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0 字数:3317 阅读进度:1569/1845

身躯的奇诡变化,令石岩手足无措,开始时很难接受,甚至本能的排斥。

然而很快,他便默许了身体变化,并且欣然接受了。

因为他觉察到身体的变化,令他肉身各方面力量有着惊人提升!他体内如每一个细胞纤维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如yù胀裂身体,那是一种极为可怖的能量澎湃感!

他穴窍继续喷涌着那种神秘能量,筋脉、骨骸依旧贪婪吸吮,指甲变得锋锐如刀,背脊生出骨翼,变得狰狞可怖。

仿佛天妖族所谓的人形翼龙!

沉在始界内的副魂,忽然流淌出不明记忆念头,如将魂魄的封印解开,他脑海遽然多了不少知识……那应该是古大陆神恩的古老记忆,烙印在副魂,在他融合本源的时候便一并化为他副魂一部分,只是被尘封着。

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解开。

此时,便是关键时刻,记忆自然而然解封!

他突地暴喝一声,化为一条星光冲向巨虫身躯,一股凌厉之极的气势,从他全身迸发出来,仿佛锋锐的寒剑!

直刺向巨虫!

“这是它主脑!它叫‘虺’!那十一个巨虫只是它身体一部分,‘虺’主脑攻击力最弱,是智慧的源头,一旦让它那分身聚集而来,谁也制不住它!”

吼声中,石岩化为一条星光璀璨的流泉,刺向那巨虫‘虺’,中途,冥晧、玄河愣神了一下。

“解开封印!”石岩又是一喝。

声落,炙热火焰在那星流内蔓延,火苗簇簇,汹涌滔滔火焰极速飙升,那是数种天火融合以后的神妙。

冥晧犹豫了一下,将他释放的封印裂开一角,一簇簇幽魂主动散开。

玄河、雷迪众人,放开灵魂略一查探,赫然发现此时从石岩身上传来的波动,极其的惊人,又听他说出巨虫“虺”的太初古名,心中一动后,也都学着那冥晧,纷纷将封印给解除一角,好让他能长驱而入。

迪卡罗、腓烈特也依葫芦画瓢,同样为他敞开通道,任由他穿破封印,直接落向巨虫。

在他们心中,此刻的石岩略显诡异,因为他不但模样有着巨大的差异,还能洞悉巨虫“虺”的名号,让他们立即觉得神妙起来。

他们都知道石岩继承了嗜血的传承,并且还融合古大陆神恩,乃世间最为奇妙之人,很难以常理开待。

因此,他们容许了石岩的胆大包天,想看看此时此刻,石岩能掀起什么风浪出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石岩穿破封印,直达“虺”身躯表层,两手锋刃指甲闪烁着冰寒冷光,“哧啦”一声刺下。

出奇的,连腐蚀之力都不能溶解的那一层明黄sè角质,在他变长的指甲穿刺中,如被撕裂的布条,就这么裂开划破肉缝,流露出黄sè黏糊的液体出来。

迪卡罗、冥晧众人神情陡然一震!

他们每一个人都尝试过,尝试以他们的力量奥义来刺破巨虫之身,然后都发现极难冲破那巨虫**的防御。

那一层明黄sè的角质甲胄,堪比当年嗜血肉身,几乎处于不破之地。

他们都觉得束手无策,可石岩那突生的诡异指甲,居然就将巨虫身躯划破一道深深口子,瞬间令他们生出诡异不解的感觉。

“哧啦!”

石岩如大力巨神附体,背后一对宽阔骨翼晃悠着,两手指甲锋锐冒着寒光,不断地在巨虫身上穿透。

一个个口子在巨虫身躯上显露出来,“虺”发出暴躁狂怒的奇异啸声,身躯疯狂蠕动着,无数黏糊的黄sè液体渗透出来。

簇簇以天火凝聚在身,石岩如沉没在火海zhōngyāng,那黏糊液体泼过来,都被天火给焚烧,令他肉身不被冲击。

而此时,维德森那腐蚀天地的腐蚀之力,则是顺势淹没而来。

那些腐蚀之力,本来只能消融巨虫的表层,无法真正溶解它肉身,然而,在石岩在它身上凿开一个个裂口以后,那些腐蚀之力,自然而然顺势渗透向它血肉中,真正能伤其根本了。

“禁锢它,别让它逃了!”

冥晧蓦地反应过来,悟透了石岩意图,禁不住神情一震,大声叫喊。

众人个个如吃了兴奋剂,脸sè涨的通红,将不朽境界的奥义释放到极致,一时天河变sè,虚空抖动,雷电狂龙游走,血海沸腾。

“虺”为太初生灵,是最初时代诞生的生灵,蕴含着无尽神妙,有着无穷尽的漫长生命。

如果说生灵有明确等阶划分的话,“虺”就是生灵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最高等级的生命形态。

若能将这么一个存在斩杀,将它的秘辛洞察,弄清楚它的一切奥妙,怕是能直接颠覆世间的构成真谛,能明白在太初时代发生过什么。

空间、时间、星河、宇宙、奥义、力量种种,在极早之前便存在,衍变到至今,大多失去原来的模样,变得面目全非,最初的时候会是何种模样,代表着什么,宇宙如何形成,大道的极致是什么,修炼的尽头究竟为何,或许,都能够从“虺”身上找出答案……待到发现有机会将“虺”个击杀,他们全部兴奋到了极点,体内的鲜血像是被点燃了,奥义都催动到极致。

“虺”身躯表层一个肉团处,那儿禁锢着神族长老星火尸骸,此时,星火那没有一丝生机的尸骸,诡异的蠕动了一下。

星火那闭合许久的眼睛,悄然睁开一道缝隙,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

那眼睛骨碌转动着,慢慢具有生命sè彩,眼瞳内隐隐有神主的模糊身影浮现出来,似乎在透过星火的眼睛,来暗暗洞察着此地发生的一切。

很少有人知道,真正融合本源大陆者,拥有的奥妙极为神奇。

黑格对本源天火的融合,本来就是石岩、奥黛丽、苍澐中最jīng湛者,他能轻易调集古神大陆之力来增进自己的力量。

在他灵魂被抹杀,被神主夺舍以后,他本源天火的融合进度,才真正迈上最巅峰状态。

神族诞生在古神大陆,和古神大陆融合的神主,便是古神大陆之主,古神大陆如同他另外一个始界,真正融合本源天火后,他能一念动,捕捉到任何一个想捕捉到的神族族人。

只要体内流淌着神族的血脉,不论人在何处,他都能jīng确感知,甚至,能以此为媒介,直接降临某地!

这是只有彻底融合本源天火,才能体悟到的神妙,以石岩、苍澐、奥黛丽的境界修为,远远达不到这个层次,便是达到了,没有神族般的境界力量,依然不能实现。

此时,神主人在古神大陆的天神峰顶端,却能通过失去的星火体内未曾消失的神血,将此地发生的一切看个透彻。

不论是石岩,亦或者冥晧、迪卡罗众人,都想不到在那“虺”身上的一个肉团凸起处,神主借助星火的眼睛,将这里的情况明察秋毫,不知道神主能直接通过星火残余血脉,瞬间从星火体内降临而来。

巨澜星。

天邪眼睛yīn暗冷厉,孤身端坐在水潭上,周身充斥着一股不明的能量波动,他神情扭曲,仿佛承受着某种巨大痛苦。

额头,一根根青筋浮现出来,令他那张俊美的脸庞显得有些可怕。

眉心,一个蠕虫的印记,活灵活现的浮出,真如一条虫子生长在他眉心,还在一直蠕动着。

一缕缕记忆,一股股念头,从那印记内流溢出来,灌入他脑海。

天邪在默默接受着,许久许久,他平复下来,额头蠕虫印记渐渐变淡,被他隐藏起来。

他重新恢复正常,脸上堆出一贯的笑容,身子一闪间,便来到凌翔、西泽、洛林聚集的密室,洒然道:“我修炼的功诀特殊,偶尔会陷入幻镜,不得不静心调整一下,劳你们久等了。”

密室内,凌翔、西泽、洛林压根不知外界之事,不知道在十一个星域间发生的翻天动静,都客气的说无妨。

他们自然也不知道,在他们静候天邪的时候,在天邪的身上发生了什么惊天之变,不知道天邪已暗中下达命令,让麾下将那十一个星域的域海破坏,直接导致一个个巨虫侵入,带来了浩劫。

“我有个不情之请。”天邪认真道。

凌翔三人神情肃然,凝神恭听,想知道他要作何决定。

“我要你们的一切帮助。”天邪轻笑一声,眼睛变幻着诡异奇光,yīn森森的。

“何意?”凌翔愕然。

“我要吃了你们。”天邪解释了一句。

在凌翔、西泽、洛林神情一滞的时候,从天邪体内,遽然shè出亿万道七彩霞光,如条条彩虹贯shè出来,又如彩sè纽带,将三人肉身全部缠绕住。

天邪身子一扭,一股yīn寒诡谲的意识,顺着那纽带渗透向三人脑海灵魂。

三人轰然一震,突显恐惧惊慌,然,尚来不及尖叫,便被天邪的彩虹纽带攥住,被一一扯向天邪。

“喀嚓!喀嚓!”

不多时,在那密室当中,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啃噬骨骼声,千幻宗、碎殿、天水宫的首领没有传来一声凄厉尖叫,便走向了生命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