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啸月

小说: 神帝的小阎妻 作者: 纸砚 更新时间:2019-08-16 18:15:09 字数:3446 阅读进度:336/476

研究苏博自然是要在骖境中,而嫜橙则是血脉基因遗传问题,自然要等到出去以后。

独一针的话音落下,嫜橙看向苏博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期待和感激。

虽苏博不是有意让自己落得这般要死不活的情况,但终归间接帮了她。

就冲着这个,嫜橙也记下苏博的恩。她上前将变回人形整个人羞红了脸一副不好意思见人的苏博扶起来,安抚道:“独姑娘很厉害,她说能治好你,就一定能治好你。”

苏博忍下心中羞涩,问道:“你看到了吗?”

嫜橙摇头,又点头,用手指点点自己的脑袋,“没有看到,感觉。”

其他人的感觉也许会出错,但嫜橙的感觉,那和她的预知结果也没什么差别了。

嫜橙将苏博带回自己的房间,独一针也回去补眠,贪狼在外面逛了一圈,也回去修炼了,他晋级时间不长,还在巩固阶段。

像他们这般安然的等待月中路核心开启的人不多,纵然都明白山上就算出现至宝也他们没有太大关系,但还是有不少人带着些许妄想上山去碰碰运气。哪怕得不到伏羲八卦,找到一两件其他普通的宝贝也是好的。

等不到晚上,便已经有不少人悄悄消失在了山脚下,众人所处之地间隔较大,暂时除了自己的同伴,并没有其他人发现。

晚上,熟睡的独一针忽然睁开眼睛,从床上跳下来跑到树杈上朝山上看去,刚才那一瞬间,她感到了令人恐惧的心悸,而这股心悸感还夹杂着熟悉的气息,那股气息属于沧伐。

很淡,但和沧伐朝夕相处四年的独一针却熟悉的很。

待到那股气息消失,嫜橙不知何时也从树屋中走了出来。

“你也感觉到了?”独一针没有回头,遥望月山轻声问道。

嫜橙微微颔首,也不管独一针能否看到。

独一针难掩心中担忧,“你感觉到他还安全吗?”

嫜橙唇角微勾,“并未。”

独一针沉默半响,耸耸肩,从树杈跳回树屋,“有时候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你说对吗?”

嫜橙笑,“你说的对。”

月色下,两名少女各自站在一座树屋前,沉默不语。不知从哪里吹来轻风,撩起她们的发丝,给这燥热的天气带来几分清爽。

只是这份静谧短暂易逝,嫜橙旁边的树屋忽然传来一声似兽非兽的嚎叫,树屋连带整株树都跟着颤抖起来。

独一针和嫜橙对视一眼,飞身落于那树屋前,贪狼也从屋中跑出来,见独一针和嫜橙都在,忙问道:“怎么回事?”

独一针露出满意的笑容,似乎正在等待这一刻,“好东西来啦。”

她的话音刚落,随着又一声嚎叫,树屋瞬间崩裂炸开,独一针和嫜橙早有准备,轻松闪躲。

没有了树屋阻挡,三人这才看清屋中情况,原本清俊疏朗,龙姿凤章的苏博此时浑身长满银色毛发,双眼通红,嘴巴不住的往前突起,虎牙变成犬齿,月色下闪烁着寒光。

他的背微微佝偻,像一只站直身体的妖兽。

月光如炼匹倾下,将他笼罩,朦胧雾色下,他那双红如浸血的眸子更显猩红。

他三蹦两跳窜上树干最高处,对月长啸。

独一针双手环胸,兴趣盎然,嫜橙和贪狼却异口同声的喃喃自语道:“啸月狼……”

什么啸月狼,这不就是狼人嘛。

不过人家狼人是满月的时候变身,他倒好,有月亮就变身,不分日子,倒霉催的。

等他嚎够了停下来,随便找了个方向,便扑了下去。

独一针脚尖轻点,对贪狼和嫜橙道:“走,跟上去!”

她真的很好奇,变身成狼人之后,他到底是在和什么的东西战斗,若是和其他人战斗还好,若是这骖境中还有类似的生物,那可就有趣了。

三人此时都忘记了骖境最大的危险从来不是抢夺秘宝,不是互相厮杀,而是那每每变换,此次还未摸透的规则。

这回的规则又是什么呢?

……

月山山顶的打斗一直没有停止,很多人妖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由于他们都是灵魂状态,便是被砍断的手脚,凭借他们强大的灵识也能重新长出来,只是损失的灵魂力量却并未得到补充,只是看起来恢复正常而已。

死亡少,损伤却不小,一直没有停下。

“圣山之主,你该知道,伏羲八卦乃天下至宝,不是一个人能吞下的!”天一老人见众人已面露疲相,借着被一掌拍开的瞬间脱离战场,朗声说道。

若是在骖境之外,有身体支撑,即使大战个三天三夜也没问题,但这里是骖境,大家都是灵魂状态,全靠本命灵宝内部元气支撑,没有蓬勃的灵海,没有辅助吸收的身体,一天一夜已经是众人的极限。

继续打下去除了两败俱伤没有任何好处,一开始众人也没想到圣山之主本命灵宝竟然晋级到了九阶,他在众人中修为最高,自然是最大的靶子,本想集众人之力将之压下,剩下的就好说了,却不想他竟在众人围攻下,坚持这么久不落下风。

圣山之主姬长夜外表看起来只有三十左右,在场众人中最为年轻,可见其天赋卓绝,三十岁便晋级夺造化,这么多年竟还能保持青春。

听到天一老人的话,他猛地一震双袖,依旧浑厚的元力将众人震退,朗声大笑道:“姬某可从未说过要独占伏羲八卦,飞升之事乃天下众武者的大事,若得到线索,何敢隐藏!只秘宝一出,众位就摆出一副与姬某不死不休的态度,实在是令人费解。”

放屁!

众人心中腹诽,依你姬长夜霸道不讲理的性子,若真让你得到伏羲八卦,你会将线索拿出来和天下武者共享?骗鬼去吧。

心里这么想,可众人还是被他刚刚施展的浑厚元力震慑住了,打斗这么久,他们每一个不说油尽灯枯也是耗尽元气,他却还有那般浑厚的元力支撑,众人不免沮丧。

只玉顶山和无间崖的妖兽好些,他们妖兽本就是天地宠儿,又没有本命灵宝等级限制,只是吃亏在灵魂之力只是单纯的灵魂之力,少了身体刀枪不入的强大,又没有人类本命灵宝那般多的变换和能力,不免吃亏。

听着姬长夜的胡说八道,众人都懒得和他较真儿,反正大家都知道他在说屁话,干嘛非要辨个一二三四五呢。

天一老人呵呵笑道:“圣山之主既如此想,那便最好,距离秘宝出世已经一天过去,早日取得秘宝,打开月中路核心,此次服骖秘境之行才算是圆满不是?”

姬长夜装聋作哑的哈哈大笑,“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咱们这就一起下去?”说着,他朝断崖处靠近了一些。

众人警惕的也跟着上前一步,有那心急鲁莽的已然准备好动手了。

天一老人知道凭自己一人根本无法指挥这些人,便道:“这样吧,断崖口不小,咱们便一同下去查看个究竟,毕竟传言伏羲八卦在服骖秘境中,但也只是传言,若下面根本不是伏羲八卦,咱们这般打生打死,也是浪费时间不是?”

他的话大家都深以为然,但这并不足以让众人信任对方,断崖口是很大,但黑色光柱出现的那一块地方却并不大,谁都知道距离黑色光柱距离越近,越能更快抵达秘宝所在之地。

正当众人思索如何是好之时,原本没有任何动作,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姬长夜忽然打了个手势,其他圣山之人一咬牙,没等下定决心,姬长夜已然从原地消失了。

龙吟之声贯彻整个月山山顶,紧跟着便是众人怒喝声。

“姬长夜!尔敢!!!”

随着龙吟声响起,圣山众人拼死搏挡,拦住了其他人数息,待到众人追下去,青龙已然飞掠入崖数丈,此时便是怨怪天一老人也没有时间,各显神通紧追而上。

原本热闹的山顶几息间便寂静无声,不知过了多久,半空中裂开一道空间裂缝,一只白底红纹小金鱼晃悠着尾巴从中飞了出来,它围着山顶打了个转,小嘴微张,肉眼看不到的无形魂力聚集被它吸进嘴里。

“嗯嗯~”

吸完,它餍足的长舒一口气,甩着尾巴飞在断崖上方,朝下看了看,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啊转,不知在想些什么,忽然高兴的眯了起来,瞬间消失在原地。

……

沧伐缓步走在下山的路上,每每遇到前方没路的时候,他的脚步便微微顿住,朝旁边身旁看一眼,路下一瞬便会自动出现。

若有第二个人在这里,只能看到带着面具的红衣青年缓步走在山间,而只有沧伐自己能看到,能听到那个聒噪的让人蹙眉的存在。

“前任前任,你以前也跟我一样可以变幻成任何模样吗?你也给自己取名叫千変幻魔吗?我这些年无聊数过,我不只能变换千种模样,但是也达不到万种,你知道的我是一个低调不喜夸耀的器灵,所以我不能给自己取名万变幻魔。当然,我并不是因为万变幻魔这个名号不好听,好吧,我确实觉得它不好听,但这不是主要原因,我觉得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从见到沧伐那一刻开始,这个器灵就没有停下过,沧伐现在很后悔,若非那些老怪物已然出现在了崖底,他很想把它塞回去,谁爱要谁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