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凶残的鼋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6 字数:3340 阅读进度:1766/1845

元卒鼓动了石岩,又让石岩说服紫耀反噬“虺”,辛苦布局都是因为他明白“虺”的真实力量,一点不逊色他。

紫耀灵魂的抗争,对“虺”的反击巨大,然后就是奥义符塔的威慑。

相比而言,石岩能量的持续施压,对“虺”的镇悳压只是辅助作用。

“虺”和紫耀、石岩三人,明显“虺”对元卒威胁更大,他煞费苦心的阴谋诡计,都是要压制“虺”,进而从容来达成目的。

纳普顿众人倏一过来,便要夺取奥义符塔,会立即导致“虺”的脱身,将他的一切筹谋都给破坏。

他自然不会允许!

“滚远点!”

元卒本体继续对龙蜥老祖施压,那巨龟身体蠕动着,仿佛将星河所有海洋都给暂时拉扯过来,以乌黑海水淹没向那岩浆潭。

龙蜥步步艰难。

就在此时,元卒又分流一部分力量,以人族之身,冲击到纳普顿众人身旁。

怒吼声中,元卒仲手一指纳普顿,这片汪洋乌黑的海水,顷刻间传来海啸之音,滔天海浪翻滚着,以无匹的气势,凝结着滚滚波浪将纳普顿席卷进来,由无数凶魂厉鬼形成的乌云,被海浪一冲直接溃散。

“噗哧!”

纳普顿一口鲜血飙出,脸上突显惊骇不安,他下意识的后撤,数十头凶魂变成巨象、妖猿、暴熊,凶残的捶胸怒吼,抵挡着海浪的冲击,暂时帮助他抗压。

奥义符塔继续旋动纳普顿连碰都没有碰到一下,就被元卒给击退。

“元卒!十大域祖之一的元卒!”

基思、哮烈、嘉霓、拉比特数人,顺势落到了纳普顿身旁,基思目露惊骇奇光,突地将元卒的身份来历道明。

“原来十大域祖最年老的元卒,竟然为太初生灵,这消息真是惊天动地!”嘉霓脸上诡异花纹显出蒙蒙青紫色光晕,她眼瞳幽幽,仔细一看瞳仁内也有许多精美的纹线,如在此刻鲜活过来,奇异的游动着。

这是她凝结力量的表现。

哮烈和基思、拉比特众人,皆是悚然动容,看向元卒的时候,表情怪异。

元卒竟然是太初生灵!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绝难相信称雄虚无域海多年,有着最古老域祖之名的元卒,竟然为上个时代的恐怖生灵。

“知道我是谁还不滚远一点!”元卒撕掉伪装,显出太初生灵无情寡绝的一面来,“别说只是你们几个了,就算是撼天、贝芙丽、幽狱他们亲来,也不敢破坏我的好事!你们从何处过来,就给我回到何处否则休怪我出手无情!”

此言一出众人都神情沉重。

元卒和索伦一样,并非七族族人,在十大域祖当中历来神秘莫测。

尤其是元卒,数千年可能都不会冒头一次,而且他们这些人也都通过族内的强者,知道元卒的可怕之处。

他们很清楚,单打独斗的话,他们绝不是元卒对手。

就算是全部加起来,能否胜过元卒也是难料,也是如此他们此刻心生犹豫,看着那奥义符塔不敢轻举妄动。

“我数到十,到时候不离开者,我必杀之!”元卒沉吟数秒突然厉声数了起来,“一,二,三……”

他没有功夫浪费时间。

因石岩奥义符塔的震慑,因他和石岩力量的冲击,“虺”的灵魂处于弱势,紫耀已经趁机占悳据主动,开始逐渐来吸纳“虺”的灵魂意识,如果给紫耀将“虺”的主魂融合,那么紫耀将会变得无比可怕。

会取代“虺”,成为他极大威胁,他必须极早将事情敲定。

他数数的时候,纳普顿众人都是神情犹豫,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眼巴巴的看着奥义符塔,看着太初生灵的美妙-,他们都有些不愿撤离。

“十!”

就在他们犹豫中,元卒数数说到了十,他眼神突显凶厉,下一刻,那不断冲击龙蜥老祖的庞大身子,忽然间传来震天动地的低吼。

“嗷!”

层层音波在海洋中涤荡开来,引发连绵不绝的海底爆裂,冲天的龙卷风陡然形成,如恐怖的海啸,将纳普顿众人一起裹住。

巨龟一般的“鼋”本体,竟暂时弃下了龙蜥,反朝着被海啸淹没的纳普顿众人而来。

“龙蜥有‘蜥,的太初精血,突破到域祖境界后,他比你们任何人都强!抽出对付他的力量,我能轻易抹杀你们!”

元卒一脸冷冽,人形之身也在运转奥义,无数能量洪流从他域界内激悳射出来,变成水箭、水刀、水枪,有亿万万之数,都是由纯粹的魂能凝结,众人清晰的看到,他脑海中一个念头浮现,都是晶莹的巨大水珠

每一滴水珠,都是纯粹的魂能,可以衍变为湖泊海洋,能形成水箭水刀,能化为溪流瀑布,水的种种形态,都被他完美的衍义出来,变成种种可怕的攻势,令纳普顿等人突觉压力巨大。

“米粒之珠,也敢和皓月争辉!不知死活!”

元卒冷笑着,一滴晶莹的水珠,瞬间变成琥珀色的软晶体,居然将古妖族的克拉克给裹住。

那克拉克,就像是被水晶封印的蚊虫,动弹不得。

“嗤嗤嗤!”

奇异的溶解声,由克拉克的神体传来,在那琥珀水晶中,不朽巅峰境界的克拉克,率先被击杀。

元卒继续凝结力量,一滴滴晶莹水珠,变成一亩亩田地大小,其中流动着精妙-绝伦之力,分别罩向纳普顿诸人。

和克拉克一样低微的三个不朽境界者,也很快步入克拉克的后尘,同样被水溶掉。

纳普顿、哮烈、拉比特、基思、嘉霓等人,则是被封印着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内,在内部被水压罩住,承受着水流的不断冲击。

纳普顿等人一个个色变,发现神力在极速消耗着,那哮烈、拉比特已经骨骼炸裂,神体要爆碎一样。

“区区域祖一重天境界修为,也敢对奥义符塔生出染指之心,简直不自量力。”

元卒冷笑着,他的人族之身,凌驾在那一个个晶莹水滴之上。

在他眼瞳中,一条条清澈溪流飞逸出来,如水线一样冲击在每一滴水珠中,将纳普顿众人击的肉身传来“咔咔”爆响,压制的他们连奥义都难以娴熟运转。

直到这一刻,纳普顿、哮烈众人才深刻认识到,他们和元卒间的力量差距有多大。

元卒力量一分为三,一份力量镇悳压“虺”,一份力量逼的龙蜥老祖不能腾出手反击,还有一份力量居然又能封住这么多域祖,击杀数名不朽巅峰强者,这滔天气势手段,令众人暗暗心寒。

“我要杀人,这莽莽星河中,有多少生灵存在能挡我?”

元卒冰寒无情的冷声说着,这具人族之身的指头上,一滴水珠快速凝结,在那水珠内,有一头“鼋”本体的微缩图案,那缩小亿万倍的“鼋”,龟壳上纵横交错的龟纹,忽然一起亮了起来。

龟壳上隐隐浮现一个奇妙-的域界,其中大陆上灵气浓郁,有山川海洋,有国家古城,有亿万生灵,还有许多境界强大的武者。

那域界也是缩小了亿万倍,只是虚幻,可是一呈现后,众人凝神一看,突然目瞪口呆。

不远处,那“鼋”本体的巨龟身上,也浮现一个世界,那世界绝非虚幻,里面的确有许多国家城池,有生灵存活,仔细去看,在那个世界的天际,还有境界强大的武者,在相互的交战着!

只是那些生灵,都背着一个壳,像是人形的龟,那显然都是“鼋”以自己为原形创造出来的种族。

古老的传说中,说太初生灵“鼋”从诞生起,就背着一个大陆!

那大陆上有亿万生灵繁衍,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巨龟身上存在,在繁衍着生命,在修炼着力量,他们逐渐的强大,和“鼋”一起变得力量可怕。

直到有一天,“鼋”醒转过来,将它身上大陆的亿万生灵都给吞吃掉,将亿万生命的灵魂也给淹没掉,然后才真正的开启智慧,变成太初生灵,进而重新以自己炼化生灵,重新让他们在自己后背上繁衍起来。

传言,“鼋”放养的那些生灵,就如种植的灵丹妙-药一样,能被他吞掉增进力量。

那些生灵,是一季一季的存在,数万年为一季,如种植药草蔬菜,等到了一定程度,就会被“鼋”吞吃掉,是大补的丹药,增长它的力量,开发它的智慧。

—它就是依靠这种方式,一次次的变强,它活的越是久远,种植的人药季数越多,他的力量就会越强。

此刻,这一季被放养的人药,似乎尚且没有彻底成熟,然而因为“鼋”力量一分为三,损耗太大,它已经等不及了,开始吞吃那些以亿万生灵为基础的灵药!

“呼呼呼!”

“鼋”本体的龙首般的巨大头颅,大口高高昂起,朝着那大陆张开。

它那巨龟贝壳上,突然海水滔天,将辽阔的大陆,将数十个国度,数百个城池,亿亿万生灵,无数强者都给淹没掉!

“鼋”张口一吸,那大陆的海水卷住所有生灵种族,在那些人恐惧绝望的尖叫声中,将生灵带着海水,一起吸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