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一千五百六十一章 残酷战场

小说: 杀神 作者: 逆苍天 更新时间:2015-02-22 02:20:27 字数:3295 阅读进度:1798/1845

火山云海。

战舰的残骸,武者尸体,断裂的神兵盔甲,爆碎的陨石火山,一一充斥在这里的虚空。

璀璨耀目的光团,一座座颜色不同,或阴寒冰冷,或如熔岩火海,或冰晶瑰丽,或金光灿灿的灵魂祭台四处飞旋着,罕见的神兵如游龙,战舰中光明万丈,许多宛如真实的域界,令这里虚空如交叠,出现无数真实的幻境……

此地,已变成星海间最惨烈的绞肉场,尸骨累累,残肢遍野,粉碎的祭台如崩塌的山川。

魂族、噬族、黑魔族、古妖族和玄天族、白骨族、紫耀麾下、天工族的战斗,依然在进行着,在虚无深处,元卒本体和紫耀真身在滔滔黑水中决斗着,将虚无域海都要给撕裂一般,那些能量余波冲击荡漾开来,相隔亿万里的星辰都会爆碎。

其中一股能量,一旦恰巧冲入一个域门,那域门之后的自然域界,就会如浩劫到来,让很多生命之星的种族遭遇无妄之灾,让小种族就此灭绝。

十大域祖之一的幽狱、撼天、鲁伯特、贝芙丽、埃加、蔓蒂丝、希罗七人都在,如果再加元卒,则是八人到齐!

他们并非过来商讨进入太初之门的细节,而是相互厮杀,为了不明的目的争斗,将最强力量动用起来。

此战,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令星河撕裂,宇宙塌陷!

亿万年前,太初时代的终结,也是因为一场大战,一场席卷所有太初生灵的战斗。

今天,七族参与的一战,聚集了星海间最出类拔萃的强者,他们的战斗导致虚无域海都仿佛承受不住,那火山云海……此时已经没了,变成了末日般的废墟,有不少火山被拔地而起,成了天工族族人手中的利器。

有传送阵存在的那座火山,也变成了塔姆的兵刃,燃烧着熊熊火焰,被他以火之奥义运转着,冲杀最近的魂族族人。

战斗中,突然塔姆眉头一跳,猛地看向那座被他弄出来的巨大火山。

一波空间气息,从那火山之心传来,他立即知道那内部的核心阵法,又一次被启动开来。

“嗤嗤嗤!”

火光飞溅中,一道雄伟身影在火山口出现,咧嘴嘿嘿一笑,那人两手随意撕划,他面前空间立即支离破碎。

与其一起破碎的,还有数百名魂族族人的神体和灵魂,没有任何反击余地,那些魂族始神境界的强者,就变成了碎肉快,祭台形成晶莹的物质,被那突然出现的青年一指眉心,给全部吸入了眉心一个黑点之中。

塔姆不认得那青年是谁,他从那青年身上感受到一股洪荒猛兽的恐怖气息,那气息让他太阳穴都抖颤起来。

这是灵魂本能的畏惧!

“你,你是谁?”惨烈战斗中,没有人注意到塔姆的尖叫,他连连后退,连对火山的约束都主动割裂。

“别紧张,是自己人。”石岩讶然失笑,旋即眯着眼打量这里的局势。

撼天、朱蒂、蔓蒂丝、希罗、德库拉都是域祖二重天境界者,他们分别抗衡幽狱、埃加、贝芙丽、鲁伯特,同为域祖二重天强者,众人实力也不相同。

其中,撼天对幽狱,希罗对鲁伯特,都还算是势均力敌,但朱蒂和德库拉就必须要联手才能抗衡埃加,因为朱蒂不是十大域祖的人物,而德库拉虽然为老一辈强者,可是因为醒来的时间短暂,还没有全部恢复力量。

最后则是蔓蒂丝和贝芙丽的一战,此战,蔓蒂丝明显处在下风。

消耗了太多神力,被逼的差点散功的蔓蒂丝,只恢复了一会儿,就参与了战斗,同为域祖二重天,她因为伤创,自然不能在和贝芙丽的战斗中取代主动,能抗衡到现在已经很狼狈了。

这是除紫耀、元卒外,最强大的战斗对决了。

之后,则是各自种族的麾下,强者之间的相互争斗,纳普顿、奥利佛、拉比特等人虽然相继死亡,但四大种族毕竟是四大种族,他们还是有几个达到域祖一重天境界者。

那些石岩并不熟悉的武者,都在和盖伊、哮烈、嘉霓、天邪等人缠斗着。

其中龙蜥老祖极为夺目,他虽然跻身域祖一重天境界不久,但因为太初血脉的缘故,战斗力极为惊人!

他将一名古妖族的同级强者杀的鲜血淋漓,那家伙以古妖族的妖身,黄金巨狮的巨大形态战斗,可是和变成本体的龙蜥老祖相比,还是要弱许多,都快被龙蜥老祖杀的狮身分裂了。

接下来则是各族不朽、始神、虚神、源神境界者的大战,这种层次的战斗就比较凌乱了,战场扩散开来,连石岩的眼界都没有办法全部看到,估计连绵起来的战斗区,有一个域界那么宽阔。

这种低等级的战斗,最是惨烈,双方的武者死亡也最多,一眼看去全是尸体,战舰的残骸,爆裂的甲胄和粉碎兵器。

稍稍观察了一下战局,他嘿嘿低笑起来,在笑声中,他眉心释放出一个个吞噬黑洞,那些吞噬黑洞奇异的被空间幻术遮掩,出现后,先是快速胀大分散,之后竟然诡异的消失隐匿。

塔姆听到石岩说是自己人后,就在留心着他,发现一个个奇异吞噬黑洞出来,马上心神一震,猜测出了石岩的身份来历。

眼看几个吞噬黑洞隐匿,塔姆眼睛闪亮,下意识的打量周边。

他已经知道石岩在浑水摸鱼,趁机以吞噬奥义来吸纳战斗中的力量,随着周边强者的丧生,那些看不见的吞噬黑洞,将会吸纳难以想象的能量,会给石岩带来多么巨大的变化,他简直想象不出。

“蔓蒂丝,你精通时间奥义,那你有没有看到你们魅影族的未来?那被灭绝的未来!”人面蛇身的古妖族强者贝芙丽,脸色冷幽,眸光如锋寒的剑,刺在蔓蒂丝的脸上。

九百多个拳头般大小的透明水滴,如水球遍布在她和蔓蒂丝中间,那透明色的水球内部,仔细瞧来,能看到一个清晰水世界,水世界内有海底奇观,甚至有和贝芙丽相似的人面蛇身的奇特族人。

九百多个透明水滴,每一个水滴内都是一个独立的水世界,和贝芙丽的域界相通。

她的灵魂能量,无视空间的限制,注入那些水球中龘央,令一个个水世界变得瑰丽多彩,那一个个水世界渐渐影响真实的世界,仿佛现实的天地慢慢消失了,都变成她那水世界的一部分。

蔓蒂丝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惊惧。

她觉得自己好像在那些水世界其中的一个,是里面一个弱小的生灵,出生在那里,生活在贝芙丽的域界中,能够被贝芙丽掌控生死,被她给随意抹杀灵魂的印记。

这是域界对她灵魂祭台的入侵!

这个念头一出来,她身体龘内部的水分如被水之能量渗透进来,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仿佛成了一滴水,要融入最近的一个水世界,真正变成可以由贝芙丽随意杀死的生灵。

贝芙丽处在一个个水滴中,以域界传递魂能,运转水之奥义能融万物的神通,要将蔓蒂丝融合进来,变成她域界的奴役,被她给永久的囚禁起来。

她冷笑不迭,看着蔓蒂丝眼中的一丝迷惑逐渐的加深,暗暗道:快了,很快了,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失去自我,被我给掌控灵魂,被我给活生生折磨,直到耗尽了最后一丝灵魂念头消灭!

“水融天地?”突地,石岩的冷笑声传来。

贝芙丽身子巨震,猛地回头,然后就见石岩无声无息在她身后凝现出来,如鬼魅一般。

“要不是蔓蒂丝损耗巨大,你能占龘据上风?”石岩伸手指向那水滴遍布之地,指尖一道星流涌出,星流一入水世界中间,变化为陨落星河,灿灿的星空,其中颗颗星辰闪亮如钻,释放出宁静心神的熠熠星光。

一个个水滴内的水世界,被太初神器陨落星河的星光照耀着,内部完整的世界,诡异的崩塌起来。

蔓蒂丝眼内的迷惘快速的消散掉,她一意识到真实的情况,马上就咬破舌尖,以鲜血来洗刷身体龘内的水力,以时间的小幅度逆流,将自己回归到先前没有被迷惑的时刻。

她迅速清醒。

“石岩……”她低低轻呼,明显松了一口气,“来的还不算迟。”

“还能运转那时间的封印吗?”石岩微微一笑。

蔓蒂丝眼睛慢慢有了神采,“你是说,那时间、空间同时进行的大封印禁术?”

石岩点头。

“应该还有余力运转出来。”蔓蒂丝肯定了下来。

“那我们就联手一试吧。”石岩看向贝芙丽,神体上波纹荡漾,慢慢衍生出一个个奇异的空间,那一个个空间如从他体龘内凝结出来,空荡没有边界,倏一出现,就导致这真实的世界不住的扭曲,如要被他的空间给取代。

贝芙丽看着空间的蔓延,感受着真实世界的禁锢,脸色微变。

这时候,蔓蒂丝也不再多言,奥义催发后,无数光流逆转,时间像是被她给操控着,要就此定格一样。

贝芙丽心底终于有了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