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月精

小说: 神帝的小阎妻 作者: 纸砚 更新时间:2019-08-16 18:15:09 字数:3436 阅读进度:337/411

“嗷呜……”

一声狼嚎响彻在整个骖境中,包括崖底正在寻找秘宝的众位大能,包括正被聒噪的器灵烦的恨不得堵住耳朵的沧伐,更包括跟在他身后的独一针三人。

独一针三人呈包围趋势将苏博半围了起来,苏博变为啸月狼后并没有朝人群中去,而是一直在远离人群,直到一个周围没有旁人气息的空旷地方,然后站在一块巨石之上不停地长啸。

开始长啸只有他一个人,紧接着,远处开始出现另一道长啸声,更远处又传来一道长啸。苏博停了下来,蹲坐在石块上安静的等待着。

“他在等什么?”贪狼小声的朝距离他更近一些的独一针问道。

独一针摇头,贪狼眼珠子一转,又道:“不会是发情了吧?”

独一针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懒得搭理他这个神经病。

嫜橙目光紧锁在苏博身上,她察觉到苏博此时澎湃而又驳杂的灵识,心中很是担忧,余光看到独一针双手环胸淡定的神情,心中定了定。

“呼呼呼……”

粗燥的喘息声由远而近,又一只啸月狼出现在他们视线中,这只啸月狼比苏博大上一圈,不是和苏博相同的银色,而是更深邃的棕褐色,和记载中的啸月狼有些区别。

但看身形却和苏博差不多,都是可以直立的长毛狼。

这只狼比苏博更狼狈一些,后脖颈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虽然因在是灵体而没有流血,但观它神情伤疤对它造成的影响并不小。

苏博看到棕褐啸月狼,动作灵活的从巨石上跳了下来。

本来苏博变成啸月狼以后还穿着人身时候的衣服,从巨石上跳下来以后,那衣服便消失不见了,暴露出了整个被长毛覆盖的上半身,下半身则穿着一条月白色的裤子。

看到这种变化,独一针忍不住笑出了声,小声地和贪狼说道:“人的刻板印象真的很顽固,你看他都已经变成这样,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竟然还记得给自己留条裤子遮羞。”

贪狼嘴角一抽,看向独一针的表情很十分一言难尽,这人的关注点怎么这么与众不同呢。

两只下半身穿着裤子,上半身被毛发覆盖的狼人互相瞪视,然后警惕的围着对方转圈,似乎在寻找扑上去的机会。

两只狼都似身经百战,战斗素养绝佳,并不冒进,互相试探着,看似温和,气氛却越来越凝重。

忽然,远处又一声狼嚎传来,似乎吸引了苏博的注意力,引得他目光斜错了一瞬。

只这一瞬便让棕毛狼抓到了机会,脚下一蹬,猛地朝苏博扑了过去。

嫜橙紧张的差点叫出来,独一针和贪狼却很淡定,独一针淡定是因为她不在乎苏博受不受伤,贪狼淡定是因为他清楚啸月狼的身体强硬度。其实嫜橙也清楚,只是她关心则乱。

苏博的反应很快,棕毛狼扑过来的瞬间,他一个驴打滚躲开了它的力道,只是终归奇差一招,被对方的爪子抓到了肩膀,深可见骨的一道伤疤瞬间出现。

灵魂被伤的痛苦让他难耐的哀嚎一声,却更加激起了他的凶性,一双眸子的红色仿佛下一刻就能渗出血来。

他从地上爬起来,朝棕毛狼扑了过去,两只狼打架,根本没有什么招式可言,调动身体每一个可以攻击的地方尽可能的攻击对方,牙齿,爪子,抓挠,撞击,纯粹的猛兽之间的搏斗,有时候比人类的打斗更能激发骨子里的凶性。

贪狼看的热血沸腾,嫜橙心中更加紧张。

而独一针,则想起来上辈子曾在地下斗狗场看过的一场斗狗,嗯,和这个也差不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有例外,没有侥幸,没有时间限制,一方死亡作为结束的讯号。

她冷眼旁观着这场猛兽相斗,淡定的寻找着他们身上的弱点,寻找苏博变成这般失去理智的缘由,寻找能牵动他们理智的东西。

“独姑娘,咱们不下去帮忙吗?”看到苏博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越来越疲乏的身形嫜橙忍不住问道。

独一针一动不动,淡定的回答:“这是属于苏博的战斗,狼群在争抢狼王称号的时候,群狼唯一能做的就是袖手旁观,它们必须保证争斗的公平性,插手争斗的狼不仅不会得到感激,还会被群起而攻之。”

贪狼见嫜橙嘴巴着急的抿紧,安慰道:“别担心,有小舞在,苏博死不了的。”

独一针笑,“是啊,它死不了的。”

嫜橙想到独一针能修补本命灵宝的本事,心中定了定,刚安稳下来,便听独一针道:“打不过,还跑不掉嘛。”

“……”

树上三人沉默,下方空地两狼的打斗也到了尾声。

显然,苏博打不过那只棕毛狼,越往后他受伤越重,最后被棕毛狼一爪子拍了出去,倒在地上呜咽哀嚎,怎么也爬不起来。

棕毛狼微微张着嘴,口水从牙齿间滴落,他一步一个脚印的朝苏博走去。

嫜橙小小的惊呼出声,赶紧捂住嘴巴,紫纱下的眸子里盛满了紧张和忧虑。

“都别动。”察觉到嫜橙想要动手,独一针立刻制止。

嫜橙张了张嘴,握拳忍下,决定相信独一针的判断。

事实证明,独一针是对的,当那头棕毛狼走近苏博,一爪按在他的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准备咬死他的时候,原本已经脱力受伤过重无力挣扎的苏博忽然一爪子挠在了棕毛狼的脖子上。

棕毛狼吃痛后退,苏博乘胜追击,从地上跳起来瞬间朝棕毛狼扑了过去,张嘴咬在棕毛狼刚才被他抓破的脖子伤口处,利齿狠狠扎进去,任凭棕毛狼如何挣扎,如何反击都不松口。

以自身多了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为代价,苏博杀死了棕毛狼。

他站在棕毛狼的身体旁,紧促的喘息着,警惕的朝四周看去。目光在独一针三人所在的位置顿了顿,又重新转回来。

“他要做什么?”贪狼喃喃道。

“野兽杀死猎物之后要做什么,他就要做什么。”独一针淡定的回答。

嫜橙想到那个结果倒抽一口冷气,果然就见苏博粗粗的喘匀了气息之后便迫不及待的俯身下去,大口大口的撕扯吞咽起棕毛狼的身体。

他似乎很紧张,几乎不怎么咀嚼咬下来就吞咽下去,抓紧一切时间争取吃的更多。

随着他的吞食,他身体的伤口泛起盈盈的皎白,像是将月色吸引过来,凝聚在他的伤口处,然后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恢复。

这个过程让独一针三人看呆了。

很快他们就明白苏博为何吞食的这般急切,他的伤口才将将愈合,又一道狼影从丛林中缓步走了出来。

苏博警惕的朝那道身影看去,似乎在估摸双方斗争的后果,对方不停的围着他威胁的低吼,却并不敢上前。

这只狼的身影出现在月色下,独一针三人也才算看清,他也是一只银色毛发的狼,却瘦骨嶙峋,毛色暗淡,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苏博并不把他放在眼中,见他不敢攻击,便又重新低头飞快的撕扯死去的棕毛狼的身体。

等他吃的差不多,整只棕毛狼的身体已经之声下了四肢和头颅等不方便啃咬的地方。他站起身,舔着唇边的碎肉,看都不看留在外围并未离开的银狼,跳上了旁边的巨石,趴卧下来,月色似有魔力一般随着他一呼一吸被他吸入体内,泛起盈盈之色。

银狼见他吸收月色,这才缓步走到那具被吃的没剩多少肉的身体旁边,大口的吞食起来,尽可能的从骨架上啃下肉渣,连皮毛都不放过。

看了整个过程的嫜橙和贪狼张口结舌,目瞪口呆。

看野兽吃野兽没什么,可野兽是大活人变的。

看大活人生啃野兽也没什么,但想到被啃的野兽也是人变的……

大活人生啃人肉,呃……真的有点受不了啊。

只有独一针淡定的挑了挑眉,这有什么,人也是从野兽变来的,她可见过不少喜欢吃未出生婴儿的所谓上层人士,还不如野兽来的光明正大呢。

“你们看他在吸收月光的力量。”独一针提醒,让他们从人吃人的不可接受中转移。

“传说中,啸月狼确实是靠吸收月之精华修炼的。”嫜橙轻声说道。

贪狼补充,“不是啸月狼,而是早古时期,所有妖兽都是吸收月之精华进行修炼。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却无法在吸收月之精华修炼,现在妖兽摸索出了适合他们的修炼办法,他们依旧喜欢在修炼的时候窝在有月光照到的地方。”

独一针好奇的问道:“啸月狼在玄武大陆可有生存痕迹?”

贪狼道:“没有,传说啸月狼出生能和人一般直立行走,却终生无法修炼出人形。他们不像狼兽一般群居生活,又浑身是宝,早在万年前就被人妖两族捕杀殆尽。”

独一针点头,指着巨石上的苏博道:“他再以完全有别于本命灵宝的方式进行修炼,白天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他体内有一股温和却清冷的力量,和他原本岭山枝的力量体系互不干扰的呈镜面依存,就像这服骖秘境一般,很神奇。”说着她看向嫜橙,“那股力量在吞噬他的灵识之力,却又自成循环一般吐出生机催化他的灵识之力,在他体内达成完美的闭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