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巨流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2 字数:3257 阅读进度:1663/1845

折射出的虚空迷镜中,巴图姆的惨叫声逐渐弱了下来,在神主、冥皓的联手轰杀下,他肉身必然无法保存。

果然,最终那幻镜中声音彻底消失,巴图姆的灵魂祭台如一缕悠风飘逸出来,试图逃逸。

石岩那吞噬黑洞悬在光幕天际处,早已恭候多时,一股灵魂吸附力传来,巴图姆灵魂在凄厉的波动中,还是没有能够挣脱掉,也步入耶伯勒众人后尘,被那黑洞给吞没掉。

几乎同时,绫玫那奥义凝结的水潭,被极寒之力渗透,最终结成冰冻。

内部的绫玫,如一具曼妙诱人冰雕,被锁在水潭中央,远远看来,像是封印在冰晶王国,有一种冷冽的美。

绫玫生命气息逐渐虚弱,眼眸灰暗,她拼命的扭着脖颈,远远看向石岩。

她眼中流露出很明显的懊悔,悔没有坚守图释岐夫妇的嘱咐,悔没有能够做出正确判断,不但令带来的侍卫全部葬身了,就连自己也难逃一死,她意识到图释岐夫妇是对的……

可惜太迟了。

“我知道你欠图释岐夫妇一个人情。”魅姬恢复一贯的悄媚,眼睛明亮,“怎么样?需要我手下留情,给她一条活路么?”

绫玫神情微震,流露出渴望的表情,冀盼的望向石岩。

石岩摇头,冷着脸说道:“我没那么好的脾气。有人想杀我,不论她是谁,是什么样的身份,我都会同样对之!”讲话间,他将巴图姆灵魂祭台吞没,顺势落在绫玫那冰冻的水潭上方,十指交错间,十道锋刃绽出,划动向那冰冻水潭。

“咔咔咔!”

水潭被空间利刃切割的块块撕裂,内部的绫玫自然无法幸免于难,神体如水钻被切割掉,四分五裂。

吞噬奥义凝结的黑洞,如一张妖魔巨口吞咽过来,不等绫玫反抗,灵魂吸附力传来,也将她一口咽下去。

“果然狠毒无情,这种辣手摧花的事情也做的出来?绫玫在玄天族,也是出了名的火辣貌美,就这么被你杀了,不觉得可惜?”魅姬笑容满面,娇媚的调侃,明眸则是喜滋滋的。

“美女遍地都是,一点都不稀罕,死几个不要紧。”石岩皱着眉头,看着头顶天幕,说道:“的确要早点破开光幕离开。”

“不错,还必须要快,这些人被杀者,在七族中身份尊贵,灵魂应该有所反应……”奥黛丽肩膀处的冥鸿,沉声说道:“这一点想来你应该很清楚?”他看向魅姬。

魅姬收敛了笑容,点了点头,“耶伯勒、绫玫他们都是族内重要人物,一般来说都有属于他们的一缕魂印对照某样秘宝,一旦灵魂熄灭,那些对应的秘宝往往会有所反应。”

“你是说……现在七族的族人,应该知道耶伯勒、绫玫、特勒迦被击杀了?”石岩脸色微变。

“应该如此。”魅姬很肯定,“不过击杀我们,也是必须要做的,不然他们将消息放出去,那些人就能知道发生在下面的事情,知道奥义符塔,知道太初源符,还能知道准确的位置。”

顿了下,她又道:“但是现在,他们只能知道耶伯勒、绫玫众人身死了,不会知道下面具体发生过什么,也无法准确找到位置。一旦我们脱离此地,真正开始挪动开来,在破灭海的海底,想要找到我们就更加困难。”

“她分析的很对,所以我们要快,要在他们寻到这里之前离开。如若不然,还是会非常麻烦’按照他们所说塔特师尊也在破灭海,如果给此人知道,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必须早点返回荒域!”冥鸿凝重道。

他炼化了辛格的灵魂,对魂族内部诸多奥妙了解深刻,深知那人可怕,也猜出塔特的身死,必然会激怒那人,所以略有惊惧。

“塔特师尊?”神主语气冷硬,“很强大么?有没有嗜血强大?”

“纳普顿为魂族三大域祖之一,虽然仅仅只是一重天境界,可他手中持有太初神器炼魂鼎!拥有炼魂鼎的纳普顿,真正的实力极为强横,我不知道后来的嗜血战力如何,反正在我离开的时候嗜血的战力,应该不会强过纳普顿多少。”冥鸿很谨慎,“纳普顿的炼魂鼎,据说尚且没有彻底炼化为本命神器,还欠缺许多强大灵魂,如果那炼魂鼎彻底炼化掉,我相信他一定更加可怕!”

“他应该不及后来的主人。”冥皓淡淡道。

神主也对此赞同,“当年嗜血能将噬族的始祖噬击败,令其不得不就此沉睡,事后嗜血重创下,还将我们的联军杀的血流成河,我当年也肉身粉碎,牺牲了各方势力首领才将嗜血斩落,那纳普顿绝对不及全盛时期的嗜血。

“我不知道嗜血是谁,我只知道纳普顿的确很可怕,如果他能真正炼化掉太初神器炼魂鼎,突破到域祖二重天境界,说不定能跻身十大域祖行列,就算他现在过来,我们也无人能抗衡他。和他相比,巴图姆、甘茯只是半吊子而已,和他差了太多太多。”魅姬插话。

“我想我们暂时的确无法力抗纳普顿。”冥鸿也说道。

冥皓和神主听两人这么说,也都轻声一叹,神主道:“可惜我没有突破域祖,否则那区区纳普顿,我定然不会放在眼底。”

“尽快破掉光幕!”冥皓沉喝。

石岩点头,旋即不再多言,飞身落在那巍峨如山的奥义符塔的塔顶,抬头望着光幕,暗暗沉思着什么。

在他脑海副魂内,一段段模糊不明的太初符印凌乱流动着,没有能够彻底融合荒分魂的他,无法弄懂那些印记的含义,他集中注意力,将气息凝结着,想要洞察奥妙。

然而,那吞噬黑洞却极速旋动着,如巨口蠕动,传来令他心神不宁的净化波动。

他知道那吞噬黑洞将巴图姆、甘茯、耶伯勒众人灵魂祭台一一吞没,因为那些人境界高深精湛,因为其中还有巴图姆、甘茯这两个悟到暗能量者。

此次净化的过程,一定会比以往要缓慢的多,中间可能也会出现点其它变故,可他没有想到那黑洞的净化,能影响他的心神,让他难以真正集中精神。

本来就弄不懂那些符文的含义,不能勒破奥义符塔的精妙,又没办法集中精神,他渐渐显得烦躁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他依然端坐在奥义符塔不动,布莱恩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如果他耍弄我们,无法洞开此地光幕,我将全力击杀他!以泄心头之恨!”

冥皓也脸色阴郁,深深皱着眉头,不知道想些什么心思。

魅姬和奥黛丽都有些噤若寒蝉,暗暗心惊,只是期待石岩能尽快寻到方法,带众人脱离此地。

破灭海海面上。

魂族的根据地中央,一簇簇灵魂如蟒蛇在岛上蜿蜒游动着,将那些锦旗上的凶魂厉鬼吸纳,带着那些魂魄返回纳普顿身旁。

纳普顿头顶炼魂鼎旋动着,将那些凶魂鬼魄都给吸掉,那炼魂鼎上面的太初符文渐渐闪烁着奇光,如小蛇慢慢活动着。

“噗!”

倏地,在纳普顿的枯瘦臂膀上,一串魂珠骤然炸裂,魂珠化成蒙蒙轻烟,渐渐凝成塔特模糊的脸庞,那脸庞呆滞木然,没有一丝生命波动。

纳普顿正在熔炼炼魂鼎,一见魂珠炸裂,眼神立即阴沉下来。

每一个向他拜师者,都需要奉上一缕精魂印记,被他收入魂珠内部,通过一缕精魂印记,他能随时感知到每一个徒弟的位置,能心念一动,就将徒儿灵魂捏爆掉。

这是控制徒弟的一种阴毒手段。

当然,如果徒弟突然暴毙了,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能模糊感知到死亡的方向。

如今,代表着塔特的魂珠粉碎炸裂,纳普顿立即知道此刻发生了什么。

他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以三个始神灵魂为祭品,施展神通秘术,暗暗追寻着起来,半响,纳普顿冷哼一声,“废物!敢瞒着我下海寻太初遗迹,当真死不足惜,白白浪费我千年的栽培!”

他张口吐出一个法决,法决落入炼魂鼎,旋即亿万魂魄纷纷涌入炼魂鼎内。

将炼魂鼎收入袖口,纳普顿站了起来,如一缕鬼影消散掉。

破灭海另外一座岛屿上。

图释岐、雅云夫妇陪着龙蜥老祖那具分身,在岛上饮酒谈笑,商量着要事。

“叮铃铃!”密集的响声从雅云袖口传来,雅云一脸愕然,将一个小铃铛取出来,以灵魂感知从玄天族本部传来的紧急消息。

雅云脸色忽然变得极为惊惧,猛然站起,叫道:“绫玫那丫头的灵魂树,居然在本部枯死了!她已经魂飞魄散!”

“我们过来前,绫玫带着玄卫下了海,寻找什么太初遗迹,竟然死在了海底!”图释岐神情大变,他深吸一口气,道:“龙蜥兄,劳烦与我们一起走一趟海底,绫玫……身份特殊,她是撼天老祖的孙女。”

龙蜥也是脸色巨变,知道破灭海怕是要大事不好了,“好,我与你们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