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宝出

小说: 神帝的小阎妻 作者: 纸砚 更新时间:2019-08-12 10:11:12 字数:3395 阅读进度:334/476

月中路并不是一条路,它是一座山,而通向山顶的路只有一条,犹如月光皎洁,泛着寒光的清冷,如此才被称之为月中路。

服骖秘境是上古三大秘境之一,自然形成,对于三大秘境的记载古往今来都很少,月中路是何时形成也根本无人知晓。没有人确定其是否为人为开凿出来的,但随着岁月变迁,服骖秘境每次开启,地貌都有相当变化,但月中路却如定海神针一般从未变过,位置不变,形貌不变,就连守护月中路的妖兽都不变。

其他秘宝之地,守护妖兽是为了保护秘宝,杀死妖兽才能得到秘宝。但月中路却不是,只有守护妖兽能够开启月中路,也只有守护妖兽能撑起月中路的开启。

在骖境中是看不到沉睡中的守护妖兽的,但可以看到层层叠叠的光影交缠,受到天地规则的保护,无人可以靠近。

沧伐脚尖轻点,如落叶一般轻盈的落在月中路中央,仰头朝那藏在缥缈云雾中的山顶看去。

呼唤他的声音就来自那里,但他很清楚那里此刻恐怕已经站满了等待秘宝出世的大能们,根本没有他站立的地方。

沧伐自信,但不自大,他的本事是大,但和那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怪物们比,还是差得远了,更何况这里传言有能让他们突破境界的伏羲八卦,事关飞升,这些老怪物们绝对都在疯狂的边缘。

呼唤的声音并不清晰,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知道对方在表达什么,但对方并没有说出口,只是感觉。

他站在山间,等待着那个声音。

沧伐对这个呼唤的声音有所猜测,万年前他曾和那件神器紧密相处了近千年,万年过去,不知他是否生出了新的器灵。

有点感慨,也有点期待,隐约间他觉得呼唤他的就是它。

如果真的是它,那这些为伏羲八卦而来的大能们恐怕就要失望了,它不仅不是伏羲八卦,反而和伏羲八卦有着莫大仇怨呢。

沧伐想着,整座山忽然震颤起来,一道黑色光亮直冲云霄,瞬间将绵延在山顶的云雾冲散,黑色的光浓郁深沉,犹如一把黑色宝剑,锋利尖锐,带着王者的霸气和雍容,令人不由产生臣服之感。

“老伙计,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沧伐抚着胸口快速跳动的心脏,怀念的低喃。

山顶,黑光冲天而起的瞬间,数道身影冲着黑光出现的地方飞身而去。

山顶中央竟凭空出现一道断崖,那黑光便是从断崖下冒出来的,最先抵达的是圣山之主,他修为最高,速度最快,但就在他准备飞身下去,先手拿下秘宝之时,一匹火光包裹的烈焰鞭从身后袭来,圣山之主躲避之时,已被人追赶上来。

玄武大陆数的上的势力,圣山,饕餮楼,玉顶山,无间崖,甚至连与世隔绝的极寒之地莲华宫的隐者都来了。

你来我往,互相阻挠,谁都不允许对方比自己更先进去。

没有人冷静,没有人结盟,更没有人手下留情,他们都是玄武大陆顶尖的武者,每一个都为了飞升不知耗费了多少年华,伏羲八卦也许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怎能交给他人。

黑光像是宣示自己的存在,洋洋洒洒的充斥这天地间很久才慢慢消散,而山顶动手的众人却越发的谁也不让谁,下手狠厉,手段频出。

饕餮楼三长老景老被砍断左臂连带半边身子都残缺不全,哀嚎倒地;九风族身死一鸟;玉顶山巴蛇断尾逃生;圣山最先抵达断崖处也是损伤惨重最大的,一死一重伤,但他们圣山之主的实力在所有人中最高,被众人围攻,短时间内还是游刃有余。

山顶的打斗声传到山中沧伐的耳中,他正在一步一脚印慢慢的朝离开月中路的地方走去。

外面的路都是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但这月山中,却只有一条月中路,没有分叉口,没有另辟蹊径,除了月中路,根本没有路可以走,月中路两边都是幻想,走进去就是死。

可当沧伐跟着呼唤声走上来的时候,独守一条的月中路分叉了,竟分出另外一条路供沧伐前行,比登上山顶更接近沧伐心底的呼唤声。

他顺着这新出现的路一步一步的走,呼唤声越来越急切,也越来越欣喜。

……

山下,忽然震颤的大地让紧张对峙的两拨人无法站稳身形,所有人都踉跄着无法站稳,只能抓住身边能抓住的一切让自己稳定下来。

所谓蝴蝶翅膀,就是此处蝴蝶轻轻的扇动翅膀,这点小小的风到了遥远的地方也许就会变成令人意想不到的狂风大作。

和蝴蝶翅膀的原理差不多,月山之中影响并不大的一震,传到山脚外围就成了六七级地震级别的震颤,虽然只是一瞬而过,也让众人惶恐震惊。

这就是属于大自然的力量。

地震过去,所有人都狼狈到底,反倒是被小金鱼泡泡包裹的毒吻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因为泡泡是半飘在空中的,没有接触地面在,自然不受影响。

倒霉的是楼沁伽,本来独一针断的花瓣就在她脸侧,忽然的地震让她整个人身子一歪,直接撞到了花瓣上,生生挖下来一大块肉,疼得她嗷嗷直叫。

更因为惶恐忘记了自己此时是灵体,身体变化全随心意,以为自己被毁了容,悲愤交加,整个人悲痛欲绝,好像死了娘一样。

随着她的哀嚎声,众人站稳,纷纷朝月山冲天而起的黑色光柱看去。

“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疑惑。

“伏羲八卦?”

这是众位顶尖大能进入服骖秘境的最终目标。

不愧是掌控着飞升秘密的神器,一出世便带来这么大动静。

相比山上打生打死,山下倒是和谐的很,反正就凭他们的修为,山上有什么也落不到他们手上。

楼沁伽叫的是在太难听,被贪狼一把推开,凑到独一针身边小声道:“沧伐是不是上去了?”

他问的隐晦,独一针却明白他的意思,点头。

贪狼蹙眉,“上面那么多老怪物,咱们要不要去帮帮忙。”

独一针摇头,修长的手指灵活转动,白色的花瓣如银刃一般在之间翻飞,像清泠舞蹈的蝴蝶。

“不用,他会小心的。”独一针断然道。

贪狼垂眸,没有和她争,只是心中不免担忧,视线朝那黑色光柱扫去,余光看到同样朝山顶看去的嫜橙,想到对方的预言能力,笑眯眯的凑了过去,“嫜橙,你现在没有水盆,还能做预言吗?”

嫜橙的眸被紫纱遮着,但她微微歪头,认真的倾听他的问话,让人觉得被尊重,“没有工具,我没有办法做出准确的预测,但……”

“但什么?”贪狼一听有戏,赶紧继续问。

“但有模糊的预感,你是想问沧伐公子的安危吧,如果我没有感知错,他是有惊无险。”嫜橙柔声道。

三人没有一个看着楼沁伽,楼沁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嗷嗷叫了,踉跄着跑到黑衣男子身边,厉声道:“东方,杀了他们,我命令你,现在立刻杀了他们!”

她的声音尖锐刺耳,想装听不到都不行。

独一针笑嘻嘻的看过来,手微微扬起,白色花瓣在她指尖翻飞的更快,已经成了一片皎白的残影,“要杀我啊,来啊,看看是你先杀了我,还是我先弄死她。”

她自然是只被困在泡泡中的毒吻,泡泡中没有元气供给,毒吻脸上盛开的黑色玫瑰全靠着她吐出的那一口血来支撑,如今已经支撑不住,开始慢慢凋零了。

而这个凋零的过程显然也需要强大元气供给,没有外部元气补充,那就只能抽取她自身的元力,很快她就产生了不适,整个人蜷缩在泡泡里,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种情况独一针等人没见过,楼沁伽也没见过,但东方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他很清楚如果继续下去毒吻会是什么下场,立刻道:“你们把她放了,我绝不再对你们出手!”

独一针不信他,朝楼沁伽看了一眼。

“我让你杀了他,你听见没有!”楼沁伽大小姐脾气上来,抬手就给了东方一巴掌。

东方任由她打完,一把将她推开,以自身本命灵宝起誓,只要他们放了毒吻,服骖秘境中,他绝不会再对他们中任何一人动手。

这个世界立誓言和独一针原来的世界可不同,她原来的世界立誓就跟放屁一样,没有半点约束力,但这个世界的誓言是受到天道保护的,以自身为代价立下誓言,若是违反,那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惩罚。

所以,独一针来到这里以后,还从未听人立过誓,因为那是牵扯到天道的大事,谁也不敢轻易触碰,她也只是曾经听沧伐说过一次而已。

东方立完誓,独一针也没有反悔,摸摸小金鱼让它把毒吻放出来,若是在外面她还能坑他们点什么,在这骖境中,大家都光杆司令一个,啥都没有,啥都坑不出来,让独一针颇为遗憾。

泡泡破碎,毒吻跌倒在地,元气飞快的补充到她体内,东方扑过去扶起她,很快她便恢复了正常,脸上的黑色玫瑰花已然凋零,只留下枯萎的花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死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