇宙夹缝,让人极难捕捉到踪迹。

万年一次的历练已经结束,从它上方存活被甩出去的各方星域强者,都利用自己的途径重返所在星域。

那些人,往往都有所收获,在荒中得到许多珍奇材料和异宝,并且磨砺了心境,增强了实力。

最主要的是,他们带回了一个消息:一个名为石岩的不死魔族族人,得到了从荒中孕育出来的始源果。

不死魔族将要重新崛起的消息,以火焰燎源般传遍各大星域,让各方势力为之震动。

神族对许多势力的压迫力,随着这个消息的传dàng,仿佛忽然间松动了,很多人都有了新的想法。

一时间,石岩这个名字成了各大星域各方势力家族最炙手可热的符号,人人都在试图将和这个名字有关的一切弄清楚,恨不得将他祖宗十八代都给查探个一清二楚。

就连神族的各方势力,也在大肆活动着,在四处巡查不死魔族族人动向,要在不死魔族强悍之前,将他们打的一蹶不振。

各方世界都乱了起来。

可惜,很少人知道石岩的真实身份,知道他的来历,更加不知道对不死魔族的揣测,仅仅只是一个误会。

他们都认为石岩乃不死魔族族人,他融合的古大陆自然便是古魔大陆,古魔大陆乃不死魔族的诞生地,自然会造福不死魔族。

可惜,他们全部错了,真正受益的……乃是天妖族。

每一个身体蕴含天妖族血脉的人,都能敏锐的觉察到自身的变化!

仿佛天命所向,仿佛被神明眷顾着,他们修炼的速度大大加快,对天地力量的凝炼……也变得愈发的随心所yù,一些仅仅含有天妖族血脉,却并不纯粹者,依然不明所以。

只有那些最纯粹的天妖族先辈,才知道振兴整个种族的契机出现,他们已经暗暗在宇宙各个角落活动起来。

但他们依然严守着这个秘密,不向任何人透lù风声,都在抓紧时间苦修,积蓄力量。

神族的几个家族,知道石岩来自于玛琊星域,知道他和玛琊星域势力的联系。

米娅为费尔南德斯家族族人,菲尔普则是阿斯科特家族的核心子弟,他们重返古神星域以后,立即参与到针对玛琊星域的行动,将石岩和玛琊星域的渊源透lù出来。

正对玛琊星域进行大肆入侵的神族族人,立即聚集更强力量,大军纷纷开赴玛琊星域。

芙薇、锋寒那些人之所以半年前惨败,根本原因其实和石岩有关,可惜他们并不知情,不知道神族突然加强了力量,仅仅是因为石岩出自玛琊星域,不知道他们急着将玛琊星域打下来,是因为石岩的威胁。

玛琊星域和宇宙各大星域消息阻碍太久了。

这个固步自封的星域,将连通各大星域的通道封闭了,多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鲜少和外界进行交流。

如果他保持和各大星域连通,他们将会知道,如今石岩这个名字有多么的响亮!吸引了多少星域多少势力家族的注意。

他们不知道,各方星域的势力家族,都在找寻这个人,找寻这个人所属的星域。

他们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依然在苦苦抵御着神族可能毁灭xìng的打击,不知道外界的变化。

荒如流星在宇宙夹缝中jīdàng着,在幽暗深邃星河掠动着,如一抹幽影,无人能捕捉踪迹。

古大陆中央,世界被封印起来,再也无人可以进入。

然而,在荒的地心之中,却有奇妙世界,谓之奥义源头的神秘之地,其实……一直都在荒内部,是荒的精神核心,如各大种族的灵hún祭台一般。

只有灵hún才能进入,必须是融合一种天火的强者,才能借助于天火到来,来苦修,洞察领悟奥义精妙。

浩瀚时间长河中,古魔、古神、神恩、神泽四块古大陆,在每一个阶段都会孕育出天火出来,只有全部融入一个阶段天火全部者,才算是得到古大陆本源,能形成副hún。

十万年前,每一万年起,四块古大陆都会诞生种种天火,许多天火分散开来,被单独的人吸纳,有一些年代天火永远没有被聚集全,不能如石岩、黑格、奥黛丽、苍澐般全部的融合本源。

一个时期年代中,或许,只有一个人才能融合一块古大陆种种本源天火,其余三个古大陆的本源天火,可能被数十人分别得到,他们死亡以后,天火依然不灭,继续游dàng着,被新的主人取代。

久远的年代中,诞生了众多蕴含本源之力的天火,那些人都能借此进入荒内部——奥义源头。

然而,都仅仅只是灵hún!

而今天,一具肉身静静悬浮在奥义源头中,周围无数电芒jī射,有许多火焰、河流星光一闪而逝,都蕴藏着一种奥义的真谛精妙。

他那被焚烧笑容的手臂,如今早已恢复原样,看不到丝毫受伤的迹象。

他仿佛陷入了深层睡眠中,如漂浮在海洋上一动不动,神体内却传来勃勃生机,脑海中传来非常强烈的灵húnbō动。

已经许久了……

这一天,他副hún从脑海祭台飞逸出来,一簇簇天火在其中火苗般跳跃着,他副hún中一枚果实如一颗心脏,传来恐怖如斯的能量bō动,如生命的种子,给人一种蕴含无限生机的感觉。

副hún一浮现出来,在奥义源头中忽然裂开一道空间缝隙,光彩缤纷。

副hún一闪而逝,直接逸入其中,穿梭无尽虚空距离,直接朝着一个大陆坠落。

夜,仲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神恩大陆。

一颗五颜六sè的流星,拖着长长星光坠落下来,轰入无尽海的天妖山脉,坠入地心,落入一个赤红sè棱形晶体中。

赫然正是石岩的副hún。

他副hún呈现出如他面庞的模样,如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入驻在赤红sè棱形晶体,这晶体巨大无比,处在地心中央,连接着无数山川湖泊火焰岩浆,传出极为震dàng可怕的能量bō动,有非常强悍的吸扯力。

宇宙中许多肉眼看不见的能量,被这赤红sè晶体吸引着,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一一充盈在大陆天空、海洋、大地上,默默改变着这块大陆。

它在吸收宇宙能量。

赤红sè棱形晶体内部,有着五彩液体,潺潺流动着,给人一种仿佛拥有生命的感觉。

石岩的副hún,便如一团焚烧的火焰,处在那些五彩液体的环绕中,被托浮着,那一颗果实如大心脏游离出无数世界之树枝干的细丝,分布在这液体中,充斥在棱形晶体各个区间,在暗暗给此地输送着某种神秘能量。

石岩仿佛处在瑰丽的梦境中。

五彩缤纷的梦中,满是鲜艳刺目的光,那些光滋生无数奇妙变化,如山如海,如生灵万物变化,神奇之极。

一条条流星在这个梦境中穿梭,流星由银sè河流汇成,也有火焰光束凝结而成,有雷光闪烁电光jī射,纷纷附有天地奥义真谛。

还有汪洋血海,里面藏着死亡真谛,有无数重叠的空间,蕴含禁锢万物的精妙,有生命的孕育衍化,有星辰的幻生幻灭……

在梦境中,他就像是一个看客漠然观看着无数变化,内心涌现许多转瞬消逝的灵感,隐隐捕捉到天地的某种定理奥妙,感受着一切。

副hún从他脑海祭台剥离的时候,他有种空空dàngdàng的感觉,然而,待到副hún在神恩大陆地心赤红sè晶体入驻,他有觉得无比的充实,仿佛……灵hún真正有了一个家,一个独属于他自己的家。

主hún内灿若星海的虚界,是他历经坚信慢慢映照的世界,是主hún的家。

副hún如今驻守的赤红sè棱形晶体,就像是副hún的家,独属于副hún的一个新奇世界,那个hún魄如同成了那个世界的神明,似乎能感应上方一切生灵的喜怒哀乐,能一念间引动天象,能呼风唤雨……

但在他看来,仅仅只是一个梦境,一个不真实的梦境。

他身体静静悬浮在奥义源头,在光怪陆离的梦境中游dàng着,经历着许多场景,渐渐地心灵平静,在寻找自我,要挣脱这一切。

一个冰蓝sè气泡在奥义源头显现,将他身体悄悄裹缚住,将他投入一道开裂的缝隙口。

刺目光芒忽然变得无比璀璨耀目。

他身体倏地在奥义源头消失,下一刻,他处在了暗影鬼狱,落在一个虚空通道口,那虚空通道在他现身的那一霎,直接堵实了。

他静静躺在虚空通道口,周围有无数如光洞般的通道,连通各大星域,但大多数都处于封闭状态。

这是玛琊星域的特sè。

如同沉睡了太久太久,他先是恢复意识,手指能稍稍活动,旋即将恍惚游dàng在梦境的精神念头一一收敛,然后他才知道自己是谁,终于真正醒来。

他睁开眼,双眸苍古深邃,给人一种经历了天地无数变迁的沧桑感。

扫dàng了一圈周围,他很快明白了过来,他知道他身在何处了。

这里是玛琊星域,这儿是暗影鬼狱的虚空乱流域,有众多虚空通道的奇特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