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源符胚胎!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4 字数:3217 阅读进度:1739/1845

根据那些知道奥义符塔玄妙者的描述,奥义符塔是大初生灵孕育奥义源符的器皿,在现今时代完整的奥义符塔再也看不见了。

奥义源符,往往为奥义的规则神通,一种天地间的道理,定律,是奥义最神奇的表现。

譬如,两点之间直线最短,这就是一种道理。

奥义源符更加玄妙,蕴含奥义的道理规则,对那些修炼同样奥义看来言,融合一种奥义神通,就意味着对一种奥义的道理有了深刻认识,洞悉规则之力。

这有助于武者境界的突破!

奥义符塔淬炼源符,本是一个极为艰难繁琐的过程,首先需要收集同一种属性奥义的灵魂,从低等级武者开始,聚集到至高境界者的灵魂奥义,——消融,慢慢的淬炼,这个过程或许极为缓慢。

至少石岩得到的消乏是这样。

然而此刻,石岩将灵魂六识凝视着奥义符塔,赫然发现那奥义符塔在他副魂之上,变成庞大的巨塔,一层层的堆砌着,有数百层之高,最下一层的奥义符塔,流转着斑斓的光线,如蛇头触手般摇曳着。

从他浑身穴窍内流动出来力;精纯之力,不知为何,竟然受到那奥义符塔的吸引,化为一小截一小截的电流,没入那奥义符塔最下面一层,就连他那吞噬黑洞内流转出来滋养祭台的魂能,也分流出来一股股,落入那奥义符塔最底一层。

非常玄奇的“化,就在此时陡然发生!

从最下一层起,那奥义符塔的一扇扇储藏奥义灵魂的窗口,如被点着的明灯,一盏接着一盏明亮起来,从最底层开始,逐步朝着上一层蔓延。

巨塔有数百层之高,只层叠叠,那窗口的明亮初始较为缓慢,然而随着精纯能量的双重注入,那窗口明亮的速度逐渐的加快,猛然一看,这巨塔就如通电的现代建筑,忽然间就由漆黑变得明亮璀璨,那一扇扇窗口如星辰,耀目,光灿灿。

一种混沌般的气团,在每一个窗口中蠕动着,衍变成许多蝌斟般的奇妙符文,那些符文不固定,一直在变幻着。

在奥义符塔的塔顶,一团乳白色的物质,介于固态和液态之间,悬浮着,如星,如日月,散发着蒙蒙光晕,显示着神奇玄妙,仿佛能凝结成一种常见的奥义源符!

“源符胚胎!”

一个奇异的词语,在他脑海中蓦然闪现,石岩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

这是他副魂中荒的记忆!

荒认得那乳白色的团状物质,那东西叫源符胚胎,能通过奥义的确定,来变成真正的奥义源符!

这奥义符塔,比他所想的要神奇许多,和魅姬、蔓蒂丝、希罗众人所知的奥义符塔,分明有着不同之处!

这个奥义符塔,根本不需要通过聚集一个域界所有一种奥义者的灵魂材料来形成一种奥义源符,在足够的神力和魂力的滋养培养下,能直接形成源符胚胎,通过烙印上一种奥义属性,进而形成全新的奥义源符!

他内心激荡不休,神体依然**着,魅姬美眸异彩涟涟,浑圆厚实的丰臀坐在他胯部,两手抵在他宽阔胸膛上,脸色红润。

以灵魂意识查探了一会儿,石岩逐渐可以肯定,那东西为源符胚胎,可能形成真正的奥义源符。

只是,他还是有些不确定,不知道有没有凶险,因此,他在犹豫,没有将自己的奥义烙印其中,也没有拿魅姬的。

沉吟了一会儿,他想到了海鲨皇,他睁开眼,让魅姬将衣衫穿戴好,自己也披上一件黑色锦袍,“奥义符塔发生奇妙变化,仿佛形成了源符胚胎,似乎烙印上一种属性的奥义印记,就能形成一种奥义源符。”

“怎么可能那样?”魅姬神情失措,“听我姥姥所言,真正的奥义符塔,要炼成奥义源符过程极为缓慢复杂,就如我之前和你说的那样,需要积累一个域界的同奥义武者,以他们奥义的逐渐融合最终形成源符。你说的什么源符胚胎,我听都没听过,你会不会弄错了?”

她神色微变,突然道:“你千万别轻易尝试!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就……”

“我感觉有七成把握能成功。”石岩表情肃然,“同一奥义的灵魂,从低级到高级虽然极多,其实能量有限。毕竟,低等级武者数量太庞大了,而这趟那些被吞没的武者大多数境界高深,源神、始神为主,还有许多不朽境界者,说白了,奥义符塔所需要的都是能量,这么多的能量催生,可以形成源符胚胎并不难以接受,关于源符胚胎的记忆,还是来自于荒真实性绝对不用怀疑。”

“我还是觉得不太妥当。”魅姬眼神不安。

“所以我准备拿海鲨皇的奥义来烙印试试,成功了,这次就算是补偿海鲨皇,我就看看他愿意不愿意尝试了。”石岩淡然一笑,“我反正有信心的。”

这么说着,他从此地禁区走了出来,携手魅姬化为两道电光,重新在海藻中央站定口

这里已经收拾干净,只有角落处的水晶上,隐隐还有没有清理掉的血迹,那沃西麾下的尸首,都看不见了。

“你们?”海鲨皇一见石岩忽然冒头,脸色疑惑,从石岩和魅姬的身上,他感应到一股更强澎湃强烈的生命磁场,这生命磁场的改变,意味着在短短时间内,石岩和魅姬的力量实力更进一步。

他为域祖,他能敏锐,二察到任何微小的力量区别,所以暗暗震惊。

“海鲨皇,有一个机会摆广面前,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尝试一下。”石岩深吸一口气,也不啰嗦,直接道明意图:“不知道为何,在将沃西、坎贝那些人吞没以后,那吸收的能量逸入奥义符塔,如今奥义符塔在我祭台内隐隐形成了一个源符胚胎!能形成任何属性奥义的胚胎源符,似乎只需要烙印一种奥义,就能蜕变成那种奥义源符,但此事很奇特,我不知道结果怎样,所以想看你有没有兴趣?”

顿了下,他严肃道:“我明白,将白己的奥义层的奥义分流出来一部分,一旦损害了,会令你境界倒退,让你灵魂祭台受重创,所以我提醒了一下,这件事有风险。

高风险,也意味着高收益,按照他的方法,如果失败了,海鲨皇会境界倒退,会灵魂重创,这对海鲨皇来说将会是最可怕的打击。

同样的,如果成功了,让那源符宆胎蜕变成水之奥义的源符,那奥义符塔一旦融入海鲨皇的奥义之中,他的境界将会获得巨大提升,知晓水之奥义一种规则定理的他,将会实力暴涨,未来有极大的可能迈入域祖二重天境界。

这诱惑,同样非常的个人心动!

“我只问一句,你有几成把握?”海鲨皇脸色肃穆,他伸手制止申从、琥角、拿督的劝说,让他们全部保持沉默,一双眼睛深深凝聚在石岩的脸上。

“只有六七成把握。”石岩诚恳道。

“够了!”海鲨皇浑身一震,低喝了一声,道:“稍等片刻!”

他眯着眼,那令申从又琥角、拿督不讲话的手势还保持着,硬生生从自己的灵魂祭台内,给抽离了一滴透明无色的水滴,水滴只有拇指大,内部有水流潺潺声,水滴一出来,那些修炼水之奥义者,都油然而生感动,如看到水之奥义的至深表现。

那水滴,就是海鲨皇域祖境界的奥义凝集,水滴慢慢飘向石岩,海鲨皇脸色忽然苍白,坐下来不断呼吸调整,轻喝:“拜托……六

“必定全力以赴!”石岩知道他将这水滴取出,对自己寄托了多么大的信任和希望,他忽然有些沉重,为海鲨皇的信任而紧张,他小心翼翼的以灵魂念头包裹住那水滴,将其扯入自己的灵魂祭台。

魅姬、琥角、拿督、申从诸人,全部屏息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出,都目光灼灼的看向石岩。

他们心中很清楚,如果石岩失败了,那水滴不能物归原主,海鲨皇将会遭受重创。

从域祖境界跌入不朽一重天境界都有可能!

琥角紧紧攥着手,指甲将掌心都划破了,鲜血都渗出来,他仿佛不知道疼痛,他觉得心跳越来越快,如心脏要从胸腔跳出来炸裂。

他知道整个海族,以后都和海鲨皇的境界高低紧紧拴在一起,海鲨皇强大了,他们和孩子们的未来才能够得以保证,如果海鲨皇境界倒退,那么未来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种族灭绝!

尤其是这趟击杀了沃西和坎贝,真正和魂族、古妖族势不两立了,这两族如果知道海鲨皇境界倒退了,不会给他们任何存在的可能。

魅姬也同样紧张,她担心石岩会遭受意外,以为她对于奥义符塔的理解,和石岩刚刚所说的根本不一样。她知道奥义符塔和石岩灵魂融合了,如果奥义符塔出现意外,那么,石岩灵魂分散都很有可能。

她也在紧张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