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怪病

小说: 神帝的小阎妻 作者: 纸砚 更新时间:2019-08-13 20:25:22 字数:3438 阅读进度:335/345

独一针对她好奇起来,那绝对不是她自己本命灵宝具现化,更像是……寄生?

即使作为打架当事人,嫜橙也能让人下意识的忽视她的存在,此时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她,她缓步走到独一针身边,轻声提醒道:“她很危险。”

独一针轻微点头,表示知道,若不是这个女子很危险,她不会一开始就让小金鱼吐个泡泡将她抓住。

索性那女子似乎收到了极为严重的反噬,即使疯狂地吸收元气,她也没有恢复正常。

她虚弱的靠在东方怀里,抬手摸了摸他被打红的脸颊,微微垂眸掩住冷光。

东方抓住她的手蹭了蹭,“我没事,你还好吗?”

毒吻摇头,“我自是无事,你该习惯的。”

东方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我永远都习惯不了。”

此时是个人都能看出两人的关系绝不仅是同伴那么简单,独一针和贪狼凑在一起嘀嘀咕咕,“多么像一对苦命鸳鸯。”

楼沁伽却根本没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感受他们有多么相爱,气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抓起地上的石头朝两人扔过去,“毒吻,东方,我让你们杀了她,杀了她听到没有!!!你们若是不听我的话,我便让爷爷把你们扔进万枯谷!!!“

万枯谷是饕餮楼总部专门进行惩罚的地方,进去的人中十有八九都走不出来,而走出来的人也都废了,唯几撑下来的人也对其三缄其口。楼沁伽其实根本不知道万枯谷中有什么,但她却清楚饕餮楼中的人们都忌惮那个地方。

东方听到万枯谷三个的瞬间回头怒视她,那目光像刀子,仿佛要将楼沁伽凌迟一般,吓得楼沁伽后面更多威胁的话都咽了回去。

毒吻抱住东方,轻抚他的背,声音清冷的对楼沁伽说道:“姑娘,大长老让我们来是为了请楼主回去,而不是帮您报私怨的,如今楼主并未在此,无令我二人可不出手。”

楼沁伽捂着脸颊顿时僵住,“我、我爷爷是大长老,你、你们必须听我的!”

是个人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心虚,饕餮楼不是个没有规矩的地方,她是大长老的孙女,在楼主也多被人照顾,却没有命令下属的权利,这个权利是特属于楼主和众位长老们的。

东方将毒吻扶起来,朝独一针三人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楼沁伽受伤不重,只是疼,灵魂被割了一块,那种疼痛便是钩吻那种常年在生死边缘徘徊的人都忍不住,更不要说楼沁伽这样的娇娇小姐,可是这个疼不是无止境的,只要忍过一开始的痛感,很快就会消失。

而现在楼沁伽已经没有一开始那么疼了,她现在与其说是痛,不如说是恼怒。

“东方,毒吻!你们给我等着!”楼沁伽尖叫着,努力维护自己的尊严,却不知她越闹,越让人看笑话。

毒吻和东方离开,凭楼沁伽一个人自然那独一针三人无法,她指着三人扔下一句,“你们给我等着。”转身离去。

毒吻离开,嫜橙紧绷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她比其他人更能清楚地感知到危险的严重性。

独一针察觉到她的紧张,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她的危险是把双刃剑,现在她自己自顾不暇,不敢和我们动手的,你放心吧。”

被她的手掌接触的瞬间,嫜橙整个人再次绷紧了身体,比刚才更加紧张,让独一针十分诧异。

“怎么了?”

嫜橙苦笑,她自己似乎并没有意识到晋级以来还没有完全被控制的气息有多么恐怖。

“你的本命灵宝……”嫜橙隐晦的提醒。

独一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眨眨眼,若有所思。

贪狼走过来,大大咧咧的说道:“沧伐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

独一针放下手,光棍儿的说道:“我也不知道。”说着她朝周围看看。

经过刚才的冲突,他们的武力值已经给众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本来蠢蠢欲动的气氛压抑下去,众人不再用贪婪的目光扫视他们,显然刚才杀的那只鸡足够警告这群猴子。

“嫜橙!”树后,一个狼狈的人呼唤着嫜橙的名字。

三人看过去,那人看似正常,实则虚弱狼狈,身形都有些维持不住,乍一看是个人,仔细打量却能从人形内部隐约看到一棵小树。

这个人正是苏博。

三天前,他在前来月中路的路上遇到了一只妖兽,那妖兽眸子血红,周身充满了暴戾的气息,偏偏修为并不高,看到他便冲上来攻击。他没多想便和那只妖兽对上,也成功杀死了那只妖兽,可妖兽死亡后没有尸体,也没有本命灵宝消散的痕迹,化作一股黑烟融进了他的身体中。

他无法躲避,那黑烟进入他体内就消失不见了,不管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之逼出。

刚开始并没有表现出异样,可第二天晚上开始,他总会昏迷一段时间,醒来就会灵识溃散,体内元气空虚,到了第三天更是本命灵宝受损,连人形都无法维持。

赶到月中路本想找圣山长辈寻求帮助,却不想山下根本没有圣山长辈的存在,却看到了刚才嫜橙三人对峙饕餮楼的人。

若是平时,他看在嫜橙的面子上也会上前帮忙,可他如今自顾不暇,只能躲在树后等待。

嫜橙看到他这副样子有些惊讶,却并未对他进入骖境而感到疑惑,她自己也是未达到夺造化期进入了骖境。苏博的本命灵宝是八阶岭山枝,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苏博,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嫜橙的感知非常敏锐,其他人看到苏博只看到他的虚弱,但她却察觉到了他的危险,仿佛当初面对金蚕蛊一般的危险,随时可能爆炸,伤人伤己。

苏博苦笑,“说来话长,你可有看到我妹妹和之奇?”

嫜橙摇头,“并未,他们应该没有进来。”

苏博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说着,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并没有靠近嫜橙,也拒绝嫜橙靠近他,隔着四五米远,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

“我现在很危险,我不知道自己昏迷之后到底做了什么,但隐约感觉到是经过了一场厮杀,仅仅两天,我就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而最严重的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和谁厮杀,又是否能够控制自己……”苏博很颓丧,他靠在树上,岔着双腿,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可他心中的惶恐不安却还是随着他的诉说疯狂涌现出来,让任何一个听到他话的人都感知到。

独一针觉得很好奇,缓步走了过去。

听到脚步声,苏博赶紧坐直身体,下意识的想要躲。

“给我看看。”独一针制止他。

苏博看向嫜橙,嫜橙点头,他这才重新坐稳。

独一针蹲下身,拉住他的手,想给他把脉,忽然反应过来,他现在根本没有脉搏,隐约间看到他体内的岭山枝,便道:“你变成本命灵宝的样子吧。”

苏博迟疑了一下,整个人原地消失,一株翠绿的树枝出现。

树枝上零星的几片叶子蔫头耷拉脑袋,一看就营养不良。

独一针是个大夫,可不是种植师,这么看自然是看不出他有和奇异,只是看到他本命灵宝的瞬间,脑子里便浮现出了相关岭山枝的介绍。

断生第一次升级的时候,她便有了这个本事,触碰到灵植,脑海中便能出现灵植的基础介绍。只是后来她进入五行秘境,接受了‘妖孽沧伐’的传承,自然就用不到这项功能了。

这次她晋级,似乎连带着断生也再次升级,不再是基础介绍,而是更加详细的,甚至到细微的感知。

独一针右手泛起白光,左手泛起红光,当两团光将她的手彻底包裹,看不到手掌,她才朝那株可怜兮兮的岭山枝伸了过去。

察觉到独一针本命灵宝带来的生死之力,岭山枝下意识的想躲,却发现自己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只能颤巍巍的待在原地,任由那两团光将他包围住。

苏博从未想过自己会距离死亡那么近,似乎只需要对方一个念头,他就会消失在这世间。

细密的灵识完全不管他的拒绝,直接探入岭山枝内部,一点点一丝丝,从表皮到维管,从枝叶到根茎,每一片叶子,每一个细胞全都不放过。

苏博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扒光了赤/裸/裸的观察,对方还抬起他的胳膊,拔开他的皮肤,仔细打量,那种羞耻感简直让他忍不住想要便会人形。

过了不知道多久,也许几百年,苏博觉得这个时间太漫长了,独一针的灵识终于退了出去,双手的光消失。

她似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吧,不是她,是断生,看到高阶灵植类本命灵宝,能强忍着不吞噬,不知道需要独一针耗费多大的意志力。以前只要控制不让断生出来便是,现在她自己就是断生,全靠意志力支撑。

‘啪啪啪——’

独一针拍了几下手,像是要拍到从岭山枝上沾染的气息,站起来对嫜橙道:“真有趣,他体内的东西,竟然和导致你体内生机流逝的东西有些相似。”

嫜橙唇瓣微张,似有所察,“那……”

“放心吧,等我研究透了他,出去以后你的身体应该也能治好了。”独一针邪笑着看向苏博,看的苏博打了个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