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新力量!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0 字数:3284 阅读进度:1572/1845

神主说了一句不浪费时间,便真的没有再浪费时间,几乎一瞬间,他周身骤然爆出超越太阳的光耀。

那光耀,仿若糅合了各类属xìng的奥义波动,暗含金木水火土、雷电、风、寒冰等等气息,以光明奥义串连,令神主如成了巨大光团,神体变得如强光下的钻石,夺目刺眼。

道道强光如有着神主的一道道灵魂依附,仿佛漫天剑雨,往冥晧落去。

冥晧眼神碧幽,奥义变幻间,刚刚融合分魂的幽魂般的身体,扭动了一下,他周边空间产生剧烈塌陷,如被他挤压了空间。

一缕缕幽魂,从那体内飘逸出来,倏地变成灵魂祭台的形态,只是幽暗模糊,瞧不真切。

一种动荡灵魂的可怕磁场,从冥晧凝结的灵魂祭台内传来,周边所有人都主魂一颤,如被某种力量吸附着,如要塌陷一般,产生出非常可怕的动荡。

连石岩也不例外。

他觉得自己的主魂和副魂,都像是被冥晧的灵魂祭坛给吸引,要深陷向他祭台内一般。

那感觉非常可怕,仿佛灵魂不再是自己,仿佛,被人夺取了主魂的掌控权,变成别人的奴隶。

这是冥晧的奥义,御魂奥义,任何具有灵魂的生灵,一旦被他释放奥义,灵魂都会深受影响。

所有人都知道,冥晧针对的目标并不是他们,他们只是被冥晧奥义力量余波给影响到而已,然而,即便是如此,众人也都有点吃不消,一个个神情骇然,纷纷往冥晧相反的方向避开。

那些神族族人更是不堪,脸sè微变,皆是闪开的远远的。

除了四代天王以外。

达到不朽二重天的四大天王,境界高深,力量jīng湛,倒是不会被影响的灵魂失守。

但那十二大家族的族长,还有那些长老会的长老们,一个个都脸sè难看纷纷退避。

神主释放出来得璀璨光芒,穿shè到冥晧的灵魂祭台方向,如被溶解的冰霜,忽然间竟然消没掉了。

“万年后,八扈从中终于出了你冥晧,有资格与我一战。”神主布莱恩目露欣然,淡然一笑,身影一晃间,便来到虺的上方虚空,道:“你我的战斗,可以远离一点,这样不会影响你们的人,也能让我方的人可以安心下来。”

他的伤势并没有彻底痊愈,但即便如此,以他不朽三重天的境界奥义,将神妙体悟释放出来,众人都有点苦不堪言。

那道道浩淼神圣的光芒,蕴含着各种奥义奇妙,就连玄河、腓烈特都如临大敌,不得不将注意力集中起来,只是应付他释放出来的光束冲击。

雷迪、青龙、迪卡罗这三人,也同样逼得要分心,要应付他的压力。

虽然不至于令雷迪众人狼狈不堪,但也的确很麻烦,让他们不能真正放心。

同样的,冥晧释放出来的御魂奥义,影响所有人的灵魂,那些神族十二大家族的族人,还有那些长老会的长老们同样苦不堪言,这么一来,他俩的战斗能让众人一个个都必须停下来,只是用来防御他们交手形成的能量余波。

“也好。”冥晧化为一缕幽光,携着灵魂祭台,倏然间消失在神主的方向。

两人处在那虺的上方,他们明明在那儿,可众人抬头去看的时候,却生出一种极为诡异古怪的感觉,就如同透过层层光影瞧着湖中的倒影,有种非常模糊不真实的感觉。

仿佛神主、冥晧不和他们处在一个世界中,如在他们自己捏造而成的玄妙世界,在他们的国度中。

神主在璀璨耀目的光彩世界中,那里有着星辰流转,有着冰霜,有着火焰海洋,有大地有森林,有着常规世界的一切。

冥晧的世界幽暗深邃,有着簇簇幽魂般模糊鬼魂,有着折shè的重叠虚空,如有一片片残碎世界拼凑而成,他身影仿佛消失,仿佛在一个个残碎世界乃不断穿梭着,让人永远无法将其捕捉。

境界达到一定的高度,一定的层次后,武者拥有着如同造物主般的大神通能力,能凭空捏造一个世界出来。

一个符合自己的奥义,能让自己的力量境界神通发挥到最佳的世界,这其实是神之领域的高等级的变幻,譬如修炼寒冰奥义者,能在交战的时候,以寒冰之力炼制一个冰雪漫天的新世界,在那里能将寒冰奥义最深奥义释放,将最强力量展现出来。

此时,神主、冥晧这两个不世强者,纷纷凝结最适合自己奥义的世界,那世界是他们对真实世界的一种改造,而非将自己始界给拉出来交战。

他们交战,让所有人都神情凝重,忘记了所有一切,都将注意力集中在两人身上。

场内众人,都是浩淼星河间最为巅峰的存在,他们在各自的阵营都出类拔萃,境界最次者都是始神二重天,其中伪不朽和真正不朽极多,对他们来说,神主冥晧的战斗,乃是毕生可能都难得一见的巅峰对决。

通过强者的对决,通过对强者奥义的捕捉领悟,或许能突破自身眼界,让自己的境界得以突破。

因此,他们此时甚至对虺的关注,都放松了起来。

只有一人,并没有太过留意神主、冥晧的交战,那便是石岩。

此刻,石岩依然徜徉在极为美妙状态中不愿自拔,从虺身上流露出来的神秘能量,慢慢在他体内流动着,融入他骨骸、筋脉、血肉、细胞、纤维,融入他体内神力古树中。

渐渐地,他发现一个极为奇妙的现象——他身体隐隐变得透明!

他灵魂祭台、肉身被那能量淬炼许久,不但令他突破到始神三重天,大幅提升对奥义的领悟能力,如今甚至于,在改变他体内灵魂祭台的结构!

他的识海,变得无穷无尽,神识被那能量影响,仿佛渐渐变成一种全新力量!

识海的神识,如他体内神力古树,如另外一种力量的源泉,那种神识的蜕变,力量的充盈,让他浑身颤抖!

他慢慢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神识,一般来说也是能量的一种,但这种能量大多数只能起感知左右,不能真正发挥出强大攻击力,譬如说,一座山峰在面前,神力的聚集凝结,能直接粉碎炸裂,将山峰或是轰然倒塌,更强一点的腐蚀力,能让山峰直接溶解。

但神识的渗透,只是如风般无孔不入,能进入山峰的最深处,每一个细微角落探测神妙。

神识无法直接粉碎山峰,这是常识,也是正常的真理规则。

但现在,随着识海的神识变化,他生出一种玄妙的感觉,觉得他的神识……能排山倒海!

他觉得如今的神识,拥有着无穷无尽的玄妙,在那神识变化之时,他还突生一种玄妙感觉,这虚空乱流域内,充斥着无比庞大的能量,那能量浩大无际,却看不见摸不着,只能以他的神识感知!

在他生出这种奇妙感的时候,他陡然发现,他身体如影响了,在他识海发生变化时,他的身体,如直接化为虚无。

心间一动,他运转神力古树时,身体也恢复正常,从隐形状态变成真实。

他倏地愣住,呆滞半响,旋即浑身巨震,双眸泛出惊喜若狂之sè。

身体隐形时的状态,分明,和嗜血的遗骨一模一样!

传言嗜血洞察的一种神秘力量,那力量,万年来只有嗜血一人领悟透彻,神主、凌翔、西泽、洛林众人,苦苦追寻这种力量多年依然没有收获,那力量,仿佛就是此种神秘之力!

这力量,分明来自于太初生灵,那虺之前诱惑他,说让他助其逃生,便告知其力量神妙。

没想到这虺真知道这种力量玄妙,他识海的蜕变,肉身、灵魂祭台的神奇改变,结印吞噬奥义对那太初生灵肉身神秘能量的吸纳转化引起!

他的欣喜若狂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地,他猛然醒转过来,也忽地发现再也无法吸纳来自于虺身上的力量。

也是此时,他发现维德森已经耗尽生命潜力,面如死灰,体内再也没有一丝腐蚀之力释放,直接悄然朝着虚空乱流底下沉落,如一道陨灭的流星,短暂的灿烂夺目,却最终要消陨。

石岩深深看向维德森沉落的方向,露出惋惜神sè,不由心中轻叹。

维德森彗星般突然出现,以绝世运道夺目绽放,可最终被冥晧、神主给联手葬送,冥晧让他将嗜血一股给他吞服,神主以秘法也将嗜血遗骨放入他腹部,让他以燃烧嗜血遗骨能量燃烧自己生命为代价,来重创太初生灵虺,向收获虺的一切。

不论冥晧、神主,都知道维德森的境界力量,根本无法维持太久。

可无人在乎他的生死,为了成全自己,为了得到虺,他们都选择牺牲维德森。

维德森就此陨灭,神主、冥晧尚未得到虺的奥妙,却无意成全了石岩,让石岩生命形态蜕变,并且成功持有那种神秘之力。

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在殊死搏斗的时候,石岩,已完整了力量的变化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