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一如当年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8 字数:3427 阅读进度:1454/1845

神恩大陆幽暗森林。

一处杂草丛生的石洞中,一名青年端坐在无水的池子中,闭目不动,如一块万年磐石。

时间匆匆,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手指头蠕动了几下,缓缓睁开眼,眼神复杂的看向周边。

这人便是石岩。

魔血星那一战,始神三重天的菲克将他肉身、灵魂一并重创,此时他灵魂祭台依然有碎纹不曾恢复,好在因为血精石的存在,他神体如今痊愈了。

当初灵魂祭台受创,他强行以不死魔血贯穿空间,脑海中所想的方位便是此地——当年灵魂降临之处。

他落入那血池中,血池内的血水当年让他脱胎换骨用尽,此时早枯了。

他便在池子中以血精石逐渐恢复,直至今日肉身重新痊愈,但灵魂祭台内的裂纹,却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恢复。

看着血池,看着头顶交错的蜘蛛网,看着满地灰尘,他沉默不语。

一晃数百年,当初他灵魂降临,落入那名探查古迹的石岩体内,以他之身行走世间,一步步成长,慢慢强大,最终达到虚神三重天境界,成为广袤星海一颗耀眼新星。

时隔多年,他重返初始地,禁不住唏嘘感叹。

起身,他低头看着血池,心神一动,挥手一扬。

血池上覆盖的灰尘全部吹散,血池池底洁净的显现出来,一个奇妙瑕的图案烙在血池底部,当年他不曾在意,今天却看的仔细。

那图案和血盾上的图纹有着九成相似,中央也有血色云团标记,自然便是嗜血一脉独有,那印记有着奇妙的魔力,内部直接渗透向地底万里,隐隐和神恩大陆本源达成联系。

这是一种玄妙瑕莫测的奇阵。

以他如今的见识,都不能勒破奇阵奥妙瑕,这阵法此时残破了,明显不能使用。

他心里雪亮,这阵法将他灵魂牵引而来,耗费了神恩大陆的本源,阵法失去能量最终承受不住崩溃,可他灵魂还是过来了。

施法者应该是黑暗魁首烙猡,烙猡应该还借助于了血纹戒的奥妙瑕,加上本源,才完整如此惊天之举。

盯着奇阵看了一会儿,他摇了摇头,暗中联系血纹戒,戒灵并没有反应。

皱了皱眉头,他试着运转灵魂祭台,催发奥义,却顿觉脑海一疼,祭台传来咔嚓脆响,当真吓了他一跳,急忙收敛心神,不敢再尝试。

菲克对他下杀手的时候,曾催动金色碎光进入他祭台,要剥离他灵魂遁出祭台,直接导致他灵魂祭台重创,以至于如今奥义不能运转,一旦强行催发,祭台便如散架般咔咔脆响。

奥义暂时不能使用,也意味着他难以重新贯穿空间通道,暂时不能离开。

修复灵魂祭台的奇物他知道不少,但他手中却没有,他只有前往魔血星找芙薇、商辰、血魔众人,才能得到这类奇物,滋养祭台,将那些裂纹愈合。

他并不担心玛琊星域的战局。

沙鞪、武枫那些人援军在他遁走前便赶来,崩溃的绝对会是神族族人,不会是玛琊星域的那些人。

如今灵魂祭台重创,奥义不能动用,他一身精妙瑕法决大大限制,只能以强悍肉身活动,他暗暗思量着,想着用什么办法将和魔血星的那些人联系上,弄些修复灵魂祭台的奇物过来。

回头又望了一眼石洞,他便淡然一笑,眼神奇异的走了出来。

一如当年。

他还记得当年从石洞走出,第一眼瞧见墨家的墨颜玉小姐,引起一连串纠纷,如今回想起来,只觉好笑。

“咦!”

呼吸着清新空气,他神情微动,脸上先是一惊,旋即反应过来,禁不住呵呵轻笑。

幽暗森林的天地灵气极为充盈,竟然和二级、三级生命之星的天地能量快差不多了,与当年相比,要浓烈数十倍都不止,所以他先是惊讶,然后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他哑然失笑,在幽暗森林内漫无目的走动着,暂时放下内心烦躁,寄情山水美景之中。

出奇的,当他彻底放松,不再为灵魂祭台受伤暴躁烦恼的时候,他那有裂纹的祭坛隐隐传来的刺痛感,仿佛消失了一般。

他神情动容,像是体悟到什么,越发放松自己。

幽暗森林一如以往,这里有妖兽活动,自然便有武者冒险过来捕猎,他一身黑衣,孤身一人在森林中漫步,将气息收敛,往往会引来那些捕猎者的觊觎之心。

只是,当那些心怀异心的捕猎者要出手之时,他只要一皱眉,稍稍显露一丝丝的气息,那些人便魂飞魄散,如丧家之犬逃遁。

等阶的差距实在太大,即便是他灵魂祭台破损,不敢轻易动用奥义,只要将神体内力量催动一丝,对那只有人位、百劫的武者来说,依然如神魔之力,只能恐惧败退。

他一路游荡,刻意不去想灵魂祭台的创伤,不动用灵魂神识,只是漫不经心漫无目的的游荡。

虽说漫不经心,可他的方向,却不知不觉间和当年所走的一致,当年被墨家擒拿,受辱做药奴,最终借助墨家和白刃玉蛛的战斗逃窜,那一条条路线,如今被他重新走过……

当年他刚知晓穴窍精妙瑕,以穴窍吸纳精气拥有一丝元力,忍辱负重强大自身,最终脱身存活下来。

隔了两百多年了,如今他达到虚神巅峰,只需洞察生命、死亡奥义真谛,便能突破始神,这么一比,简直一天一地,恍如隔世。

他不动用灵魂祭台,不施展奥义,却可领悟奥义,他一路行来,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在生命、死亡问题上深入的思考,精神渐渐恍惚,仿佛入魔了一般。

他自身却犹不可知,只是一路行走,思索的眼神带着深深的迷惘。

这一天,他走到一株苍老的古树处,他忽然停了下来,怔怔出神。

他记得这株树……

当年他在附近修炼过,在这里他有了第一个女人,一个叫迪雅兰的女佣兵,也见着了一个让他首次心动的女子,那女子叫穆语蝶。

一幕幕往昔在心间流过,石岩梦呓般顿足不走,如在虚幻和现实中分不清真实,在生命、死亡中流连忘返。

当年茂密的大树苍老了,在生命轮回中走向衰落,大树枝头枯黄干瘪,如迟暮的老者,将慢慢走向轮回尽头,在那古树后侧,传来潺潺水流声,隐隐可见几间竹屋,竹屋处在条条小溪流中间,屋前种植着花草。

悦耳清婉的琴声,从一间竹屋内传来,琴声一响,石岩便轰然一震。

他双眸露出不可思议的神光,如梦游般步步朝着那竹屋行去,表情变得怪异到了极点。

这琴声……一如当年,那么的熟悉,如来自梦境中的声音,他一时间分不清真实和虚幻了,只是盯着那竹屋,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他走到竹屋前,神情恍惚的推开竹门,便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背对着他,面朝一扇窗户安静弹琴,似乎不知他行了进来。

那老妪脖颈上布满皱着,老态龙钟,一头白发垂在腰际,体内传来不弱的力量波动,可生命气息却衰竭到了极点,这是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征兆。

他深深看着老妪,眼神变得极为奇怪,静静听着琴声,一言不发。

老妪一曲奏毕,轻叹一声,声音沙哑道:“琴也听了,请离开此地,别打搅老妇清净。”

石岩沉默不言,脚下如生根,一动不动。

老妪心中动怒,咳嗽了一声,转动身子回来,她脑海轰然一震,指着石岩浑身剧烈颤抖,满脸皱纹如沟壑,张口欲说些什么,却哽咽着说不出声,而眼泪已止不住,比话语先行。

石岩深深看向她,脸色怪异之极,双肩微颤,许久许久之后,才轻声一叹,“没想到竟会是你。”

“没想到竟会是你。”老妪终于哽咽着说出话语,她脸颊早已被泪水打湿,容颜苍老,却能瞧出当年她必是绝世美人,她惨然一笑,“能在老死前再见你一面,我总算不会抱憾终身,两百多年了,你依然如旧,一如当年初见,分毫未变,而我却耄耋迟暮,就要老死……”

“迪雅兰呢?”石岩叹了一口气。

“她未能突破天位,寿龄已尽,先我一步而去。”穆语蝶笑容苦涩,指着旁边的一间竹屋,“她之前居住那里,与我一同做伴,三十年前老死。”

“何必?”石岩摇了摇头。

“我只想有朝一日重见一面,即便见不着,也能有回忆可见。”穆语蝶咳嗽着,垂头道:“你真该早点来,那时我还没这般苍老,还能见人,现在你一定很失望。”

“何必?”石岩继续叹息。

“我只想告诉你,当年我错了,我被仇恨蒙蔽了心灵,未曾能抓住你,为此我悔恨了两百年。”穆语蝶柔声道。

“前尘往事早已湮灭,我早不记得你的错误,只记得……你曾让我心动过。”石岩沉默许久,静静放下一瓶丹药,道:“此药能补充你生机,增进你寿命,希望……还能再见。”

话罢,他看了一眼迪雅兰曾居住的竹屋,喟然一叹,拧出一坛烈酒猛灌,一边豪饮烈酒,一边步履跄踉地往外走去,纵声高歌,“生死之间,幻生幻灭,天地浩淼,宙宇亘古,有缘自能再见……”

生命和死亡轮回秘境奥义真谛,在他心灵识海流转不休,以一种飞快速度精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