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回头!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2 字数:3284 阅读进度:1691/1845

地鬼老祖巴狄在破灭海也小有名气,此人如今为地鬼族的族长,将地鬼族从一个不入流的小种族,一举拉向二流种族。

巴狄几乎以一个人的力量,壮大了整个地鬼族,可谓是极其有手段。

他很早前境界非常低微,只是地鬼族一个不起眼的族人,因为偶遇魂族一名游历的强者,悉心巴结,依附着那人做了数千年的狗,终于随着那人境界高深,突破到域祖境界而水涨船高。

他以他的忠心,得到了魂族的认可,他侍奉为主的幽狱迈入域租境界后,传给他魂族的奥义秘诀。

没人认为巴狄能够修炼出名堂。

然而,巴狄就是依仗幽狱赠送的魂族低一级的奥义法决,硬生生以神奇的速度,一路的突破下去。

他突飞猛进的修炼速度,竟比许多魂族强者还要快捷,一举迈入了不朽巅峰境界以后,才堪堪停了下来。

本来并不受魂族重视的巴狄,因为突出的表现,让魂族也暗暗诧异,在幽狱的极力维护下,地鬼老祖将他领悟的力量奥诀,也传承给地鬼族其余族人,让这个不入流的种族慢慢的壮大,甚至有了和龙蜥族叫板的势力。

时隔多年,幽狱在魂族早已成了高高在上的强者,虚无域海十大域祖之一,他的追随者地鬼老祖也身居高位,不但为地鬼族的族长,在整个魂族的附庸者中也是出类拔萃。

今天,这巴狄竟然一直都在破灭海海底,如一只鬼潜伏着,在纳普顿的喝声中才显露出来。

巴狄瘦小矮丑,如侏儒小鬼,模样凶厉阴冷,在纳普顿的吆喝声中,他身影晃悠了几下,就来到冥晧身旁。

“桀桀!有意思,你也来把我灵魂夺舍了吧?”他叫嚣着,背脊处冒逸处一缕缕幽幽鬼雾,鬼雾中冤魂重重,变成一只只腥臭的舌头,舌头甩动着,猛然将一个冥晧分身缠住。

一股阴寒极端的怨恨气息,从那些舌头内释放出来,那一具冥晧分身一下子就僵住了。

每一个冥晧的分身全部感同身受,露出惊异之色,将注意力放在地鬼老祖的身上。

“这老鬼……越来越厉害了,就算是我真身亲自过来,也未必就能拿下他。”龙蜥暗暗观看着,神情凝重,“不得不说巴狄这家伙修炼邪门歪道很有天赋,能够将魂族低一级的秘诀奥义炼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当真是罕见的人才。”

“他跟了一个好主人,幽狱为十大域祖之一,在魂族身份地位高出纳普顿。那幽狱有资格翻阅魂族所有高深的奥义法决,他对巴狄也颇为关照,给巴狄讲解过力量奥义的真谛。”图释岐同样心情沉重,“当时如果不是巴狄帮助辛格,辛格岂能重创我们?从某种程度上来看,巴狄或许比辛格还要难缠,他跟随幽狱多年,接触的强者更多,见识和眼光不是辛格能比的。”

“老头子,我们怎么办?”雅云咬牙询问。

“等,再等一会儿,等纳普顿分身无术的时候,我们对巴狄下手!这家伙,在那龙蜥星附近偷袭过我们,我们也还击他一次!”图释岐果断道。

雅云眼睛一亮。

“轰隆隆!”

滚雷轰鸣不休,火焰如艳红海洋,也淹没向海鲨皇,三头恐怖的凶魂,如高山峻岭长了手脚,不断的撕扯着海鲨皇的水幕,发出阵阵咆哮。

海鲨皇脸色有些疲惫,双眸依然猩红可怕,渐渐欲疯狂。

“千万不能丧失理智!全力冲出才是正确的!”海鲨皇的水之域界外层,申刄不断冷静提醒,防止海鲨皇陷入嗜战的痴迷状态。

—这也是他坚持留下来的原因。

许多许多年前,嗜血向海鲨皇传授暴走奥诀的时候,就叮嘱过他,说因为海鲨皇没有修炼八大邪力,不是他的传承者,因此这奥义在海鲨皇身上会有极大弊端,只能在关键时间保命偶尔动用。

嗜血曾说这奥义一旦施展出来,是以激发生命潜能为代价,容易陷入痴迷的状态难以自拔,如果意志力不够坚定,就会变成一个杀戮的机器,直到耗费尽最后一丝神力才会停息。

停息时,往往也意味着死亡的临近……

当时申刄也在一旁,也听的清楚,这些年来,海鲨皇缕缕依仗着奥诀与人交战时获胜,申刄都在一旁看着,已经深刻认识到这奥诀的优势和弊端。

“海鲨皇!你走不掉的!”费雷尔狂声吼道。

滚滚雷电连接天地,如雷之光柱轰然落下,猛然一看,世界如炸落无数雷之陨石,连绵轰击滚来。

海鲨皇轰然震动着,水之域界内一个个水幕水泡粉碎,他早已无法遏制口中鲜血,此时,在他胸襟处,便有殷红的血迹片片。

鲜血令海鲨皇愈发疯狂,激起他内心的暴戾因子,让他体内气息更加的狂暴。

他渐渐听不清申刄的叫喊……

申刄在旁边默默看着,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一颗心,也渐渐沉入谷底。

他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难以阻止的发生了。

——海鲨皇陷入疯狂!

“很强大的战斗波动,相隔那么远,水流都变得这么不稳定,可见战斗相当激烈啊。”

魅姬美眸蕴满惊讶,开始为石岩的决定担忧,猜测海鲨皇那边的战斗或许达到了一个很混乱的程度。

星辰光罩中,石岩脸色沉静,“奥黛丽他们也在!”

“你怎么知道?”

“奥黛丽和那神主,分别融合了荒的分魂,和我副魂间有着微妙’的联系。只要距离不是特别远,我们相互间可以感应,他们……就在那边!”

“果然神奇。”

石岩、魅姬交谈着,那星辰光罩如飞逝的流星,在海底一闪而逝。

“轰!”

一道橘红色光芒,从前方穿射而来,撞击在那星辰光罩上。

星辰光罩绽出炫目奇光,

石岩眼睛微亮,“不朽境界者的气息,唔,不错不错,全都是不朽境界者!真是有趣,如果能多死一点人,我那刚刚突破的境界,神力就能得到充沛补充。”

“前提是,我们要能活着离开,这你可要留心了。”魅姬笑着提醒。

“放心,我敢回来,自然就能安然离开。”石岩豪气一笑,大手在魅姬丰盈的美臀上拍了一记,喝道:“富贵险中求!这些年我能屡次创造奇迹,就是我一直都在战乱之地活动,我去的星域位置,就算是原先是太平盛世,我也要搅的它充满腥风血雨!只有鲜血和死亡,才能铸就我这个奇迹,嘿嘿,破灭海就是一个很好的试练场,我们就过去找寻补充神力的能量!”

被他大手在臀部摩挲着,听着他的豪言壮语,魅姬竟有些沉醉,风情妖冶的轻轻摇曳着美臀,丰满鼓胀的双峰,主动在他臂膀上挤压,媚笑道:“我等你赐予我更多的能量。”

“你个**。”石岩被她撩拨的心猿意马,忍不住笑骂一句,“会喂饱你的。”

“跟你在一起,就算是死了,我也甘愿了。”魅姬献上香吻,热情激烈,恨不得融入石岩身体。

“放心,我会让你多死几次,不过是那种‘死,法!”石岩咬牙切齿道。

“人家很期待呀。”魅姬娇媚笑着。

“嗤嗤!”

冥晧的分身,化为气流灰烟,又有一具消泯掉。

“桀桀!不错不错,噬族的御魂奥义的确精妙-,不过你不是面对我一个人,所以你很难逃脱。”地鬼老祖巴狄阴冷笑道。

“混乱力场!”崎摩冷然暴喝,数十个冥晧的分身,忽然扭曲起来,如被人攥紧了,用力的搓揉一般,光影憧憧的,像是要消散掉一般。

他麾下那些噬族族人,也是卯足了劲的下手,针对冥晧的分身。

被冥晧强行夺舍的武者,自爆来重击了纳普顿的凶魂,附近意志力不坚定者,早早就躲开了,生怕被冥晧利用。

这么一来,冥晧只能以自己分身迎战,可分身毕竟为分身,面对同级的武者,很难占据上风。

在纳普顿凶魂、地鬼老祖巴狄和崎摩等人的围击下,御魂魁首冥晧终于显露败迹,有些支撑不住了。

然而,他的表现却让周围众多破灭海的武者惊骇不已,明明只是不朽三重天境界的冥晧,连巅峰都没有达到,竟然伤了纳普顿的两个凶魂,又力抗不朽巅峰的巴狄和崎摩众人,此人凶悍程度简直不可思议。

“荒域的家伙,居然这么强悍,怎么可能?”

“荒域,仅仅只是一个域界而已,怎会有如此程度的强者?”

“那是荒最初凝结的域界,存在的年代极为久远,有一点神奇,也是应当的。”

“不可思议啊,如果能找到荒域,炼化荒的分魂躯体,夺取太初神器,那岂非瞬间迈入域祖,甚至可能成为十大域祖之一?”

“我想,应该轻而易举吧。”

围观者众说纷纷,他们都为冥晧表现出来的实力震惊,意识到荒域的来人颇为可怕,一点不比他们破灭海的武者逊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