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深层体悟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19 字数:3209 阅读进度:1516/1845

千幻宗安排的宫殿宽阔雄奇,有独特的修炼密室,有施展奥义的练功场地,宫殿有七层,每层高百米,房间近百

这宫殿足够容纳数百人

此时,却全部归石岩、欧阳洛霜两人占据,宫殿有许多阳台、窗户,夜里,天上有三轮幻月悬浮天际,呈品字形

那幻月,为极远之地三颗月星的映照体,并非真实存在,却能给幻星带来光明,

当夜

石岩和欧阳洛霜同处一个石台,眺望朦胧浩淼星海,都生出境遇无比奇妙之感

他们同为神恩大陆上的武者,却远离亿万距离,在这幻星相聚,一并看着苍穹,回想当年一幕幕,如梦境闪烁变幻

“当年我从那陨石走出,也曾隐隐觉察到你的气息,只是我心系三神教之事,并未留心查探”欧阳洛霜眼睛明净,淡然说道:“真没有想到,当年的小武者,竟然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世事难料”

石岩洒然,道:“我也没有想到,当年在我眼中如神祗般的你,现在会和我并肩谈论往昔,没想到还能一亲芳泽”

“能不提这件事么?”欧阳洛霜脸一冷

石岩嘿嘿怪笑

“你真是那嗜血的尊主?”欧阳洛霜突地问道

“你也听过嗜血的名号?”石岩讶然

“当然听过,我在星海间游荡多年也经历过许多事情自然知道许多隐秘”欧阳洛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好奇询问:“听说嗜血一脉万年前便是星河毒瘤,人见人俱,八大魁首是血腥残忍,将星海弄的支离破碎,人人喊打,可谓是罪恶之源头……”

她说起嗜血一脉时,竟是没有一句好话,全部都是负面的恶言

石岩莞尔,讶然道:“你都是听谁所说?”

“大家都是这么说”她自然道

“以前……我也不知道这一脉究竟如何但以后,我会令其发生变化”石岩沉吟着,道:“神族夺得天地,也没有给这星海带来太多变化他们许多做法甚至加极端,因神族崛起,星海间一些曾经的种族,都消失了,他们并不高尚”

欧阳洛霜微微点头,“我师傅也这么说”

“咦?”石岩愣了,心中疑惑

“他说当年神主因重创沉睡,将大权交给长老会,长老会将神族搅的乌烟瘴气,的确有许多问题(”她解释

石岩心中迷惑甚皱着眉头没有多言,暗暗怀疑

“嗯?”他心神一动,突地看向一个方向,眯着眼,皱眉道:“她来做什么?”

“谁?”欧阳洛霜问

“邢铭的女儿”石岩摸着下巴,眼神怪异

欧阳洛霜冷哼一声,“我被擒住的时候,听邢尚、卫云说起过这女人,这女人面首无数,一双玉臂当真是千人枕过……”她眼神厌恶

石岩讶然点了点头,说道:“那可真脏”

“脏的我都不想多看一眼”她起身,略显纤瘦的身姿一晃,忽然消失

不多时,那邢莹从远处款款而来扭腰摆臀,风姿曼妙一张娇颜如桃花嫣红,明显认真施了粉黛,她笑盈盈的,眼眸波光流荡,娇声道:“我是代表碎殿,亲自过来登门道歉,我堂叔之事我和我父亲很是抱歉,专程带了点东西过来,来补偿补偿……”

“她的东西,我不要”欧阳洛霜的声音,轻声在石岩耳边响起,“这女人,我也不想见”

石岩淡然一笑,在高台上俯瞰着下面的邢莹,道:“就算是要道歉,也不是你来,邢铭亲自过来身份还稍显不够,至于你嘛,还不够格”

他眼神一凝,倏地,无数星光化成明亮蛟龙,从虚无内钻出,将邢莹丰满身姿裹住,直接远远抛开,就这么给驱逐掉

一道月光闪过,欧阳洛霜重现身,她看向邢莹消失的方向,黛眉微动,道:“她因你而来,这女人春心荡漾,是来投怀送抱的”

石岩笑而不语

“我以为你会笑纳,她虽然极脏,但模样还算是出众,你这种家伙怎会将她拒之门外?”欧阳洛霜清丽眼眸闪烁

“这里已经有你了,多一人便不美了,你也说了,她太脏了,我这人向来洁身自好”石岩潇洒道

“洁身自好?”欧阳洛霜嘴角勾起古怪的弧度,似强忍着讥笑,“请别侮辱这个词可好?”

石岩脸一黑

“噗哧”

欧阳洛霜终忍俊不禁的轻笑出声,如一朵冰霜花绽放,美的惊心动魄

石岩则是看的怔怔出神

“你笑起来真好看”他真心赞道,“你应该多笑笑,这样会有亲和力一点,我喜欢你的笑”

欧阳洛霜立即收敛笑容,哼了一声,道:“你又不是我的男人”

“据我所知,你被封在陨石千年,应该没有经历过情感?我先前亲吻你的时候,你惊慌失措,嘿嘿,应该是首次被男人侵犯?”石岩咧嘴,一脸得意

欧阳洛霜则是俏脸生寒

“就算是我救你的酬劳”石岩耸肩,沉吟了一下,说道:“你将始界显现出来,给我瞧瞧奥妙,我总觉得你修炼的力量奥义,似曾相识”

“为什么要给你看?”欧阳洛霜轻哼,但却真的将她始界展现出来

她始界很奇特,一轮轮明月高悬着,明月下面为一泓无际寒潭,潭水清澈深幽,将明月映照出来,她始界内的月华,也冷冽之极,似乎被寒潭内寒气影响

她将月之精奥和冰寒之力融合,形成如此奇特始界,那始界一出,石岩如被冰天雪地给笼罩,身心泛寒

“果然有点熟悉”石岩深深看向她始界,心神一动,自己的始界也浮现出来,如苍穹被一副风景画遮掩……

日月星辰一一浮现,颗颗生命之星缓缓旋动着,无垠的虚空,宽阔的天地,他的始界如囊括星海,广袤无际

那曾经融合神族先辈的一颗颗月星,流转着圣洁无暇的气息,和欧阳洛霜始界的月亮波动非常相似,还要加神秘一点

“你这始界,怎的和浩瀚星海一样,我从未见过如此奇特”欧阳洛霜惊讶之极,她凝神去看,神情微震,“那月星,让我觉得很是亲切,你……”

“将你自己的始界收敛,你进入我的世界,到那月星上感受一下”石岩怂恿道

欧阳洛霜一呆,眼神犹豫

进入别人的始界,意味着生死就由对方掌握了,一般来说,境界相差不大的武者,都不敢轻易这么做,除非关系至亲,才敢尝试

每个人在自己的始界中,便是唯一的神祗,能将天地奥妙真神奇之处展现,在别人的始界中,是最为被动不过的,相当于将性命交给对方

“别磨蹭,我要害你,你还能这么自由?对你来说,我的始界是个机缘,能否把握,就看你自己了”石岩皱眉

欧阳洛霜咬着牙,想了一会儿,果然将自己始界收掉,翩然一动,钻入他的始界中

她和石岩同时泛出一股奇妙感

她如同进入全空间,在星海内游荡着,在这空间内,到处都是石岩的气息,她有种来到石岩神体灵魂深处的感觉,像进入石岩的内心

石岩的感觉同样奇妙,欧阳洛霜一进来,就瞬间灵魂微震,生出一种能洞悉欧阳洛霜心灵所有秘密的感觉,那感觉他有体悟,神恩大陆上的众多生灵,他副魂都能感知喜怒,能深层次进入对方心灵梦境,如神一般轻易

此时,他就是这感觉,在他始界内,他是神明,欧阳洛霜是他的臣民,能主宰生灵生死

凝神细想,他的一缕意识从四面八方涌来,渗透向欧阳洛霜的心田、识海、祭台,甚至始界之中,那欧阳洛霜的始界,如一个小空间,在他始界中,他用心神感应,似乎能通过自己的始界,勒破欧阳洛霜始界的奥妙……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

他有种感觉,如果他此时突然施展吞噬奥义,他能将欧阳洛霜始界吞没,将欧阳洛霜的始界化成他始界的一部分

不觉间,他闭上眼,用心体悟这奇妙,体悟别人进入他始界的感觉

同样的,欧阳洛霜也在他始界内的月星上落足,踏入那月星的一霎,欧阳洛霜生出一种感觉,那月星,为她修炼奥义的一种极致,一颗颗月亮中蕴含着最精奥的力量真谛

她灵魂颤抖着,极为震惊,全身心的投入起来,去体悟那月亮内的奇妙

那一颗颗月亮,为神族先辈的始界衍变而成,拥有光明奥义的真谛,对修炼月之奥义的她来说,简直是无价瑰宝

两人,保持着奇异的境况,都在体悟当中奥妙,却找寻对自己有益的美景

他们的灵魂,在这个过程中如慢慢升华,对境界奥义的认知,逐渐的提升着

他们暂时遗忘了时间,沉溺在无比的奇妙中,以心灵的碰撞,纷纷进行感悟

对奥义深层次真谛进行着追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