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五百章 不留活口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3 字数:3273 阅读进度:1738/1845

沃西、坎贝率领了近千名武者,其中大多数为始神境界者,一部分不朽境界,也有一部分只有虚神境界。

这些人,并非所有人都是魂族、古妖族的族人,相反,他们大多数都只是归顺魂族、古妖族的那些二流种族武者,那些人的死亡,沃西、坎贝虽然心疼,也不至于特别的不能接受。

直到,石岩眼睛闪亮着,忽然从此地消失,坎贝、沃西才悚然色变。

海藻外层,严防着意外的那些武者,才是坎贝、沃西族内的真正强者!

石岩突然离开,两人心头一跳,马上察觉到不妙。

他们本来就寄托希望在外面核心族人的身上,希望他们立即联系纳普顿、费雷尔等族内强者,希望他们火速赶来。

沃西和坎贝境界都非常高深,尤其是沃西,已经达到不朽巅峰境界,离域祖也只是一步之遥。

在他来看,他全力施为,还能抗衡海鲨皇一段时间,给外面的族人争取时间,能等到纳普顿到来的那一刻。

石岩一消失,他就发现外面的族人接连死亡,他脸色真正变了。

更让他绝望的为魅姬的出现,同样达到域祖境界的魅姬,更加让沃西、坎贝忌惮!

魅姬的狠辣出手,意味着魅影族的参与,意味着魅影族根本不怕和他们为敌,而魅姬除了修炼冰寒奥义之外,还是一个擅长魅惑之术的强者,那魅惑之术……从某些方面来看,比海鲨皇还要可怕。

果然!

魅姬连番出手后,忽然嫣然一笑,如妖冶艳丽的魔女展露魅惑风情,红唇蠕动着,吐出几个酥软的娇呼。

坎贝、沃西身旁那些麾下,一个个如同打了鸡血,瞬间亢奋起来,他们如被绳子牵扯的木偶傀儡,突地暴躁的对他俩痛下杀手。

沃西早已预料,防备的及时,没有被击伤。

那坎贝一时间不慎,竟然被一人以炙烈火焰轰入胸腔,古妖族的坎贝胸毛茂密,被那火焰焚烧,胸口焦黑一片,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

“杀啊,别留手,尽情的杀戮吧……”

魅姬巧笑盈盈,声音娇柔酥软,如蜜糖般的深入他们心灵,让他们纷纷疯狂,相互间残暴厮杀。

琥角、拿督那些海族的族人,看着魅姬淡然轻笑着,沃西和坎贝的人都丧失理智,如蛮横野兽相互撕咬在一块,杀的鲜血飞溅,残肉纷飞,脸色都有些煞白,看向魅姬的时候,暗含惊惧。

魅姬一人造成的杀伤力,比那海鲨皇还要可怕许多,从内部的力量瓦解,是最为可怕的攻势。

“外面,看外面!”琥角低喝。

那些海族的族人,通过那如透明般的海藻层,望向外面,眼睛都顿时明亮起来。

在海藻层外部,聚集着古妖族、魂族真正的高手,此时,石岩仿佛凶神降世,在那海藻层外面活动。

时而黑暗如浓稠的云团将那些人裹住,时而毁灭波动滔天,时而死亡气息如死神镰刀,时而腐蚀之力消融血肉……八大邪力齐齐施展!

一个幽幽灵魂黑洞,如恶魔张开了吞没天地的大口,骤然一吸,将一个个灵魂祭台咀嚼咽下!

古妖族、魂族的强者,接连暴死,在外层被疯狂屠戮着!

原先对石岩很有意见的拿督,见他在血腥灭杀着那些敌人,将古妖族、魂族强者一一撕裂成粉碎,吞没掉灵魂祭台,他对石岩的观感终于稍稍好了一点。

石岩、魅姬、海鲨皇一起痛下杀手,沃西、坎贝的生路被彻底堵上了,不多时,石岩就在外层将两族嫡系族人击杀干净,在浮尸一个个凝现后,他重新进入海藻内部,放开那吞噬黑洞,不断地吸扯着一个个死者的祭台。

沃西、坎贝两人,被海鲨皇、魅姬亲自对待,域祖武者的狂轰滥炸,终于轰破他们的神力防线。

“咔嚓!噗哧!”

沃西、坎贝神体炸裂,肉身也爆开来,他们一见形势不妙,惶恐着要以灵魂祭台逃离。

石岩那悬浮着的吞噬黑洞,此刻猛然一旋动,一股狂烈吸附力量传来,那两人的灵魂祭台如两道光,被直接给吞没掉。

琥角、拿督下了命令,海族族人暴起发难,在沃西、坎贝身亡后,对他们的麾下小武者进行血腥的报复。

如地狱一般的血腥场面,在这不算宽阔的海藻内部世界上演,而这时,石岩已闭上眼,来尽情吸收那些散溢出来的力量。

如今,他再也不用遮遮掩掩,不用担心被人发现他精通噬族的吞噬奥义,他畅快淋漓的施展出来,以吞噬之力来容纳所有能量残魂。

屠杀在进行着,每一个失去亲人,被压抑的海族族人,都在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泄着心中怒火仇恨。

海鲨皇和魅姬都主动停了下手,将这收尾的小事交给了那些心怀巨大仇恨者,他们很清楚,那些人需要杀戮来释放心底的邪恶和压力,也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心灵获得安详,会降低亲人死亡的痛苦。

“呼呼!”

拿督喘着气,双眸赤红,一身浓烈的血腥味,他将最后一人轰成稀巴烂,如失去了所有力气,跪地痛泣,宣泄着内心的苦闷。

石岩闭着眼睛,在尽情吸纳着所有散落的能量,一缕缕肉眼看不见的丝线,悄悄朝着他汇聚,没入他浑身穴窍中,进入他吞噬黑洞之内。

许久许久后,他睁开眼睛,瞥了一眼魅姬,道:“跟我来。”

魅姬本来和海鲨皇低声话语,这片海藻依然在朝着域门的方向快速行进,听到他的话,魅姬先是愕然,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脸蛋变得殷红一片,如有鲜血要渗出来,她轻轻咬着唇角,美眸流转着惊人的波光,微微点头。

“我和他说点话……”

魅姬知会了海鲨皇一声,在海鲨皇讶然不解的目光中,她逃一般的化为一道亮光飞向石岩,和石岩一道消失在海藻浓密的深处。

在簇簇海藻内,石岩凝结隔绝视线、灵魂探测的结界,魅姬红着脸,咬着下唇,一声不吭,也很有默契和他一起施法,在这片海藻外围布置了一层层冰蓝色的流光,防止被人瞧见内部的场面。

这么去做的时候,她那饱满鼓胀的双峰轻轻抖动着,就连那两粒樱桃,都悄悄变得坚硬,她不自禁的加紧修直丰腴的美腿,觉得两腿之间都仿佛已经湿泞了……她垂着头,偷偷瞥了一眼石岩腿间,一看到那高昂,心底一颤,如被融化了一般,差点要呻吟出声。

“差不多了。”石岩咧嘴,笑容别有深意的看向她,看着她此刻任何男人都会疯狂的绝世媚态,看着她那如藏蕴着一潭春水般的动情美眸,“你这妖精……”他低吼了一声,魅姬那紧贴身姿的裙装,一粒粒扣子突然炸裂。

那具羊脂美玉的雪白**,完美的呈现出来,如最精致瑰丽的艺术品,美的人惊心动魄。

石岩顺势压了上去。

魅姬如美女蛇,主动的缠绕上来,紧紧的拥住他,恨不得将自己融入石岩体内,和石岩抵死缠绵。

她修炼寒冰之力,而此刻,她却像一团炙烈的火焰,熊熊的燃烧,燃烧着石岩滔滔**,将石岩带入最**蚀骨的绝美仙境,给石岩无以伦比的享受。

每一个魅影族的女子,都是男人最珍贵的至宝,是绝世的尤物,魅姬更是魅影族的佼佼者,精通魅惑之术,擅长房邸秘术,在她的悉心侍奉下,石岩得到的舒泰畅快,是别的男人做梦都想象不到的美妙。

**过后。

两人依然**的黏在一块儿,魅姬白皙如玉的身子,透着殷红色泽,美的目眩神迷。

一**奇异的流光,如电一般在她晶莹的肌肤上闪烁激射着,她身子轻轻颤栗着,如有一层光晕从她神体中慢慢焕发出来。

迈入了域祖境界后,魅姬神力的积累极为缓慢,她要达到突破的瓶颈,以正常的修炼时间至少数千年,甚至更长时间!

然而此刻魅姬和石岩契合无间,却清晰的发现她小腹处的丹田气海,有丝丝暖流渗透进来。

她在极快的凝结着神力!

虽然早知道可能会有美妙香艳的收获,可真正发生了,魅姬依然欣喜若狂,依然觉得这一生能和石岩走到一块儿,是她最大的幸运。

“真美……”

她梦呓般的轻声呢喃,雪白的臂膀如两头蛇,紧紧缠绕在石岩脖颈,吐气如兰,芳香醉人。

“你更美。”石岩笑容灿烂,大手在她浑圆的臀部流连忘返,“那些负面情绪都宣泄出去了,很奇妙,咦,那奥义符塔!咦?”

一句话到了中途,忽然变了语气,从他眼中突显惊喜之色。

“怎么啦?”魅姬一惊,连忙稍稍和他分开一些,凝视他的眼睛。

“奥义符塔在发生变化!”石岩眼中都是喜色,他也坐直了,让魅姬**的盘坐在他大腿上,微微眯着眼睛,他集中精神,放出灵魂意识,来感知那奥义符塔的玄奇,看看这奥义符塔的变化到底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