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嗜血最后的遗言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3 字数:3443 阅读进度:1733/1845

“什么样的麻烦?”石岩心中一动,从他的语气中,觉察到了一丝严重。

德库拉没有立即回答。

他别头看向玄河、腓烈特,又看了看杨青帝、血魔、费兰众人,那些人眉心zhōngyāng都有一个清晰的印记,那印记为血sè云团,很显眼。

一个小小的印记,将嗜血一脉者,和其余人明显区分出来。

很多年前,那些侍奉嗜血为主,被嗜血传承八大邪力者,每一人眉心内都留有这么一个血sè云团印记。

这印记,为嗜血一脉独有的,也是八大系武者来确认双方身份的标志。

难道有什么问题?

石岩也紧张起来。

“换个地方说话吧,这里……也不太方便。”德库拉心有顾虑,沉吟了一下,径直朝着不死岛外面掠去,在不死岛的周边,有很多大小不等的岛屿,那些岛屿如碎石子分散开来,也同样能量充盈。

德库拉来到一座相对要偏僻的小岛,他落定后,稍稍整理思绪,待到石岩站下,他突然道:“你应该留心观察过,那些虺、噬这类太初生灵的麾下,也有类似的印记,譬如虺那些魂奴,印记为暗青sè的天蛇,噬麾下的那些武者,不少额头印记都是黑暗洞穴。”

“的确如此。”石岩点头。

“噬族的那些族人,如埃加、拉比特等人,并没有类似的印记,你可知道为何?”

“为何?”

“埃加、拉比特可谓是噬身体jīng血、灵魂衍化而成,噬真正将他们当成子孙来看待,自然不会铭刻灵魂烙印。那烙印,是奴印!一旦形成,就是主人的奴仆。一生都不能挣脱翻身!”

德库拉深吸一口气。脸sè严肃,“更有甚者!灵魂烙印极其恶毒,和主人的主魂息息相关。一旦主人丧生陨灭,那些麾下都可能被影响,瞬间灵魂崩溃掉!噬将埃加、拉比特这些噬族族人。当成子孙后代来看,不是奴仆,所以没有种下灵魂印记……”

他是白骨族最古老的前辈,存活的岁月极其悠久,是太初时代后诞生的高等智慧种族生灵,深明太初时代那些强大生灵的残暴霸道。

灵魂印记,为太初生灵独有的一种标志!一旦被烙印上,灵魂、生命都zìyóu都丧失了,一生为奴。可能会因主人的陨灭而丧失。

这印记,就是一个囚笼,能束缚武者一生一世!

听德库拉这么解释。石岩心底暗暗发寒。他也明白德库拉和他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为何要避开玄河、冥晧、腓烈特众人了。

如果玄河、冥晧那些家伙。意识到眉心的印记,为一生一世的奴印,会做何感想?

“我这印记,在我接受传承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石岩用手指轻轻摩挲着额头,他额头光洁,那印记存在zhōngyāng灵魂内,并不会如玄河那些人一般直接浮现出来,只有他馈赠能量的时候,才会隐隐闪烁出模糊的印记。

“如果真那么严重,这么说,我也是别人的魂奴了?”眼睛骤然shè出锐利光芒,石岩神情一变,“这印记来自于嗜血,他并非太初生灵,他如何懂得?印记存在,莫不成,他还存活着?”

一连串的迷惑,在他脑海浮现,他轻轻摩擦着血纹戒,搜寻其中记忆。

融合普泰的灵魂祭台,他相当于将戒灵的记忆全部吸纳,此刻,他仔细搜寻着,发现普泰的记忆中压根没有关于印记的任何说辞,他找不到一点关乎印记的蛛丝马迹,这让他愈发不安起来。

他意识到了不妥!

德库拉看着他,眼瞳幽幽,许久后,才一字一顿道:“那血sè印记,应该就是嗜血最后一缕残魂凝结而成!”

石岩脑中轰然巨震。

嗜血的残魂?

称霸荒域多年,令噬都沉寂的巨枭魔王,难道至今没有彻底消散?

真的就如此凶残?

“和你谈这番话前,我找那玄河、冥晧了解过关乎那‘嗜血’的恐怖之处,他由太初生灵荒以四大种族jīng血凝炼而成,赋予灵魂生命,却被噬中途影响,传承了吞噬和八大邪力,嗜血根本就是太初生灵肉身一部分变化而成!说他为太初生灵,其实一点不为过,他得到荒的肉身传承,得到了噬的奥义传承,能知晓太初生灵有关灵魂印记的秘术,也一点不奇怪。”

德库拉声音低沉严肃,表情凝重:“以那灵魂印记的奇妙,如果那印记同样邪恶,嗜血在陨灭的那一刻,玄河、腓烈特这一类眉心有烙印者,应该瞬间魂飞魄散!”

“玄河他们活的好好的,这只有两种解释,要么他当年烙下的印记,没有那么残毒邪恶,不和魂奴的生命挂钩,这样他就算是陨灭了,魂奴依然存活。如果并非如此,那就只剩最后一个解释:他没有彻底灭绝,还有一丝残魂存在,那处在你主魂深处的印记,就是他残魂的聚集!”

停顿了一下,德库拉轻喝:“如果真是如此,在未来的某一天,他可能重新醒转,以那印记取代你,以你的血肉祭台灵魂获得重生!”

如一道惊世炸雷,在石岩脑海轰然震荡,他表情渐渐yīn冷冰寒。

德库拉静静看向他,并没有继续多言,他认为他说到这个份上已经足够,他认为石岩如果够狠辣果断,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做接下来的事情。

所以他始终沉默看向石岩。

如寒冰间浑身散发yīn寒气息的石岩,半刻钟后,嘿嘿一笑,“不管如何,我都要谢谢你,我不管是哪一种可能,我现在立即着手,将任何可能xìng都给斩断!”

德库拉轻轻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他没有继续留下来,化为一道幽光,瞬息间远离此地。

他消失后,石岩静默半响,忽然如一道鬼影缩入地底,在这岛屿内部逗留,人影消失的霎那,一层层浓厚yīn云覆盖过来,yīn云内雷电交织,罡风冰寒,形成隔绝意识探索的结界层,阻碍所有人深入。

就连希罗、蔓蒂丝这类级别武者,也很难轻易深入过来,因为这是神恩大陆。

独属于他的大陆!

小岛地底,坚硬的石块自然而然的分裂,如有神祗动手在内部形成一间简陋石室。

石室完全封闭,不透风,不透光亮,石岩便在这石室内部,开始内视灵魂祭台,将意识念头聚集起来,化为滔滔水波,把他主魂给层层裹缚中。

始界之上,那主魂如成了透明sè,眉心中一个小小的血sè印记,边沿处有诸多细密的灵魂线条小蛇一般蠕动着。

“吞噬!”

冰冷的在心底轻喝,那吞噬黑洞陡然间飞升出来,化为一团微缩的漆黑漩涡,慢悠悠的没入他主魂额头处,那漆黑漩涡正对向那印记,防止印记会突发异变,进而出现难以预料的局面发生。

星辰流光拉扯过来,死亡、黑暗诸多奥义一起施展,在那吞噬黑洞内布置结界屏障。

一切就绪后,石岩聚集所有意识念头,化为一股指头粗细的流光,突然shè入那印记之中!

这是他首次进入血sè云团印记内部!

一片猩红如血的云海,浓稠如鲜血的火烧云簇簇聚集,形成渺渺云海,石岩意识渗入其中,忽然有些心烦意燥,仿佛要无法控制内心的yù望,要沉溺在无边杀戮中不可自拔!

这是血sè云海对他意识的影响!

灵魂意识浮在血sè云海,他暗暗观察,默默感受着此地的任何微妙气息,试图解开困扰他多年的难题。

突地,那些云海翻滚起来,蓦然形成一幕幕清晰的影像,每一个影像中,都有一个体型魁梧霸道之极的男子,男子一头火红长发,双眸如血sè太阳,在无数武者中大杀四方,那种睥睨天地的无敌气势,从影像中都能深刻感受。

在石岩灵魂意识中,那感觉尤其的令他震撼,仿佛一个洪荒远古的巨魔,在咆哮问天,要屠戮众生,要撕裂那影像暴戾重临世间!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心灵震撼!

一幕幕画面,都在演绎着巨魔征伐天地,令众生臣服叩拜的霸主场景,渐渐地画面慢慢收缩聚集,变化成一幕无比清晰的图卷。

图卷中,那巨大的血sè身影,和一头章鱼般的巨大生灵缠斗,杀的天昏地暗,杀的天地崩裂粉碎,斗的星辰如光球爆炸……

石岩很清楚,那是嗜血和噬的战斗,那画面看的他热血沸腾,如看到嗜血当年的无敌霸道!

这最终的画面,是嗜血的深刻记忆,其中并没有他和神主的争斗,没有神主联合各族强者对他的围剿,这证明……嗜血根本没有真正将神主布莱恩当成同级别的敌人,在他记忆中,和噬的那一战才是人生巅峰。

是永远不能湮灭的深刻记忆!

随着画面的逐渐变幻,这血sè云海奇妙的逐渐变得淡薄,铭刻在灵魂深处的印记,一点点的在消散。

其间,一个飘渺苍古的声音,在他脑海内幽幽传来。

“我的继承者,你终于能走入这里,这意味着你离域祖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这是我残留的最后一丝烙印,这烙印会在此刻慢慢消散,而我也将真正湮灭。我的一生,已通过刚刚的方式呈现在你眼前,那会化成你继续征战的方向,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将噬和荒都给吞没炼化掉!我的出现,我的存在,我的一生,都是它们争斗的牺牲品!你是我的继承者,我寄托的希望,请帮我彻底毁灭它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