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不够格!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9 字数:3328 阅读进度:1507/1845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不够格!

石岩坐在屋内冰冷的石床上方,眯眼凝视前方,看向门前碎殿被那两名始神老者禁锢的女子。

蒙着面纱的女子,身姿不能动弹分毫,一双皓月般明净的眼瞳,却绽出动人的神泽。

班煜站在一旁,阴沉道:“两位碎殿的朋友,我们巨澜商会的事情,不允许外人插手。这一艘商船,没有经过我们寒铁城城主允许,外人不可落足,还请你们速速离开!”

巨澜商会在莽莽星河财势强大,连神族都要给三分薄面,碎殿虽强,也一样在某些方面需要依赖这商会。

碎殿的两人听班煜如此一说,眉头紧皱,内心也有点犹豫。

“他明显不是你们商会的人,他怎么可以在这一艘商船?你们商会竟然违反协议,不怕千幻宗责问?”始神一重天境界者色厉内荏的呵斥。

“这是我巨澜商会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碎殿来过问!我刚刚已经说清楚,没有我们寒铁城城主允许,外人不可落足。他能落足,自然是得到了我们城主大人的首肯,而你们二位则不在此列,请离开!”

班煜神情一凝,抬头看向别的几艘商船,几艘战车突然飞逸过来,数十名巨澜商会的武者都露出不善。

两名碎殿老者,一个叫卫云,一个叫邢尚,卫云为始神一重天,那邢尚达到始神二重天境界,是邢铭的堂弟,在碎殿中颇有恶名,对邢铭是忠心耿耿。

碎殿由散碎的一个个殿堂形成,邢铭是西泽父亲当年的忠心麾下,负责管理那些散碎殿堂,贯连他们,将碎殿残碎的势力拧为一股。

在西泽父亲掌权的时期,邢铭权利不大,许多事情都由西泽父亲做主。

然而,等到了西泽接管殿主职位,因西泽常年苦修,不过问碎殿大小事务,导致那些散碎殿堂种种事务都由邢铭做主。

邢铭权势渐渐滔天,几乎成为碎殿实质的掌权者,各方散碎殿堂的殿主堂主,事事都只向邢铭回报。

邢铭利用自身权势,为他自己的家族谋福利,将许多碎殿的珍惜材料用在邢家,令邢家出了很多强者,隐隐中,邢家成为碎殿最强一股势力,甚至有逐渐取代西泽家族的趋势。

邢尚,便是邢铭堂弟,是邢家的一份子,他只对邢铭恭敬有礼,在碎殿中也横行惯了。

但邢尚也知道碎殿虽然势力不弱,却也不能真正将巨澜商会得罪透了,因此,见班煜态度强硬,他已经醒转过来,准备收敛自己多年养出来的凶焰,要服软从这艘商船退走了。

邢尚瞪了身旁卫云一样,暗责卫云乱出骚主意,害他难堪,哼道:“我们走,就换一艘商船便是。”

他示意卫云将那女子带着离开。

“哧啦!”

突地,蒙在那女子脸上的面纱,倏地诡异撕裂,化为碎纱片如树叶飞落。

一张精致绝美的脸颊,忽然显现出来,玉质般的白皙肌肤,散发着蒙蒙月华之光,清理不可方物,令人沉醉。

那些巨澜商会的武者,乘坐着战车,本在暗暗防备着,此时一见那女子面纱消掉,纷纷神情痴迷,全部看向那女子,将正常男人见着绝色美女的模样展现的淋漓尽致。

“果然是你。”石岩愕然。

那女子,赫然便是欧阳洛霜,修炼月华之力,为当年三神教的月神,在天陨城陨石内封闭千年,以月光净化灵魂,境界极为玄妙高深。

她初一落入这商船,石岩心灵般泛出一种熟悉感,因为欧阳洛霜修炼了月华神力,本来就和他的星辰奥义如出一辙,为数万年前神族流传出的奇奥法决,相互间气息很是相近。

此时,欧阳洛霜竟然达到始神一重天,给人一种圣洁无暇的感觉,很明显,她的境界应该更为精炼玄奥了。

石岩暗暗惊奇,他自身修炼速度快捷是因为吞噬奥义,这欧阳洛霜虽然只专修一种奥义,理应修炼不慢,可她能这时候就达到始神一重天,依然令石岩为之惊讶。

他明白,欧阳洛霜这些年肯定又有奇遇,否则按照正常修炼的速度,是没那么迅猛的。

“你想干什么?”卫云见欧阳洛霜面纱被粉碎,他眸中闪过一丝隐藏很好的淫秽之意,旋即突地哼了一声,阴冷的瞪着石岩,“小伙子,我碎殿的事情,你最好别多管。”

若非见石岩处在这艘商船,可能颇有点身份地位,卫云直接便会下手。

“小友,我只接到送你一程的命令,可不负责你的安危。”班煜皱眉提醒。

邢尚脸色阴沉,冷冷看着石岩,又看了看身旁班煜,眼中凶光熠熠,却没有立即表态。

石岩对那三人的言语根本不搭理,只是深深看向欧阳洛霜,看向她皓腕上的枷锁。

这女子和他并没有特殊深厚的交情,但他能修炼星辰奥义,却是因为欧阳洛霜的先辈,从这一点来说,他多少算欠欧阳家点人情。

而且欧阳洛霜是神恩大陆的人,他和神恩大陆本源融合以后,下意识将神恩大陆的武者生灵都当成自己人,见欧阳洛霜被禁锢住,他思量要不要动手搭救。

欧阳洛霜眼眸清澈,只是静静看向他,眼中并没有哀求之意。

然而,在这种目光下,石岩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一声,道:“她是我朋友,你们将她交给我,这事我会向西泽交代一声。”

这番话他说的自然而然。

西泽虽为碎殿殿主,星海间闻名天地的人物,但他如今的身份地位,与西泽相比只高不低。

就算在境界还有着不小的差距,可光凭他嗜血尊主的资格,就足以弥补一切。

他是觉得理所当然,可别人却不这么看,不这么认为。

卫云、邢尚这两名碎殿武者,听他这么一说,都神情阴冷,眼神中布满冰寒。

西泽为碎殿殿主,虽并不插手碎殿内部各种事务,但西泽却是碎殿主心骨,在碎殿颇受尊敬,甚至比他当年的父亲威望还高。

就连邢尚在碎殿横行无忌,知道他堂哥邢铭权势滔天,可他对西泽,依然有难言的敬畏。

因为西泽为不朽!

浩瀚星海间,寥寥几个的不朽强者,西泽是碎殿的根本,是碎殿的骄傲!

在这里,一个不知名的青年,竟然轻描淡写的直称他们殿主本名,还说的那么漫不经意,一副西泽并不算什么的态势,这让卫云、邢尚觉得受到了侮辱。

这是对他们整个碎殿的侮辱!

巨澜商会的班煜,也面色古怪,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讥诮。

西泽,碎殿殿主,星海间最为著名的武痴,不朽的修为,这称霸天地一方的人物,连真正的强者都怕是没机会见上一面。

这来历不明的青年,竟然如此口出狂言,那态度,显然没有将西泽当成前辈高人看待。

不知天高地厚!

班煜暗暗给石岩下了定义。

“我碎殿殿主之名,也是你能随便呼喊的?除非巨澜商会会长,千幻宗宗主,天水宫的宫主,才有资格直呼我殿主本名,你一黄口小儿也配直呼我殿主大名,如此的不知天高地厚,那就别怪我替你的长辈教训教训你!”卫云冷哼一声,直接便欲出手。

邢尚冷笑着,道:“别杀了他,断手断脚即可,太过分了可不好。”

“别在我商船上交战!”班煜一见形势不妙,禁不住高喝一声。

“那就擒住拖向外面。”邢尚对巨澜商会心有忌惮,闻言,冲那卫云点头,示意他给巨澜商会面子,别引发没必要的冲突。

周边巨澜商会的武者,目中露出惊异之色,看着碎殿的两名强者,又看向石岩,最终凝视向班煜,想等班煜发话,给他们一个指示。

班煜神情不动,默许了碎殿对石岩的教训,因为班煜认为石岩自己多管闲事,不该将那人家擒下的女子面纱撕裂,不该对西泽口出不敬,觉得邢尚、卫云出手教训一下,也算是让那青年知道人世间的险恶。

他当石岩为初出茅庐的小辈,不知星海间的凶险,不知有些势力不能随便得罪。

“教训我?”石岩咧嘴,眼神竟泛出幽寒森森冷光。

他别头看向身旁,看向那重叠空间内卫云、邢尚的虚幻之身,转动灵魂祭台,肉身如泛出波澜,瞬间涤荡出去。

霎那间,那些重叠空间内的卫云和邢尚,如骤然被注入一股澎湃生机,拥有了生命,纷纷挣脱空间壁障,从重合空间漠然而出,诡异直扑向卫云、邢尚,如镜子里的自己,突然间成了要格杀真身的妖魔。

卫云、邢尚神情一僵,惊惧的尖叫起来,心神震颤。

他俩在幻域逗留了许久,深知幻域的诡谲奇特,也知道千幻宗能借助于幻象形成攻击,眼见他们自身幻象裂开虚空而来,两人竟下意识的怀疑是千幻宗的人出手。

在他们惊骇之时,石岩眼睛一眯,五条星辰锁链从他眼帘内延伸出去,瞬间扣紧欧阳洛霜,将其直接扯入屋内。

他则是径直走了出来,冷笑道:“教训我?别说你们了,就连西泽也不够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