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座位之争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8 字数:3244 阅读进度:1478/1845

石岩走出密室。

室外,沙鞪、武枫、莫雬、焦山、焦海等人面色苍白,看他的眼中暗含一丝惧意。

之前在室外,沙鞪众人如同经历一场生死争斗,因离密室较近,当室内传来那股狂烈吞噬气息,这几人主魂顿时摇晃不定,一副要从祭台冲出的架势。

就连他血肉之躯蕴藏的力量,也都滚动如潮水,神力如溪流,要归入大海一般。

沙鞪等人苦苦支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主魂和体内那波动给平复下来。

他们自然知道是谁造就这一切。

“你们?”石岩讶然,看着沙鞪各个脸色苍白,额头冒出冷汗,一怔道:“不会是因为我吧?”

沙鞪众人苦笑点头。

“石岩,刚刚……那便是嗜血的吞噬奥义吗?很可怕!”武枫忌惮道。

“我的灵魂和神力都变得不受控制,差点要融入密室,真是噩梦一般的恐怖。”莫雬心有馀悸道。

“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的人在等候着你。”沙鞪脸色一正,沉吟一下,提醒道:“千幻宗、碎殿、天水宫都是宇宙中极强势力,我们和他们相比要逊色不少,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我们之所以不受神族侵害,都是因为和他们结盟。而他们三方,才是这联盟的中坚力量,因为在他们三方中,有……达到不朽的强者存在。”

“是真正不朽,而非星火那一类只迈入半步者。”莫雬补充。

石岩神情一动,暗暗点头。

“我爷爷也有不朽意境,和那星火一样只是伪不朽若不然我们黑河星域神族怕是不敢太过分。”莫雬又说了一句。

莫雬爷爷为黑风老怪,在黑河星域为真正的霸主,门徒万千,各方势力以他为尊。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物,也仅仅只是半只脚迈入不朽而非真正不朽强者,伪不朽和真正不朽之前,也有着巨大鸿沟,绝非只差一个“伪”字那么简单。

直到如今,石岩所见真正不朽强者,也只有天妖族的圣祖青龙。

就这么一个而已。

千幻宗、碎殿、天水宫有不朽强者,这才能称为真正顶尖势力,这三方能关乎星海一股不容小视力量若能得到,对他大计有着巨大功用。

“我这就去。”石岩点头,冲沙鞪众人道:“放心,我自然会帮你们解除星域危机。你们能千里迢迢来玛琊星域助我,我自然会回报,出一份力。”

沙鞪众人勉强一笑,轻轻点头。

一道电光闪过。

石岩忽然在殿堂内显现出来,视线在那些人身上一扫微微一笑,直接选了一个位置坐下。

这殿堂中央摆放着一张张椅子,椅子上共坐着十二个人,都是各方势力派来的代表,端详他和黑格一战,能够有资格坐下者都是一方势力代表,为首脑,他们带来的徒儿扈从则是没有资格。

古灵和塞西莉亚也只有在殿外后侧站着的份儿,不够资格坐下来。

穆维、焦木、白业枫也为一方星域代表,同样的,也获得上座的资格。

只是,这座位……显然也有尊卑之分。

千幻宗的古莲、碎殿的邢铭和天水宫的莱娜,便是坐在上席仅次于主席的位置,而穆维那其余势力来人则是坐在下席。

主席的位置本空置着,石岩一过来,所选的方位,便是那主席的位置,还在古莲、邢铭、莱娜之上,毫不客气。

古莲、邢铭、莱娜和那些势力来人,见他大马金刀端坐首席主位,都是眼睛一眯,神情中露出一丝奇异色泽,似乎……觉得他并不够格。

众人将首席位置留下,也是存着考校他一番的想法,如果他已登上嗜血一脉尊主席位,自然有资格坐在首席,若是没有,在他们来看石岩便是接受了嗜血传承,也仅仅只是一个小辈,暂时还不配坐上高台。

古莲等人都眯着眼,神情耐人寻味,没有人先出言讲话。

石岩到来以后,本来喧嚣的殿堂突地沉默起来,各方豪雄齐齐静默,只是古怪看向他。

“当真狂妄。

一个低微声音,从碎殿邢铭后方一角传来,那是邢铭带来的堂侄,邢羽,虚神二重天境界修为。

邢羽很有天赋,深得碎殿殿主青睐,这邢羽很年青,修炼时间并不长,却已达到虚神二重天。

如果邢羽年岁更大一点,突破到虚神三重天,那上次古大陆一行定然有邢羽一个名额。

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三方势力来往频繁,小辈之间常常有互动互通,这三方还时常举行小辈切磋奥义的试炼会,因此,这三方小辈相当熟悉。

邢羽在三方一次试炼会上,初见塞西莉亚便惊为天人,为塞西莉亚妩媚艳丽倾心不已,曾经有一段时间邢羽死缠烂打追求塞西莉亚,却被塞西莉亚明确拒绝。

但邢羽此人并不气馁,每次只要遇到塞西莉亚,总会想尽办法接近,大献殷勤,希望能获得佳人垂青。

他对塞西莉亚的追求,千幻宗、碎殿、天水宫三方人都心中明了,碎殿那边,甚至默许此事,觉得他若能将塞西莉亚追上结合一块儿,有助于拉拢莱娜,对碎殿不是一件没事。

也是如此,最近几年邢羽愈发热情,对塞西莉亚纠缠不休,让塞西莉亚烦不胜烦。

很多人说塞西莉亚明知古大陆凶险,也非要进入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便是要躲避邢羽此人纠缠。

邢羽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时常对人吹嘘,说什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话,说塞西莉亚对他也有好感,只是女儿家脸薄,不好意思承认罢了云云,一副吃定塞西莉亚的架势。

可这趟塞西莉亚从古大陆返回后,便明确向外宣告,说邢羽为一只臭苍蝇,说只会让人恶心,摆明了要让人分清她对邢羽没有丝毫的好感。

邢羽以往自吹自擂的话语,瞬间成了三方势力的一个笑话,每当有人见着他,便会出言调侃,让邢羽颜面尽失,只骂塞西莉亚是贱人,甚至污蔑塞西莉亚放浪之极,面首无数种种。

邢羽始终不明塞西莉亚为何要坚决和他撇清关系,以不惜让他丢人的方式,也要众人分清。

直到他见着塞西莉亚看向石岩的目光,那种深情,那种痴迷,邢羽终于找到了原因,知道古大陆一行,塞西莉亚和石岩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他自然忌恨在心,将一切仇恨瞬间归咎转移到石岩身上。

因此,他见石岩不客气端坐首席位置,见一众老辈没有讲话,而是神情古怪,竟福至心灵的意味出了点东西,恰到好处来了这么一句:“当真狂妄。”

这句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说出了很多老辈不好明说的话,让邢铭都心中一喜,暗赞这小子机灵,知道该在什么时候由什么人说什么话比较合适。

邢铭眼睛一眯,微笑呵斥:“石岩为嗜血一脉未来的尊主,身份地位足够,有坐首席资格,你小子别胡说八道。”

邢羽在邢铭身边多年,岂会看不出他心思,哼了一声,佯装愣头青道:“叔叔也说他只是未来的尊主,这不还八字没一撇的么?在没有坐上嗜血一脉那位置之前,他只是一个小辈,有什么资格做首席?”

邢羽话到后来声音提高,远远瞪向石岩,眸中暗含一丝得意,悄然扫了一眼塞西莉亚。

塞西莉亚艳丽的俏脸泛出一丝恚怒,冷哼一声,低骂道:“这混蛋故意找茬!真不是东西,烦死人了。”

古灵美眸灵动,娇声轻笑,压声说:“邢羽的确不是东西,不过他这番话倒是没有说错,那石岩……分明和我们一样为小辈,就算是他是嗜血一脉的人,也顶多有一席之地,凭什么坐首席?”

“他,他将来会是嗜血之主,自然有资格。”塞西莉亚强辩一句,也觉得理由似乎不太充分。

“我觉得这次邢羽说的很对。”

古灵抿嘴,轻声道:“你看那些老家伙都不讲话,显然也都认为石岩资格太浅,他们那些家伙对身份地位瞧的极重,之所以不好意思坐上首席位置,只是因为觉得自身身份地位没有高出众人一筹,所以那位置便空了出来。那石岩,不是狂妄跋扈,便是分不清形势的愣头青,竟然大马金刀端坐首席,他还真敢啊!”

殿堂内,诸位老怪都奇怪的沉默,默许邢羽在那儿呱噪,指责石岩狂妄自大。

邢铭除了初始呵斥一句,便没有接下来的表示,显然邢羽的出头暗合他的心思,老一辈的人对身份位置看的极为重要,除非境界、身份、地位大大超出他们一筹,不然端坐首席他们会极其布满。

如果今天过来的,是嗜血一脉的玄河、腓烈特等魁首,坐那里他们屁都不会有一个。

可石岩,在他们眼中的确不够格。

所以他们任由邢羽继续吆喝,一个个皱眉沉默,眼神飘忽的在石岩身上扫来扫去,似乎在等石岩主动挪位置,从主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