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章 奥义优势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1 字数:3300 阅读进度:1637/1845

“咔吧咔吧……”

小骷髅突然朝着石岩吆喝,挥舞着雪白骨臂,示意他别离纳扎里奥、巴斯托斯太近。

魅姬在奄奄一息的时候,还能聚集潜力,以同归于尽为代价,逼逍的巴斯托斯不敢靠近。

那两人都是不朽巅峰境界,真要是发现无法逃脱,发狠下,来个玉石俱焚,瞬间形成的力量,也足以将石岩斩杀成碎片。

“他让你别太接近,小心两个人求死将你也拉下去。”魅姬听得懂小骷髅的话语,远远娇喝道。

石岩神情不变,头也不回答道:“玉石俱焚的招式,对修炼空间奥义者来说,不见得就能奏效。”

魅姬讶然,仔细一想,暗暗点头,算是默许了石岩的自信。

如果石岩能像躲避她那样瞬移,纳扎里奥、巴斯托斯就算是自爆,要杀石岩也不容易。

十来个巨大的骷髅战士,持着骨刀,将两名噬族老者围在山谷,那些骨刀巨大无比,一挥舞起来,就有许多白森森光芒穿射,在骨刀的劈砍下,山谷如纵横交错的蜘蛛网,遍布深深的刀痕。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的身体,也出现条条血痕,有些血痕深可见骨,看起来就触目惊心。

“被你害死了!”纳扎里奥脸色难道到了极点,和巴斯托斯缩在一角,咬着牙,眼神凶厉,“你没有弄清楚这小杂种的可怕,就敢冒然袭击,连带着,我也跟着倒霰。”

“说这些没用的。”巴斯托斯倒是冷静下来,“神体……应该保不住了,等一个好时机,将灵魂祭台遁出,暂时依附外面的尸奴,以后再来算账。”

“也只能这样了……”纳扎里奥轻哼。

一直到这一刻,两人也没有觉得这一战能够危及他们的性命,觉得这骷髅岛再是诡异,他们也能从容离开。

毕竟,不论是小骷髅展现的手段多么奇特,他们都没有看出小骷髅具有抹杀灵魂祭台的异宝或者力量奥义,以他们不朽巅峰的境界,以灵魂祭台遁离此地,应该不是一件难事。

他们没那么做的原因,是觉得或许神体也能保住,还抱有幻想。

尤其是,待到石岩飞掠而来,那些骷髅战士稍稍放松包围圈的时候……

他们眼睛微亮,交换了一个神色,还以为机会来了。

虽然他们如今体内的神力,只有全威时期一成左右,可他们自信用来对付一个不朽一重天的小武者,还是绰绰有余的。

纳扎里奥紧紧攥着的白眼珠子,蓦然涌出阴森邪异波动,如波纹荡漾出来。

石岩从天顺势落下,看着那波纹袭来,神情淡漠,抬手去抓那波动。

缕缕波动,悄然消失!

纳扎里奥顿时一呆,他分明感应到,那白眼珠的波动,竟然逸入石岩掌心!

这根本不可思议!

那白眼珠释放的波动,以尸力为基础,还暗含一丝腐蚀之力,那腐蚀之力,是他一名修炼腐蚀奥义的挚友施加的,能增强波纹的威力,没想到竟然没入石岩掌心,他如何能相信?

巴斯托斯也是脸色剧变,意识到不妙,他脚下几只玄阴尸虫尖叫着,猛然飞出,往石岩冲来。

石岩咧嘴一笑。

那几只玄阴尸虫,如感知到极为恐怖的气息,居然猛然后退过来,仔细看来,会发现那一只只玄阴尸虫,一个个颤抖的匍匐在地。

从石岩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让他们本能的恐惧,那是烙印在它们生命印记内的惧意,让它们压根生不出抵挡之意。

巴斯托斯、纳扎里奥目瞪口呆,忽然觉得浑身发凉,下意识的看向虚无。

仿佛冥冥中,有一个族内域祖级别的存在悬浮,也只有噬族域祖级别的强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带着始祖“噬”的一丝波动,能令玄阴尸虫匍匐在地不敢动弹。

他们看向天,又惊又喜,以为自己猜测正确。

远处,魅影族的魅姬,妩媚诱人的脸颊,也布满惊异,远远看着这一块,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石岩停在巴斯托斯、纳扎里奥身前,一只只玄阴尸虫,颤抖的匍匐在石岩脚下,动都不敢动,纳扎里奥手中的白眼珠子,不断地闪烁着光泽波动,却像是对石岩没有任何效果。

以魅姬的眼光见识,也忽然蒙住了,心中都是匪夷所思。

就在此时,石岩回头,看向那小骷髅,说道:“我有些话想和这两个人,我不姐……不想别人听见。放心,我有自保之力,能不能?”

小骷髅眼神古怪,愣了数十秒时间,忽然骑着骨龙退走。

另外一头骨龙,则是顺势落在魅姬身旁,示意魅姑也离开。

魅姬一肚子恼火,知道石岩一定有什么话要和纳扎里奥、巴斯托斯讲,也知道那一番话,可能非常的隐秘,对她了解石岩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可石岩的防备心,让她无法知道详情,自然使得她非常郁闷。

不远处,小骷髅暂时停下,眼睛看向她,看的她心底发毛。

啐骂了几句,她只能乖乖坐上骨龙,被那骨龙拖着远远离开此地。

“将骷髅战士也都带走。”石岩又高呼一声。

他声音一落,小骷髅以白骨族古老语言叫唤起来,那一个个巨大的骷髅战士,蹦跳着,也从山谷渐渐远离。

“咻咻咻!”

三根骨刺,厉啸爆出,如钢钉一般钉在纳扎里奥、巴斯托斯的肩膀。

这三根骨刺,是石岩许久前淬炼而成,内中蕴含空间奥义真髓,能在虚空内穿梭不定,忽然施展出来偷袭,往往会取得奇效。

两个噬族的老怪,肩膀被骨刺钉在石壁上,两人凄厉叫了两声,很快噤声,两眼都异样的看向天际。

石岩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头顶,还以暗能量感知了一下,发现什么都没有后,又留心了两人的表情动作,见他们看看天,又看看那些玄阴尸虫,才恍然明白过来。

“没有人在,你们别想太多了,只有我在。”

石岩漠然道。

许久以前,他就暗暗猜测吞噬奥义对八大邪力有着隐隐的克制,只是因为没有机会与自己人交战,他无法来确定。

也是因为不敢肯定,这趟两个噬族老怪围攻小骷髅,要对魅姬下杀手的时候,他只是选择冷眼旁观,没有立即插手。

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确定他的猜测是否属实,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那时候的纳扎里奥和巴斯托斯力量充沛,全威时期的他们,就算是奥义被克制,也不是能抗衡的。

如今,两人神力十去九成,只剩一成力量,又被他证实吞噬奥义的确能克制八大邪力,他立即大胆自信起来。

“没有人?”纳扎里奥茫然,心底泛出莫名其妙的感觉,他看着手中的白眼珠子,突然厉声道:“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奥义,我凝结的尸力和腐蚀力量,会没办法伤害你?”

“第一,你如今的力量太虚弱,第二呢……呵呵。”

石岩突然抬手,浑身负面力量激发,疯狂、嗜杀、暴戾、绝望种种气息凝为一股煞气,透过他眼瞳冲向两人。

在顷刻间,纳扎里奥和巴斯托斯眼中尽是无尽血海,累累的尸骨,无穷无尽般蔓延过来,将他们给淹没一般。

然而,让石岩意外的是巴斯托斯、纳扎里奥没有马上丧失理智,反而显出狂热宗教徒般的疯癫表情,“始祖留下的圣地之图!这,这是始祖的脑海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的话语,让石岩也是一呆,那由负面之力凝聚的幻象,以嗜血一脉的禁地血海为模板,没想到竟然被两人称为圣地之图,称为始祖脑海。

他心中动了动,忽然明白过来,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他去过的那禁地血海,那神秘黑洞,竟然为太初生灵“噬”的脑海,噬离开后,应该在噬族留下什么图案,噬的脑海图案,被他们成为“圣地之图”嗜血一脉和噬族之间的关系,这么来看,还的确颇为奇妙紧密。

只是,嗜血一脉和噬,注定不可能走到一块儿。

两个血淋琳的手印忽然凝结出来,分别落向纳扎里奥、巴斯托斯的胸腔,趁着他们神智惊骇神力虚弱时候出手,虽然卑鄙了一些,但能让石岩更加安全。

“轰!”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此刻都处于人生最低谷期间,都虚弱之极,又被石岩的邪恶意念侵袭,没有失去理智也注意力有些溃散,被趁机轰中胸口,神体如散架了一般,鲜血从伤口喷射出来。

他们的肉身,至此凡乎废掉,很难恢复如初。

“死亡奥义!”

纳扎里奥、巴斯托斯一起尖叫起来,神情愈发震惊,这个被他们忽视的小武者,种种手段让他们彻底傻眼了。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本族的奥义,会在石岩的身上展现,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些玄阴尸虫,见到石岩后表现的如此胆怯。

他们想不通。

“你们肉身保不住了,灵魂祭台也很难逃脱,别做无谓的念想了,我不会给你们机会。”石岩无情打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