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延续万年的一战……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3 字数:3387 阅读进度:1711/1845

“普泰,普泰,原来竟然是他……”

蔓蒂丝看向远方,在那古魔大陆上方幽暗处,普泰神情凶厉,双眸猩红如血,神体内绽放出来的血腥气势,如九幽无穷血海,辽阔无尽,相隔极远,她都能感受到普泰身上的腥味。

白骨族的希罗,神sè同样凝重,“真是没有料到。”

“你们……都认识普泰?”玄河惊讶了。

“普泰是噬族的少族长,曾经普泰是虚无域海小辈中极其杰出一人,有望在万年内突破域祖。当年普泰崭露头角的时候,风头一时无两,耶伯勒、绫玫、甚至魅姬,都没有他修炼天赋出众。”

蔓蒂丝瞥了一眼魅姬。

魅姬点了点头,妩媚动人的脸上,写满了担忧,“普泰曾经极其突出,却在数百年前,被噬族宣布修炼走火入魔,不慎陨灭掉。数百年前的普泰,已经为不朽三重天境界,当时比我境界还要高一筹,他的陨灭让其它几族的族人暗暗幸灾乐祸,就连我当时也是暗送一口气。”

“原来他并不是修炼入魔而亡,而是用秘法来了荒域,暗暗潜藏了起来。难怪噬族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缭绕悲伤气氛,当时知道这个消息,我们也猜测普泰可能没事,只是因为他数百年没有在虚无域海现身,我们渐渐相信那是真的。”魅姬讲述着普泰的过去辉煌,凝重的说道:“普泰以灵魂降临此地,那灵魂曾经达到不朽三重天境界,如今以新的躯体修炼,现在看起来是不朽二重天,实际上他能发挥出不朽三重天的力量和奥义!”

她这是提醒玄河、腓烈特,告诉他们普泰过去的强悍,告诉他们普泰比他们所想的还要强大!

“难怪我弟弟当年被普泰害死,难怪两个戒灵都相继被他吞没掉,不朽三重天的灵魂降临,玄山和戒灵……自然难以抗衡。”玄河想起往事。忽然间明白了过来,嘴角溢满苦意。

“普泰的确不凡,不过……石岩同样不弱,你是关心则乱了。”蔓蒂丝轻笑着,踮着脚尖很滑稽的拍了拍魅姬的肩膀,“傻丫头,那石岩同样jīng通吞噬奥义,还得到了奥义符塔。一身玄妙不凡处。连我都看不透深浅,你多虑了,此战应该势均力敌。”

玄河、腓烈特、阿黛拉众人。看着她的举动,都有些啼笑皆非。

她只有一米二三的身高,模样为娇小的女童。魅姬成熟诱惑,身姿修长曼妙,她去拍魅姬的肩膀宽慰,让人都觉得很诡异。

“嗯,姥姥说的对,我太紧张了。”魅姬醒悟过来,不好意思的淡然一笑,渐渐放松下来。

姥姥?

玄河众人眼珠子差点崩出来,看看蔓蒂丝。又望了望蔓蒂丝,只觉得认知出现了极大的偏差。

“静观其变吧!”希罗语气略显兴奋。

众人凝神观望。

“呼呼呼!”

一道道身影,从这星域各个角落赶来,许多战舰、战车、飞辇如乌云般聚集……

普泰的咆哮雷轰之音,传遍整个星域,他也暗中下达命令,将那些皈依他的实力全部过来。好迎接一场血战,此时的星域成千上万的势力,都依附嗜血一脉,依附普泰,承认普泰才是嗜血一脉的新尊主。

这些人。有原属于冥皇族的势力,有以前流荡在星海间的不死魔族的势力。也有原先被冥晧暗中把持的势力。

种种势力强者,在百年时间内,被普泰征服,侍奉太初生灵“噬”为新主,成了普泰忠心仆人。

成千上万的巨大战舰,飞逝呼啸的战车、飞辇,栩栩如生的飞鸟骨船,从各大生命之星聚集过来,数百万之众的武者,在那些飞驰巨舰上,气息彪悍,如蝗虫般停泊在古魔大陆的周边。

他们严密的将古魔大陆防御起来,保护那噬对古魔大陆的炼化,因为噬如今就是他们的主人!

玄河、腓烈特、阿黛拉众人,远远看向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脸sè铁青,眸中闪烁着厉sè。

那些人有他们以前的族人,有他们曾经的麾下,此刻都一一背叛了他们,看着那些人,他们忽然体味到神主的悲凉无奈,那种众叛亲离的酸涩,如苦酒在他们内心缭绕不散,让他们很不是滋味。

“手段很不错,在短短百年时间内,你竟然能聚集这么多势力武者,看来在统领的才能上,你要强过我。”石岩在滚滚陨石星流中凝滞下来,不断聚集着能量气势,和普泰一样没有急着发动攻击,看着他咆哮着,以灵魂传达讯念,看着无数战舰、飞车聚集过来。

“你胆敢过来,肯定不是没有一点准备。”普泰眼角如有鲜血滴落,他视线跨过一片苍茫空间,投shè在玄河、腓烈特众人的隐匿位置,“那边虽然完全潜藏了踪迹气息,可我还是能觉察到生命的波动,显然,你不是毫无准备。”

“尊主!”

“尊主!”

“尊主!”

一个个境界强大的武者,在古魔大陆周边的壮阔战舰上,恭敬的向普泰躬身行礼,谦卑的等候着普泰的吩咐。

普泰咧着嘴,伸手指向石岩,大笑道:“他就是石岩!是继承了嗜血的传承者!也是冥晧、玄河、腓烈特原先承认的尊主!今天,冥晧被我的人困住,随时都可能被杀死,玄河、腓烈特应该也就在附近看着,我让你们过来,就是让你们看着,看看我和石岩,谁才是真正的尊主!”

哼了一声,普泰吼道:“这一战在我落足荒域时,就已经注定了,此战任何人不得插手!”

“遵命!”

“遵命!”

“遵命!”

那些战舰上的强者,有不死魔族的老头,有冥皇族的怪癖霸主,也有曾经归附冥晧的强者,在这些人的额头之上,隐隐都能瞧见一个印记,一个漆黑东西的印记!

那是噬独有的印记!

在石岩众人离开这百年时间,这些人,完全归附在普泰麾下,变成噬最忠实的仆人!

“来战!”

陨石星流中,石岩豪气顿生,哈哈狂笑着,亿万道星光如飞梭,从他体内贯shè在那些巨大陨石,那一块块陨石,骤然变得晶莹闪亮,内部如有电流激shè,滚滚涌动的能量,从每一块陨石内部传来,亿万年都不会消泯停息。

“出来吧!”

普泰双眸赤红,脸sè突显疯狂,伸手朝着那黑暗深渊一提,像是虚空有了把手,要将整个天地拉出来。

“轰轰轰!”

天崩地裂的爆破音,从黑暗深渊内部传来,一条宽阔的血海从黑暗中闪烁出来,在那血海之后,便是一座座岛屿,每一座岛屿都布满着极为可怕的波动,那些波动,分别对应着御魂、死亡、腐蚀、黑暗、混乱、毁灭、绝望、尸力这八大邪力!

“禁地血海的八大传承之岛!”玄河尖叫。

腓烈特也是大惊失sè,“他果然完全融合了戒灵内的烙印,将禁地血海的一切都囊括手中心间,原来八大传承之岛,还能有如此妙用!”

御魂之岛,死亡知道,腐蚀之岛,黑暗之岛,混乱之岛,毁灭之岛,绝望之岛,尸力之岛,八座传承八大邪力的禁地岛屿,从黑暗中被普泰牵引出来,被他拉扯在头顶之上。

众人凝神一看,发现在普泰的头顶,浮动着无尽血海,血海中坐落着八座岛屿,八岛呈环形围绕着普泰的头颅。

“轰!”

又是一座岛屿,从那禁地血海内飞逸出来,那岛屿漆黑如墨汁,滴溜溜的旋转着,如妖魔巨口,如能吞没天地!

那是吞噬之岛!

最后出来的吞噬之岛,猛地坐落在八岛zhōngyāng,直直罩在普泰的头顶!

“呼呼呼!”

浓烈无尽的负面气息,无穷的凶煞之气,如奔腾亿万年不休的长河,从普泰体内狂暴的飞涌出来,全部没入他头顶的吞噬之岛。

几乎同时,从八大传承之岛内部,也纷纷shè出八条奇妙的刺目河流,八条河流如纽带般域吞噬之岛连接起来,一起笼罩普泰头顶,隐隐形成了一个循环整体,仿佛这样才能将吞噬奥义和八大邪力最完美的融合,仿佛,这是太初时代的眸中神秘古阵,能勾动天地间的最邪恶!

普泰气势疯狂攀上,他双眸血sè浓郁,一层层血膜在他皮肉内结出来,让他有了一具天然的血sè甲胄。

此刻的普泰,在那血海和九座巨岛下方,展现出来的力量波动,要远远超出石岩。

如果石岩只是如此,此战根本不会多维持一刻,他会被普泰给瞬间击杀,会被秒杀掉!

那片滚荡的陨石星流,那一块块陨石内涌动的能量,和普泰头顶的岛屿相比,如萤火虫和皓月攀比,像是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这普泰,很强很强!”白骨族的盖伊,闭目感受了一下,沉重的说道:“他如今的境界,依然停留在不朽二重天,可力量……怕是不朽三重天强者都无法比拟,好在他和石岩都未跻身域祖境界,不能将真正的魂能之力爆发出来,不然这星域非要被摧毁不可!”

蔓蒂丝和希罗也露出凝重之sè,也为普泰的实力惊骇,两人心中有了一丝悔意,甚至觉得不该放任石岩和普泰的战斗。

普泰,比他们猜想中强悍了太多太多,在这数百年时间内,普泰的进步远超他们的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