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你老师是谁?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8 字数:3315 阅读进度:1449/1845

血盾盾面猩红血线蠕动着,交织成繁琐诡异的世界雏形,涌现无尽邪恶恐怖,扭曲心灵魂魄,要将人坠入深渊炼狱一般。

石岩持着盾牌,心神震动,双眸赤红如欲滴血!

他灵魂祭台浮沉不休,主魂额头印记猩红如血星,红的耀目,和那血盾印记遥遥呼应,如大心脏般轰轰颤动。

他有种奇妙-感觉……

他仿佛拥有主宰生灵七情六欲的神奇魔力,他持着血盾,就仿佛持有众生情绪总汇,能将人心底灵魂内邪恶欲念无限放大,将一个好人善人瞬间变成凶人恶人。

很奇怪的感觉。

他看向贝洛,如瞧见贝洛内心潜藏的**,被神族把持的不甘,想要摆脱束缚自身做主的挣扎……

他像是瞧见了贝洛心灵一切秘密,将其完全看穿,贝洛内心隐秘彻底暴露出来。

血盾……如同贝洛心魔,灵魂的魔障,将其用无形囚笼罩住,将他心灵**催发,由他自身折磨自己,他内心的**、隐秘越多,心魔就会愈发厉害,会扯着他灵魂不放,让他永挣脱不出。

石岩忽然笑了。

他一手持着血盾,一手拧着血剑,血盾、血剑和他完美融合,就像是他身体血肉的一部分,不分彼此。

透过血盾,他能清晰的察觉到贝洛的心灵变化,洞悉他内心的**,甚至能瞧见他多年的生命经历……

贝洛一生的历程,如一幕幕画面通过血盾反应过来,在他脑海中迅速掠过,他年少时的意气风发,中年时的身居高位,老年依附神族和斯隆称兄道弟,为幽影族未来的种种选择,‘…,

石岩看透了贝洛的人生。

“真可悲。”他一步步走向贝洛,摇头叹息,“你既可悲又可怜,你永远都在为家族着想,为种族延续和强大努力,为了幽影族的生存你丢下自尊放下脸面,刻意结交神族斯隆,将幽影族依附神族让整个族人成为神族走狗,你一直在为家族为种族而活,可曾真正为自己活过?你这一生……有过一霎的开心么?”

贝洛神情狰狞,仿若坠入心魔乱境,怒吼道:“你当我愿意?!”

轰轰!

贝洛神体如瓷器裂开,鲜血飞溅,筋脉绷断引得空间崩塌,显现出细密的缝隙。

呼呼呼!

那些空间裂缝浮现强悍的吸扯力,使得这块区域巨木、石块、沙尘皆是呼啸而起,一一被扯入那些裂缝。

猛烈的吸附力愈发强烈,连石岩神体都摇摇晃晃,如同被无数绳子拴住被拉向那些空间缝隙。

他知道那些缝隙连通贝洛始界,一旦跌入其中,这一生怕是都难以挣脱,会被贝洛任意揉捏,连一丝还手余力都没用。

“我幽影族一直弱小,我们若要生存只有投靠强大者,神族为宇宙霸主我身为族长选择一个大靠山有何错?我的选择没错永远没错,我给幽影族带来了新生,让幽影族拥有了众多生命之星,我没错!”

贝洛在一条条空间缝隙处仰天咆哮宣泄对命运的不甘,“我们幽影族不是四大生灵之一!我只能做到这一步!但现在不同,如果将你击杀,由我得到始源果!我能给幽影族带来崭新天地!”

哧啦!

贝洛狞笑着撕裂胸腔一根根青筋绽裂,如琴弦崩断!

当!当!

他像是拨动了空间神妙-引得空间大片大片崩塌粉碎,妖龙星瞬时地动山摇,山川纷纷倒塌,海洋块块消失。

“贝洛搞什么!”

“那块区域天崩地裂,一定是贝洛弄错来的,他在和石岩交战!”

“他没有传来讯号!”

“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妖龙星各个角落,神族族人都脸色严峻,看向一个方向皱眉议

斯隆眼瞳阴寒,他沉默半响,突然别头看向可达,道:“你可知贝洛想做什么?”

可达内心一紧,垂头恭声道:“他应该在击杀那名不死魔族青年,那青年……也修炼空间奥义,他便将空间封闭,或是引得空间碎裂,那种情况下任何人进入都会凶险重重,我们都不修炼这种奥义,他可能认为只会让我们受创,所以……才没有通知我们。”

他垂着头的脸,满是惊悚不安,他知道斯隆生性多疑,如果让斯隆对幽影族有了不好的看法,对他们整个种族都是灾难。

说到头,他们幽影族都是神族附庸,要看神族脸色来生存。

“若是你不放心的话,我亲自过去一趟,如何?”可达抬头,满脸诚恳,眼神温顺平和。

斯隆盯着他深深看了几眼,满意的点了点头,淡然一笑,摆手道:“不必,我信得过贝洛,我知道他不会让我失望。”

他这么一说,本来还有异议的神族族人,全部无话可说,纷纷停止了多贝洛的质疑。

可达暗中松了一口气。

喀喀喀!

虚空如竹节寸寸炸裂,贝洛处在虚无缝隙交汇处,神识灵魂不可捕捉。

石岩看着贝洛,如看着一团空气,无迹可寻。

这是因为虚空节点粉碎,因为贝洛所处位置太过特殊导致的,这样有极大的好处:他压根不能锁定贝洛进行攻击。

连带着,血盾对贝洛的心魔囚禁,也顷刻间被瓦解。

贝洛恢复理智,他眼神忌惮的看向那面血盾,露出心有馀悸的表情,凝重道:“果然不愧是嗜血一脉的至宝,的确神奇莫测,传言果然不虚,嗜血一脉的至宝皆是自成一界,有着诸多奇妙-,今日一见当真心服口服。”

他忽然兴奋起来,嘿嘿笑了起来,“想想嗜血一脉至宝将落入我手中,真让我期待,小子,你可准备好受死?”

“准备好了。”石岩咧嘴一笑。

他一手持着血剑,忽然用剑柄轻轻叩击血盾,血盾忽然传来“铿锵”金铁奇音,音波如万军交战,如江河沸腾,震动心魄。

“铿锵!铿锵!”

一声声金铁交击声传来,有着难言的魔力,像是在敲打着人心。

血盾和贝洛之间重新建立联系。

霎那间,石岩又瞧见贝洛种种经历,他瞧见一副被贝洛藏匿在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一缕幽暗影子,在一个封印的洞穴之中,浮荡在贝洛眼前,为贝洛讲解着什么,那幽暗影子如能任由穿梭虚空界海,在一条条空间缝隙内游弋着,如一尾游鱼。

这竟然才是贝洛潜藏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那一缕幽暗的影子,像是在为贝洛讲解空间奥义的精妙-,以一种极其神奇玄妙-的方式……

他是贝洛的启蒙老师,将贝洛引入空间奥义的神秘殿堂,将奥义烙印在贝洛脑海深处,影响贝洛多年,造就他成为幽影族的族长。

这一段隐秘之极的记忆模模糊糊,似乎也极为久远,仿佛连贝洛自身都快要遗忘了。

石岩却通过血盾,将其从贝洛心灵脑海深处映照出来,那一缕幽暗影子模糊不清,但其眉心方位,仔细瞧来,竟隐隐有着血色云团的印记,那人……竟然为嗜血一脉的某个传承者!

“铿锵!”

魔音消失,石岩轰然一震,一脸怪异的看向贝洛,突然道:“你老师是谁?”

“老师?”贝洛明显愣住,旋即摇头,“我没老师,我自身领悟的奥义,我的一切都是我自身努力而成。”

他猛地嘿嘿阴笑起来,“怎么?知道要惨死我手中,开始转移话题拖延时间了?”

石岩深深皱着眉头,忽然道:“你是不是曾经昏迷过一次,亦或者曾经做过一个真实的梦,醒来后,就发现渐渐对空间奥义有了认知,随后一点点的精湛,有没有?”

他想起了哈森的经历。

哈森曾懦弱胆小,却因为一次昏迷融入玄山执念精神,一举脱胎换骨,成为神族仅次于哈森的天才。

事后哈森自身却不知道发生过什么。

“你小子难道还精通命运奥义?”贝洛不耐的冷哼,“不错,我当年在幽影族秘境修炼的时候,因为练功走火入魔曾昏迷过,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有神祗教我领悟空间奥义,等醒来以后便发现我奥义融会贯通了,也是那次苦修,我才真正明确修炼方向,最终有了今日的地位和成就。”

这番话讲完,贝洛不再废话,在一条条空间缝隙掠动着,他灵魂气息将石岩锁定,推动着层层叠叠空间,要将石岩禁锢住。

石岩停留在原地不动,表情变得无比的怪异,怔怔看着贝洛不做任何举动。

他终于相信商辰所言:嗜血一脉的底蕴无人能比!

那名擅长御魂的魁首化身万千,不知为嗜血一脉暗中留了多少后手。很显然,这幽影族的族长贝洛,便是那人后手之一。

若非血盾映照出贝洛一生经历,将其心底最深处秘密显现出来,打死他也想不到贝洛竟然会是那人的徒弟。

连贝洛自己都当成梦境,连自身都被欺瞒的秘密,难怪神族不会有异心了。

恐怖的家伙!

一想到那人的手段,他都有种浑身发冷的恐惧,这种心机阴狠谋略,让他佩服的简直五体投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