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飘然远去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3 字数:3689 阅读进度:1734/1845

不死岛。◎聪明的孩子记住超快手打更新.◎

玄河、腓烈特、冥晧处在三片区域,都在向麾下武者来讲明最新的局势,准备待到神恩大陆进入陌生域界后,安顿麾下好好修炼。

那些人,分别修炼死亡、尸力、御魂奥义,以前分散在荒域各个区域,暗中为玄河三人做事,收集资料,是他们的后备的力量。

变化悄然间来临……

玄河看向麾下武者,忽然留意到他们额头的血sè印记,一点点的消散,如被涂抹掉,这场景极为的诡异。

然后玄河留意到麾下看他的目光,同样变得奇怪惊悚,他下意识取出一面镜子,看着镜子内的自己。

眉心中,那血sè印记奇妙消失。

玄河心神惊颤,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即弃下麾下,找腓烈特、冥晧聚集,要弄明白状况。

同样的场面,发生在每一个嗜血一脉武者身上,任何拥有血sè印记者,眉心的烙印都在消散!

玄河震动、冥晧、腓烈特也大惊失sè,就连杨青帝、血魔、费兰一众人,也都惶惶不可终rì,有种莫名的恐惧感。

这是对未知的恐惧。

一道道身影穿梭着,纷纷聚集在不死岛一片区域,那些人原来都是属于嗜血一脉,不论他们接受的传承是由嗜血给予,还是通过禁地血海内传承之岛得到,他们眉心中都有同样的印记。

这一刻,所有人眉心印记都消散了,发生了什么?

血魔、杨青帝、费兰、莉安娜、卡托等人,眼见玄河、冥晧到来,发现他们同样没了印记,都愈发的惶恐起来,“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大家的印记。全部都消散了,老天,不会出现什么惊天变故吧?”卡托叫嚷着。

不远处的峭壁上,德库拉凝神望着玄河众人,看着他们眉心印记消失,内心也充满疑惑,远远看向那石岩沉寂的小岛。

已经半月时间过去了,半月时间。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德库拉思量着。神sè也渐渐凝重起来,担心起石岩身上会出现意外。

在嗜血一脉众人惊惧不安到了极点的时候,石岩的身影,如由空气凝结而成,奇妙的在众人中间闪现出来。

玄河众人立即将他围住,脸sè急切。张口便yù追问。

“有没有一种轻松的感觉?”石岩率先笑道。

玄河、冥晧、腓烈特给他这么一说,都突然愣住了,他们在那印记消散了。内心充满巨大的恐惧不安,倒是没有仔细感受别的微妙细节。

石岩一提醒,他们凝神去体悟。都神情微震。

他们都生出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仿佛束缚灵魂的一道枷锁,就此彻底被解开了。

很多人都心生zìyóu,觉得呼吸的空气仿佛都比前一刻要清新自然,甚至有一些境界被困很多年的家伙。有一种振翅高飞,要突破境界瓶颈的感受,这让他们惊喜若狂,全部目光灼灼盯着石岩。

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解释!

“那印记,是嗜血当年以秘术凝炼而出,和虺、噬麾下额头的印记类似,但却没有约束你们灵魂,让你们与他一道陨灭的效果,相比较噬、虺而言,嗜血要仁慈太多。”

看着他们,石岩娓娓道来:“那印记,也有一些奇妙效果,他能通过那些印记,知道你们所有人的动向,知道你们的位置,你们的生死,甚至知道你们的想法,也是一个隐形的牢笼,束缚你们所有人。”

众人脸sè都yīn郁下来。

“以后不再有了,在印记消散那一刻,你们彻底zìyóu了。”石岩笑了笑,“他最后一缕残魂消散后,所有印记都灰飞烟灭,以后你们不能从我这里得到能量馈赠,但失去束缚,你们的天空更加广阔,境界的突破会变得容易,算是有利有弊吧。”

“zìyóu,比额外的能量积累更加重要!”玄河率先表态。

“生命重于一切!”腓烈特也点头。

“他……那残魂,难道没有将你夺舍的意图打算?”冥晧幽幽道。

石岩沉默了一下,说道:“没有,他最后的遗言,只是让我炼化噬和荒,他的存在和悲剧的一生,完全是噬和荒斗争的牺牲品。他自知他即便将我夺舍,因为他灵魂的局限xìng,也难以彻底战胜噬和荒,所以主动放弃这唯一的可能,以自身彻底陨灭为代价,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由我来实现他毕生都实现不了的目标——毁灭噬和荒!”

此言一出,玄河、腓烈特、冥晧都脸sè消沉,唏嘘感叹,为嗜血的真正消散而惋惜。

一代霸主,睥睨荒域万年的不世强者,最终舍弃最后一丝重生可能,将希望寄托在石岩身上,由石岩来达成他的梦想目标。

“从今起,你们失去灵魂束缚,可以追求奥义的至深境界,当然,你们需要力量的积累,你们突破的时间将会变得漫长。”石岩道。

玄河等人轻轻点头,表示明白了事实,都露出笑容。

——他们似乎更愿意接受这个结果。

……

时间如流淌的溪河,从不停歇,一直向前。

神恩大陆在虚空乱流内逐渐朝着域门靠拢,来到这里的武者,被分配在不同的岛屿上,各自修炼着奥义,各自在安居乐业的生活。

在这段时间内,石岩放弃了一味苦修,他走出了无尽海,脚步出现了幽云之地,在神州大地,在暗磁雾瘴,在大陆的边沿之地,在海洋的尽头。

他见过很多人……

在幽云之地重见了穆语蝶,可喜的是穆语蝶恢复了清丽的模样,她勒破束缚寿命的境界,她有了更加悠长的生命,也有了更广阔的未来。

只是时隔多年,穆语蝶虽境界突破,但是与他相比,已经是天壤之别。他只是如老朋友一样,和穆语蝶叙叙旧,说说当年的邂逅,说说往昔的故事。

仅此而已。

在神州大地上,他去了冰帝城,见了在冰帝城修炼的冰晴彤、寒翠、霜雨竹、冷丹青四个成熟妩媚的女子,她们四人在冰帝城修炼境界,时而探讨奥义的时候。提起她会真心欢笑。

他在冰帝城住了一段时间。给了四女生命中又一段终身难忘的灿烂记忆,然后飘然而去。

他还见了暴骜、桀棘这两名魔族族长,和他们把酒言欢,将自己对奥义的见解言明,给暴骜、桀棘开启一扇全新的境界之门。

他在永夜森林和炎龙、烈炎金狮也见了,并且带来了天妖族的修炼之术。给了他们未来的方向。

他的身影在大陆每一个角落都出现过……

这大陆一草一木一花一景,人间百态,众生万象一一被他看过。想过,被他记着心底,这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他透过这个世界。去想他将来始界内的变化,想内部的自然规则,想生灵出现后的神奇。

他通过感悟众生,体会真实世界内的万物变幻,来去想始界往域界蜕变的关键。

神恩大陆往域门而去的速度不快不慢。他也没有刻意催发力量提速,就这么安静的,在大陆上走动着,观看万象,一晃又是十来年。

这十来年,他完全停止了神力的聚集修炼,停止了奥义的追索,只是在四处走动,在凡人酒肆内饮酒,在山林深幽处餐风宿露。

直到有一天,希罗、蔓蒂丝一同出现在他面前,那是凡人一个很小的国度,在一个很普通的酒楼……

酒楼处在热闹的街区,靠着窗口能看到街上人流如织,能听到所有喧嚣。

他倚在窗口,喝着酒,醉眼惺忪的望着嘈杂的街道,看着平凡热闹的生活,还不到吃饭的时间,酒楼内只有三三两两几个食客,在说着生活中的琐事。

掌柜的在柜台百无聊赖的翻着账本,时不时瞥一眼窗口的青年,这青年最近三个月,天天在此喝酒,天天都在一个位置,一坐就是大半天,青年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却像是经历了人间百态,背影说不出的苍古深幽。

“蹬蹬蹬!”

轻快的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一个相貌秀丽的女子,带着一名丫鬟上楼,那女子气质温柔典雅,一身青翠长裙,体态娇好,她过来后就带着丫鬟在青年后方坐下,眼眸有意无意的瞥向青年。

掌柜的看女子一眼,心中暗叹,他知道这女子是城主的女儿,出身尊贵,也知道这女子对那青年颇有心思,所以最近时常光临酒楼,他也知道那女子脸皮子薄,在等待青年的主动搭讪。

可惜那青年从没有交谈的意思,每每让那女子失望而归,但那女子并不生气,第二天又会带着丫鬟过来,喝和青年一样的酒,点着一样的菜式……

就连时常来酒楼吃饭的许多食客,都能看出女子的心思,可那青年仿佛太迟钝,始终没有多言一句。

同样的一天,同样的场面,青年漠然端坐,俯瞰着窗口下的人生百态,沉默不言。

少女带着丫鬟,在他身后坐着,明眸凝视着他的侧脸,看着他的落寞背影,心中说不出的酸涩。

“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女子在心底暗暗的轻声低语,一向多愁善感的她,越想越是酸楚,仿佛连眼眶都要渐渐湿润。

突地,两道光闪过,一个小女孩,和一具白骨,如鬼魅般在青年身旁突兀出现,那白骨突然口吐人言:“石岩,就快到荒域了,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仿佛永远冷漠的青年,首次露出淡然笑容,在酒楼鸡飞狗跳的惊叫惶恐声中,他站了起来。

他终于回头,第一次看向那在身后坐了一个多月的女子,“谢谢你的垂青,可惜我们没有缘分,这枚丹药赠给你,服下它,你能青chūn永驻,至少有五百年寿龄,哎,有缘再见吧。”

轻叹一生,他和小女孩和那一具白骨,化为三道虹光,破天而去。

女子捏着令整个街道都幽香起来的丹药,看着那天际三道虹光渐行渐远,眸中内泪水悄然渗出,一时间竟然痴了……感谢新盟主“石头强”的厚爱,新年之际,小逆诚祝阖家欢乐,身体健康~~RQ

(njxs)最快更新,请收藏(nj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