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一一暴露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2 字数:3406 阅读进度:1690/1845

亿万朵五颜六色的火焰,从里卡多身上飘逸出来,那一朵朵火焰排列有序,如天然形成了各种新奇的阵法,竟然根本不怕海水对火焰的消减,一盏盏明灯浮动着,纷纷罩向海鲨皇。

费雷尔一言不发,再次出手,磨盘大小的雷球凝结,滚滚落向海鲨皇。

纳普顿哼了一声,抬手一指,三头巨魔般的凶魂凭空浮现出来,身高数千米,巨山般压迫下来。

这三大凶魂,才是他真正的杀招!

里卡多、费雷尔、纳普顿一起出手,要将海鲨皇所有退路都给封死,要逼问出石岩的下落。

奥义符塔对任何一个种族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至宝,甚至比一样太初神器还要珍贵!为了奥义符塔他们根本不管海鲨皇也是域祖,就算是毁了破灭海,也势必要找出石岩,夺得奥义符塔!

“奥黛丽!那是奥黛丽!”雅云在人群中叫嚷起来。

图释岐和龙蜥老祖远远一看,也发现被纳普顿凶魂攻击的,赫然就是奥黛丽,他们知道奥黛丽和他们分别以后,势必会去找石岩。

见着了奥黛丽,他们就觉得石岩应该也在附近,在惊叫中,图释岐、雅云、龙蜥老祖三人往奥黛丽的方向掠去,暂时将海鲨皇撇下。

“她和石岩关系密切,你们准备怎么做?”龙蜥老祖忽然道。

图释岐夫妇内心也是犹豫不决,想了一下由雅云说道:“先困住把,用她和石岩谈条件总可以吧?”

“这样其实也是帮她,免得她被纳普顿凶魂所杀。”图释岐道。

龙蜥老祖点点头,“这样也好。”

等他们冲到那边,准备伸出援手的时候发现冥晧独自一人迎战,竟然将纳普顿放出来的两个凶魂给挡住。

一个个冥晧的灵魂,手持着一柄柄空间刀刃,在那力战两个凶魂。

冥晧幽魂变动闪烁间,会突然消失,下一刻,附近一名不朽境界者都陡然疯狂,尖叫着冲向纳普顿的凶魂。

龙蜥老祖三人看的惊讶无比,“那家伙他夺舍灵魂的手段,太快了一点吧?他什么来历?”

“应该是噬族修炼御魂奥义的高手,据说那些修炼御魂奥义者,能够轻易钻入低等级境界者脑海,强行夺舍灵魂,扭曲别人心智让对方成为自己的囚奴。”图释岐表情沉重,眼神怪异,“想不通那奥黛丽丫头,怎么会和噬族有关联,不对啊,那家伙的灵魂形态绝不是噬族擅长的反而和魂族有点像,想不通啊!”

雅云也是讶然不解,被弄的僵直那儿,犹豫着该怎么做。

冥晧身为嗜血一脉御魂魁首,一人精通冥皇族奥义,嗜血一脉御魂神通,还有空间玄奥,在万年时间的沉寂中将三种奥义完美融合,迈入不朽三重天境界只要洞悉暗能,他能稳稳迈入域祖。

今天,在破灭海内,他真正将实力展现出来,一缕缕幽魂晃荡间,夺取十五名不朽境界者的灵魂意志,令那十五人成为他的奴役,对纳普顿的凶魂发动自爆式的毁灭攻击,震惊了很多人。

就连很多对海鲨皇围攻的武者,都悚然变色,看着纳普顿的两个凶魂被灵魂自爆给炸碎掉,眼神骇然。

纳普顿脑海内一根根灵魂线条,突然绷断了几根,他脸色扭曲,猛然转身看向冥晧,喝道:“噬族的御魂奥义!”

崎摩和噬族的族人,听到纳普顿的大喝,神情惊悚,一一看向冥晧。

“他不是我们噬族族人!”崎摩修炼混乱奥义,浑身磁场诡异,海水如在无数镜子内扭动着,显得无比的奇特。

他本在围攻海鲨皇,这时候陡然间想起了某事,尖叫道:“他是荒域的人!”

“荒域!”

“荒域来人!”

“太初生灵荒凝结的域界!”

“竟然是那边的人!”

此言一出,周围众多强者都叫嚷起来,一个比一个惊愕。

图释岐、雅云忽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眸中惊异,他们知道奥黛丽、石岩来自于荒域,一听崎摩道明冥晧身份,神情一动,也忽然想起当年撼天谈论起嗜血的那番话,两人马上醒悟过来。

“和嗜血一样,他们是在荒域中接受了噬传承的幸运者,他们对八大邪力的认识,甚至比噬族还要完整,只是境界稍显欠缺而已。”图释岐看着龙蜥老祖,“很多年前一个叫嗜血的荒域强者,曾经来过我们这里,掀起过一场腥风血雨,很多噬族族人惨死,我族撼天老祖也曾与其一战,结果……处在下风。那嗜血,精通吞噬奥义,还掌握噬族八大邪力,恐怖到了极点……”

“连撼天前辈都惜败了?”龙蜥骇然,“撼天前辈可是十大域祖之一啊,那嗜血,该是何等可怕?”

“石岩来自于荒域,奥黛丽也是,那修炼御魂者也是,此人精通御魂奥义,或许和那当年嗜血有关,这可真是奇怪了……”

图释岐喃喃低语,忽然眼睛一亮,猛然看向了海鲨皇,表情变得极其怪异。

“你想到了什么?”雅云轻呼。

“你可还记得当年撼天老祖和我们说过的话?他说当年海鲨皇人在破灭海海底,曾经,做过嗜血的向导,那嗜血……忽然在破灭海海底现身,初始浑浑噩噩,对什么都很好奇,就在海底碰见了弱小时期的海鲨皇,胁迫海鲨皇为他带路……”

“好像,撼天老祖提过一点,不过因为那嗜血消失太久太久,我就没怎么留心,你想说什么?”

“海鲨皇为何突然要力保石岩?”

“鬼知道。”

“也许和嗜血有关!”

“你是说,海鲨皇难道看出石岩和嗜血有关,因为嗜血的关系,就保住石岩不灭?”

“我瞎猜的。”

图释岐和雅云相互交流,龙蜥老祖则是听的震惊不已,看了看那冥晧身影变幻间,夺取一个个周边武者的灵魂,用来引爆将纳普顿凶魂炸碎,他都有点头皮发麻,“那家伙很强大,就算是我本体过来,也未必是他对手。”

“荒域的人!”

崎摩忽然尖叫起来,弃下了海鲨皇,朝着冥晧冲去,“说出荒域的域门,我饶你不死,我噬族要进入荒域,找回始祖的传承!”

噬族的族人,在崎摩的带领下,纷纷冲向冥晧。

“传说太初生灵荒和噬交战,粉碎成几部分,如果能进入荒域,将荒的分身一一吞没,就能达到难以想象的境界,将太初时代的秘辛给掌握,洞察奥义规则至理!”

“据说荒还有两样太初神器呢!”

“那如果进入荒域,岂非大发特发啦!”

“那是当然。”

很多人叫嚷起来,群情振奋,看着冥晧的目光如饥渴大汉瞧见**的美女,两眼都放光了。

“荒域来人,他竟然也是荒域来人!”海鲨皇内心也是狂叫。

他跟过嗜血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嗜血来自于荒域,从那冥晧的御魂奥义,他也猜测冥晧可能和嗜血也有密切联系,本欲抽身离开的海鲨皇,忽然犹豫了,很想将冥晧弄过来问问清楚。

他在内心震惊时,里卡多、费雷尔对他狂暴出手,周边那些浑水摸鱼的武者,也是全力轰击,漫天风霜、火雨、冰山、晶体激射,这破灭海差点被挤压冲击爆掉,里卡多的火焰域界,将这海底都蒸发出一片空白区。

海鲨皇和费雷尔激战许久,神力有些不济,被这么一轰,水之域界内一个个水泡汩汩破裂。

海鲨皇眼皮子抖动着,脸色泛出一丝苍白,嘴角一口鲜血被他硬生生卡住,没有喷涌出来。

“不管他们是否和恩人有关,我们都需要先离开,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啊!”申刄间海鲨皇神情有异,知道怕是不妙,连忙尖叫。

他人在海鲨皇的水之世界外层,不断地释放火焰屏障,却被里卡多更精湛的火焰奥义袭击,也是遭受重击,神体消耗的快捷。

“海鲨皇,我不想与你为敌,我只需要你告诉那石岩的位置和方向,我要的是奥义符塔,可不是你海鲨皇的命。”里卡多平静,浑身火焰涌动,如穿着层叠的火焰鳞甲,猛然一看如一团火焰。

亿万朵火苗蔓延向海鲨皇,将海水蒸发,竟在海底形成一片真空区。

在那真空区内,费雷尔狞笑着,以滚滚雷球来炸裂,缠着海鲨皇不放。

“里卡多,你和费雷尔联手,也拦不住我,你信不信?”海鲨皇眼瞳又渐渐赤红起来。

里卡多一怔,面露难色,“如果你真正拼命起来,我和费雷尔的确拦不住,但你将要付出什么代价,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如果我全力来帮助里卡多、费雷尔,你真能轻易走掉?”纳普顿也插话。

他那三大凶魂始终没有挪开,即便是另外两个凶魂被冥晧以御魂奥义驱使魂奴以灵魂祭台自爆粉碎,纳普顿也并没有改变那三大凶魂的攻势,因为纳普顿也有后招!

他扬声怒吼:“巴狄!”

人群中,一名很普通的人族武者,身子骤然一缩,变得只剩一米高点,如侏儒一般模样凶厉丑陋,他脸色青褐色,眼睛绿幽幽如鬼火,忽然飘向奥黛丽、冥晧的方向。

“地鬼老祖!”龙蜥老祖和图释岐一并尖叫起来。

他们三人都吃过地鬼老祖的亏,一见这家伙竟然也在,都是又惊又怒,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