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求战!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6 字数:3293 阅读进度:1748/1845

主意是茨兰出的,以导引天地能量来令这儿能量枯竭,逼迫石岩他们离开坐落之地,好方便他们探索陨落星河。

圣地这一块压根没有能量cháo涨cháo落的说法,他们只不过利用连通圣地的五个枢纽,将能量牵引离开,造成这一块能量枯竭的假象而已,这计策茨兰暗暗得意,达尔萨和范德勒也都非常赞同。

没料到石岩居然强硬回绝了!

茨兰绚丽的脸庞,笑容僵硬,她暗暗攥紧手指,强忍着怒意,道:“你们来云蒙域界修炼,肯定需要一个适合的宝地,这里分明能量枯竭了,为什么还要死守着不放呢?”

“我们的事情不劳你费心。”石岩冷笑,肃然道:“如果没有别的事情,你们就退下吧!”

他俨然以主人自居!

范德勒、达尔萨和那些云族的武者,眼神都yīn暗下来,眸中杀机盎然,都动了真怒。

太狂妄了!

“咦!那不是达尔萨和茨兰么?”云海深处,传来一声轻呼。

十来道身影悄悄浮现出来,这是另外一波云族族人,为首一名老者白须垂胸,脸上刻满岁月的沟壑,年纪看起来就像是要枯死的老树,苍老非常,他身旁的云族族人,大多数都是白发苍苍耄耋之年,那些人胸口的衣襟上有着簇簇云雾,像是一种图腾或者纹身,如真实的云团一样缭绕移动着。

他们是云族祭司团的团员,最苍老的老者是大祭司奥奎因,祭司团类似于别的种族的长老会,有推选和罢免族长的权利。

上一代云族的族长,就是由大祭司奥奎恩和祭司团选举出来的,祭司团本来在云族有着非常崇高的地位。

然而达尔萨的族长之位。却并非由祭司团推举出来。他在范德勒的帮助下强势崛起,根本不通过祭司团的允许,就直接登上族长之位。不断地消弱祭司团的权利,让祭司团渐渐成为纯粹祭拜云族先祖的一个无权机构。

今天,奥奎恩带着祭司团的成员。就是来圣地祭拜云族先祖的。

圣地当年被范德勒带领的魅影族族人扫清了,很多建筑崩塌沉落云海,几乎没了任何圣地的影子,可这些坚守云族传统的老者,依然会按时过来祭拜。

“达尔萨和什么人起了争执?”奥奎因心怀疑惑,悄悄靠拢过来。

离圣地越来越近的时候,奥奎因脸sè变得铁青,那些祭司团的成员,也都怒火中烧。他们发现这圣地不但被一个生命之星占据了,而且圣地的天地能量居然在大幅度减少。

“达尔萨!这是怎么一回事?”奥奎因相隔老远,便怒声吼道:“圣地能量减弱。是不是你将此地能量通过枢纽导引向另外五处山谷?你这么做简直是对云族先祖的大不敬!”

“还有。这生命之星怎么一回事?我们云族的圣地上面,为什么会有一个生命之星。你们搞什么鬼?”又有一人厉声盘问。

达尔萨没有料到祭司团的人会在这时候出现,听着他们的呵斥,达尔萨yīn沉着脸,并没有急着回应。

石岩倒是眼睛闪烁出冷光,“原来这儿天地能量的衰减,和你们暗中导引有关,嘿嘿,你们胆子倒是挺大的,不知道云蒙域界已经由魅影族的蔓蒂丝大人,赐予我手中了?”

奥奎因等人又是一呆,他们看了看范德勒,又看了看石岩,一时间不明白在魅影族内部发生了什么变故。

“我现在守在这里,给你们三个时辰时间,三个时辰后,如果这儿天地能量没有回涌,别怪我不客气。”石岩突然冷笑道。

达尔萨、茨兰和范德勒等人听他这么一说,一个个神情yīn沉,尤其是范德勒,他辛苦将云蒙域界打下来,得到达尔萨的全力支持,又消减了祭司团的权利,完全成了云蒙域界的主人。

就凭蔓蒂丝一句话,让他舍弃云蒙域界,他岂能答应?

“不好好缩着苟且偷生,非要出来搅风搅雨,看来我当时心慈手软了。”范德勒神情yīn郁,他盯着祭司团的成员,瞳中星辰闪烁。

一颗颗璀璨耀目的星辰,如明钻,如寒灯,陡然在云海上凝结出来,一种星辰亘古不灭,星海永存的意境磁场,顿时蔓延开来,所有人都生出一种渺小感。

那寒星闪耀着,如活泼的jīng灵,jīng纯明净的能量汹涌凝结着,一颗接着一颗从天坠落,落向那些祭司团的成员。

奥奎因和那些成员,眼见寒星袭来,纷纷露出恐惧。

“当年我没有杀你们,是念在你们毕竟是长辈,多年来为云族做了很多事情。可现在你们这么不识抬举,我也没办法帮你们了……”云族的现任族长达尔萨,冷冷看着奥奎因等人,暗恨他们揭穿茨兰的计策,根本不想劝说范德勒,——他也觉得厌烦了。

“石岩?”海鲨皇低喝一声,以眼神询问。

石岩专注看着范德勒施展星辰奥义,看着那一颗颗星辰,默默感受着内部的星辰轨迹,听到海鲨皇的低呼,他陡然醒转过来,眯着眼说道:“倒是忘记了,我们才是主人!”

他冲海鲨皇点了点头。

海鲨皇会意,他两手一甩,袖口中飞出两条宽阔的河流,河水清澈见底,仔细去瞧,会发现河底有沙石有游鱼,有海草气泡,有一条河流能看见的一切。

他水之奥义在得到那源符以后,境界大涨,那两条以神力凝结的河流,猛然一看和真实河流几乎没有两样!

两条河流从海鲨皇袖口飞逸出来,交叉成十字,盖在奥奎因那些祭司团的团员头顶。

一颗颗璀璨星辰落下,都沉入那两条宽阔的河流中,在水之柔力的拉扯牵引下,那一个个星辰滚荡流动着,速度变得越来越缓慢,被水流给抵挡住了。

“海鲨皇!”范德勒冷喝,“你敢与我魅影族做对?如今在破灭海,魂族、噬族、黑魔族、古妖族都在追击你,你已经得罪了那么多人,还敢连我们魅影族都得罪不成?”

星辰奥义被拦截,无法瞬间袭击在奥奎因众人身上,引得范德勒勃然大怒,立即口出威胁。

“你不能代表魅影族。”海鲨皇神sè不变,淡淡说道:“蔓蒂丝前辈才能代表魅影族,我想她不会介意我拦阻你,不然你可以告发我试试。”

“范德勒,蔓蒂丝前辈离开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这云蒙域界交给我来打理,我以后就是这里的主人。”石岩冷静自若,“这里已经不是你们范德勒的天地,我希望你尽早离开这儿,不要妨碍我做事!”

“你拿蔓蒂丝压我?”范德勒俊美的脸庞铁青,“你这卑贱的人族族人,竟敢和我对峙,你以为有蔓蒂丝撑腰,你就能稳稳吃定我?”

石岩潇洒的耸了耸肩,“不靠蔓蒂丝,我也能吃定你,不信你大可一试!”

“我真想试试!”范德勒厉喝,他神体陡然变成一道流星,那流星冰寒幽冷,如一支森寒箭矢,像是能够粉碎苍穹,那箭矢一出,连海鲨皇都脸sè急变,要凝结全部力量来抵御。

“我来。”石岩抬手制止海鲨皇。

诡异的空间波纹,一层层的叠加起来,就在石岩身前,重重空间仿佛堆砌出来,变成厚厚的空间壁障。

那些壁障由模糊变得清晰,渐渐成了冰莹之sè,像是由一块块晶体凝结而成,闪烁着晶莹光泽。

“空间晶壁!”

奥奎因众人惊呼,目露奇光,他们忽视一眼,都忽然激动起来。

范惠奈艳丽的脸庞浮现凝重之sè,眼看石岩jīng通空间奥义,她心生不安,因为能够凝结空间晶壁的空间奥义者,据说都是域祖!

石岩虽然只有不朽境界的气息修为,可是却能够凝结空间晶壁出来,让她知道石岩的力量定然非常强大。

“咔咔咔咔!”

由范德勒化身的流星箭矢,冲刺在冰莹的空间晶壁,那空间晶壁如碎玻璃溅shè开来,被快速的冲破崩碎,在晶片光点暴shè中,那一道流星箭矢速度只是稍稍减慢,继续袭向石岩。

“毕竟相差一个境界啊,域祖和不朽巅峰间,还是有着大区别的。”海鲨皇暗叹一声,就准备插手了,他已经在凝结力量。

“轰!”

突地,石岩神体穴窍星光交织,在顷刻间道道星光交汇成一张星图,星图内星辰闪烁,星光如织,繁复神秘,如囊括星海间的大秘密。

那穿破层层空间壁障,速度迟缓十几倍刺入星图的流星,被那星图的星光照耀着,如悄然间迷路。

星图一变,成了一张星光闪耀的星网,旋即星光激shè,众人凝神一看,发现范德勒被道道星光拴住了,被包裹在一张勒紧的星辰织网,不过不等众人惊叫出来,范德勒“嘭”的爆开,化为无数星光消散。

那些星光又重新凝聚,形成范德勒的模样,他神情凝重,震惊道:“你竟然也jīng通星辰奥义!”

“原来也是为陨落星河而来。”云族的大祭司奥奎因,瞳仁一缩,也恍然明白过来,猜测出了石岩到来的意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