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惊变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9 字数:3395 阅读进度:1499/1845

绝望骨岛。

一道道血光中蕴含生命希望,血光如附有生灵意念,化为不灭业火,焚烧灰暗。

杨青帝神情冷峻,嘴角噙着冰寒,猩红眼眸中,溢满不屈信念,那是无数战斗积累的必胜之心,是狂热的战斗之血。

在他头顶,绝望如漆黑天幕,囊括苍穹,然而,内部却有一缕希望如圣火熊熊,激烈焚烧,汹涌滚烫。

绝望奥义瞬间升华,他周身泛出狂暴能量波动,全身骨骸如爆竹炸裂,肉筋都充溢了滚滚力量,极短时间内,他战斗力又再次攀升一筹!

玄河目显奇光,赞道:“他突破了!”

石岩惊骇之极,凝神一望,赫然发现杨青帝灵魂祭台骤然浮现。

那祭台剔透明净,如一块完整白水晶,识海、奥义、虚界、主魂缩成一层层,处在干净祭台每一层,相互间被天地能量凝结的电芒连接,祭台如被淬炼,发出耀眼的光辉。

光辉炫目,杨青帝神体骤然一变,激发魔血,化为不死魔体,浑身倏地布满甲胄尖刺,狰狞可怕。

霎那间,杨青帝力量境界攀升全新天地,脱胎换骨,愈发强悍恐怖。

他绝望意境中滋生的那一缕希望,更加的具有可怕力量,渐渐地,那一缕希望如驱散他的绝望,由希望凝聚的不灭火焰,以更为凶猛的炎热,将巴库的绝望灰云给焚烧掉。

巴库眸中绽出惊悸,似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满脸烦躁暴怒。

在他眼瞳深处,一丝惧意逐渐浮现……“此人锐气已失,这一战胜负已分。”玄河摸了摸下巴,洒然笑道:“看来,你这趟能轻易获得尊主一位,嗯,也是你自身幸运,竟给你寻到了森罗的力量奥义精魄。”

石岩眉头并未舒展,遥遥看向远处,道:“那几处胜负没有分出呢。”

“托雷、邦腾都是始神二重天,为了栽培他们,我和腓烈特煞费苦心,将许多元始级材料用来给你们淬炼体魄,增强境界体悟,他们不会败。”玄河轻松道。

玄河一挥手,一条血河从他掌心延伸出来,直通向前方腐蚀之岛。

他笑着在前踱步,一脚落下,那血河骤然收拢,以远处腐蚀之岛为方向,血河奇妙收缩,将他直接带向那腐蚀之岛。

石岩神识微动,深深看向那血河,暗暗惊奇震撼。

那血河如由玄河灵魂力量凝炼而成,他用心体味,竟发现血河内部如有玄河肉身骨骸形成,若闭上眼睛,他会觉得那血河就是玄河,血河内的生命磁场,气息,灵魂波动,和玄河神体的感觉并没有区别。

血河,仿佛就是玄河的另外一具躯体,如同一具化身。

传言不死魔族的族人,达到极深的境界高度,一滴鲜血就会化为一具肉身,就算是全身焚灭,只要还有一滴魔血存在,依然能凭借魔血重炼躯体,只要力量充盈,可以极短时间恢复原样。

看着那条血河,石岩悚然动容,如瞧见无数玄河,仿佛,那血河便是由无数玄河的肉身、骨骸、灵魂凝聚而成。

怀着心中揣测,他全身星光如雨,成一条星芒,一闪落向腐蚀之岛上方,和那玄河并肩而立。

此时,那条由玄河放出的血河,瞬间成为数百条血芒,顺着他袖口钻入,一闪而逝。

“这条血河……”石岩看向他。

玄河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咧嘴笑道:“这条血河是用不死魔血凝炼而成。我修炼多年,凝炼了太多不死魔血,神体已容纳不了,便索性炼化,变成我手中的一样利器,这血河由我精神、意志、血脉印记,如同一具身外化身,如果有一天我消亡了,只要血河逃离存在,我依然能很快恢复如初。”

此言一出,石岩震惊之极。

他也极早完成换血,如今血管筋脉流动着的也是不死魔血,然而,他体内的不死魔血、血魔、杨青帝三人魔血加起来,怕是也不及那血河的百分之一,如果那血河全部由魔血凝聚而成,玄河能够动用的魔血该是多么恐怖的?

随着境界提升,力量的增强,魔血会不断凝炼,蕴含的生命能量会愈发的充盈浓郁。

他为始神一重天,他体内的不死魔血和玄河、血魔、杨青帝的魔血都不一样。

玄河的一滴不死魔血,可能比血魔百滴魔血蕴含的能量都有可怕,这一条以魔血聚集的血河,按这点来看,那血河蕴含的力量,堪称惊天动地!

“等你能达到不朽境界,拥有恒久的生命,有无尽的岁月修炼,你也能凝炼出如此多的魔血。”玄河笑笑,拍了拍他肩膀,道:“你为主人的传承者,若你突破不朽,你将来的高度肯定超过我,你所需的仅仅只是一点时间而已。”

石岩默然。

不错,他修炼吞噬奥义,能化敌人灵魂祭台、死亡精气为自身强大的力量。

他尚且年青,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早晚有一天能达到玄河的层次,甚至超出玄河,成为真正能比肩嗜血的无敌存在!

“咦?”

突地,玄河神情惊动,猛地看向黑暗之岛的方向,脸色忽然阴沉下来。

顺着他的目光,石岩远远看去,也是紧皱眉头。

那边,有莉安娜的父亲托雷,托雷为腓烈特、玄河安排的人,要力争黑暗魁首一职,根据玄河、腓烈特的消息,黑暗系属他境界最高,为始神二重天,在玄河眼中托雷获胜是十拿九稳的。

然而,此时情况显然有点不对劲……黑暗之岛,伸手不见十指的黑暗之地,只剩两股生命磁场跳动着,一个自然为托雷,另外一人则是争夺魁首者,名叫兰多夫。

那人始神一重天境界,为一处偏远星域的武者,以前都没有听过名号,连玄河、腓烈特都不知此人消息。

兰多夫受血诏的牵引,从偏僻星域进入嗜血圣地,玄河、腓烈特见他只是始神一重天,当他不会给托雷造成威胁,并没有放在心上。

可现在……浓郁的黑暗中,那兰多夫生命磁场的狂暴汹涌程度,竟然大大超出托雷!

玄河、腓烈特都觉察到诡异,此时已经出现黑暗之岛上方,莉安娜始终在那里暗暗端详,此时莉安娜狰狞的脸颊疤痕颤动,令她显得愈发凶厉骇人。

她极其着急,见玄河、腓烈特到来,略一躬身,急道:“战斗初期,岛屿没有被黑暗笼罩,我父亲和那兰多夫交战起,两人黑暗奥义同时施展,就将岛屿给遮住,不见一丝光亮,那个人……不太对劲。”

她是指兰多夫,她看的非常仔细,她发现兰多夫与别人交战的时候,都乃正常始神一重天境界的实力,没有出奇之处。

然而,当数名参与夺魁者,一一被她父亲托雷击败,从黑暗之岛遁离,当岛上只剩兰多夫和她父亲托雷时,那兰多夫在霎那间骤然凝聚众多黑暗能量,一息间就将岛屿用黑暗封锁。

旋即,那兰多夫生命磁场变得极为澎湃强力,在众人视线受阻时,兰多夫如催发某种不明力量,瞬间实力暴涨。

他迸发出来的实力能量,竟然一举超过始神二重天的托雷,在那黑暗中,压着托雷狂轰滥炸,他反而处在压倒性的上风。

莉安娜解释的时候,石岩又行了过来,放开灵魂神识,眯眼默默感应了一会儿,他说道:“那兰多夫以激发生命潜力为代价,突然攀升力量,这和神族查特里斯家族的‘炼狱燃烧’非常相似,不对,这就是炼狱燃烧!是查特里斯家族独有的奥义,这兰多夫为神族族人,能得到炼狱燃烧奥义传承,在查特里斯家族应该不会默默无名!”

话到后来,石岩突然惊叫起来。

哈森就是神族查特里斯家族族人,极为疯狂可怕,从某些方面来看,哈森比黑格还要厉害,这种燃烧血肉灵魂强大力量的战斗方式,最是令人心寒。

此时,那兰多夫施展的秘术,分明就是查特里斯家族独有的“炼狱燃烧”,和哈森如出一辙的疯狂奥义!

“很奇怪么?”

忽地,御魂魁首冥晧如鬼魅现身,眼中布满讥诮,阴冷道:“当年的混乱魁首格鲁,不也是神族查特里斯家族族人?我嗜血一脉吸纳的成员,从来不分种族,就连现在神族内部,依然有人一心为我做事,神族族人难道就不能参与魁首一争?”

冥晧看向被黑暗笼罩的岛屿,漠然道:“格鲁能成为混乱魁首,他兰多夫莫难不成不可以?实话告诉你们,这兰多夫,本就是格鲁的后代,格鲁当年没跟随主人前,就是查特里斯家族的天才,兰多夫身为格鲁后代,懂得那查特里斯家族的奥义,一点不稀奇。”

“嘭!”

一束乌黑,骤然从底下岛屿穿刺而出,乌黑散去,显出托雷的狼狈身躯。

托雷满身血迹,精神萎靡,然而,才一被轰击出来,他想也不想,又一头冲向黑暗之岛。

可惜,这岛只能出不能进,他一头撞去,浑身立即劈开肉裂,肉身几欲崩溃。

托雷露出不甘的狂躁神情,咬着牙,又要去撞击壁障。

莉安娜脸上疤痕蠕动着,攥紧拳头,尖利的指甲将手掌心刺的鲜血淋漓,她死死看向玄河、腓烈特,无声的要求着。

玄河、腓烈特无动于衷,眼神阴寒无情,似乎认为失败的托雷,活生生撞死本来就是理所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