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戒灵的执念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8 字数:3358 阅读进度:1483/1845

巨澜星地宫深处。

巨澜商会会长端坐在水潭中央,手持一个天香安神玉淬炼的玉匣子,俊美的脸庞布满凝重之色,双眸开阖间隐隐有雷电狂蛇疾射。

雄阔宫殿墙壁纹刻的数万禁制图阵,此时忽然焕发五彩缤纷的能量光波,那些墙壁上繁琐古朴阵法如鲜活过来,或是如山川巍峨,或是如海洋沸腾,或是如云团飘忽……

其中许多古朴奇阵,本为天然形成,为世间阵法极致,被此人以巨资收购,令商会阵法宗师将那些天然奇阵直接挪移而来,烙在那墙壁壁画中。

此人沉默许久许久,忽然将那玉匣子掀开。

出奇的,玉匣子竟空无一物!

他却眼眸爆出奇光,神情痴迷甚至狂热的摩挲着玉匣子内部,仿佛……里面有一样东西存在着,却肉眼难见。

他摩挲的是那么专注痴迷……

无数禁制、奇阵闪烁着斑斓波光,光束如道道河流,在此人头顶交汇。

一条七彩水泉神奇浮现出来,其中蕴含天地至深奇妙瑕,那水泉从此人头顶方向垂落,七彩水泉猛地灌入他手持的玉匣子。

只见那本来空空荡荡的玉匣子内部,被七彩水泉一冲,一样本来如隐形的物质,突地就显现出来。

那是一根青黑色骨头!

骨头长半米左右,骨质青黑,表面布满天然花纹,呈尖锥形,一端锋锐,一端粗钝。

一见那骨头浮现出来,巨澜商会会长脸上骤然涌出不健康的红润,那是一种极端痴迷疯狂神色!他死死看向那根骨头,俊美的脸上甚至连青筋都绽了出来!

他白皙手指剧烈颤抖着,强压着内心激荡狂喜,伸手一点点触摸那根骨头。

在他手指离那骨头极近之时,一股吸力倏然传来,如磁石吸引铁精。

“啪!”

他手指被紧紧吸在那骨头上!

突地,他全身猛烈震颤摇晃,体内神力疯狂流失,就连血肉精气都极速消失。

那张俊美的脸庞,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苍老,在霎那间,他竟已有了白发!

他眸中显出彻骨恐惧,心念变动间,一口鲜血喷出,那根紧贴骨头的手指,被他一刀斩断!

“啪嗒!”

玉匣子盒盖重新封闭,他头顶七彩泉水停止灌泄下来,他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惨然恐惧,嘴角鲜血不止。

他端坐在水潭许久许久,将千百年来珍藏的灵药一一取出吞咽,脸上的皱纹和头上白发逐渐消失,他苍老面孔重新年青起来,失去的力量也被慢慢补充。

他脸色依然苍白,眼中满是苦涩费解,摇头喃喃低语:“还是不行,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如此可怕?”

光怪陆离的空间乱流深处。

无数流光穿梭飞掠,无数阴寒冷冽罡风肆虐,能让任何灵魂瞬间陨灭,众多狂暴大爆炸在各个角落发生,永不会休止一般。

这里没有能量,没有空气,没有日月星辰,是死寂狂暴绝灭的虚空缝隙,为天地间最为奇特凶险之处。

除了修炼空间奥义,并且达到一定精湛境界者,一般人绝不敢涉足此地。

这里,意味着死亡,意味着亿万年的孤寂。

若是不能找寻到出去的入口,便是达到始神三重天境界的强者,也会迷失其中,渐渐消磨掉一身能量,直至最终归墟消亡。

此时,在一处爆碎的虚空裂口处,却有一道身影停滞不动。

他平静的停在没有重力的虚无,不远处有狂暴的极寒罡风,身后有奇诡流光交织蔓延,一点点朝他靠近。

前方,为恐怖的爆炸力场,能碾碎所有生灵血肉,灵魂都不能避免。

他没有多久的时间停留。

他很冷静,冷静的看着身旁种种变化,看着渐渐接近的凶险,皱着眉头沉吟着什么。

许久,他取出一个玉匣子,以天香安神玉炼制的玉匣子,其中盛放着一根手指,佩戴了血纹戒的手指,属于嗜血的手指!

他之所以来此地,是因为这里不会被任何势力任何强者探测寻觅到,他需要一个绝对安全安静又能安心的区域,来认真想些事情,来认真做点事情。

嗜血八扈从分属八方,腓烈特、玄河倾向他继承嗜血传承,执掌嗜血一脉,力抗神族。

这两人极早便在关注他,帮他默默安排着一切,最早他从神恩大陆遁离烈焰星域,那处残破阵法,似乎都有两人和烙猡的影子存在。

再往前,幽暗森林石洞的血池,也是烙猡和戒灵的布置,将他灵魂从另外一个宇宙牵引而来。

他有种人生被规划,有种身上被拴着绳子,如傀儡般按照别人剧本步步迈进的无奈颓丧。

他不想要这种生活,更加不想这种事事被人预定的感觉!

他要暂时脱离那束缚一刻,仔细想清楚,想想未来的人生该何去何从,该如何来对待和嗜血一脉的关系。

御魂系的首脑,以穆维、白业枫为傀儡要夺取嗜血手指和血纹戒,显然不想他登顶,不想他成为嗜血一脉实质领袖,也有可能纯粹只是为了血纹戒和那根手指……

玉匣子被掀开的那一霎,黑铁城数十万生灵丧生,动静之大超乎想象。

在任何一个生命之星,甚至在荒芜的陨石上,他若再次开启玉匣子,都有可能被人立即感知。

出于种种原因考虑,他来到了此地,来到了空间缝隙,宇宙间最为凶险神奇之地,这里,任何**力的强者都不能将其锁定,不能知晓他做些什么。

他摩挲了一会儿玉匣子,尝试掀开盒盖。

出奇地,和武烈当初不同,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便直接将盒盖掀开。

他顿时惊呆,眼中突显不可置信奇光,呆呆看向那玉匣子,内部,只有血纹戒,那根手指似乎凭空消失了。

这次玉匣子内没有冲天煞气浮现,也没有任何生灵遭殃,看着那血纹戒,他一脸恍惚,茫然愣了半响,下意识的去触摸血纹戒……

“咦!”

他猛地惊住了。

玉匣子内那手指依然存在,血纹戒依然套在其上,所以才没有被他立即拧起!

那根手指分明存在盒子中!

他能触摸到,却看不见,那手指似乎不折射也不反射光,似乎处于隐形状态,眼睛瞧不见,灵魂神识也触摸不到,只有用手去碰了,才会发现它就在那里。

极其诡异。

他摩挲着那根看不见只能触及的手指,轻抚着血纹戒,灵魂意识一遍遍呼唤,呼唤戒灵,要重建和戒灵间的联系。

戒灵始终没有反应。

他沉吟着,指尖一滴殷红魔血破皮裂出,突然滴在血纹戒上。

一缕血雾从戒面袅袅冒出,旋即,血纹戒久违的魂念重达他脑海。

“我只有一个主人,永远都只有一个主人……”

戒灵轻声细语,却不断地重复,念头坚定如一,似乎永没有变过。

石岩忽然沉默。

他明白了过来,眼神幽暗难明,轻轻叹息。

从他得到血纹戒,从戒灵第一次出现,一直到今天,戒灵从未主动称呼他为主人,戒灵由始至终没有真正认同他的身份。

戒灵以前与他一道,或许以为嗜血真正消亡,世间不留丝毫痕迹,所以伴随在他身旁,将他当成嗜血寄托。

然而,当戒灵见到那根嗜血手指起,所有一切都为之改变……

“和我好好说说吧。”他传讯。

戒灵停止重复低语,数秒后,缓缓道:“最后一份记忆回归,融合以后我就知道主人骸骨不会灭,他骸骨分裂散落,流荡在苍穹尽头,星海各个虚无角落,一部分骸骨被那些人得到,还有些骸骨依然未曾被发现。”

“你没必要切断和我联系,你忠心侍主,我能理解。我也从未勉强过你,你只当他为主人,这也由你,甚至……我可以帮你寻找他的遗骨。”石岩皱眉道。

血纹戒戒面血光闪耀,戒面上繁琐神奇纹线蠕动着,石岩的一番话,似乎令戒灵激动起来,它突生奇妙瑕变化,极快回应:“你若能帮我寻到主人遗骨,我便继续帮你,我能助你登顶。”

“能否和我说说他?他从何而来,如何将你炼制出来,他……究竟什么身份?”

“主人便是主人,我只是戒灵,无法洞悉主人神秘,我只是由它炼出,我之前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

“嗜血一脉八大魁首,都叫做什么名字,都是什么身份?有几人丧生,有几人依然存活,这你可知?”

“你帮我寻到一截主人遗骨,我便答你这问题。”

“如何寻?”

“我能感知主人气息,在这里极远之处,便有一截主人遗骨,你去帮我寻来。”

“这里?虚空夹缝?”

“就是这里。”

“你指引方向。”

“好。”

“再问一句,他的遗骨为何有时瞧不见,灵魂不能感应,只能触摸?”

“因为主人掌握了一种力量,那种能量,在世间无尽生灵中,仅仅只有主人一人理解并掌握,主人之所以消陨,也和那种能量有关。”

“什么样的一种能量?”

“你暂时不用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