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略施小计

小说: 神级巫医在都市 作者: 五志 更新时间:2016-12-16 01:20:42 字数:2151 阅读进度:179/958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分发完了纸笔后,赵元冷声说道:“想要少写、乱写,对吧?”

心思被点破,铁爷等几个打手的表情,都变了变。

赵元伸手进兜,借着掩护,从纳戒空间里面,取出了几枚金毫针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到了拿着笔纸的这几个人身上。

一股强烈的酸痒感,从金毫针扎着的部位传出,沿着经络,飞快的扩散蔓延到了这几个人全身,让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了一个蚁穴,身上爬满了千万的蚂蚁,而且这些蚂蚁还在不停的啃咬着他们,令他们无比难受!

这种酸痒感,简直是比疼痛还要折磨人。

“哈哈哈,痒,好痒啊!”

“又酸又痒,又痒又酸,好难受呀,我受不了了,哈哈哈哈……”

“你砍我一刀好不好?你给我个痛快好不好?求求你,不要这样折磨我!”

几个打手又笑又哭,又叫又闹,想要拔针,可赵元扎针的部位,刚好在他们够不着的地方。想要合作拔针,守在一旁的煤矿工人则会立刻上前去将他们分隔开,不让他们如愿。

无奈之下,这几个打手只能拼命在全身各处挠,使劲的挠,挠破皮肤,挠的满身是血,可他们非但不觉得疼痛,反而还觉得很舒服,因为疼痛能够短暂的把酸痒感给压下去。

这一幕,把那些暂时还没有分到纸笔的打手们,给吓的面无人色。

他们也算是心狠手辣,以前在折磨煤矿工人的时候,没少动用酷刑。可现在看来,他们以前搞的那些酷刑,跟赵元根本没法比。人家只是用一根小小的金针,就把人逼到了几近疯癫的地步,简直是太可怕了!

他们哪里知道,赵元的这一招,是从巫彭传承中学来的一种拷问技巧,嘴巴再硬的人,在这一招下面,也撑不了多久,更何况是他们?

煤矿工人们,也被铁爷等人的遭遇给吓到了。

潘平拉了拉赵元的衣角,小声问道:“娃子,他们不会把自己给活活挠死吧?”

赵元回答道:“放心吧潘叔,我有分寸,这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铁爷等人的酸痒折磨,大约持续了有三十秒钟,随后席卷全身的剧烈酸痒感,如退潮般瞬间消散。

铁爷等人顿时感觉自己像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纷纷瘫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粗气。

刚刚的那三十秒,竟是把他们全身的力气都给耗尽了!

“怎么样,刚才的感觉还爽吧?”赵元问道。

铁爷等人只是低头喘息,没人吭声搭话,但心里面,都在咬牙切齿的咒骂着:“爽?爽你****!你要是觉得爽,怎么不给自己来上一针啊?”

赵元冷笑道:“怎么不说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会儿在心里骂我,想要让我也给自己扎上一针。”

铁爷等人被这一句话吓的魂都差点儿飞了,忙不迭的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们绝对没有这个想法!”

心里面,则是十分的困惑:“为什么这小子会知道我们心里面在想什么?是他有读心术?还是刚才有谁不小心把心中想法讲了出来?”

赵元哼了一声,打断了他们的辩解,说道:“我刚刚扎在你们身上的那一针,是有名堂的。只要我没有把它起出,那么每隔五分钟,它就会让酸麻感来一趟。越往后面,酸麻感持续的时间会越长,强度也会越大。到最后,保管你们会爽的********!”

听到这话,铁爷等人的脸都绿了。

刚刚那一波酸麻感,就已经折磨的他们想死了,还要加大强度、加长时间?妈了个蛋的,你要不要这么狠啊?

赵元对这几个人的反应很满意,点点头,说道:“想要让我把金针起出,你们就得趁着间隔的五分钟时间,赶紧在纸上写出纪家兄弟和你们犯下的罪行,越详细越好,如果有证据证人,也都得写上。谁先写完,而且交待的完整没有错漏,那我就先把谁身上的金针起出。最后一个写完写好的人,对不起,就让那金针,一直留在你的身体里面吧!”

他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又说道:“现在,离着第二波酸痒感,还有三分钟,你们可得抓紧了。”

铁爷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忽然,有一个人受不了压力,大叫了一声,拿起手中的笔纸就趴在地上飞快的书写了起来。

有人带了头,另外的人也不甘落后,纷纷趴在地上,在纸上写起了纪家兄弟和自己的最终。

第二波酸痒折磨很快来袭,果然是比第一波更长更重。

酸痒感刚去,铁爷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喘息着说:“写完了,我写完了。”

“好!”赵元点点头,也不看他写的内容,把纸收了过来,真的就起出了他身上扎着的金针。

看到这一幕,另外几个打手争先恐后起身‘交作业’,赵元也遵守诺言,一一帮他们起出了金针。

最后留下一个打手,面无人色的呆站在原地,竟是‘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赵元将铁爷等人交上来的认罪书,递给了他,说道:“行了,大男人还哭,不嫌丢人?我给你个机会,看看他们写的罪证。如果你能够从他们的罪证中,找到他们的错漏之处,你就可以取代他,获得起出金针的资格!”

听到赵元的话,铁爷等人的脸色全都变了。而这个打手,在酸痛折磨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卖队友,拿起其中一张认罪书,指出了其中多处错漏的地方。

“牛老二,你他妈竟然敢出卖我!”被他卖了的打手,怒不可遏的咆哮道。

牛老二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愧,但很快又调整好了心态。这可不是讲义气背锅的时候,该卖队友就得卖!

“做的很好。”赵元起出了牛老二身上的金针,又给这张认罪书的主人重新扎上了针,旋即故技重施,让他在把自己的罪状重新写上后,供出了其他隐瞒、编造罪状的人。

赵元靠着这一招,让打手们相互检举,最后拿到了一份份极其真实详尽的认罪书。