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域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0 字数:3354 阅读进度:1542/1845

原创维德森冲杀而来,气势蛮横凶戾,他神体虚空横移,瞬间便踏入石岩身前

一拳轰出!

“嘭!”

星河间骤然传来鼓胀爆炸巨响,重力场猛地暴涨数千倍,石岩周边虚无如塌陷,他也禁不住突地一顿,直往下面幽暗深渊沉落。

维德森修炼的奥义极为奇特,为种种不同的域场,他一拳打出,天地间磁场如突然失常,种种力量消散,拳头神力堆积处,如形成一个深渊,要将人都给拉入其中。

在那奇特域场中,天地能量不存,重力瞬间攀上,如风暴肆虐!

那种感觉,石岩深有体悟,脸sè倏然一变。

极早极早之前,尚且还在神恩大陆的时候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域场,他得到过一种武技,那武技名为“磁殛域场”,修炼这种武技以后,他能将体内种种力量聚集起来,形成奇妙域场。

驳杂的力量越多,形成的“域场”威力越是可怕,如暴戾风暴区,重力混乱,疯狂旋动,能消减冲入者的力量、魂魄,粉碎肉身。

维德森身上那种天然形成,紊乱“域场”的气息,就是让他熟悉的来源。

这也是维德森修炼的奥义,一种非常偏门,甚少有人知晓的特殊奥义,这种奥义很玄妙,和那卡托的混乱奥义有些相似,却有明显不同。

卡托的混乱奥义,会混乱一切,会以他自身为中心,产生强悍的吸附力,将宇宙尘埃、粉碎的石块、游离的能量、爆裂的尸体骨骸种种实质聚拢,令那些实质物品疯狂旋动,碾压空间,给敌人重创。

卡托控制的为实物,实质存在的材料、石块,一切有形有体之物。

维德森的奥义,改变的磁场,形成一片类似真空的区域。内部磁场形成巨变,瞬间滋生庞大力量,如绞肉机般搅动任何被束缚的生灵血第一千三百零六章域场肉。

他是以无形的磁力为核心,凝结磁场,搅碎所有被笼罩住。

和石岩当年以“磁殛域场”凝聚而成的磁场,可谓是极其的相似,甚至说奥义本源一致也可以。

这是维德森身上让石岩产生熟悉感的一种玄妙,除此之外。还有一种!

在维德森身上。他滋生一种奇妙,仿佛这维德森和他有着某种联系……

这感觉玄之又玄,很难以言语来描绘。这感觉,他遇见圣兽青龙,见到那雷迪的时候。才能稍稍觉察到。

“轰!”

恐怖的磁场将其笼罩,他祭台轰然一震,神体如被瞧不见的利刃切割着,要将他支离破碎掉。

维德森为始神二重天境界,每一个不慎被他磁场笼罩者,都极难挣脱,会被他瞬间绞杀掉,维德森很自信,他虽不知道石岩真实身份。却能判断出石岩和他一样,也是始神二重天。

他那磁场,极为可怕,就连始界都能一并搅碎,他露出残忍的冷笑,嘿嘿道:“不论你是谁,被我这磁场罩住。必死无疑!”

维德森为蛮族和神族强者混血而生,他能在布雷克尔家族站稳,并且执掌潜神舰,就是因为他的奥义奇特,不明他奥义神妙者。往往对他无计可施,在没有想到破解之术前。便被他击杀。

布雷克尔家族族长索顿,之所以压下族人不满,委以重任于他,就是看重了他奥义奇妙。

无数次血战,一次次的胜利,让维德森对自己的奥义充满信心。

多年来,和同级武者交战,被他磁场突然罩住了,几乎没有几人能挣脱,便是挣脱出来,也往往脱了一层皮,身负重创。

他的自信建立着鲜血造就的事实上。

“必死无疑?你确信么?”磁场中,石岩面容扭曲,模样略显狰狞可怖,他双眸渐渐透出赤红sè,肉身干瘪。

“不论你是谁,此战,你都必死!”维德森信心满满。

不远处,那些布雷克尔家族的族人,一见石岩那模样扭曲的形态,也都神情一松。

他们虽内心鄙夷维德森的血统,可也都清楚维德森的强大,知道他那独有的“磁场”奥义何等可怕,这些年来,无数惊才绝艳的武者,一旦被维德森的“磁场”罩住,最终的结果都极为悲催。

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石岩的结果,会和那些曾经陨落维德森手中的强者一样,会搅碎肉身,粉身碎骨。

“有自信很好,但不能太自负了,自负的人,往往不能接受失败,希望你能接受。”

石岩添了添嘴角,双眸彻底猩红下来,一股能动荡星域的凶煞之气,以肉眼可见的血雾形态从他全身迸发出来,形成一层血sè肉膜,将他全身裹住,那血sè肉膜内充斥着绝望、暴戾、恐惧、疯狂、怨恨、嗜杀,孕育着无穷无尽的邪恶。

这一刻,被那血sè肉膜裹住的石岩,如世间邪恶源头,如罪恶的根本!

“给我爆!爆!爆!”

三声“爆”字如雷霆之暴怒,如巨魔之咆哮,如炼狱恶魔的呐喊,在那磁场内轰然爆开。

“喀喀喀喀!”

维德森凝结的磁场,突然传来裂纹碎片,旋即露出缝隙,接着便直接崩溃。

道道磁力如无形利刃,猛地激shè开来,周边许多武者躲避不及,神体忽然被分裂掉,当场暴死。

其中有神族族人,也有本尼的麾下,在那磁力冲击中根本无法力敌,被秒杀。

“哧啦!”

石岩伸手一拉,如划破一层网,从那“域场”内挣脱出来,双肩一抖,覆盖他全身的血sè肉膜,瞬间变成一片血sè怪雾,携带着绝望、暴戾、怨恨、恐惧之种种负面气息,反涌向维德森。

“嗷!”

维德森发出不似人音的咆哮,蛮族和神族混合的肉身极速粗壮雄阔起来,竟硬生生长高一米,浑身毛发浓密,肌肉如垒石堆砌,充斥着蛮横爆炸的力感,如能挥霍出无尽蛮力。

随着他的咆哮声,他体内还冒出一种肉眼难见的烟雾,那烟雾有着可怕的酸味,如能腐蚀一切!

那是只有剧毒妖物体内才能产生的酸毒,如毒瘴气,如费兰修炼的腐蚀奥义,极为的可怕,级数甚至要超出费兰如今的腐蚀奥义jīng妙,那些无形之物扩散开来,和他那磁场完美的契合,要将所有生灵溶解一般。

刚刚暗中以吞噬奥义吸纳浑厚力量的石岩,此时穴窍内充盈着爆炸的能量,所以能以穴窍负面之力爆炸力量,粉碎那域场。

但如今维德森再次发飙,那混入磁场的无形腐蚀剧毒,却让他轰然一震,脸sè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下一刻,他两手结出玄妙印记,印记如一层层涟漪荡漾,透露着空间奥义的jīng妙,形成层层空间壁障,要去将那维德森的磁场给困住,不让那混入磁场的无形腐蚀剧毒给蔓延。

他有种感觉,若是让他无形腐蚀剧毒蔓延,充斥在这深渊内,怕是神族和他这边的人,一个都休想活下去。

维德森此时已然疯狂!

蛮族族人一旦暴怒,一旦失去理智,会变成可怕的蛮兽,会如入魔般不顾一切!

这是神族布雷克尔家族最是不认同维德森的一点,在他们眼中,一旦暴怒不顾一切了,维德森就是一头不能驯服的蛮兽,将一头野兽视为族人,布雷克尔家族的族人绝对不能苟同。

还有一点……

以往的许多次战斗中,维德森为布雷克尔家族而战,率领他们族人去对敌。

在几次最凶险的战斗中,维德森发狂,虽然将敌人全部歼灭,可那些与他一道儿的布雷克尔家族的族人,也全部死亡,在布雷克尔家族高层眼中,那些族人是被维德森误杀。

他们不能原谅!

因此,在他们心中,维德森只是一头蛮兽,一头不容易控制,却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大作用的蛮兽。

这就是在他们眼里维德森存在的意义。

其实,那些曾经和维德森一道,在最难战斗惨死的布雷克尔家族,是被维德森发狂后,神体内散发出来的无形腐蚀剧毒所灭,这个事实无人知晓,就连维德森本人,也一直处于迷惑中。

因为当他发狂,释放那些腐蚀剧毒的时候,他没有理智。

而清醒后,一切已经发生,成了注定的事实。

如今,维德森在石岩的可怕压力下,在那第一个“域场”被震碎的霎那,他已经反噬受创,便瞬间发狂,激发蛮族之血。

那数次引发死绝血案的罪恶源头,那无形的腐蚀剧毒随着磁场的扩张,再次出现,再次肆虐天地。

就连石岩构建的层层空间壁障,都阻碍不了那腐蚀剧毒,层层涟漪迅速消融。

石岩首次露出骇然之意。

他眼神动容,深深看着那“域场”不断蔓延扩充,脸sè变幻莫测,忽然屏息凝神,集中所有jīng力催动空间奥义真谛。

在一瞬间,在这深渊险境各地,突生许多奇妙甬道,甬道幽暗深邃,都处在和他一道过来者的身旁。

他暴喝:“进入空间桥!暂避锋芒!”

他双眸绽出夺目光芒,那光芒凝视在维德森身上,不断的变幻着。

他心神巨动,他终于知道维德森身上让他熟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了。

……未完待续.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