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千三百四十二章 前因后果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0 字数:3335 阅读进度:1579/1845

天邪在巨澜商会地宫深处,将西泽、凌翔、洛林吞吃,进而增强自身力量境界,达到能比肩神主、冥晧的程度,如今一真正展现出实力,当真不同寻常。

场内众人,如果是单打独斗的话,可能真的无人是天邪之敌。

不过腓烈特、雷迪、青龙一起联手,又加上一个玄河,便是天邪有滔天之力,也要显得左支右绌。

“天邪!你暗中勾结域外生灵,图谋我们的世界,你罪该万死!”雷迪暴躁如雷,周身条条闪电内夹杂内雷球,滚滚抖落向天邪。

“笑话!”天邪撇嘴,冷声道:“我压根就不是你们世界的人!我是主母一手创造而出,就如荒将嗜血创造的一样,我进入你们的世界,进入荒的始界,一直都是为主母的真正苏醒做准备。”

众人听他这么一说,都心神一震,目露惊诧讶然。

从天邪口中透露出的讯息,实在太过惊人,一直以来嗜血的来历都是不解的谜团,很多人探测追溯了许久,也没有弄清楚嗜血的来历。

天邪竟说嗜血由荒一手创造出来,这怎么可能?

“啪啪啪!”

天邪身上绽放出道道虹光,将雷迪凝结的雷亟电球粉碎,神情yīn鸷道:“怎么?不相信?想不明白吧?”

玄河、腓烈特此时也聚集在石岩身旁,要全力防护住石岩,保证他不受侵害。

他们都看出来了,紫耀能利用那种神秘能量,将诡异魅惑渗透向每一个人脑海祭台,能瞬间夺取他们的理智。只有也洞悉了这种能量的石岩,才有可能将他们恢复清醒。

因此,石岩的安然无恙会是战斗的关键,是他们力抗紫耀的有力屏障。

“如果你说嗜血由噬创造出来,我们或许更加容易接受一点。”此刻,石岩表情冷酷,体表血甲合身,胸口如盛开一朵鲜红妖异的花朵。背后一对宽阔骨刺扇动着,体内毁天灭地的波动急剧攀升着。

“呼!”

以血剑衍变而成的血瞳,悄然浮现在他头顶,血瞳内血光熠熠,如扫视着每一个人,不断释放着冲击心灵识海的邪力。

奥黛丽美眸流露出惊异不明,深深凝视着她,玉唇微微开阖着。显然被震慑到了。

她母亲阿黛拉和冥皇族的武者,也是大惊失sè,怪异的看向石岩。

他们没有见过石岩进化后的体魄,猛地一看,当真是被巨大的冲击了心灵,心神惊骇,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因为从石岩身上流露出来的澎湃狂暴生命磁场,无比的浩淼庞大,竟然让他们有种无法匹敌的颓丧,——这是灵魂深处的一种忌惮。就像当年他们面对嗜血时候那样。

如低等级生灵,初次见到高等级生灵,会本能的感觉到那种差距。

玄河、腓烈特、青龙暂停对天邪的攻击,表情凝重,双眸闪烁着不明光泽,在等候天邪的进一步解释。

身为嗜血麾下的魁首,玄河、腓烈特至今也没有能够弄明白嗜血的身份来历,之前冥晧猜测过,猜测嗜血或许融合了四大种族jīng血而成,但那也仅仅只是猜测。没有得到证实。

天邪此人和虺关系紧密,虺为太初生灵之一,应该给天邪灌输了不少太初时代的讯息,令天邪见识不凡。

他们觉得天邪接下来的一番话,可能才是真实,能真正说明嗜血的身份来历。

天邪忽然回首,远远看向紫耀。神情流露出征询意见的味道。

紫耀傲慢的微微垂头。

天邪毕恭毕敬一礼,旋即转身,洒然一笑道:“荒遭受重创。身体分裂为五,荒为主脑,神恩、神泽、古神、古魔皆是分身,是四个个体,四个个体分别创造了神族、不死魔族、天妖族、冥皇族。”

“在十万年前,四大种族先辈进入荒,试图将荒炼化,这其实是分身想要取代主脑的行动,可惜最终失败。之后许多年,荒的四个分身各自为战,驱使四大种族在它始界内斗争不朽,令它始界战乱不止,星域爆碎毁灭,让它始界愈发臃肿,迟缓他主脑苏醒的速度。”

天邪这次讲话的时候,所有人皆是屏息凝神,认真倾听。

无人继续出手。

因为天邪的这番话,关乎星海之谜,困扰了众人无数年,每个人都想知道其中缘由。

“十万年前的那四个失败者,被荒击杀,荒意识到若是任由四个分身继续乱来,可能会愈发难以控制,便以那四大种族先辈之jīng血凝结出嗜血,嗜血的jīng血蕴含四大种族的优点,接近太初生灵的完美之血。荒将嗜血创造出来,是要让嗜血毁灭四大种族,要借助嗜血完成主脑和分身的合一,进而彻底苏醒过来。”

“可惜,在嗜血刚刚拥有生命意识,要被荒赋予奥义传承的时候,就被噬突然入侵了。”

“噬便是嗜血一脉圣地血海,是黑暗深渊,也是太初生灵之一,更是荒的死敌。噬趁着荒淬炼嗜血后力量不济的时候,将它的奥义传承给荒,噬的主奥义便是吞噬,兼顾着八大邪力,噬要透过嗜血灭去荒的始界生灵,毁灭它星域主体。”

“嗜血,便是荒和噬亿万年斗争的关键,荒本yù透过嗜血来完成主身、分身融合苏醒,却不慎被噬侵袭,被传承了噬的奥义。荒的淬炼,噬的奥义传承,直接导致了嗜血横空出世,一举压过四大种族,在早起嗜血大杀四方,疯狂杀戮,让生灵涂炭,通过吞噬奥义积累力量,达到至强高度。”

“嗜血乃不世奇才,在后期无人指点的情况下,领悟了只有太初生灵才知晓的暗能量,也逐渐意识到他存在的意义,意识到他只是荒和噬斗争的关键。”

“于是,嗜血后期一反常态,不再持续杀戮,而是广收门徒,组建势力,要反抗这一切。嗜血的修炼末期,超出不朽境界,变成堪比太初生灵的高度,他yù挣脱荒和噬的摆布,yù翱翔天际,却被噬约束,他最终和噬生死一搏,竟令噬都身负重创,当然,嗜血同样被噬重击,在他孱弱之际,荒又一次出手,指使神主联合众强围殴他,令其彻底陨灭。”

“十万年来,嗜血乃是这始界中第一个能超脱一切,能真正翱翔星海的强者,他领悟暗能量,拥有能毁灭这世界的能力,若非他命格就在此地,或许他真的就成功了。”

天邪回头,眼神敬畏的看向紫耀,旋即转身继续道:“我主母本是受创最深者,本来无法和荒、噬争斗,但因荒、噬亿万年斗争从未停止,因为嗜血的出现,导致荒、噬又一次被重创,令它们暂时都处于休眠状态,所以在如今真正的苍茫宇宙中,我主母才是最强者,只要你们皈依我主母,我主母可以饶恕你们的冒犯,令你们能超脱天地。”

“亿万年来,荒、噬斗争从未停止?怎么没停止?”腓烈特愕然。

天邪不屑一笑,道:“在那个宇宙中,有你们嗜血的圣地存在,那是一个黑暗深渊,也就是噬的意识凝结,这就好比你用你的灵魂意识,入侵到玄河的始界之中,让你的灵魂意识在玄河始界内作乱,要破坏玄河的始界,这么说你明白了没?”

腓烈特讶然,“我嗜血一脉的黑暗深渊,便是噬意识灵魂的凝结?是外界的噬,对荒始界的渗透侵入?”

“就是那样,它们这种级别存在的争斗,一战可能持续亿万年。这么说吧,到如今,它们依然处于交战状态,以一种我们永远无法体悟的方式战斗,嗜血,也只是他们战斗中的一段小插曲。”天邪解释。

众人皆是目露骇意。

试想一下,此刻,在浩淼宇宙中,噬以灵魂意识凝结的黑暗深渊,侵入荒的始界,两个不知存在多少亿万年的生灵还正在交锋着,并且已经交锋了无数年。

而他们,仅仅只是荒始界内的小生灵……

或许,荒、噬这种太初生灵,在看待他们的时候,就如同他们去看自己始界内的虫豸蝼蚁。

这是对他们心灵的一种巨大摧残!

天邪的解释很直白简单,石岩的体悟更是深刻,他心神变动间,意识在他那灿若星海的始界内飘荡,在一个个星辰内游荡飞逝走动,脸上却泛出苦笑。

如果,如果自己只是别人始界内的一滴雨,一个小虫子,一举一动都在别人感知、眼睛注视下,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

难怪嗜血要拼命反抗,要挣脱一切,要冲破束缚囚笼。

可惜,嗜血是被荒淬炼而成,这就是他最大的可悲之处,也是他失败的根本。

就如同他如今和古大陆神恩融合,他能洞察神恩大陆上诞生的生灵一举一动,对天妖族族人有着巨大约束力,——这还是因为他没有真正融合本源,若是彻底将神恩本源融合,他就能如同神主一般,能掌握天妖族每一个族人的生死!

石岩真正醒了,完完全全的醒了过来。

他终于知道为何嗜血陨灭前,留下唯一的遗训,便是让玄河、玄山、烙猡三人选定的传承者,一定要是域外灵魂。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无视命格内的规则定律,能真正冲破囚笼,不惧荒那种对命格的恐怖约束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