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四十六章 血诏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8 字数:3338 阅读进度:1486/1845

一扇光门闪烁着蒙蒙光泽,一道雄健身影一闪而逝,瞬间穿梭。

幽幽暗影鬼狱深处,一颗天蓝色星辰仿若奇妙颤动一下,星辰地心深处,一道白灼奇光浮现,从中走出一人。

这里是神恩大陆中央,是那星魂本源所在之地,石岩副魂便处在其中,和星魂合一,暗中主宰着大陆。

他本体浮现出来,筋疲力尽瘫软在地,一丝劲道没有。

虚空乱流太过凶险恐怖,在里面他耗费了所有力量,最终以最后一丝残力打开通道,以主魂和副魂间的联系,直接返回此地。

此时,他浑身神力枯竭,凝神变幻神识念头,一缕意识冲入幻空戒。

一块块神晶倏然飞逸出来,众多神晶悬浮着,在他身侧堆砌,如一座座晶石山峦,藏匿在星魂内部的副魂,蓦地跳跃而出,瞬间变幻成一簇簇火焰云团。

火焰云团将神晶裹缚住,汹涌焚烧,将内部神力蒸发,变成浓烈如水液的灵力,缭绕在石岩身侧。

他幻空戒神晶有数百万块,此时全部都被取出,他全身被神晶填满,神晶则是被天火焚烧。

一丝丝精纯能量滋润着他干枯的神力古树,温养着他疲惫身躯,他浑身清凉,如沐浴在灵气海洋,心神安定下来。

“剑盾的奥妙,现在你可以和我仔细道来了吧?”保持着姿势不动,他和戒灵建立联系,“那血剑和血盾都是嗜血当年手中利器,究竟有何强大功效?”

“确切的说,剑盾都是主人早期持有之物,主人后来奥义达到神秘不可知境地,已不再借助于器物。”戒灵回应,停了一段时间,道:“放开心灵,我拓印奥诀入你灵海。”

石岩于是放开心灵,深吸一口气,将脑海紊乱思绪斩断。

一**玄妙记忆印诀,忽然在他脑海扎根,烙印在他记忆深处,让他瞬间便知晓剑盾奇妙。

他眼神恍惚,脸上布满凝重惊讶之色,陷入沉思,在默默体悟剑盾的奇妙。

在此过程中,他神体血肉筋脉颤动着,饥渴的吸纳着百万块神晶散逸出来的精纯灵气,恢复着力量。

那血剑和血盾,忽然在他头顶出现,他灵魂祭台最上方主魂额头印记绽出一缕血光,血光冲入血盾,那血盾盾面花纹印记蠕动着,如变成活物,猛地覆盖下来,罩在他全身皮肉上方。

霎那间,血盾衍变成一具极为贴身的暗红色甲胄,那甲胄布满血纹,在他胸口、双肩、后心方位浮现五团血云,如五张狰狞血口,那血云还在缓缓变幻着,蕴含着无尽奇妙。

全身七百二十个穴窍,每一个穴窍都和这甲胄联系起来,那种吞噬死亡精气的神奇,像是能借助于血盾成倍体现。

血盾化为甲胄,变成他肉身最坚实的壁障,甲胄承受攻击时,能将攻击蕴含的所有力量吸纳,直接导入他穴窍中央。

除非对方境界高深之极,远远超出他境界修为,一击之力便能将其至于死地,否则甲胄都能承受,并且吞噬其爆发出来的力量。

血剑剑体填满猩红眼睛,那猩红眼睛乃一名名曾经在嗜血手中惨死者的眼球,留有那些强者无尽怨毒、忌恨、绝望、暴戾负面情绪,能够以他体内魔血激发,一滴滴魔血逸入眼睛中,才能将血剑真正激发开启。

血剑不但锋利之极,还具有能直达对方灵魂深处的强悍,能粉碎斩断灵魂祭台,将对方主魂被塞满负面恶念,直接炸裂掉。

血剑能灭魂,也能配合御魂奥义施展奇妙,瞬间将对方魂魄束缚混乱,在魂魄内部烙上奴印,令对方永远成为奴仆,永不会醒转过来。

血剑和血盾,一主攻,一主防,为嗜血早期利器,与他征战天下,留下赫赫凶名。

然随着嗜血境界提升,渐渐摸索领悟不可知神秘力量,血剑、血盾被他舍弃,他只是以肉身、灵魂爆发力量,便无敌于天下,种种奥义浑然天成,信手拈来,无迹可寻。

地心深处。

石岩一边默默体会着血剑、血盾奥妙,一边在借助于百万神晶恢复神力,闭关苦修。

此时,他副魂将那百万神晶焚烧化为浓郁能量以后,并未重返星魂晶体内部,而是化为缕缕火苗,在他头顶跳跃不断。

他和黑格一战的感悟,虚空乱流的艰难经历,对血剑、血盾的认知探索,种种心境的变化,让他生命形态如升华,连带着,他那副魂对天火的认知似乎也更进一步。

青色的灭世雷炎化为青色闪电交织碰撞,飞溅出亿万碎裂电芒,亮银色的九幽噬魂焰涌现魂灭气息,能湮灭灵魂,将灵魂消散,莹白色的玄冰寒焰阴寒彻骨,化成朵朵冰莹雪花……

灭世雷炎、九幽噬魂焰和玄冰寒焰慢慢交汇,三种火焰诡异颤动着,以那玄冰寒焰为引子,将寒气渗透想灭世雷炎和九幽噬魂焰。

三种火焰都带有一丝阴寒气息,三者渐渐靠拢,以一种奇妙难明的方式,慢慢走向融合之路。

这次本源火焰的融合,归功于他始界的突破,对天地规律对星空对生死奥义的勒破认知,待到他见识增长,生命升华,眼界便开阔,对本源的理解愈发深刻。

他在稳固始神境界,在体悟血剑、血盾精妙,在融合本源天火。

此时,外界却发生许多奇妙之事。

……

火雨星域。

一处幽暗奇妙之地,郁珊、肖恩、萱绯本被困着,被神族无情打压追杀。

然而,待到玛琊星域一战大捷,神族败退,重新聚集力量之时,他们便暂时脱离险境。

神族长老会传下号令,将那些对别的星域大肆入侵的族人召回,报复蛊神教、武家、焦家对神族的挑衅,在火雨星域活动的神族族人,也被召唤而回,火雨星域危机忽然解除。

郁珊、肖恩本来已被逼入绝境,因为神族的退兵,他们皆是欣喜若狂。

他们准备喊本尼去火雨星域腹地,为他们继续练兵,为火雨星域的未来战斗打下根基。

可待到他们寻到本尼之时,却忽然惊住,神情骇然。

荒寂的乱石堆中,本尼眉心血色印记旋动着,一股股莫名力量从中激发出来,形成道道虹光照耀天际,本尼体内力量被迅速抽掉,强行被扯入那印记之中。

印记吸纳他的力量,如打通一扇门,只见在本尼头顶上方,一个不大的血色漩涡诡异的出现,其中突生强悍吸附力,竟应该算是将本尼扯入其中。

在郁珊、肖恩惊惧的注视中,本尼消失在那血色漩涡,那漩涡,也旋即消失。

此地为火雨星域边缘,为极为荒寂枯竭之地,虚空封闭,根本没有一处鲜为人知的通道。

可那漩涡,却硬生生将本尼带走,不知它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它消失何处。

同样的一幕,在这浩瀚星海许多区域发生。

在石岩重返神恩大陆前,处于不死岛苦修的莉安娜、费兰、卡托三人,也都是眉心血色印记抽取他们的力量,激活了印记之力,引得三个血色涡旋在他们头顶浮现出来。

莉安娜、费兰、卡托三人,莉安娜当时还在为魔族、妖族练兵,正狰狞的发怒,然后眉心一疼,便身不由己的促成了漩涡出现。

他们三人都消失在血色涡旋。

同样的,无尽海的杨青帝,眉心也有印记出现,他也被涡旋带走。

玛琊星域魔血星上的血魔,在苦修之时,也同样轰然一震,眉心浮现印记,旋即浑身力量被抽,在头顶形成血色涡旋,进而消失其中。

他们并不知道,在星海各个角落,与他们一样修炼八大奥义,眉心形成血色印记者,也都莫名的印记发痛,汲取神体之力,引得血色涡旋出现,进而莫名消失。

那是血诏!

是嗜血一脉回归圣地的血诏,不论他们人在何处,都能通过血诏直接召唤回来。

……

黑暗深渊内部,无尽辽阔血色海洋中。

本尼、莉安娜、费兰、卡托、杨青帝、血魔六人,全都出现在血色海洋,处在六座不同的骨岛上。

本尼在毁灭之岛,莉安娜在黑暗之岛,费兰在腐蚀之岛,卡托在混乱之岛,杨青帝则是在绝望之岛,而血魔,则是在死亡之岛。

在他们身边有很多人,那些人来自于不同种族,境界高低不等,却和他们一样额头有印记,和他们修炼同样的奥义。

血魔从血色涡旋落下,直接出现在死亡之岛,他初一落下,许多岛上的人纷纷露出惊容,主动避让开来。

血魔一头雾水,落在岛上后却轰然一震,看着那些一个个眉心有着印记,身上分明有着和他同样死亡波动的人,顿时惊的目瞪口呆。

“前辈,你是我们不死魔族族人?”一个只有神王境界,却分明为不死魔族的青年,神情一喜,主动靠拢过来,恭敬的说道。

“不错。”

血魔点了点头,视线一扫,发现这岛屿上有数千来自于不同种族的武者,那些武者境界有高有低,高的和他一样在始神境界,最低境界者只有真神而已。

但每一个眉心,都有血色印记浮现,一闪闪的显现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