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只是巧合?

小说: 神级巫医在都市 作者: 五志 更新时间:2016-11-15 13:41:27 字数:2101 阅读进度:81/958

“这辟邪符,倒有些像是保平安的护身符,又或者是安家定宅的法器。”赵元点评道,他本来是想要试着做一个辟邪符出来看看效果,可惜没有必须的材料五行钱,只能作罢,转而开始制作起了定神香。

两个多小时后,密密麻麻的香线铺满了整个房间,只等晾干,就装盒给方义送过去。

收拾好东西,赵元离开出租屋,看到左邻右舍站在走廊中做深呼吸状,不禁很是纳闷。

“什么情况?大半夜的健身?脑子有病吧?”

他哪里知道,这些邻居半夜跑到走廊里面来深呼吸,并不是在健身,而是为了多吸一点儿定神香的气味。

这几天,邻居们四处寻找,也没能够找到定神香的踪影,只能无奈作罢,但每次定神香气味飘出来,他们都会跑到走廊里吸上几口。但以往,气味吸上几口就没了,可今天不同,因为赵元大量制香的缘故,气味凝而不散,怎么也吸不完,所以当赵元出来时,才会看到这颇为古怪的一幕。

摇摇头,赵元走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邻居们也在摇头。

“真是不懂得珍惜!”

“可不是吗?以往神奇的香味吸上两口就没了,今天难得量多,他居然不吸,就这么走了,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瞧着吧,他肯定会后悔!”

邻居们交头接耳的嘀咕着。

要是让他们知道,这神奇香味就是赵元捣鼓出来的,真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回到宿舍,已经到了熄灯的点。

刘著难得的没玩电脑,正抱着手机聊微信,见赵元回来,好奇问道:“老三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连今天的训练都没有参加。”

“抱歉,遇到一些事情,耽误了。”

赵元没有把协助警察抓毒贩的事情讲出,因为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炫耀的人。

刘著也没有多责备。这几日,赵元训练的刻苦和进步的神速,他是瞧在了眼里的,一两天不训练,也没什么关系。

说话间铃声响起,宿舍里的灯随之熄灭。赵元摸黑去了阳台,简单的擦了把脸洗了个脚后,回到宿舍点上一根定神香,在沁人心脾的幽香中,躺到床上,开启凝神术,攻读起了信息叶上中医理论中最后的两大板块……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天中午。

难得周六,宿舍里面的三个兄弟一大早就出去了。

刘著和王嵘峰在这些日子里,跟林雪宿舍里的齐霞、罗丹打得火热,周末到了,这两对热恋中的情侣,自然是要去好好的恩爱一番。至于吴岩,虽然在杨紫那里碰了壁栽了跟头,但301情圣的名头也不是浪得,立马转移目标,泡上了一个艺术学院的妹子,也出去约会了,宿舍里面就剩下了赵元一个人,他也乐得清静,点着定神香,开着凝神术,悠哉悠哉的学习着。

忽然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方义打来的。

“方哥,什么事?”摁下接听键,赵元问道。

“你昨天不是让我打听灵蛇九探针法吗?有消息了。”方义说:“旌城的名医何成伟,会这种针法,据说是他们何家祖传的。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针法失传了一部分,据说何成伟只会四探。”

赵元皱了皱眉,问道:“知道是那四探吗?”

治疗尸心症,倒也不需要九探全会,只要有‘灵蛇探月’和‘灵蛇探海’两招便行。就是不知道,何成伟会的那四探中,有没有这两探。

“这个就不清楚了,何成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使过灵蛇九探针法。”

这个回答让赵元有些失望,想了想,他说道:“方哥,麻烦你把何医生的具体地址,短信发给我。”

他决定了,不管何成伟会的是那四探,先带余珂过去看看再说。

“行。”方义应道,挂断电话后,立刻把何成伟的具体地址发了过来。

赵元则拨打了余珂的电话。

电话接通,余珂的声音传了出来:“什么事?”

赵元说道:“余老师,我托朋友打听到了,在旌城有一位姓何的医生会灵蛇九探针法,你今天有空吗?我们去一趟,请他给你治疗尸心症。”

余珂答道:“我在解剖楼,还有点工作。这样吧,你要是不忙的话,就来解剖楼等我一下,我处理完这些工作就走。”

“行。”赵元答应,挂断电话就去了解剖楼,正好顺便给白猫换药。

和以前一样,白猫来换药的时候,依旧给赵元带来了一笔‘诊费’。这次被它叼来的,是一只可怜的小乌龟,也不知道是打哪儿来的,被它吓的四肢都缩进到了龟壳里。和以往一样,赵元还是让白猫将它给放了。

给白猫换好药时,余珂也将工作处理完,走过来摸了摸白猫的脑袋,问道:“现在走?”

“走吧。”赵元点头。

“你在西校门等我,我去开车。”余珂说道。

“行。”赵元答应,旋即冲白猫说道:“去吧,明天再来换药。”

以往,在听到了赵元的这句话后,白猫都会乖乖离开,但今天它却没有走,反而冲着赵元‘喵喵’直叫。赵元搞不懂它想要做什么,也没理会,转身便走。没曾想,它居然亦步亦趋的跟了上来。

“它不会是想要跟着咱们一起去吧?”余珂看了眼白猫,说:“要不带上它好了。”

“这不好吧……”赵元的话还没有讲完,白猫纵身一跃,竟是直接跳到了他的肩膀上面,就此赖着不走了。

“看样子它是赖上你了,你现在就是不带它也不行了。”余珂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无奈,赵元只能带上白猫,心里面忍不住犯嘀咕:“上次白猫的异常举动,让我发现了余老师邪气不减反加重的情况,现在又来一个异常举动,是不是预示着又有什么事儿要发生?”

很快他又摇头,否决了自己的这个推测:“想多了,上次的事情,应该只是个巧合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